第2309章 追杀狼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09章 追杀狼牙

徐锐命令钻山豹掩护,钻山豹喊了一声:“明白!”

  钻山豹立即调整了瞄准镜的角度,瞄向了二楼,只见二楼中间的那个房间内亮着灯,里面有六、七个德军拿着冲锋枪守卫着。

  时小迁和吴寒将飞爪固定在楼顶,另一头系在自己的腰上,然后时小迁口中说道:“三、二、一!”

  下一刻,他与吴寒同时从楼顶跳下,一脚蹬开了窗户,下一刻,吴寒与时小迁手中的冲锋枪不断发射,将室内的几个德国军人全部打倒。

  这时,室外走廊的德军听到枪声想要冲进去,结果钻山豹不断开火,连着打倒三个德军士兵,如此一来,德军也不敢再冲击房间的大门。

  徐锐和叫驴这时也跳了进来,只见室内放着十几口大箱子,箱子的外面有着骷髅头,徐锐打开了箱盖儿,看到里面放着不少的炸弹,那炸弹上同样画着骷髅头,上面的德文徐锐是认得的,竟然是毒气弹。

  徐锐大吃一惊,想不到德国人竟然想要使用毒气弹,如果让德国人在与苏军的作战中使用毒气弹的话,那么苏军的防线很可能因此而崩溃。

  徐锐知道,德国人有着使用毒气弹的传统,早在八国联军进北京时,为了对付清军,德国人就使用过毒气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人更是大量使用毒气弹,给英军和法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现在德国人竟然想故计重施,在苏德战场上,使用日内瓦公约明令禁止的毒气,还好被自己发现了德国人的毒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定时炸弹吗?”徐锐问。

  “只剩下一枚了。”时小迁说。

  “把所有的手雷和手榴弹都取出来!”

  当下,六、七枚手雷和手榴弹和定时炸弹被捆在一起,塞到了箱子中间,然后四人从二楼的窗口一跃而下,脚尖着地,就前向前一滚,很轻松的御掉了力量,然后向着前方跑去。

  “豹子,快撤!”徐锐用步话机叫钻山豹离开。

  当下钻山豹收起狙击枪,如同一头敏捷的猎豹,快速离开了大楼,向着前方飞奔。

  “快走!快走!”

  五个人发了疯一样向前飞奔。

  “轰!”

  身后,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随后,一团浓浓的雾气在升起,在火焰中不断的燃烧。

  “快跑!”

  徐锐大叫。

  五个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路向前飞奔,身后,巨大的烟雾向四周弥漫扩散。徐锐一边跑一边计算,照毒气这样的扩散速度,用不了多久,自己五个人就要笼罩在毒气里。

  “妈的,这回要挂了!”五个人一脸的无奈。

  身后的毒雾越来越近,徐锐六识不断向外扩散,他发现,在前方一百米左右的拐角处有一辆汽车,徐锐大喜,口中大叫:“跟我来!”

  当下带着钻山豹四人向着拐角处跑去,拐角处,一个德国兵看到有人向着自己跑来,打开车门问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去你娘的!”

  吴寒向那德军直接甩了一根银针,那德军从车上掉到地上。

  “快上车!”超级穿越1935

  徐锐跳上了驾驶室,就要启动汽车,结果却发现这汽车并没有钥匙,徐锐拔出点火器的两根线对了两下,直接打着了汽车,一推档位,开着车向着远处飞驰而去。

  身后的毒烟不断向四周扩散,将大半个楼区都覆盖在内,楼区内的近千德军不断咳嗽、惨叫、在地上翻滚,最终全都倒在毒雾中……

  此时的奥托与科林斯来到了那片被毒雾控制的区域。

  “奥托队长,刚刚接到通知,前面的毒气弹被炸,形成毒雾区,我们无法通过。”一个队员说道。

  奥托脸上的刀疤跳动了一下,显得格外狰狞,口中说道:“所有人都戴上防毒面具,穿过毒雾区!”

  “队长,太危险了。”一个队员说。

  “如果你认为危险的话,可以退出!”

  那队员见奥托动怒,不敢再说什么,当下,特种部队的队员纷纷带上防毒面具,坐上了三辆卡车,向着前方行去。

  此时的奥托已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捉到狼牙,得到狼牙的秘密,以训练出属于德国人自己的狼牙,所以,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一定要勇往直前,毫不退缩。

  进入毒雾区后,只见到处是中毒德军的尸体,这些德军死时极为痛苦,看得人心惊胆颤。奥托不断散发出六识,最终还是被他抓到了徐锐的蛛丝马迹,顺着徐锐撤走的路线一路追来。

  就在这时,一个没有死去的士兵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向汽车走来,正好挡在了汽车的前方。

  汽车嘎然而止,那士兵趴到车门前,于是,奥托看到了一张让人恐怖,尽是血痕的脸。

  “啪!”

  奥托隔着窗户对着这士兵就是一枪,司机一愣,奥托说道:“我不是在为他解除痛苦而已,快开车,再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冲过去。”

  “是!”那开车的特种兵立即加速向前方驶去……

  “团长,我们安全了!”

  看着身后渐行渐远的毒雾,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徐锐却眉头紧锁,不但没有减速,反而不断加快汽车前进的速度。

  “团长,怎么了?”车头内的叫驴最先感觉到了不对,连忙问徐锐。

  徐锐就说:“我的六识探查到,后面有大约五百米处有三辆汽车紧紧跟着我们,我转了几次,他们都跟上来,怕是德国特种兵追来了。”

  “真是阴魂不散!”叫驴一咬牙。

  “团长,前面有德国人的哨卡。”

  徐锐说:“看看能不能混过去。”

  就在这时,前面守卫哨卡的人大叫道:“前面的汽车停下,马上接受检查!”

  徐锐将车停了下来,口中问道:“我们有紧急任务,必须要过去。”

  “不行,必须接受查!”前面的德国兵大叫。

  后方,已看到雪亮的汽车灯不断前移,徐锐知道,一定是勃兰登堡兵追来,如果自己停车接受检查,那么必然与他们相遇。

  想到这儿,徐锐悄悄将档一挂,猛地一踩油门儿向前冲去。武墓

  “站住!”德军大叫。

  徐锐却将开着车直冲过去,将前方的碍障物撞飞,然后向前方狂暴猛冲,汽车发出巨大的嗡鸣,向前飞奔。

  “看到他们了,这回一定要抓住他们!”

  奥托大叫道:“快开车!快开车,抓住他们!”

  几乎与此同时,科林斯将子弹上膛,在飞驰的汽车中对着远处徐锐所在的汽车轮胎就是一枪。

  只见前方的汽车轮胎中枪之后开始不断的走着弧线,最终,汽车侧翻出去,不过在汽车翻车前,四、五个人已从汽车上跳下,随即举枪射击。

  “不好!”

  当看到前面的人举枪时,奥托找开车门,从车门跳下。

  “啪!”

  这一枪正中司机的额头,随后车子失去控制,直接来了个侧翻。

  “啪!”

  一枚子弹正中汽车的油箱,下一刻,整个汽车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化成一团火球,几个浑身是火的特种兵从车厢内爬出,不断惨叫着,在地上打翻,一派惨绝人寰的场景。

  奥托钢牙咬牙,大叫道:“科林斯上校!”

  “我没事!”

  科林斯的声音传来,只见科林斯坐在地上不断喘息着,原来在汽车侧翻的一瞬间,科林斯也从车厢内跳下,从而躲过了一劫。

  看到科林斯没事儿,奥托这才松了口气,口中说道:“全都下车,一定要干掉他们!”

  现在奥托已经不奢望能活捉到狼牙,他只希望,能干掉狼牙,这事关着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荣誉与未来。

  “是!”

  与奥托原来一起的三十几个特种兵在双方刚一交锋就被干掉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人立即做好了战斗准备,狙击手立即寻找狙击位,机枪手驾设起机枪,而突击手则准备向前进行冲锋。

  然而就在这时,前面的狼牙却凭空消失了,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当手持MP—40的德军特种兵突击手冲到近前时,发现前面已经空无一人。

  人到哪里去了呢?

  就在所有人纳闷的时候,奥托突然感到一丝危险气息的逼近,奥托迅速放出六识,片刻之后,奥托睁开了眼睛,口中说道:“九点钟方向,有狼牙!”

  嗒嗒嗒……

  随着奥托的一声大叫,子弹如潮水般向着奥托所指的方向射去。

  片刻之后,奥托带着几个特军突击手冲到了奥托所指方向的近前,却发现,这里竟然什么也没有。

  冷汗从奥托的额头滴落而下,面对着如同鬼魅一般的狼牙,奥托真的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

  就在这时,在左侧不远处发出了一声响动,奥托立即让几个特种兵冲过去。

  “啪!”枪声响起

  “啊……”

  惨叫声传来,最前面的特种兵被一枪爆头,不过一旁闪过的枪口焰也暴露了钻山豹的位置,几乎在钻山豹枪响的同时,无数的子弹如雨点一般向着钻山豹袭去。

  然而钻山豹却就地一滚,已消失在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