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0章 绝处逢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10章 绝处逢生

第2308章绝处逢生

  奥托一直认为,夜战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强项,在以往的战斗中,只要遇到夜战,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是所向无敌的,可是今天他才知道,在狼牙面前,自己部队的夜战能力简直是弱成了渣渣。

  狼牙就如同黑夜里的幽灵,根本无法寻找到他们的踪迹。

  “啊!”

  奥托脸上的刀疤跳动了一下,立即散发出六识,下一刻,他已发现了徐锐等人的踪迹,当即对着右侧三点钟方向猛地开火。

  下一刻,三点钟方向传来枪声,奥托冷哼一声,他确信,刚才那一枪,自己一定击中了对手,现在,就好好的较量一下吧!

  “嗒嗒嗒……”

  双方不断对射,奥托最开始的那一梭子子弹,有一枚子弹击中了时小迁的手臂,时小迁的左臂立时耷拉下来。

  “团长,我中枪了。”时小迁大叫。

  钻山豹大叫:“德国佬冲上来了!”

  叫驴也说:“没子弹了!”

  “杀进去!”

  徐锐大叫一声,下一刻,徐锐将战术匕首提在手中,就地一滚,已与杀来的德国特种兵纠缠在一起。

  与此同时,叫驴、吴寒、钻山豹、时小迁也纷纷取出战术匕首,向着德国人猛冲而去。

  片刻之后,五个人已与德国特种兵搅在一起,德国特种兵也纷纷取出战术匕首,向着徐锐五人杀去。

  “嗖!”

  吴寒连连放出飞针,不过黑暗中,又在不断的跑动中,吴寒的准头有所降低,只干掉了两个特种兵,随后,就与一个德国特种兵纠缠在一起。

  这德国特种兵身手极为矫健,与吴寒近身格斗并不落下风,几次险些刺中吴寒,吴寒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丝毫不敢大意,这时,另外两个特种兵向吴寒杀来。

  眼见吴寒腹背受敌,吴寒心知不能再拖下去,必须集中精力先解决掉当面之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吴寒手中的匕首划出一道闪电,极为诡异的,以不可思异的角落刺向那德国特种兵,那备国特种兵身形暴退,让吴寒这一匕首落空。

  吴寒一惊,下一刻,另一个特种兵向吴寒猛扑而来,手中的匕首快如闪电刺向吴寒的胸口。

  吴寒想要躲避,不过身后却缠过一只手臂,紧紧的勒住了吴寒的脖子,让吴寒透不过气来,而正前方的匕首也是越来越近,眼见就要刺中吴寒的咽喉。

  危急时刻,吴寒右腿用力向后一跺,正中身后人的脚面,后面传来一声惨叫,勒住吴寒的手臂一松,吴寒头也不回,反手向后就是一匕首,这一匕首,直接刺透了德军特种兵的棉衣,直透心脏。

  几乎与此同时,正前方的匕首已经刺到,吴寒身子一矮,双膝跪地,右手向前用力一掐,已掐爆了对手的蛋蛋。

  吴寒就地一滚,利用这个时间,已取出两根银针,向外一甩,两个特种兵已中针倒下。

  吴寒刚要起身,就听“啪”一声枪响,吴寒只觉大腿一痛,却是一个德军特种兵取出手枪对自己开了一枪。网游之终极盾皇

  吴寒一咬牙,以手为腿,快速向前爬去,然而两个德国特种兵已冲过来,直接抓住吴寒的双腿将他拖了过来,随后,一只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吴寒的脑袋。

  吴寒被俘!

  看到这一幕,时小迁就要冲上去救吴寒,然而三个特种兵却将他围住,上下齐攻,时小迁此时手臂受伤,根本无法抵挡,最终三个德国特种兵一拥而上,将时小迁按倒在地。

  接下来是叫驴,叫驴比较生猛,七、八个德国特种兵围攻他一个,被他打倒了三、四个,但最终还是寡不敌众,被一个德国特种兵偷袭,从背后将他拉倒,然后德国人一拥而上将他擒获。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徐锐与钻山豹。

  两个人背靠背,四周,二十来个德国特种兵将他们层层包围。

  奥托示意部下不要动手,然后一脸阴霾的看着二人,口中说道:“不要在负隅顽抗,你们已经没有希望,只要投降,我可以让你们活下去。”

  徐锐就说:“只有战死的狼牙,没有投降的狼牙!”

  奥托说:“我们德国人对中国人并没有恶意,为了苏联人牺牲你们宝贵的生命值吗?”

  徐锐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过,苏联人是我们的朋友,在中国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而你们德国人,却在中国最困难的时候抛弃了我们,选择与日本结盟,就为这,我们也要与你们干到底!”

  奥托深吸一口气,口中说道:“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法则,中国弱小,而日本强大,我们自然与其结盟,不过我们德国人对中国人并没有反感,相反,从内心很是同情。”

  “猫哭耗子!”徐锐冷哼一声,在中日开战之前,德国人确实给了中国很大的帮助,向中国提供了十个师的德式装备。

  然而在中日开战之后,德国人果断选择了实力更强大的日本人为盟友,与中国断绝了外交关系,撤走了军事顾问团,这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伤痛,所以,徐锐对德国人并没有什么好感。

  而且他知道,敌人的朋友同样是敌人,所以,任奥托说什么,他也是不会向奥托屈服的。

  奥托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眼前的这两个人是不会投降的,而要抓住他们,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自己已经抓了三个狼牙,不想再付出多余的代价了,想到这儿,他从腰部取出了手枪,准备射杀徐锐和钻山豹。

  徐锐眼神一寒,向钻山豹使了个眼色,两个同时冲入了德军特种队之中,与德军搅在一起,如此一来,奥托一时之间也无法开枪,奥托一咬牙,口中说道:“干掉他们!”

  “啊!”

  一声惨叫响起。

  不过并不是来自前方的战圈儿,而是来自于后方,奥托向后看去,下一刻,他的瞳孔迅速收缩了一下,他惊讶的发现,被抓的三个狼牙竟然已经不知所踪,那个看守狼牙的特种兵反而倒地不起,喉咙处插着一枚暗器。

  “啊……啊……”

  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恍惚中,只见两个白色的人影如幽灵般在人群的外围一闪而逝。大明混世王

  片刻之后,奥托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特种兵竟然已倒地大半。

  一层细密的冷汗从奥托的背上溢出,直到此时,奥托才发现,两个白色的身影如幽灵般不断在人群的外围闪动。

  “砰!”徐锐手中的匕首划破了一个德国特种兵的喉咙,随后向着奥托走来,直到此时,奥托才发现,不过片刻功夫,自己的特种兵已损失殆尽,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四周安静下来,随后,包括徐锐在内的五个狼牙将奥托包围在中央,随后,两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奥托的眼前,这是两个绝美的黄种女人,白衣飘飘,堪称国色天香,其中一个的指缝中夹着一枚手里剑。

  奥托知道,正是这种暗器,夺走了自己大多数部下的生命,这两个女人,真的如同鬼魅一般。看了看自己的手枪,已经打空了子弹,不过狼牙也没有了子弹,奥托虽然以一敌七,却丝毫不惧,眼中露出如狼一样的凶光。

  “团长,他就是勃兰登堡特种兵部队的指挥官奥托。“

  叫驴因为被奥托俘虏过,所以知道奥托的身份和名字。

  “原来你就是奥托。”

  徐锐点了点头,对于奥托,徐锐早有闻名,奥托是勃兰登堡特种兵的创始人,也是指挥官,在他的指挥下,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完成了一个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任务,在原本的历史中,奥托甚至还救出了意大利首相墨索里尼。

  不过现在,这一幕怕是再也无法发生了,奥托现在已被狼牙包围,生死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你是什么人?”奥托问。

  “狼牙的创始人,八路军抗联新一团团长徐锐!”徐锐朗声答道。

  奥托问:“这么长时间以来,就是你带着狼牙与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作战?”

  “不错。”徐锐说。

  奥托苦笑道:“想不到啊,我奥托竟然会落到你们这些劣等的中国人手中。”

  “奥托,收起你那套人种论,你中希特勒的毒太深了,日耳曼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民族,你们的骄傲自大与好战将使你们的民族经受巨大的苦难。”徐锐说。

  “徐锐,不许你侮辱日耳曼人,日耳曼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这是无可否认的!”

  “奥托,你真是死性不改,你不是说日耳曼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吗?那你敢与我决一生死吗?”

  “与我决斗,你是自己找死!”奥托说。

  徐锐就说:“如果你杀死了我,你就可以获得自由,我保证,这里没有人会再为难你。”

  “那好吧,就让我们两个代表各自的民族进行决斗,来验证谁是对的吧!”

  奥托从靴间拔出了战术匕首,看向了徐锐。

  “团长,这家伙会巴西柔术,日本的空手道,甚至还会一点中国的武术,我上次就是不小心着了他的道,你一定要小心。”叫驴说。

  徐锐并没有理会叫驴,而是将匕首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