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5章 坦克盛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15章 坦克盛宴

“轰!”

  一发155毫米口径的炮弹飞出,落到前方千米左右,正砸在冲锋的德军阵中,此时的德军为了加强火力,排出了密集队形,这一炮,直接报销了几十个德军。

  德军就郁闷了,心说苏联红军哪里来的这么大口径的大炮?

  德军并没有意识到,这发炮弹是从自己一方发射,还以为是苏军开始打炮,不过德军的战斗意志很强,并没有停止冲锋,依旧在坦克的引导下向前冲锋。

  “轰!轰轰!”

  大口径的炮弹一发接一发袭来,接连在德军阵中爆炸。炸得德军一片狼藉,人仰马翻,在三门大炮的轰击下,足足炸死了数百德军。

  “怎么回事?那是我们的大炮!”

  直到此时,德军才注意到,这炮弹袭来的方向竟然是自己的后方,前线的德军指挥官立即派出一个坦克营回撤,进攻苏军在后方的炮兵阵地。

  德军的一个坦克营大约有近两千人,数十辆坦克,这是一支规模庞大的部队,在接到命令后,他们立即调转方向,辨认一下炮弹袭来的方向,立即全速出击。

  十分钟后,奉命回防的德军第655重型坦克营终于看到了远处的三门巨炮,不过,那三门巨炮前却已没有一个人影。

  德军坦克营立即向前推进,三十多辆三号坦克不断前进,来到了那三门大炮前。

  “啪!”

  为首一辆坦克的仓盖儿被打开,随后,一个德军中校从坦克内跳出来,仔细向四周看去,只见地面除了留有数十枚炮弹的弹壳外,就是一箱箱的大口径炮弹。

  德军中校很是纳闷,心念一转,暗想一定是苏军的小股部队渗透进来夺了大炮,在看到德军大队来袭之后又被吓跑了。

  “苏联人真是一群胆小鬼。”

  中校冷哼一声,大步向着大炮走去,想要看个究竟。

  突然,中校感觉脚下好像绊到了什么,低头一看,那却是一根线,而线的一头,直通装有炮弹的箱子。

  “不!”中校凄厉的大叫。

  “轰!”

  “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响起,巨大的火焰腾空而起,如狂魔乱舞,地动山摇,大地为之震裂。火焰吞噬着虚空,将大半德国坦克营都裹胁其中,火焰中,无数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坦克化为一团团燃烧的火焰……

  看到这一幕,远处的徐锐将望远镜交给了卓力格图,卓力格图咽了一口唾沫,口中说道:“真是一场盛宴,团长,会不会太狠了点儿,这波爆炸,最少干掉一千多德国佬。”

  徐锐就说:“阿图,这是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战争,就是用鲜血来书写的。”

  卓力格图想了想说:“团长,我懂了。”

  “懂就好,换成是德国人,对我们也是不会有丝毫留情。”

  “老徐,你这招一石二鸟真是厉害,你怎么知道德国人一定会回援呢?”冷铁锋问。

  “老兵,后方出了问题,换成是谁,都会回援的,只是老子也没有想到,德国人竟然送来了一个坦克营。”天才风暴

  “老徐,我们应该立即转移,否则德国人的援兵很快就会找到我们。”

  “好,所有人立即转移,接着向德军纵深挺进,老子一定要找到霍普纳的第四集团军指挥部!”

  “走!”

  当下,徐锐带着狼牙,再一次向前而行,约行了近千米,远远的看到前方天线林立,徐锐一喜,心知这里必然是德军的一个指挥部,而且规模还不小,最少是师级的指挥部,运气好的话,甚至可能是霍普纳的第四集团军指挥部。

  远远的看到,德军的指挥部外戒备森严,足有数百人把守,而在不远处,停放着一排欧宝闪电卡车,徐锐对冷铁锋说:“老兵,一会儿我带人混进去,你带着人去抢卡车,然后到前面等我。”

  “不就是几辆卡车吗?没问题。”冷铁锋说。

  当下,徐锐带着吴寒向着前方而去。

  走了几十米,就听到前面的一个德军哨兵问道:“你是哪个部分的?”

  “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徐锐说。

  “噢?竟然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精英?”哨兵听到徐锐报了家门后肃然起敬。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哨兵问。

  “我们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正好路过这里,列兵,这里是霍普纳的指挥部?”徐锐问。

  “上次苏联人的特种部队袭击了古德里安的指挥部,从那以后,所有集团军的指挥部都远处前线,霍普纳的指挥部离这里有很远,这里只是第41装甲军莱因哈特将军的指挥部。”

  “噢。”徐锐有些失望,原来袭击古德里安让德国人都警觉起来,集团军的司令部都远离战场,以防被斩首,看来,自己想要干掉霍普纳司令部的计划很难实现。

  “上尉,你问这个干什么?”那哨兵突然警觉起来,徐锐就说:“我们本来要找霍普纳将军报告敌情,现在看来只能找莱因哈特将军了。”

  “报告敌情?前方怎么了?”那德军列兵更加警觉起来。

  徐锐就说:“一支苏联部队已渗透进了我军战区,干掉了我军一个坦克营,军情万分火急。”

  徐锐一边说一边向那德军哨兵走去。

  那哨兵就说:“请出示你的军官证。”显然,哨兵对于徐锐的身份有所怀疑。

  “好。”

  徐锐向吴寒使了个眼色,下一刻,吴寒迅速甩出银针,将这个德国哨兵直接干掉,没等这哨兵倒下,吴寒已一把扶住了哨兵的尸体。

  这时,一队德军巡逻队走过来,为首的人指着那哨兵就问:“他怎么了?”

  吴寒一听就要动手,徐锐用眼神阻止了他,口中说道:“他喝多了。”

  “这个时候还喝这么多的酒,真是不要命了。”那说话的德军军官并不怀疑,一挥手,带着人向远处走去。

  快速将哨兵的尸体放到一旁,徐锐和吴寒两个人向着前方而去,徐锐辨认了一下方向,远远的看到,正前方的一幢三层大楼内灯火辉煌,四周天线林立,心知这必是德军41装甲军的指挥部,于是向着大楼而去。苍莽战歌

  大楼外,岗哨林立,自从狼牙连续袭击了古德里安与冯.博克的指挥部之后,德军对指挥部的防守变得异常严密,只见楼外巡逻队不断走过,徐锐和吴寒将脖套向上一捋,军帽向下一压,大步向着大楼走去。

  因为大楼正在防卫森严,所以两人就来到了大楼后方,果然大楼后面只有四个哨兵在看守,吴寒银针一甩,四人纷纷倒地,吴寒在地上一猫腰,徐锐一个助跑,踩着吴寒的背直接跳上了二楼平台。

  徐锐趴在二楼平台上一伸手,吴寒也是一个助跑,在墙上连蹬了三下,用力一跃,手正好搭在了徐锐的手上,被徐锐一把拉上了二楼平台。

  从平台进入楼内,两人向前走去,一路上并没有人去理会他们,徐锐直接向着三楼而去,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大叫道:“站住!”

  徐锐身子一震,停下来转过头去看身后,只见一个蓝眼睛的德军上尉向他走来。

  “有火儿吗?”德军上尉取出一根烟来,徐锐示意吴寒不要乱动,然后从口袋里取出火机交给了那上尉。

  上尉点燃了烟,口中说道:“你是黄种人?”

  徐锐点了点头,口中说道:“我是中国移民。”

  “德意志军队中黄种人可不多,你竟然能成为军官,真是够运气的,火机还你。”上尉将火机扔给了徐锐,转身向远处走去。

  徐锐松了一口气,向吴寒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从楼梯上了三楼。

  三楼内,灯火通明,不断有人在走廊走来走去。

  第41装甲军军长莱因哈特将军正不断发布一个个命令。

  “命令第1装甲师快速向前推进,一定要攻破苏军第20集团军的防线,占领克里姆林宫。”

  “命令第26装甲师攻击前进,千万不能停下来!一定要不停的攻击!”

  莱因哈特将军不断声嘶立竭大叫。

  “是,将军!”

  远远的,徐锐听到了房间内莱因哈特的叫声,徐锐心知德军的指挥官一定在这里,就在这时,两个军官从室内走出,徐锐立即躲到门后。

  只见其中一个军官说:“莱因哈特将军这是怎么了,怎么发了这么大的火?”

  “刚刚从前线传来消息,我们的一个坦克营中了苏军特种部队的埋伏,三十多辆坦克和一千多步兵战死,所以将军的火儿很大。”另一个军官说道。

  “苏军特种部队?他们人数应该不多,怎么可能干掉一个坦克营?”

  “他们利用重炮的炮弹设下了埋伏,以至于那个坦克营损失惨重,而因为这个坦克营的损失,前线迟迟没有打开局面。”

  徐锐一听,心中冷哼一声,看来这里是莱因哈特的指挥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想到这儿,徐锐向吴寒使了个眼色,吴寒立即将背上背着的MP—40冲锋枪取下提在手中,徐锐从腰间取出了两枚F1柠檬手雷,一拉引线,扔进了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