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6章 又要了三个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16章 又要了三个师

徐锐找到了莱因哈特的司令部,将两枚F1柠檬手雷扔进屋中。

  “轰!轰!”

  两声巨响传来,下一刻,吴寒手持着冲锋枪进入了室内。

  “嗒嗒嗒……”

  几个幸存的军官被吴寒扫倒在地,徐锐也冲进来,手中的手枪响个不停,片刻之间,地上已多了十几具尸体,徐锐看到,一个德国将军倒在地上,一块柠檬的弹片击穿了他的太阳穴。

  徐锐心知,这个人应该就是德军41装甲军的莱因哈特将军。

  室外已传来了德军的吵杂与脚步声,堵住了两个人离开的道路。

  见室内已没有了活人,徐锐大叫一声:“走!”

  “啪!”

  两个人已破窗而出,落到了地面上。

  此时楼下的德军已反应过来,不断向徐锐和吴寒射击,两个人躲到墙角处一边还击,一边寻找着逃跑的路线。

  就在这时,四辆卡车像不要命一样向着大楼冲来,最前面的一辆卡车直接将德军设下的路障撞飞,飞驰到了徐锐和吴寒的近前。

  “团长,快上车!”

  叫驴的声音从驾驶室传来,徐锐一个助跑,已跃上了汽车,与此同时,吴寒也从后面爬上了车,四辆汽车疾急而去,片刻间,已离开了德军41装甲军的指挥部。

  “把德国人的军部干了,真他妈的过瘾!”吴寒兴奋的叫道。

  徐锐就说:“走,回去!”

  “回去?老徐,咱们不找第四集团军的指挥部了?”冷铁锋问。

  徐锐就说:“德国佬学聪明了,他们把集团军的司令部都设在了大后方,怕的就是咱们的斩首,现在的情况来看,想找到德军首脑机关斩首是很困难的,与其在这里无意义的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去。”

  “好,老徐,听你的,叫驴!回去!”冷铁锋大叫一声。

  汽车向着莫斯科河的方向徐徐开去……

  与此同时,苏军前线的第20集团军指挥部,苏军司令官弗拉索夫中将得到了徐锐已击毙了第41装甲军的莱因哈特将军的消息,费拉索夫大喜,立即下令,所有大炮都投入到反攻中。

  下一刻,近百门苏军大门对着远处的德军发动了猛烈的炮击,而德军在指挥陷入混乱的情况下一时之间无法调整过来。

  弗拉索夫趁势派出两个师的部队发动反击,然而德军战斗力极为强悍,虽然指挥混乱,但他们在各自为战的情况下依旧顶住了苏军的进攻,双方战斗进行的异常惨烈。

  苏军的反攻虽然被击退,但是德军的总攻却也因此被瓦解。

  天渐渐亮了,克里姆林宫再一次沐浴在晨光中,已经连续几天遮盖着天空的乌云已经散去。

  冬季的阳光大多数时候都是苍白无力,但是今天却格外的刺眼,蓝色的天空也是万里无云,有了阳光,人们的心情也比以往好了许多。

  此时的朱可夫就是这样,经过昨晚的一夜激战,德国人在北线受到了很大的损失,有确切的情况证明,德国人的一个坦克营落入了狼牙的陷阱,足足一千多人和几十辆坦克全部被干掉。宋江大传

  与此同时,弗拉索夫的第20集团军也干掉了数千德军,莫斯科压力最大的北线局势有了缓解,德国人虽然全力进攻,但却并没能多占领一寸土地。

  这一晚的战斗,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对坚定莫斯科城守军的信心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此时朱可夫的心情就如同天上的太阳,很是不错,终于挡住了德军这一晚最猛烈的攻势,这一段自己的辛苦付出并没有白费。

  朱可夫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弗拉索夫和徐锐干的都不错,这么打下去,莫斯科还是有希望的。对了,徐锐回来没有?”朱可夫问。

  “朱可夫同志,徐锐同志在昨天晚上率领狼牙消灭了德国人的不少小股部队,还干掉了一个重型坦克营,击毙了德军第41装甲车的军长莱因哈特将军,我们刚和他电台联系上,他的部队已经回到了我军的控制区,很快就会来这里向您报到。”

  “朱可夫同志,我来了!”徐锐在外面说道。

  随后,徐锐与狄安娜从门外走了进来。

  “徐锐同志,你辛苦了!”当看到英姿飒爽的徐锐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朱可夫心中说不出的高兴。

  朱可夫知道,这一段时间,如果不是狼牙不断左冲右杀,不光是莫斯科已经失陷了,恐怕连自己也已经战死多时,所以,朱可夫对徐锐和狼牙有着一种深深的依赖感,在朱可夫的心中,有徐锐和狼牙在,自己的心中就有胜利的信心。

  看到徐锐时,朱可夫很是高兴的说:“徐锐同志,由于你和狼牙出色的表现,我们终于挡住了德军对莫斯科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斯大林同志对于你和狼牙的战绩很满意,专门从后方给你发来了嘉奖电报,希望你和狼牙能够再接再厉,为人民再立新功。”

  徐锐一听斯大林来了嘉奖电报,口中就问:“既然是嘉奖电,斯大林同志就没有别的表示吗?”

  朱可夫一听,不由苦笑着说:“徐锐同志,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向斯大林同志那里去争取。”

  徐锐就说:“这样啊,你们就再给八路军五个师的装备吧,对了,再给八路军一百辆坦克。”

  朱可夫一听徐锐这话,老脸涨得通红,半天才说道:“徐锐同志,你也是知道的,苏联的卫国战争现在是最艰难的时候,我们的很多战士都没有步枪,至于坦克,我们更是少得可怜……”

  徐锐一听朱可夫向自己诉苦,就说道:“朱可夫同志,我也知道苏联同志很困难,不过八路军更困难,我们狼牙不可能无限期的呆在苏联,早晚还是要尽快回到中国去的,当然,让我们多呆一阵子的话也可以,五个师的装备和一百辆坦克是为难你们了,那你们就送给八路军三个师的装备吧,可不能再少了,否则,我们狼牙连战斗的动力都没了。”养玉为妻

  朱可夫一听,徐锐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原来知道徐锐有些无赖,但没有想到他竟然无赖到这种地步,现在很多苏联士兵都拿着老式步枪呢,徐锐一下子就要三个师的装备。

  不过看徐锐的样子,保不齐哪天真就一走了之,狼牙要是真的离开了莫斯科,那损失就太大了。

  说什么也不能放走了狼牙!

  想到这儿,朱可夫就说:“好吧,徐锐同志,虽然我们的卫国战争正处于最艰难时刻,但对于中国同志的贡献,我们是很感激的,我立即就给斯大林同志打报告,让他给中国同志再拔三个步兵师的装备。”

  听了朱可夫这话,徐锐眼睛一亮,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你真是太客气了,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想不到你竟然当真了,那我就代八路军就感谢苏联同志的慷慨了!”

  朱可夫一听徐锐这话,差点儿没气吐血,心说我要是不给你装备,你才不会为苏联打仗呢,徐锐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呢?用铁锥扎一下都不会冒血。

  想归想,朱可夫还是轻咳一声,口中说道:“我们苏联人是说话算数的,说好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反悔的。徐锐同志,莫斯科未来的战斗还需要你和狼牙的大力帮助啊。”

  徐锐说:“这个没问题,只要我们狼牙在莫斯科一天,就要与德国人战斗到底!帮助苏联人民打退德国人的进攻!”

  朱可夫一听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徐锐也是重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一定会做到。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现在的战线虽然比前几天稳定,但是想要击退德国人是远远不够的,总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德国人在得到增援后很快就会卷土重来,你身为参谋主任,说一说你的看法。”

  徐锐想了想,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总僵持当然不行,我们的目的不是与德军僵持,而是击退德军,所以,我们必须向德军发动反攻。”

  朱可夫眼睛一亮,口中说道:“徐锐同志,你继续说。”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你剥过洋葱吗?”

  朱可夫眉头一皱,不明白徐锐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剥洋葱,是要先一点点的用刀不断的在洋葱上进行斜切,然后再将洋葱的外皮剥下来,而我的战术与剥洋葱差不多,通过一次次斜切,将德军一层层剥掉,然后出动重兵集团干掉被切下来的德军,籍此大量杀伤德军有生力量,削弱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兵力,为反攻创造机会。”

  “剥洋葱?”朱可夫喃喃自语,他的眼睛一亮,口中说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徐锐就说:“要想剥洋葱,先要切洋葱,而要切洋葱,我们的刀就一定要快。”

  “你具体说说。”朱可夫说。

  “我的意见是,组成一支极为精锐的突击部队,这支部队要有着强大的突击能力,能击穿德军的部队,使小股德军与大队德军分离。”

  “是个好办法,徐锐同志,你能具体说说要组建这样一支部队需要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