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9章 燃烧的夜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19章 燃烧的夜空

    在徐锐所部的打击下,德军整个509重型坦克营驻地已成了人间地狱,到处的熊熊燃烧的火焰,德军士兵四散而逃,而这些坦克并不理会那些逃亡的步兵,而是向着前沿阵地的方向攻击前进。



    没等这些四散的德军士兵喘口气,后面的二百辆卡车载着三千苏军已冲上来,一时之间,枪声四起,爆炸连天,德军已散乱的士兵根本无法承受如潮水般的攻击,在冲锋枪和机枪的扫射下纷纷倒地。



    半小时后,二百辆卡车已驶过了德军营地,整个营地唯有留下一千多余德军的尸体和熊熊燃烧的火焰。



    装甲指挥车内,时小迁兴奋异常,口中说道:“团长,这仗打得真他娘的过瘾,咱们就像是切瓜砍菜一样,德国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想不到德国人竟然这么菜。”



    徐锐说:“并不是德国人菜,而是他们没有想到苏联人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组织起一支精锐的坦克军团进行反击,我们占了出奇不意的优势,所以,我们必须在德国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尽可能多的吃掉德国人的有生力量,否则,等德国人缓过神来,我们的进攻就会受到很大的阻力。”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啊。”时小迁一拍脑门儿,有点恍然大悟的意思。



    徐锐说:“今天晚上,是我们最好的机会,我们必须尽可能多的消灭德军,等天一亮,德军反应过来,那就有我们受得了。”



    时小迁问:“团长,现在我们去哪儿?”



    “德军在前沿不是部署了一个机械化团吗?刚才已经被我们打散,现在,我们要将他们全部吞下去!”



    “走!”



    时小迁驾驶着装甲指挥车向着前方飞驰而去……



    苏德两军交战的前沿阵地,经过徐锐突击部队的一番冲击,整个德军阵地已是一片尸山血海,不过,还是有一半儿的德军存活下来,他们看到苏军的坦克已走远,再一次聚集一起,一边向上级发报请求支援,一边不断集结队伍。



    约纳斯上士此时狼狈到了极点,他的小腿中了一枪,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看着满地的尸体,约纳斯上士一脸的无助。



    “卢卡!“约纳斯大叫,他想寻找自己的好朋友卢卡少尉,问了几个幸存者,可是都没有人看到卢卡在哪里。



    “卢卡!”



    约纳斯大叫,然而依旧没有人回应他,四周一片愁云惨淡,很多的败兵开始聚集。



    “约纳斯,到前面集合,不要再找卢卡,也许他已经阵亡了。一个下士说。



    “不,卢卡不会死的,他一定不会死的!”



    “我刚才看到卢卡少尉向那边去了,有一辆汽车追了过去。”一个士兵说。



    约纳斯大喜,腿一瘸一拐的向着那士兵所指的方向奋力前行。



    “卢卡!”



    约纳斯一边走一边大叫,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冥中注定我的阎王大人

    扑通!



    约纳斯脚下一绊,倒在地上,他下意识去看是什么绊到了自己,下一刻,他看到了一具尸体,那尸体的腰已被汽车砸折,脸上尽是血迹,然而,从那满是血污的脸上,约纳斯依稀可以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



    “卢卡!”



    约纳斯大叫,一把将卢卡的尸体抱在怀中,不断用力摇动着、大叫着。



    然而,卢卡却无法再回答他,他的身体是如此的冰冷,已然停止了呼吸。



    “卢卡,你不能死,你还欠着我白兰地呢!”泪水从约纳斯的眼角滴落,迅即被冷风冻成了冰晶。



    约纳斯想起了卢卡对他所说的一切,等战争结束了,他就回到自己的家乡,找一个工厂工作,让家人过上富足的生活。可是现在……



    卢卡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再也无法完成自己的愿望。



    “卢卡,你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你的家人,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挨饿受冻。”约纳斯喃喃自语,像是在给卢卡以承诺。



    约纳斯想给卢卡挖一个坟,于是用工兵铲挖了两下,可是这莫斯科的冬天奇寒无比,土比石头都硬,约纳斯挖了两下,却没有挖动那厚厚的冻土,他无奈的坐下去,口中说道:“卢卡,看来,我只能把你丢在这里了。”



    约纳斯从卢卡的口袋里翻出一支钢笔,只是这支钢笔已被压成了两截,约纳斯将钢笔放入口袋,准备将修理一下带回德国,还给卢卡的家人。



    “约纳斯,集合了,快点!”远处有士兵叫道。



    “卢卡,永别了,你会一直活在我的心里……”给纳斯擦了擦已冻成冰晶的眼泪,站起身来向着远处一瘸一拐的走去。



    嗡……



    大地震颤起来,这震颤越来越强烈,远处黑暗的边缘,无数巨大的黑影再一次向着阵地踊动,这些黑影越来越大,终于看清了,那是一辆辆坦克在向前迅猛狂飙。



    “不!”约纳斯叫起来,那些钢铁怪兽竟然又杀回来了,下一刻,约纳斯的心中陷入了无比的绝望之中……



    马达隆隆,近二百辆坦克再一次席卷而来,只不过,上一次他们是从苏军的阵地杀进,这一次却是从德军的后方杀回,二百辆坦克的后面,是二百辆卡车,徐锐带着他的部队狂飙突进,杀入了刚刚集结起来的德军之中。



    “轰!轰轰!”



    炮声隆隆,约纳斯看到,一枚枚炮弹在德军的阵营中爆炸,许多德军或是被炸得飞起来,或是被破碎的弹片所击中,一片一片倒下。



    一枚炮弹在约纳斯身旁爆炸,约纳斯只觉身子被炸得飞起来,下一刻,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坦克不断的驱逐、碾压德军士兵,不断向前开进,就如铁犁,不断碾碎着这片区域和德军大股部队,随后,由二百辆卡车组成的武装车队再一次席卷而来,将碾碎后散落的德军不断消灭。


一场爱情的盛宴
    约纳斯并没有死,而是清醒过来,与其他人被射杀的命运不同,约纳斯的运气相对不错,被苏军发现,也许是苏军想要个活口,看到约纳斯是个上士,于是就将他扔到了车上,于是,约纳斯就成为了苏军的俘虏。



    约纳斯没有想到,这次的俘虏却让他因祸得福,深深的影响了他的下半生的轨迹……



    以雷霆万钧之势,徐锐带着全机械化部队干掉了德军的一个机械化团,一个重装坦克营,一个反坦克营,将德军的控制区斜切下来一块,徐锐立即联系了弗拉索夫中将,让他带着部队立即接管这片区域,弗拉索夫大喜过望,当即派出一个师的部队接管了这片区域。



    此时,离徐锐开始行动不过刚刚过去四个小时。



    此时已是凌晨一点二十八分,所有人都认为今天的攻势已告一段落,然而这时车载电台却传来了徐锐的声音。



    “全体注意,立刻向德军的右斜侧进行攻击!”



    随后,狄安娜将这句话翻译过来,所有坦克车组成员,包括伯力独立团的步兵都大吃一惊,谁也没有想到,徐锐竟然还要继续进攻。



    “团长,我们已经连续作战四个小时了。”



    “全是机械化部队,别说四个小时,就是二十四小时,也没什么事儿,命令各车,立即向右斜方攻击前进,老子今天要把德国人的两个机械化团全部干掉!”



    “是!”



    狄安娜立即通过车载电台将徐锐的命令发而出去,下一刻,近二百辆坦克在徐锐所在的装甲指挥车带领下向着右前方的德军另一个机械化团的驻地迅猛突击。



    不过此时德军右翼驻守的机械化团已得到了左翼全军覆没的消息,德军已经有了戒备,所以,当徐锐的坦克突击部队来到德军的前沿阵地时,立即遭到了德军的拼死抵抗。



    徐锐二话不说,立即下令坦克开炮,下一刻,一排排的炮弹在德国守军的阵地爆炸。



    不过德军并不打算就此认输,这个机械化步兵团装备的二十几辆4号坦克立即向苏军坦克发动了反冲锋,不过德军坦克的数量太少,又是穿甲能力弱的4号坦克,所以很快就淹没在苏军坦克的汪海大海中,就如同一朵浪花,消失的无影无踪……



    “前进!”



    徐锐大叫,此时的徐锐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德军的阵地凿穿,然后将这个机械化步兵团从德军的控制区内剥离,最后将之消灭。



    事实上,徐锐将坦克快速、机动、火力上的优势完全展现出来,就如同早期的德国人一样,徐锐利用坦克发动了一场针对德国人的闪电战。



    坦克不断前进,最终成功将德军这个机械化步兵团与大部队成功隔开,随后,在伯力独立团的协助下开始一口口吞掉这支德军部队。



    在强大的火力与装甲面前,就算强如德军也无能为力,一步步的溃败,整个机械化步兵团全面崩溃。



    这时弗拉索夫的增援部队适时赶到,于是,一场歼灭战完全打响,战至凌晨四点,德国人的这个装甲步兵团除了百余人外,其余全部被歼,整个地面一片火光冲天,夜空仿佛都在熊熊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