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2章 列兵保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22章 列兵保罗

当徐锐来到坦克营,看到这个坦克营的坦克全是苏联最新型的T—34坦克时,不由大喜过望。

  乘员与载员:4人,车长:6.75米,宽度:3米,高度:2.45米,战斗全重:30,900千克,最大速度:55公里/小时,最大行程:465公里。

  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款坦克绝对是苏军服役坦克中最为先进的,在昨天晚上的袭击中,徐锐麾下的二百辆坦克损失了八、九辆,而现在,有了这个T—34坦克营,徐锐的装甲快速突击部队实力大增。

  得到了这支生力军,让徐锐更多了一份底气,当即毫不客气的将这支部队编入了自己的装甲突击部队。

  不知不觉间,夜幕已徐徐降临。

  休整了一天的装甲突击部队再一次枕戈待旦,所有人都来到了战车前,时刻准备行动。

  一辆辆坦克经过白天的检修后已完全没有大碍,每辆坦克都装满了油料。与此同时,二百辆嘎斯3卡车也都检修完毕,装甲突击部队的所有成员经过一天的休息,一个个精神百倍,浑身充满了精力。

  徐锐来到了车队前,看着这二百辆嘎斯3汽车,心中很是感慨,说起来,人家苏联的发展真是快,他们从20年代引进了美国的汽车生产线,只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就建立了自己的汽车工业,根据自己所知,到1940年苏联人已经可以年产十四万辆汽车,而与此同时,中国连一辆汽车也无法生产出来,这之间的差距太过于巨大。

  看来,要想实现中国的富强,真的还要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啊。

  看着这些坦克和汽车,徐锐是感慨万千,难道真的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中国才能达到世界强国之列吗?

  “徐锐同志,坦克部队已经准备好了。”久加诺夫说。

  “独立团也已准备完毕。”基里连科也说。

  徐锐看了看手下的四千士兵,说道:“今天晚上的行动,从十九点开始。”

  “为什么要等到十九点?”久加诺夫不解的问。

  “因为我们的大炮还没有响。”徐锐说。

  话音未落,只见天空中划过无数道流星,这些流星发出尖利的呼啸声,势如奔雷,向着对面的德军阵地前沿袭去。

  下一刻,德军的前沿阵地化为一片火海,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

  苏军的大炮足足响了二十分钟,徐锐计算了一下,在二十分钟内,苏军最少发射了上千枚大口径炮弹,这些炮弹引起了德军阵地前一片如爆竹般的爆炸声,徐锐知道,那是德军的地雷被引爆的爆炸声。

  “轰……轰……”

  二十分钟后,德军的阵地前安静下来,不过却已是一片狼藉,上千枚苏军的炮弹落在德军前沿的狭小空间内,给德军以重大打击,足有上千德军在这波攻击中被炸死炸伤。

  与此同时,德军的前沿阵地完全被炮火犁了一遍,大片的冻土层被炸开,苏军用炮弹开劈出了一条前进的道路。

  “全体上车,准备出击!”重生帝俊之神教万年

  徐锐第一个进入了装甲指挥车内,随后,四千苏军战士纷纷进入坦克和汽车,向着德军阵地狂飙突击……

  德军阵地,炮火连天。

  滚过了一个散兵坑,士兵保罗向着远处的一处机枪巢跑去。

  “轰!”

  一枚炮弹在自己的身旁爆炸,保罗被爆炸的气浪震得飞起两米多高,然后重重的落到地面上。

  飞溅的泥土如石头一样,打得保罗头上的钢盔啪啪直响。保罗重重的落到地上,摔得浑身都痛,半晌才爬起来,滚到了一个弹坑中,从炮弹的概率上来讲,两发炮弹落到一个地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弹坑反而成了最好的掩体。

  保罗向前方看去,只见不远处的机枪巢里,那挺通用机枪已被炸成了零件儿,半个脑袋挂在机枪的枪管上。

  看到这血腥的一幕,保罗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轰!”

  又是一声巨响,保罗再次被爆炸巨大的气浪掀飞,然后落到地上。

  不得不说,保罗的运气非常好,两次爆炸被震飞,但却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耳膜嗡嗡做响,一时间什么也听不太清。

  半晌,炮火终于平息,然而,地面却震颤起来,仿佛地震一样。

  这时,保罗听到身旁有一个少尉军官在冲着自己大喊大叫,保罗愣愣的看着少尉,耳朵什么也听不见,也不知少尉在说什么。

  半晌,他顺着少尉所指的方向看去,下一刻,保罗的心狂跳,只见远处空旷的街道上,无数的坦克卷起一路的飞雪,冒着滚滚浓烟,向着自己所在的阵地飞驰而来。

  保罗立即站了起来,跑到了一门反坦克步兵炮前,这门反坦克步兵炮是霍特将军为了防止苏军装甲部队而特意派到前沿阵地。

  保罗踉踉跄跄来到了反坦克步兵炮前,将一发炮弹装进了大炮内,“轰”得一声击发。

  然而这一发炮弹并没能击中对面的苏军坦克,反而引起了苏军的注意,两辆苏军坦克几乎同时向着这门反坦克步兵炮发动了攻击。

  “轰!”

  只觉一股巨大的气浪袭来,保罗被炸得飞出去,等他站起来时吃惊的发现,那门反坦克炮已被炸翻,炮管已经有些变形。

  随后,保罗看到,远处的苏军大队坦克如蝗虫一样向着前方蜂拥而至……

  “前进!”徐锐大叫,身旁的二百多辆坦克如向着德军阵地辅天盖地袭去。

  不得不说,用炮火轰击敌人所布下的雷区这一招是很有效果的,经过加农炮的地毯式火力覆盖,为徐锐坦克部队的进攻开辟了一条前进的道路。

  而此时,德军还在爆炸的余波里没有缓过神来,利用这个空档,徐锐的坦克部队已狂飙突进,冲进了德军阵地中。

  接下来,在苏军坦克炮与车载机枪的不断轰击与扫射下,德军不断倒下,德军的整个前沿阵地已被切割的七零八落。汉墙

  坦克并没有停留下来,而是一直向前进发,在徐锐的计划中,这将是以坦克为刀锋的一次对德军装甲第3集团军一次完美侧切,徐锐的目标是一个步兵师。

  他要将前沿的德军第205步兵师从第3装甲集团军的阵营中剥离,最后给予全歼。

  徐锐是这样想的,也是这么干的,坦克狂飙突进,将德军阵地切割得七零八落,德军四散而逃,而随后,紧随坦克行动的三千乘坐卡车的步兵则依在车厢两侧不断用子弹扫射着残余的德军士兵,车队过处,德军尸横遍野,到处都是德军被炮弹炸死,子弹打死的尸体。

  在第二波苏军的武装卡车经过之后,苏军的步兵才冲上来,不过迎接他们的已经是满地的尸体,只是德军中部分幸运的漏网之鱼与之进行了一些短暂的交战。

  而保罗就在这部分漏网之鱼当中。

  此时的保罗与十几个德军士兵躲在一处僻静的角落,四周到处是苏军,保罗不由想,自己该如何逃出苏军的控制区呢?

  保罗与十几个德军士兵躲到了一幢大楼的二楼内,听到外面到处是苏军吵杂的叫声,随后,一队苏军士兵冲进了大楼,几个苏联大兵上了二楼,正看到二楼的十几个德军士兵。

  那些德军士兵立即举枪射击,枪声响起,两个苏军士兵被打死。

  保罗一看,心知这下子完了,己方这十几个人已经暴露,怕是难逃苏军的毒手。

  听到楼上有枪声响起,战友的尸体从楼上滚下来,楼下的苏军炸了锅,他们也不硬冲,只是调来了几门迫击炮,对着大楼一通猛轰。

  在大楼倒塌的前一刻,保罗从二楼后面的窗户跳了下去,落地后保罗就地一滚,头和手臂撞到了一块大石上,下一刻,保罗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保罗清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一片寂静,保罗吃力爬起来,用手臂一支,保罗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左臂的骨头竟然摔折了。

  保罗找来一根折了的枪管,用绑腿布绑在了自己的断臂处,然后小心的冒出头来,他看到,街头不时有苏军走来走去,枪声也偶尔响起。

  这时,保罗看到一队苏军抓到了一个德国军人,然后一个苏军用生硬的德语向那军人问话。

  那军人将头扭到了一旁,什么也不说,苏军见问不出什么,将那德国军人推靠在墙壁上,随后,一名苏军用波波沙冲锋枪将那德军士兵打成了筛子。

  看到这一幕,保罗吓坏了,保罗今天才十九岁,还是一个刚刚长大的孩子,之所以参军,是源于他对元首狂热的崇拜。

  在他这样的小青年心中,德国元首就是一个救世主一样的存在,正是因为他的出现,德国才从一战的战败国走向富强,不但夺回了被剥夺的土地,还有大的提升了国家的实力,让德国人都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正是源于这种心理,保罗才凭着一腔热血参加了军队,并且成为了军队中的一个列兵,在保罗看来,从军无疑是圆自己英雄梦的途径,德国是战无不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