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3章 装甲突击部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23章 装甲突击部队

保罗完全是怀着一个青年的英雄梦加入了德军,然而,苏德战场上的残酷现实让保罗终于意识到,原来战争并不似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战争是会死人的。

  保罗的身子哆嗦着,这时的他真的后悔参加军队,为什么自己不好好在德国呆着,最起码,自己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可以养活自己和家人,可是在这千里之外的苏联,不但天寒地冻,而且时刻有着生命危险。

  这一刻,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保罗终于第一次意识到,参加这场战争也许真的是一个错误。

  看着同胞被打死,保罗不敢出声,他好想哭,可是他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这附近到处都是苏军,自己要么逃走,要么投降。

  保罗本想选择前者,可是转了几圈儿,四周都是苏军,最终,他不得不退回到了原地,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根本不可能逃走的,那么,想要活下去,只剩下了一种可能,那就是投降。

  保罗一咬牙,他觉得,生命是人最宝贵的东西,如果连生命都没有了,那就什么都没了,想到这儿,保罗举起没有受伤的右臂向着外面的苏军走去。

  远远的,保罗看到几个苏军发现了自己,这几个苏军纷纷举起了枪准备射击,保罗立即大叫起来,将手高高举过头顶,示意自己是投降的。

  这几个苏军士兵见保罗高举着手臂,手中也没有武器,也明白了保罗的用意,他们很是诧异,很多德军都是宁死不屈的,很少有德军主动出来投降,想不到今天让他们遇到了一个。

  保罗见这几个苏军并没有杀自己,只是疑惑的看着自己,保罗就说自己愿意投降。可惜这些苏军没有一个能听得懂德语,半天后,他们才找来一个略懂德语的军官,那军官与保罗交流了一下,见保罗愿意投降,决定先将他看管起来,还给他找了一个医生,准备等明天再审问。

  见自己的命暂时保住了,还有医生为自己治疗,保罗终于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想,也许,当俘虏也并不是一件太过悲哀的事情……

  此时的徐锐,带领着自己的装甲突击部队已雷霆之势杀入了德军阵中,将德军205师与后面的328师完全隔离开来。接下来,徐锐准备将备军205师一口吞下去。

  而库兹涅佐夫的部队跟进的很及时,徐锐打开了通路,他的士兵就立即跟上占据了通道,然后配合着徐锐的部队从两面挤压着德军205步兵师。

  德军第205步兵师,是德军的主力步兵师,下辖一个炮兵团,三个步兵团,另外还有侦察营、通讯营、反坦克营、工兵营,辎重队,拥有一万七千余人的庞大编制。

  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直接挺到了205步兵师的后方,在这里,他们首先遇到的正是205步兵师的炮兵团。

  德军205步兵师在满编的情况下有2500人,轻机枪32挺,105毫米榴弹炮36门,105毫米火炮4门,150毫米榴弹炮8门,摩托40辆,轮式卡车105辆,马车229辆,马2274匹。

  此时,炮兵团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苏军会突然来到他们的身旁。

  四十八门大炮摆得整整齐齐,一个个的帐篷竖了起来,两侧残破的大楼内也立起了帐篷,不过此时帐篷内的德军都已陷入了睡梦中,全然没有察觉到巨大的危机已经来临。

  下士米勒打了一个哈欠,从睡梦中惊醒过来,隐约间,他觉得地面有些颤动。

  “也许是错觉吧,地面怎么可能颤动呢?”米勒觉得有些尿急,出了帐篷,来到了附近的一个角落里撒尿,也许火大的缘故吧,尿了半天都没有尿出来,憋的生疼,反而把自己冻得够呛。

  嗡嗡……

  地面的颤抖更加的剧烈,米勒不由一皱眉。

  “该死的苏联,该死的冬天。”

  米勒回过头去,他看到,远处隐隐约约有无数的庞然大物向着炮兵团所在地快速移动着。

  米勒吓得一哆嗦,反而尿了出来,不过却将自己的军靴淋湿了一大片。

  什么情况?

  米勒看向了前方,只见那一个个巨大的黑影不断的向前推进,声音越来越大,地面颤动的也越来越厉害。

  “上帝啊,那是什么?”

  近了,更近了,米勒终于看清,那是数不清的坦克向着宿营地袭来。

  米勒知道,第装甲3集团军是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坦克部队的,也就是说,这些坦克部队一定是苏联人的。

  “苏联人!”米勒大叫。

  下一刻,刺耳的警报声划破夜空,对面袭来的坦克见被发现,索性将所有坦克的车灯全部点亮,整个德军炮兵团乱成一团。

  许多士兵刚从睡梦中惊醒,行动快的慌乱从帐篷内爬出来,然而,此时苏军的坦克已驶过来,爬出来的德军士兵四处乱跑。

  此时的米勒不断跑向远方,片刻后,他回头向自己所在的帐篷看了一眼,只见帐篷已被坦克直接压倒,里面躺着的两个德军士兵直接被碾成了肉泥。

  看来这一幕,米勒不由觉得毛骨悚然,苏联人的坦克真是太可怕了,他再也不敢回头,拼命向前奔跑,身后,坦克的车载机枪声响个不停,一声声惨叫不时传来,米勒知道,那是逃跑的德军被击毙时所发出的声音。

  米勒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向前跑去,就在这时,他路过一个帐篷,帐篷内钻出了个脑袋,问米勒道:“米勒,你干什么去?”

  米勒一眼就认出,说话的正是德军炮兵团团长施密特上校。

  米勒就说:“施密特上校,苏联人的坦克打过来了,快逃吧!”

  施密特从帐篷里钻出来,对米勒说道:“米勒,苏联人怎么可能打到这里?这里可是后方。”

  米勒无奈的苦笑,不再理会施密特上校,向着远处狂奔。

  施密特此时也听到了坦克的叫声与机枪的吼声,他向着远处看去,只见一辆辆巨大的钢铁怪兽正在不断吞噬着德军士兵的生命。

  “立即战斗!”施密特大叫着,试图调动部队进行反击。

  然而,兵败如山倒,他的部队已完全散乱的不成样子,被坦克不断碾压和追逐着。施密特不断向前奔跑,可是身后的溃兵却将他推倒在地,还没等施密特爬起来,一辆巨大的坦克已冲过来,随后,直接从施密特的身上压过去……

  看到团长施密特被压成了一堆肉泥,米勒亡魂皆冒,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后,他四肢并用,勉强爬起来向着远处逃跑。

  身后,一枚枚炮弹不断爆炸,随后,车载机枪子弹在耳畔呼啸……

  坦克终于停下来,干掉了炮兵团,装甲突击部队已将德军第205步兵师从德军的阵营中切下来,剩下的,就是如何消灭205步兵师了。

  身后,二百辆卡车已经陆续到来,徐锐通过装甲指挥车命令,立即停止追击,不久后,久加诺夫就向他汇报,这一仗,一共缴获了四十八门德军的大炮,同时缴获了98辆卡车,其中可以使用的有70多辆。

  徐锐一听很高兴,立即问久加诺夫和基里连科,有没有足够的炮手来使用这些大炮。

  基里连科就说,他的部队有一部分是在从原来的炮兵转过来的,所以使用大炮不成问题。

  徐锐就对基里连科说:“基里连科,你留下一部分人,一会儿让他们用炮火对着德军205步兵师的阵地猛轰,配合我军的行动。”

  基里连科应了一声,立即去准备。

  徐锐则带着余下的部队再一次向来路杀去,配合库兹涅佐夫的部队围歼德军205步兵师。

  十分钟后,炮兵团的大炮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徐锐带着装甲突击部队则再一次上回路,返回杀向德军205步兵师的主力。

  “轰!”

  “轰轰!”

  排山捣海般的炮声中,整个德军205师的阵地陷入一片火海。

  “前进!”

  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掉头向回杀,径直冲入了德军辎重部队的营地,此时的德军辎重部队已经乱成一团,在坦克和卡车的强大击下,这些武力很弱的辎重部队很快就被击溃,足足一千多人被俘。

  “前进!”

  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并没有停留,再一次以一条直线向前平推,这一次,他们遇到了工兵营。

  徐锐知道,德国的工兵营与其它部队的工兵营完全不同,并不是战斗中的鱼腩部队,相反,他们有着强大的战斗力。

  步兵205师的工兵营共有1250人,其中光是营指挥部就有4挺轻机枪,第1连是完全的摩托化连,有36挺轻机枪,4门80MM34型迫击炮,第2连有2挺重机枪,43挺轻机枪,8个喷火器,除此之外,还有舟桥连,摩托化工程连,维修连,实力十分强大。

  而在经过了对德国炮兵团、辎重部队的突袭之后,德军工兵营已得到了消息,知道苏军的装甲突击部队要来进攻,所以正在做着准备,80多挺机枪同时被摆在了阵地的第一线,形成一个强大的火力阻击阵地,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