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5章 全歼德军205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25章 全歼德军205师

二百多辆坦克发出山崩地裂的巨响,向着德军狂暴猛冲,顷刻间将德军步兵团碾的支离破碎。接下来,一场大屠杀开始了。

  坦克不断碾压,炮弹呼啸,子弹激射,所过之处,血肉模飞。

  在将路面的德军清除之后,坦克开始不断清理着躲到两侧建筑物内的德军士兵,十分钟后,坦克开始向前进发,它们并不与残余的德军纠缠,而是驶离了大路,向着新的目标进发。

  随后,在马丁的组织下,残存的德军开始蚁聚于大街上,在刚才的大屠杀中,德军步兵团足足损失了一半儿的人马。

  看着眼前的残兵败将,马丁的心在滴血,他知道,光凭着这样一场大败仗,自己这团长的职位一定是保不住了。

  马丁神情沮丧的收拢溃兵,不过就在这时,正前方,二百余辆汽车却猛烈冲来,车厢两侧,子弹纷飞,打得德军再一次尸横遍野,马丁与残余的德军无奈之下只好再一次躲进两侧的建筑物中苟延残喘。

  足足十几分钟后,苏军的武装汽车部队才开过去,经过武装汽车的扫荡,残余的一千多德国士兵又失损了大半,只剩下了不到一千人。

  马丁现在是欲哭无泪,他再一次集结部队,想着逃离这个鬼地方,回到德军的防区,然而下一刻,马丁看到,足足一个团的精锐苏军从前面冲过来,却是库兹涅佐夫的部队到了。

  库兹涅佐夫的第1突击集团军虽然缺少坦克和大炮,但是士气非常高昂,战斗力也足够强大,他们开始做最后的收尾工作,不断清剿建筑物中的德军士兵,与之巷战。

  这些苏军士兵之间很注意战术配合,人数又多,将残余的德军士兵不断的消灭。

  马丁一看这种情况,心知大势已去,苏军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步兵团的,不过马丁并不想死。

  此时的马丁身旁只剩下了两个卫兵,其中一个卫兵还掌握着一部电台。

  马丁让卫兵用电台联系上级,请上级派部队增援,然而那卫兵却告诉他:“电台在刚才就已经坏掉。”

  马丁一听,已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必须逃出去给上级送信,让上级派人来增援!”

  马丁对自己的一个卫兵说道:“你立即突围,去见菲舍尔将军,让他派兵增援我们。”

  那卫兵一点头,带着马丁仓促间写好的求援信出了大楼,黑暗中,这个卫兵不断在黑暗的角落里潜行,可惜,他最终还是被发现。

  “嗒嗒嗒……”

  随着波波莎冲锋枪的扫射,卫兵倒在地上。

  躲在大楼内看到这一幕的马丁沮丧的将拳头重重砸在墙上,然后目光看向了另外一个卫兵,口中说道:“你去回去求援。”

  那卫兵一看下面到处是苏联红军,自己突围成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很可能被打死,于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口中哀求道:“上校,我不想去送死。”

  “你不去我就打死你!”马丁红着眼睛,将鲁格08手枪对准了卫兵。荒古神纪

  “我去……我去……”

  卫兵无奈,咬着牙站起来,口中说道:“上校,你不要乱走,在这里等着我回来接你。”

  “嗯,你去吧。”马丁说。

  卫兵小心翼翼的跑下了楼,心知自己这么突围就是找死,既然你马丁不仁,就别怪地我不义了,想到这,他找到了一个马丁射击的死角,高举着双手口中大叫道:“我投降,我投降!”

  几个苏军走了过来,其中有一苏军用生硬的德语说道:“跟我们走。”

  那德军卫兵大声说:“我知道马丁上校在哪里,我要举报!”

  那苏军眼睛一亮,口中问道:“在哪里?”

  “就在这幢大楼的二楼!”卫兵说。

  “给我来!”

  那苏军一招手,十几个苏军士兵跟在他的身后冲进了大楼内,几声枪响与打斗声过后,一脸是血的马丁被苏军押解出来。

  马丁显然是受了伤,不过伤得并不重,他一眼就看到了一旁站立的那个高举双手投降的卫兵,一下子就知道自己被是被出卖了。

  “韦博,你这个懦夫!叛徒!胆小鬼!”马丁气得大骂。

  后面的苏军用枪托对着他的头就是一下子,打得马丁脸上再次流血。

  这下子马丁不敢骂了,也没有力气再骂,只是用愤怒的能吃人的眼神瞪着士兵韦博。

  韦博丝毫不惧,还阵阵有词的说:“上校,我是为了你好,只有投降,我才能活下去,不然我们都要死。”

  马丁一听这话,几乎气昏得吐血,索性不去理会韦德,被苏军押解着向前走去。

  “你做的很好。”那个会德语的苏军拍了拍马丁的肩膀,口中说道:“走吧,你放心,我们苏联人是优待俘虏的,不会亏待你这样立功的投降士兵。”

  随后那苏军让韦博上了一辆汽车,与十几个被俘的德军士兵一起运走……

  与此同时,德军第205师指挥部,师长菲舍尔将军不断接到自己部队求救的消息,从这些信息来分析,自己的第205步兵师已与后方的328步兵师失去了联系,也就是说,现在自己的部队已经成了孤军,随时有被全部消灭的可能。

  随着炮兵团、辎重部队、工兵营,马丁的步兵团相继失去联系,菲舍尔知道,现在自己的205步兵师已到了最后关头。

  菲舍尔将军一面联系328步兵师,请求增援,一面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从328师传来的消息称,他们与苏军的大部队相遇,双方交战的十分激烈,但想要击破苏军对205步兵师的包围圈,是异常困难的。

  菲舍尔请求空军支援,可是空军在夜间的战斗效能是极差的,除了“破坏者”飞机,其余的飞机根本不具备在夜间飞行的能力。

  而德军的“破坏者”飞机在苏军特种部队的袭击下已损失殆尽,短时间内,并没有补充到位,也就是说,空军也是指望不上的。总裁大人住隔壁

  菲舍尔决心自救,他决定与步兵614团一起突围,与328师汇合,为了突围的速度,菲舍尔下令放弃了所有的重型装备,所有人轻装前进,向前攻击前进。

  在突围行动开始后不久,菲舍尔还是进展很快的,可很不幸的是,没用多长时间,他就遇到了徐锐装甲突击部队的主力,野战中,步兵对上坦克,剩下的只能是屠杀。

  在摧毁了马丁的步兵团之后,徐锐立即进攻菲舍尔所在的步兵614团,刚好与614团迎面撞在一起。

  徐锐一看,四周的地势很是开阔,利于坦克的进攻,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指挥着二百余辆坦克向前平推,杀向了德军步兵614团。

  一场大屠杀就开始了,没有重型反坦克武器的德军面对着坦克厚重的装甲几乎一点办法也没有,在坦克炮、车载机枪的进攻下,德军如同被割麦子一样倒下,坦克部队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进攻再进攻,打得德军尸横遍野。

  看着自己的部下成片倒下,菲舍尔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将军,不要!”菲德尔看到一个卫兵冲上来想要夺走自己手中的手枪。

  然而菲舍尔已决心求死,在那卫兵赶到之前,已扣动了扳机。

  “啪!”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菲舍尔倒在地上,用自己的行动悍卫了身为一名军官的尊严。

  这完全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旷野之上,装甲突击部队的坦克横冲直撞,不断碾压、追逐着德军士兵,也不知哪个德军士兵比较机灵,双膝一跪,将枪高举到了头顶。

  随后,越来越多的德军士兵选择了投降,虽然德国军人是比较重视荣誉的,但是在他们看来,生命的价值要远比荣誉高,所以,在战死与投降之间,很多人选择了投降。

  当然,也有一部分德军负隅顽抗,最终纷纷被击毙。

  当苏军的武装汽车赶到后,结果就完全注定,三千多德军,除了五百余被俘外,其余全部被歼。

  洁白的雪原上,到处是德国人的死尸,到处是鲜血,而战场也归于平静下来。

  徐锐连瞅没瞅德军的尸体一眼,坦克马不停蹄,向着德军最后一个位于前沿阵地的步兵团杀去。

  此时库滋涅佐夫的部队已向前沿发动了如潮水一般的进攻,德军本已不支,经装甲突击部队在背后一冲,德军再也无法坚持,一下子彻底崩散,最终被苏军全歼。

  天色已经渐渐亮起,虽然后面还有零星的枪声响起,但是大局已定,德军205步兵师一个炮兵团,三个步兵团,一个工兵营,再加上辎重部队在被坦克部队摧毁抵抗之后被苏军扫荡,最后彻底全歼。

  残余的德军部队基本上是一些没有战斗力的部队,在苏军的扫荡下最终也没能逃出去,至此,经一夜的激战,德军第205步兵师被全歼,师长菲舍尔以下一万七千余人,除两千余人被俘,极少数突围外,其余全部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