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3章 影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33章 影子

弗拉索夫问是谁俘虏的他,冯.克鲁格说:“俘虏你的,只是一个影子。”

  “影子?”弗拉索夫很是不解。

  “影子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新任指挥官,以后你们一定会有见面的机会。”

  “影子……”弗拉索夫喃喃自语,心说,德国人中真是卧虎藏龙啊,也许,这个影子可以和徐锐的狼牙较量一番……

  一间干净的房间内,壁炉内的火燃的正旺,一个身材高瘦的军人正坐在火壁炉前烤火,男子看起来神情阴郁,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

  这个男子,就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新任指挥官雷奥上校,也就是冯.克鲁格所说的影子。

  影子是雷奥的绰号,这是因为,雷奥一直生活在奥托的阴影下,雷奥与奥托是孪生兄弟,少年时代的雷奥,与哥哥一样,展现出了惊人的军事天赋与超强的身体素质,他们两个一同参军,也一同被选入了勃兰登堡特种部队。

  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雷奥与奥托一样成绩出众,但与飞扬跋扈的奥托不同,雷托属于那种内敛的性格,凡事并不相争。

  所以,在选择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指挥官时,争强好胜的奥托成为了第一人选,而雷奥,则甘心生活在奥托的影子下,默默的为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奉献着自己的一切。从来都是无怨无悔的进行着训练与一些秘密任务。

  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很多人甚至不知道雷奥的存在,人们只知道他是影子,奥托的影子。

  而在实际的能力上,雷奥绝不逊色于奥托,在某些方面,他甚至还要在奥托之上。

  在奥托战死之后,雷奥走到了前台,此时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中,雷奥是真正的第一强者,无可质疑的灵魂,被任命为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指挥官。

  雷奥与奥托的感情很深,在得知奥托被徐锐杀死之后,雷奥痛哭了一场,他发誓,一定要杀死徐锐为奥托报仇。

  于是,他从德国坐飞机来到了苏联前线,一来指挥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二来寻找机会为奥托报仇。

  刚到莫斯科,雷奥就策划了对第20集团军弗拉索夫的斩首行动,用零伤亡的代价活捉了弗拉索夫,这是一次完美的斩首行动,雷奥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干的极为漂亮,完全可以成为一次特种作战的经典案例。

  从技术的层面来说,雷奥做的比奥托要好的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雷奥的组织与策划能力是要在奥托之上的。

  “队长,有徐锐的消息了。”一个特种兵军官走到雷奥身前说。

  “说来听听。”雷奥说。

  “徐锐昨天带着苏联人的装甲突击部队袭击了南线的油库,第2装甲集团军损失惨重,大半坦克被摧毁,已失去了进攻的能力。”那军官说。

  “混蛋!”雷奥咬着牙说。

  “徐锐现在又在哪里?”雷奥问。

  “徐锐应该在克里姆林宫附近一带,具体情况不知。”军官说。

  “嗯,知道了。”雷奥一挥手,那军官退下去。

  雷奥缓缓站起身来,眼中寒芒一闪,口中说道:“徐锐,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阿嚏!”正在吃饭的徐锐打了一个喷嚏,心中暗想,是谁在念叨老子呢?

  “团长,是不是嫂子想你了。”钻山豹嬉皮笑脸,一脸的坏笑。

  “一边儿去,竟然取笑老子!”徐锐横了钻山豹一眼,钻山豹然后取了一块肉骨头扔给了大王,大王却理都不理那块肉骨头。

  钻山豹就说:“大王,脾气不小啊。”一边说一边又取了一块肉骨头放到了大王的餐盘里,大王这才用两个前爪扒着肉骨头啃起来。

  钻山豹就用油腻腻的手要去抚摸大王的头,大王狠狠瞪了钻山豹一眼,咧嘴要去咬钻山豹。

  钻山豹吓得赶紧跑到一旁,口中说道:“这个大王,一点不讲交情,真是属狗的!”

  大王一咬,全身毛发战栗,做攻击状。

  钻山豹只好躲到徐锐的身后,徐锐就说:“豹子,你以为用块肉骨头就能收买大王吗?”

  钻山豹苦着脸说:“团长,你也不管管它!”

  徐锐就说:“豹子,大王是狼牙的一员,也是有尊严的,你把骨头扔到地上喂它,是把它当成了狗,它当然不高兴,你手那么脏,又去摸他的皮毛,大王更是不乐意,这事儿还是你的错。”

  “行,大王,我错了行了吧。”钻山豹说。

  大王听钻山豹认错,这才收起了攻击状,再一次趴在地上,用两个前爪去扒肉骨头,然后不紧不慢的啃起来。

  徐锐看着狼牙,这几天,狼牙得到了充足的休息,一个个精力充沛,仿佛一身的劲儿都没有地方发泄。

  徐锐是了解自己的这些队员的,真让他们闲下来,他们非得惹事生非不可,下次有任务,一定要带上他们。

  也是该让狼牙们活动活动筋骨了。

  正想着,冷铁锋从远处匆匆走过来,口中说道:“老徐,朱可夫要见你。”

  “看来又要有仗要打了。”徐锐故意说了一句。

  “啥?团长,有仗要打?你可得带上俺们。“叫驴一下子蹦出来。

  “是啊,团长,这一天天闲得蛋疼,再这样下去,我都快疯了,打仗可千万带上咱们狼牙啊。”说话的是钻山豹。

  余必灿也说:“团长,狼牙再呆下去会憋坏的,该让俺们露两手了。”

  冷铁锋一看狼牙们眼中都向外直喷火星,心知他们是真的憋坏了,于是对徐锐说:“老徐,看来,是该让兄弟们活动活动了。”

  “嗯,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徐锐出了门,只见费克连科早已开着车子在门口等候。徐锐上了汽车,与费克连科一起来到了克里姆林宫。

  此时的朱可夫正在指挥室的沙盘上不断观看着,只见那沙盘上放着许许多多的黑色旗帜与红色旗帜,徐锐一看就明白,这些黑色的小旗代表的是德军部队,而红色的小旗代表的是苏军部队。

  从四周的态势看,德国占据了莫斯科的大部分,不过苏军的占领区却比以往有了增多,看来,徐锐在前一段对德国人的切洋葱战术还是卓有成效的。

  朱可夫正埋头看着沙盘,这时费克连科说道:“报告,朱可夫同志,徐锐同志到了。”

  朱可夫一抬头,正看到徐锐,口中说道“徐锐同志,有一个好消息。”

  徐锐就问:“什么好消息?”

  “后方又给我们送来了三百辆坦克,一千辆汽车,而支援我们的一千门大炮也陆续抵达,现在,我们有足够的装备重新组建装甲突击部队。我打算用这三百辆坦克再汇合原来的装甲部队余部,一共是三百六十辆坦克分成三支装甲突击队,继续运用切洋葱战术打击德国人,消耗德国人的有生力量。”

  “徐锐同志,你将担任其中一支装甲突击力量的指挥员,至于其余两支装甲部队的指挥员,我还要好好斟酌一下。”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不错,如果组建三支装甲突击部队,那么我们就可以同时从三个方向对德国人进行侧切,作战效果确实可以成倍提升,不过,装甲突击部队的指挥员很重要,也决定着装甲突击部队的成败。”

  朱可夫说:“我打算让谢洛夫同志任第2装甲突击部队的指挥官,负责南线作战,阿纳托利同志任第三装甲击部队的指挥官,负责西线作战。

  这两个同志都是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战士,有着丰富的装甲部队指挥经验,而徐锐同志你,则任第1装甲突击部队的指挥,同时负责德军装甲力量相对较强大的北线作战。”

  徐锐说:“没有问题,坚决服从命令,朱可夫同志,狼牙已经休养了几天,已经恢复了战斗力,我想,应该让他们在战场上一显身手。”

  朱可夫说:“徐锐同志,狼牙是你的部下,也只有你能指挥得动他们,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干吧。”

  “我想,行动的时间还是应该选在晚上。”徐锐说。

  “好,今天晚上,三支装甲突击部队同时出击!徐锐同志,现在,你可以看看自己的部队,以方便指挥。”朱可夫说。

  “是!”

  徐锐转身而去,坐在了一辆汽车,来到了新组建的装甲突击部队,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由一百二十辆坦克,二百辆汽车组成,为了方便指挥,朱可夫将原久加诺夫的坦克旅部都交给了徐锐,还是由久加诺夫带领坦克部队,而乘坐汽车的摩托化步兵,也依然是刚刚进行过补充的伯力独立团。

  “徐锐同志,你总算来了,我们又可以在干一场!”久加诺夫与基里连科看到徐锐,很是兴奋的说。

  徐锐就说:“久加诺夫,基里连科,这次三支装甲突击部队同时出击,咱们可不能落在别人的后面,一定要杀德国人一个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