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7章 危险的任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37章 危险的任务

经过徐锐的一番动员,所有人终于又鼓起了与德国人作战的勇气,每个人都迫不及待要与德国人作战。

  狼牙们也在一旁,见徐锐动员结束,众人散去,叫驴等人带着二嘎子和罗小力来到徐锐的面前,二嘎子口中说道:“团长,你讲的太让人感动,我都哭了,该死的德国佬,真不是东西。”

  叫驴则试探着问:“团长,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个事儿,我们怎么没有听过?”

  冷铁锋白了叫驴一眼,口中说道:“叫驴,平时看你小子挺聪明的,现在怎么这么笨呢?老徐的话能当真吗?”

  徐锐就说:“老兵,我这个故事多感人,你这么说多扫大家的兴。”

  “团长,感情刚才你又是感动,又是声泪俱下的,原来是你自个儿编的故事啊。”罗小力说。

  徐锐就说:“这群败军之将,如果说些大道理,他们根本不会放进心里,也无法鼓起他们作战的勇气,要让他们斗志,必须要打动他们的心。”

  “我就知道。”冷铁锋说。

  “老兵,我的故事编的多好,我自己都感动了,你就没那么一丝丝的感动?”徐锐问。

  冷铁锋就说:“老徐,我太了解你了,你这讲故事的本事,不去写作,当作家真是屈才。”

  徐锐说:“也是,等打完了仗,没准老子真当个作家去。”

  “别扯蛋,就你还当作家呢,坐在家里还差不多。”冷铁锋说。

  冷铁锋说道:“哎,老徐,咱们说点儿正经的,对面可以德军中最为精锐的第6集团军,你真的想带着这些残兵败将去硬碰硬?”

  徐锐说:“从昨天的战斗过程可以看出,德国第6集团军的战斗力是非常强悍的,如果从正面与他们硬撼,面对德国人密集的火力,我们的难度很大。”

  冷铁锋说:“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别的主意,说来听听。”

  徐锐说道:“我本来想着把德国人引诱进指定的埋伏区,然后用炮火进行攻击,消灭德军的有生力量,可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德军昨天吃了亏,怕是有防备,这个目标怕是很难实现。所以,我们只有使用凿穿战术。“

  冷铁锋问:“什么是凿穿战术?“

  徐锐就说:“所谓的凿穿战术就是以硬碰硬,不过又有所区别,德国人的雷霆攻势是一线铺开,同时进攻,依仗着自己武器与人员素质的强悍而不断进攻,而我的凿穿战术,与之异曲同工,不过,我们的兵力与火力如果同时进攻一定不是德国人的对手,所以,我们就集中所有的火力与兵力,在点上行成优势,击破敌方的阵形。

  也就是说,德国人的进攻是一条横线,而我们则是一个点,在特定区域内集中优势兵力进攻,就像一个锤子,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一起,一举凿穿德军的阵形,打乱德军的部署,将德军的防线撕开一条口子,而我们的后续部队将会不断扩大这个口子,最终将德军彻底击溃。”至尊符神

  “老徐,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战术,只是如果使用凿穿战术,对于火力的密集度相对要求较高,我们必须集中远强于德国人的火力才有可能成功。”冷铁锋说。

  徐锐就说:“现在士气方面我不用担心,但是火力确实是个问题,德军在前线有太多的反坦克炮,对我们的坦克部队造成极大的威胁,一定要想办法干掉这些反坦克炮。”

  冷铁锋说:“老徐,不如我们先使用诱兵之计,使德国人隐蔽的火力点暴露,然后我们让炮火协助,打击德军的这些火力点,从而减少我军前进的阻碍。”

  徐锐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这样,我们派出一支坦克部队做诱饵,引诱德国人的火力点开火,然后将他们一一记录,将坐标告诉给炮兵,这样一来,就可以干掉德国人的火力点和反坦克炮。”

  “老徐,我请求由我带队去引诱德国人。”冷铁锋说。

  “老兵,不要着急,我们狼牙的特长是特种作战,而不是正面对决,所以,这个事情也不应该由我们来干,我问问苏联人,不过侦察与记录敌人火力点的事却非狼牙莫属。”

  与冷铁锋商量一下后,徐锐把久加诺夫、谢洛夫、阿纳托利和基里连科都找来,将自己想要出动一支坦克部队引诱德国人的计划说了一遍。

  听了徐锐的话,久加诺夫、谢洛夫、阿纳托利和基里连科纷纷表示希望由自己执行这项艰巨而又危险的任务。

  久加诺夫就说:“徐锐同志,这里我的军衔最高,所以,这样的事情理应由我去做,身先士卒。”

  基里连科却说:“久加诺夫,正因为你军衔最高,所以,这样的事情更应该让给其他人去做,你这样的高级将领不能亲身赴险,否则万一有危险,对军心和士气的打击很大,这项任务,正应该由我们伯力独立团去执行。”

  久加诺夫横了基里连科一眼,口中说道:“基里连科,你一个步兵凑什么热闹。”

  基里连科就说:“我们步兵也可以用卡车来吸引德国人的反坦克炮和其它火力啊。”

  “还是算了吧,基里连科,对坦克部队威胁最大的是反坦克炮,你们步兵冲上去,德国人是不会使用反坦克炮的,你们还是好好休息,准备接下来的行动。”徐锐说。

  听徐锐这么说,基里连科虽然满心不愿,但却无可奈何。

  久加诺夫就是一乐,以为这项任务自己是十拿九稳,不过接下来徐锐的话让他的心一下子全凉下来。

  徐锐就说:“久加诺夫,基里连科的话也有道理,你是坦克旅的旅长,军衔很高,如果你出了事情,那对军心和士气的影响太大,所以,你也不能去。”

  久加诺夫还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如泄了气的皮球。

  谢洛夫心中暗笑久加诺夫和基里连科,狗咬狗,一嘴毛,最后谁都没有领到任务,这回该要论到自己上场,没想到徐锐却说:“谢洛夫,我觉得相比较起来,阿纳托利更加胜任这项任务。”重生之蟒龙传说

  谢洛夫不由目瞪口呆,连忙问:“为什么?”

  徐锐就说:“你部下的坦克大多是一些老型号的坦克,而且数量较少,如果让你带着部队出击,根本给德国人造成不了太大的压力,德国人也不会投入全力,反倒是阿纳托利部下的坦克比较多,型号也比较新,会给德军造成一定的压力,所以这项任务由阿纳托利执行最适合不过。”

  阿纳托利一听徐锐这话,不由开心的大笑,口中说道:“有些时候,东西并不是争能争来的,你们看看,我什么也没说,任务不还是落到我头上了?你们争破了头也没用。”

  谢洛夫气呼呼的说:“阿纳托利,任务是交给你了,如果你不能打出个样子来,那么我们会鄙视你。”

  阿纳托利信心满满的说:“放心,我阿纳托利一定会把任务好好完成。”

  徐锐就说:“阿纳托利,这项任务很危险,我知道你是一个勇敢的人,但我更杀望你能活着回来!”

  阿纳托利深情的看了一下在场的众人,口中说道:“同志们,等待我的好消息吧,我阿纳托利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所有人都站起来,向阿纳托利行了一记军礼,每个人都知道,执行这个任务必将九死一生,阿纳托利这是将生的希望留给别人,将牺牲的危险留给了自己。

  徐锐说:“阿纳托利,我决定,半个小时后,你带领你的部队三十多辆坦克发动进攻,我会再给你配备三百名步兵,你的攻击一定要又快又猛,一定要让德国人把火力点全部暴露出来,你可以自由选择撤退的时机。”

  “是!”

  阿纳托利向徐锐敬了一记军礼,迎着凛冽的北风转身而去。

  看着阿纳托利的背影,徐锐想到了中国的一首古诗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此时的阿纳托利就是一个英雄,也许他会受伤甚至战死,但他却无惧无悔,准备有自己的一腔热血为民族与国家的利益而战,奉献自己的一切。

  徐锐不由在想,人人都说,俄罗斯是一个战斗的民族,现在看来,这句话说的很对,这里无论男女老幼,都以战死为荣,都以为国献身为荣,这样的民族,真的是一个很有希望的民族,具有着强大的凝聚力,当然,身为中国人,徐锐的心中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徐锐并不想自己的身边有一个如此强大的邻居,特别是这个邻居还趁着自己国家虚弱的时候割走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另外让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独立。

  徐锐不由在想,自己的祖国什么时候也能强大起来,夺回属于自己的土地呢?也许,德国入侵苏联倒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自己一定要巧妙的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