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9章 英雄无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39章 英雄无悔

    阿纳托利打开了仓盖儿,从里面爬出来,站在了装甲指挥车的顶端,下一刻,他看到,成百上千的德军将自己围在了中央。



    这一刻,阿纳托利知道,今天的自己要么投降,否则是有死无生。



    这时,一个德军上校从人群中走出来,正是默克尔,默克尔看到阿纳托利身着上校军装,心中很是高兴,心说这次活捉了一个上校,倒是立了一功,于是,他用并不纯熟的俄语对阿纳托利说道:“我是德意志第6集团军168师上校团长默克尔,上校,你已经被俘,请你交出手中的武器,我可以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阿纳托利看着默克尔,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这一刻,阿纳托利想到了自己参军的一天,有幸听到现在已是元帅的布琼尼的一番讲话。



    布琼尼在讲话中说:“人活着,要有意义,为祖国而战死是一个战士最高的荣誉。”



    阿纳托利在想,自己已完成了徐锐交给的使命,现在可以确信,德国人已暴露了全部火力点,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事实上,在接受这项任务的时候,阿纳托利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看着默克尔,阿纳托利不由放声大笑,那笑声是如此的豪迈,猛然间,阿纳托利将腰间的两枚F1柠檬手雷一拉……



    “上帝啊!”阿纳托利看到默克尔大叫着,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



    “德国鬼子,去死吧!苏维埃万岁!”



    阿纳托利猛地向前方高高跃起,下一刻,连续两声巨响传来,阿纳托利与默克尔的尸体同时倒在地上……



    硝烟散尽,一切都安静下来,一幢大楼顶端,放下了望远镜,冷铁锋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英雄无悔,阿纳托利临死前的那一声长笑气壮山河,久久在耳畔回响,英雄已去,物是人非,冷铁锋不由在想,自古以来,俄罗斯就不乏英雄,正是有了千千万万如阿纳托利这样的英雄,用他们的脊梁托起了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才有了这个国家的不断强大。



    战斗的民族,果然不是白叫的。



    “都记录下来了吗?”冷铁锋声音很低沉,显然并没有从刚才那一悲壮的一幕中缓过来。



    韩锋就说:“都记录下来了,德军在前沿一共有十一门反坦克炮,十六支反坦克步枪,地面还有反坦克地雷,除了未知的反坦克地雷,其余的反坦克炮与反坦克步枪的位置我已一一记录,德军在前沿还有二十三个机枪巢,我也都记录下来。”



    “好,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该是炮兵的事情。”冷铁锋取过步话机,口中说道:“老徐,任务完成。”



    “很好,阿纳托利撤回来了吧。”徐锐问。



    “阿纳托利他……与其他的同志都牺牲了……”



    步话机里一阵沉默,片刻后,徐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知道了,老兵,现在由你通过我指挥炮兵,对德军的前沿阵地进行饱和式攻击。”



    “是!”



    “老徐,请你记录,第一个目标,方位,西偏北20度,距离一千五百米,试射一发!”



    片刻后,一发炮弹从远处袭来,轰在德军阵地前,不过并没有炸到任何的德军阵地。



    “炮口抬高五度,火力覆盖!”


穿越奇情之不良妾室
    “是!”



    “嗖……”



    无数的流星划破苍穹,向着德军阵地袭来,下一刻,德军阵地一片人仰马翻,两门反坦克炮和四支反坦克步枪被炸上了天。



    “打的漂亮,现在,炮口向左偏移10度,发射!”



    “发射……”



    “发射……”



    随着冷铁锋的指挥,炮弹不断在德军阵地中爆炸,大部分炮弹都准确的命中目标,整个德军的前沿阵地一片狼藉。



    随着德军前沿阵地不断受到饱和式攻击,一门门反坦克步兵炮和反坦克步枪、机枪巢、迫击炮的炮位被炸毁,整个德军的前沿阵地完全成了人间地狱。



    此时的徐锐很是宽绰,朱可夫一口气给北线调了三百门大炮,这些大炮都是刚刚经由铁路运到莫斯科,直接就被派上了战场。



    至于炮弹,完全管够,徐锐一点也不吝惜,又不是自己家的炮弹,苏联人有的是炮弹,自己只管使劲儿用就是。



    三百门大炮进行饱和式攻击,其威力是显而易见的,整个德军的前沿阵地完全变成了一片火海,一幅人间地狱般的景象。



    而阵地前沿的反坦克地雷也在轰炸中被一一排除。



    炮击足足进行了二十分钟,在二十分钟之内,足有数千发炮弹落到了北线德军前沿阵地上,这突如其来的炮击完全打乱了德军的进攻计划,德国人猝不及防。



    炮击过后,百余辆苏军坦克以排山捣海之势向着德军阵地猛烈冲击。



    “前进!”



    久加诺夫带着无比的悲愤对着无线电发出怒吼,身后的坦克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



    “前进!”



    谢洛夫也已得知阿纳托利牺牲的消息,怒发冲冠。



    “前进!”



    基里连科带着三千步兵乘坐汽车奋勇向前,这些步兵还沉浸在徐锐虚构的喀秋莎的故事中,一个个对德军满是怨恨,决心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亲人和家园。



    前方正在行驶的一辆坦克内,坦克驾驶员尼古拉说道:”马特维,前面就是德国人的阵地,我们一定要为喀秋莎报仇!”



    车长马特维就说:“尼古拉,会的,我们一定要荡平德军,将这些畜牲赶出莫斯科!”



    尼古拉说:“马特维,给我们唱个歌儿吧,让我们更有斗志一些。”



    马特维就说:“我前几天刚学了一首新歌,正好给你们唱!”



    马特维大声唱道:“起来,伟大的国家,做决死斗争,要消灭法西斯恶势力,消灭万恶匪群……”



    马特维的歌声豪迈有力,很能激发斗志,尼古拉就说:“马特维,这歌真有气势,叫什么名字?”



    “这首歌叫《神圣的战争》,前几天红军歌舞团来劳军演出,唱的就是这首歌。”
注册妖怪师


    尼古拉就说:“我说呢,怎么这么熟悉,真好听,这首歌以后一定会传遍整个苏联。”



    “是的,一定会的,同志们,向着胜利前进吧!”马特维说。



    “前进!”



    几个车组成员齐声呐喊,坦克隆隆,向着德军阵地奔袭而去。



    就在徐锐带领装甲突击部队开始向德军发动进攻的同时,德军方面,在炮击过后,也迅速组织起来。



    在刚才苏军的饱和式炮火打击下,德军受到了巨大的损失,不过德军很快反应过来,168师师长科尔立即下令统计损失,没多久,损失已层层上报,统计出来,全师一万四千余人,在刚才的炮击之中一共损失了一千多人,这也占了168师十分之一的兵力。



    科尔恼怒异常,来莫斯科打了两仗,第一仗自己的168师损失了三千多人,第二仗这才刚开始,又损失了一千多人,这让自己原本一万七千多人的一个大师现在只剩下了一万两、三千人,损失不可谓不大。



    “报告!将军,苏联人发动了进攻!”有军官来报。



    科尔说:“立即组织起来,向苏军发动反冲锋,以雷霆之势向苏军展开进攻!”



    “什么?我们发动反冲锋?”那军官一愣。



    科尔就说:“我们都发动进攻,我倒要看看,是苏联人的进攻更加犀利,还是我们的进攻更加猛烈!正面交锋,我们第6集团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就算是苏联人的坦克部队,也无法与我们相抗衡!”



    “是!”



    那军官并没有反驳科尔,在所有第6集团军将士的心中,都如科尔一样,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悍的军队,正面对冲,没有军队会是自己的对手,对此,第6集团军的每个官兵都有足够的自信。



    科尔的命令被迅速传达下去,上万德军立即一线铺开,德国人也以坦克为先导,向着苏军所在的方向展开了进攻。



    与此同时,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向着德军也发动了排山捣海般的进攻,两股钢铁与冲锋的军人组成的洪流不断靠近,交战的双方都悍不畏死,向对方展开了狂暴冲进。



    “向着胜利,前进!”



    徐锐对着车载无线电设备大叫,百余辆坦克发出隆隆巨响,如山崩地裂,向前狂暴猛冲。



    “团长,德国人竟然对我们发动了反冲锋!”叫驴一边开着坦克一边大叫。



    “狗日的,德国人胆子不小啊,那就来吧!看看是他们厉害,还是咱们厉害!”



    两股钢铁洪流越来越近,对面的德军已经清晰可见,徐锐大叫一声:“开炮!”



    下一刻,苏军的T—34坦克发出巨大的吼叫,炮弹在德军阵中爆炸。



    “开炮!”



    几乎同一时间,德军的坦克也对苏军的坦克发动攻击,双方万炮齐发,苏军的百余辆坦克与德军的近百辆坦克不断向对手逼近,一场规模巨大的坦克大战即将上演。



    “红军万岁!”坦克内,久加诺夫大叫。



    “元首万岁!”德军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