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1章 又是全歼(三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41章 又是全歼(三更求月票)

当科尔看到一辆苏军的装甲指挥车向自己冲过来时,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到了最后时刻,这一刻,科尔想到了很多,自己一生戎马生涯,想不到就要死在这莫斯科城中,也好,自己尽了一个军人的职责,家中的老小自己也没有什么担心的,自己战死之后,相信元首一定会给他们一笔丰厚的抚恤金。

  再也没有什么牵挂的了,为了第三帝国的胜利,为了军人的荣誉,自己必须去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

  “元首万岁!”

  科尔从腰间取出一枚手榴弹想扔向那辆装甲指挥车,但装甲指挥车的车载机枪立即开火,科尔并没能将手榴弹扔出去,他同时身中数弹,手榴弹落到了自己的脚下。

  “轰!”

  科尔被炸得血肉模糊,但他没有立即死去,而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下一刻,那辆装甲指挥车已向着重伤的科尔碾压而来。

  科尔看到那苏军坦克的操作手没有一丝的犹豫,装甲指挥车从自己的身体上碾压而过……

  科尔被坦克碾压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这个德军少将,就以这样一种极为惨烈的方式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

  徐锐一脸轻松的示意驾驶员停下来,此时,整个德军指挥部已没有人可以战斗。

  “徐锐同志,刚才我们碾死的那个少将,很可能是德军第168步兵师的师长科尔。一个士兵说。

  徐锐就说:“我知道。”

  “为什么不活捉他呢?活捉一个德军少将,比杀死一个德军少将的意义要大的多。”那士兵说。

  徐锐看了那士兵一眼,觉得这士兵还是有些头脑,于是就说道:“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杀鸡儆猴,我就是要让所有的德国军人知道,我们装甲突击部队有仇必报,他们杀了阿纳托利上校,那我就杀了他们的科尔少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就算是德国人的高级军官也不例外!”

  “我明白了。”那士兵一点头,心想徐锐同志的想法是对的,不如此,难以对德军有震慑的效果,就是要把德国人打怕,打得他们心惊胆颤,只有这样,德国人才不敢太过放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这时,久加诺夫的声音从车载电台中传出来。

  “徐锐同志,我们已消灭了德军第168步兵师的师指挥部,接下来我们还要做什么?”

  徐锐就说:“现在德军的168步兵师已失去了指挥,这是我们歼灭他们的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立即返回去,配合大部队消灭德军168步兵师!”

  “是!”

  徐锐听到久加诺夫应了一声,下一刻,百余辆坦克纷纷折返,向着正在向后溃退的德军迎了上去。

  “同志们,消灭当面之敌,前进!”徐锐大叫道。

  “前进!”

  这一次,百余辆克改变了阵形,由一路纵队变成了两路横队,排成更加宽大的面,挡住了德军后退的道路。

  “为了胜利,前进!”徐锐大吼一声。我与吸血鬼的死亡契约

  “前进!”久加诺夫怒喝。

  “前进!”百余辆坦克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向着德军的溃兵狂飙突进,完全挡住了德军后撤的道路。

  几乎与此同时,苏军方面,戈利科夫指挥着第10集团军的主力第239步兵师与41骑兵师向着德军168步兵师发动了反攻,与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前后夹击,大有一口吞掉德军168步兵师的态势。

  徐锐远远的听到空中有飞机声响起,他知道,一定是德军的空军赶来救援,徐锐立即对着车载通讯设备说道:“各车注意,立即冲进去,与德军纠缠在一起,不要给德国空军轰炸的机会!”

  “是!”

  在徐锐的命令下,百余辆坦克狂飙突进,迅猛的插入德军阵中,苏军的坦克连成一条钢铁组成的巨龙,枪炮齐开,打得德军一排排倒在地上。

  “为了胜利,前进!”徐锐大叫。

  坦克向前隆隆而进,一线平推,不断驱赶、碾压、追逐着德军士兵,而与此同时,数千劳军骑兵高高举起马刀,以雷霆之势杀入德军阵中,马刀挥落,一颗颗人头落地,鲜血冲天。

  此时德军指挥部的保卢斯在得知168步兵师危在旦夕的情报后,立即出动部队解围,与此同时,保卢斯还要求空军立即对围攻168师的苏军部队进攻空中打击。

  德军的飞机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儿,然而德军与苏军完全纠缠在一起,德军飞机发现,根本没有投弹的机会,胡乱扔了几颗炸弹,德军飞机只能无奈的返航。

  这是一场混战,在苏军的前后剿杀下,德军士兵如割麦子一般不断倒下,他们已经丢弃了所有的重武器,坦克在苏军的打击下也是损失殆尽,在苏军的包围圈中如同一群没头的苍蝇到处乱闯。

  最终在苏军布下的天罗地网中被一点点消灭,蚕食殆尽。

  当夕阳最后一抹光芒消失在地平线时,整个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北线的战斗也已进入了尾声,德军168步兵师一万余人,最终被苏军前后夹击,除数百人逃走外,其余全部被消灭。

  徐锐从坦克中跳出来,看着满地的尸体与残肢断臂,徐锐的心情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有些落寞,战争是残酷的,为了少数政治家的野心,多少人就这样惨死疆场,虽说这一场胜利了,但徐锐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这只是一场战斗的胜利,这场战争远远没有结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死在未来的战场上,这是一件让人很无奈的事情。

  徐锐虽然杀敌如麻,但他却是不得不杀,他本性并不嗜血,一想到未来会有无数人死在这场看起来遥遥无期的战事中,徐锐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徐锐同志,打的好啊!”远处,戈利科夫将军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来到了徐锐的身旁,戈利科夫将军一脸的兴奋之色。

  “徐锐同志,事实证明,德国第6集团军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勇气和好的谋略,一样可以歼灭他们。”蜜战100天:亿万老公太欺人

  徐锐说道:“是啊,戈利科夫同志,德军168步兵师已全军覆没,北线的德军在短时间内已经没有再次发动进攻的能力,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徐锐同志,剩下的事交我来处理,刚才的一战,我们已经将战线向莫斯科北推进了一千多米,这是一场大胜,而且,我们消灭的还是德军最为精锐的第6集团军的部队,经过这一战,我们完全可以扬眉吐气,再也不用怕德国人!”戈利科夫说。

  徐锐说:“戈利科夫同志,这里的战事已告一段落,北线虽然安全了,但是其它战场的情况还很不好,我的部队还要增援其它战场,咱们就此别过。”

  “好,徐锐同志,咱们就此别过,相信我们下一次见面,德军一定已经在莫斯科失败。”

  “徐锐同志,有朱可夫同志给你的电报!”久加诺夫取过一份电报交给了徐锐。

  徐锐对那电报上的俄文是一个都不认识,于是交给了狄安娜,对狄安娜说道:“朱可夫同志说了什么?”

  狄安娜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电报,然后说道:“朱可夫同志要你立即回克里姆林宫,接受新的任务,装甲突击部队也随同你一起行动。”

  徐锐就对戈利科夫说:“戈利科夫同志,看来我真的要走了,祝你成功。”

  “好,徐锐同志,咱们后会有期!”

  当下,徐锐再一次跳进了坦克,向着克里姆林宫的方向进发。

  此时的莫斯科河已结上了厚厚的坚冰,坦克在上面也可以自如行进,徐锐带领装甲突部队直接穿过了莫斯科河,来到了克里姆林宫前,随后,徐锐跳下坦克,与冷铁锋进入了克里姆林宫中。

  冷铁锋一边走一边说:“老徐,你说朱可夫叫你有什么事情?”

  徐锐就说:“还有什么事,一定是要调我带着部队去打仗呗,北线的问题解决了,可是西线和南线还很危险,特别是南线,自从弗拉索夫叛变之后,人心思动,恐怕朱可夫会让我去解决南线的问题。”

  “老徐啊,我看朱可夫对你现在很是依赖,你真是成了救火队员。”

  徐锐说:“嗯,只有体现了我们真正的价值,朱可夫才会重视我们,而我们最终的目标才有可能达成。”

  “最终目标?”冷铁锋眉头一挑,不明白徐锐到底是什么意思。

  徐锐就说:“老兵,你真的以为老子一心一意给苏联人打仗,只是图苏联人那几个装备?”

  “难道不是吗?”冷铁锋吃惊的看着徐锐,徐锐经常向苏联人讨要装备,自己还以为他的志向也就在此,难道徐锐还有别的图谋?

  “当然不是,那几个装备,苏联人给我们当然更好,就算不给八路军,八路军不还是一样打鬼子?”

  “老徐,你为的不是苏联人的武器,那你为的是什么?”冷铁锋就问。

  徐锐说:“老兵,你很快就会知道,如果朱可夫真的是为了南线的事情,那么,就到了和他摊牌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