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2章 撕破脸-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42章 撕破脸

冷铁锋并不明白徐锐话中的意思,但他知道,以徐锐的性格,一定在酝酿着一个大的想法,如果他能实现这个想法,那必然会是一个惊世骇俗的大事件。

  冷铁锋在想,不管怎么说,自己一定要支持老徐,狼牙永远与老徐站在同一战线上。

  想到这儿,冷铁锋说:“老徐,不论如何,我和狼牙一定会支持你,做你坚实的后盾。”

  徐锐就说:“好啊,老兵,见到朱可夫你不需要说什么,只要看我的就好。”

  “好!”

  当下,冷铁锋与徐锐向着克里姆林宫中朱可夫的办公室而去。

  一路上,见到苏军重重设岗,但这些苏军现在很多人对徐锐都已熟悉,由于徐锐的骄人战绩,他们对徐锐都很是敬重,见到徐锐后纷纷敬礼,徐锐也不理会,带着冷铁锋径直进来了克里姆林宫。

  朱可夫的办公室外,费克连科看到徐锐和冷铁锋来了,心中一喜,连忙说道:“徐锐同志,朱可夫同志正在里面等你。”

  徐锐一点头,带着冷铁锋进入了朱可夫的办公室。

  朱可夫一看徐锐来了,眼中立即现出兴奋的光芒,口中说道:“徐锐同志,你又一次拯救了北线战场,全歼保卢斯的168师,这一次可是把保卢斯打痛了。”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你找我来,不是只为了表扬我吧。”

  朱可夫一笑,口中说道:“徐锐同志,我当然不只是为了表扬你,为了褒奖你在卫国战争中的杰出贡献,中央军事委员会已决定,决定授予你红星勋章,红星勋章只授予在战时和和平时期在国防事业中建立功勋的个人、部队和团体,从来没有颁发给过外国人,徐锐同志,你是获得红星勋章的第一个外国人。”

  朱可夫说完,将一枚红色五角星外形,中间刻有一个拿枪苏军士兵的红星勋章别在了徐锐的胸前。

  徐锐就说:“多谢苏联同志的好意。”

  朱可夫说:“徐锐同志,你刚才北线回来,并不知道前线的情况,北线的局面相对来说较好,由于你的出色表现,北线阵地已完全巩固下来,而且还向北拓展了一千余米,德军一时之间很难组织起有效的进攻。

  西线的红军在库兹涅佐夫中将的带领下虽然打的很艰苦,但一时之间却也可以坚持。而南线的情况已经万分危急,德国人俘虏了弗拉索夫后,南线的防御始终缺乏一个有力的领导。

  我已下令别洛博罗多同志为南线红军的总指挥,不过别洛博罗多同志打的很苦,步步后退,所以,我决定把第17、第145坦克旅和第49步兵旅的一个营交给你指挥,组成新的装甲突击部队去增援别洛博罗多同志。”

  朱可夫说:“徐锐同志,这是莫斯科最后的两个坦克旅,我把他们都交给你,希望你能合理运用他们,击退南线德军的进攻。”

  然而徐锐听了朱可夫的话,却是默不做声,即不说可以,也不说不可以,只是站在那里,作若有所思状。
不当小明星
  朱可夫多精的一个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徐锐的用意,徐锐这是在讨价还价啊。

  当下朱可夫说:“徐锐同志,只要你去增援,击败前线德军的雷霆攻势,那么我可以向斯大林同志打报告,再给八路军两个师的装备。”

  徐锐听了朱可夫的话面无表情,依旧在做若有所思状。

  朱可夫脸色一沉,心说徐锐又是故计重施,想多要装备,不过这次他的胃口也太大了些,两个师的装备还不能满足于他吗?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苏联现在正是最困难时期,对八路军,我们已经进了全力支持,真的再难有更多的军需援助八路军。”

  徐锐只是不说话,仿佛没有听到朱可夫的话一般。

  朱可夫心中很是恼火,想了想,现在莫斯科的苏军真的离不开徐锐,如果不能尽快让南线的战事有所转机,那么莫斯科很可能因此失守。

  不能因小失大啊,想到这儿,朱可夫强忍内心的怒火,口中说道:“徐锐同志,这样吧,我可以向斯大林同志申请,再拔给八路军三个师的装备。”

  朱可夫觉得自己已尽到了最大的力量,三个师的装备,在目前这个局面下,他确实已经是竭尽所能,然而徐锐只是不说话,就这样站着,半眯着眼睛,装作听不见的样子。

  朱可夫一看徐锐依旧这个表情,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口中大叫道:“徐锐同志,你到底需要怎样才肯出马呢?”

  徐锐冷冷的看着朱可夫,那眼神仿佛万年寒冰,让朱可夫寒彻心扉。

  朱可夫还是第一次看到徐锐这种眼神,不由被吓了一跳。

  “朱可夫同志,你说完了吗?”徐锐问。

  “嗯,许锐同志,如果你对条件不满意,可以说出一个你满意的条件,我会考虑。”朱可夫说。

  朱可夫现在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各个战线上的军官都是屡战屡败,只有徐锐百战皆胜,所以,他也明白,想要扭转莫斯科的战局,只有重用徐锐才行,否则,莫斯科很可能丢失,而一旦莫斯科丢失,对卫国战争来说,将是一场灾难性的后果,会极大削弱苏军的战斗意志与士气,这是苏联所无法承受的,而想解莫斯科的危局,又非徐锐不可。

  此时的朱可夫被徐锐拿捏得不上不下,浑身难受。

  “徐锐同志,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可以说出你的条件。”朱可夫焦躁的说。

  这时,徐锐终于开口了。

  他用有力的声音说道:“中国是一个饱经苦难的民族,在近代历史上受到外国侵略者的不断入侵,丢失在大片的土地,而这其中,就以俄国侵占中国的土地最多。在东北和西北,俄国一共割占了中国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与此同时,在俄国的鼓动下,蒙古国从中国独立出去,一百五十万平多公里的土地再一次不属于中国。

  我记得列宁同志在十月革命后曾经说过,要把俄国侵占中国的土地都还给中国,可是到了斯大林同志这里,列宁同志的话完全不做数……”首席女御厨

  “徐锐同志,你到底要说什么?”朱可夫隐约感觉到了徐锐一定有什么大的条件。

  徐锐就说:“我只说一句,属于中国的领土,中国一分不会少,一定要回来,不属于中国的领土,中国一寸也不会要!”

  朱可夫似乎有些明白了,口中说道:“你的意思是说……”

  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苏联将列宁同志答应过的事履行,一定要还回俄国时期割占中国的领土!”

  “这不可能!”朱可夫咆哮起来。

  徐锐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暴怒的朱可夫,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徐锐,你的胆子太大,竟然想要回领土,我可以肯定的和你说,这是不可能的,苏联的土地一分也不会割让,更何况是割让给孱弱的中国!”

  徐锐冷哼一声说:“这么说,我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朱可夫威胁说:“徐锐,我答应过你的给八路军的装备还没有交付,你如果这样无理取闹,我会考虑向斯大林同志申请取消对八路军的支援。”

  徐锐冷哼一声,说道:“朱可夫,如果你敢取消答应给八路军的物资,那么我和狼牙将站在德国的一方。”

  朱可夫拍着桌子叫道:“徐锐,你胆子太大了,竟想叛变德国,你想威胁我吗?”

  冷铁锋看到徐锐与朱可夫吵得不可开交,想要上交阻止,但又想去徐锐刚才说的话,于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说道:“老徐,什么事可以从长商量,不要闹得太僵。”

  徐锐看了冷铁锋一眼,口中说道:“老兵,涉及国家利益的事情,一分一寸也不能退让!”

  冷铁锋看向徐锐,咬了咬牙说:“老徐,你说的对,无论如何,我会与你站在同一战线上!”

  徐锐一点头,看出朱可夫,口中说道:“朱可夫,我徐锐是说到做到的,如果你能满足我的条件,那么,我一定会帮助苏联打败德国人,解除德国对莫斯科的威胁,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带着狼牙再帮苏联打仗。”

  朱可夫就说:“徐锐,你真的以为伟大的苏联红军缺你不可吗?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担任参谋主任的职务,你立即停职,准备接受保卫部的审查,你的狼牙将由莫斯科城防司令部直接领导。”

  朱可夫接着对冷铁锋说:“冷铁锋同志,我现在任命你为莫斯科城防司令部参谋主任,我要你带着狼牙立即投入战斗!”

  冷铁锋白了朱可夫一眼,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我冷铁锋和狼牙将永远站在徐锐同志的一边,徐锐同志不能参战,狼牙也绝不会参战。”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朱可夫气得暴跳如雷,口中咆哮道:“真是反了,反了!你们中国人是不可信任的,苏联人民不用你们的帮助也可以战胜德国人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