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3章 要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43章 要挟

听到徐锐和冷铁锋都在要挟自己,朱可夫气得差点儿吐血,他没有想到,徐锐的野心竟然这么大,他真实的目的并不是要装备,而是想要自清朝以来被俄国夺去的中国领土。

  朱可夫就想,我就不信少了你徐锐我们苏联就一定会失败,当即他气愤的大叫:”费克连科!”

  费克连科从门外走进来,看着朱可夫气呼呼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锐和冷铁锋犯有严重的右倾错误,立即让人把他们带走,隔离审查!”

  “什么?”费克连科怀疑自己听错了,徐锐可是刚刚打了胜仗的,打了胜仗不但不奖赏,反而隔离审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更重要的是,朱可夫说的罪名,徐锐犯了右倾错误,老天,右倾可是一个极大的罪名,这几年,在苏联,哪个人被说成是右倾,那他离被处决也就不远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费克连科不明白,不过他却知道,自己必须执行朱可夫的命令,费克连科当即叫了几个士兵,将徐锐和冷铁锋押了出去。

  朱可夫当即命令第17、第145坦克旅和第49步兵旅的一个营前往南线,他口中说道:“费克连科,你立即传我的命令,让这些部队到前线增援别洛博罗多,你告诉别洛博罗多,不能让别人看不起我们苏联人,这一仗,靠我们苏联人自己也可以打赢!”

  “是!”费克连科立即将朱可夫的命令传达下去……

  徐锐被关在了克里姆林宫一个单独的房间内,随后,两个保卫部的军官走进了徐锐所在的房间,摆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那两个军官坐在椅子上,其中一个用中文说道:“徐锐,你必须坦白你所犯的错误,否则,我们也保不了你。”

  徐锐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也不去理会这两个保卫部的军官。

  那两个军官一看徐锐这个模样,显然是被激怒了,那会说中文的军官不由拍案而起,口中说道:“徐锐,你的态度要端正,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徐锐却是理也不理这军官,微眯着眼睛,不断的打着哈欠,一幅百无聊赖的样子。

  一看徐锐这态度,这两个军官都气坏了,一个军官站起来就要去拎徐锐的衣领。

  “艹!”

  徐锐一记倒背口袋,直接将那军官摔倒在地,接着又是用腿一踢,将另一个军官连人带凳子踢倒在地。

  头一个倒地的军官就要去怀中取枪,徐锐却闪电般将他的枪夺在手中,枪口对准了两人。

  “你……要干什么?”那会中文的苏军军官结结巴巴的说。

  徐锐就说:“妈的,敢欺负老子,瞎了你们的狗眼!都给老子手抱头蹲下!”

  两个苏军军官没想到徐锐这么大胆,一下子都被吓傻了,只好乖乖的蹲在地上。

  “给老子做蹲跳起,不许停!”

  两个军官面面相觑,但他们还比较务实,为了活下来,只好照着徐锐的话去做。

  徐锐大刀金刀往椅子上一坐,一脸蛮不在乎的样子。

  徐锐知道,只要苏军在前线失利,朱可夫就有可能向自己妥协,以苏德力量的对比,这是大概率的事件,现在,自己只要耐心等待就可以。

  徐锐坐在椅子上,一边摆弄着手枪,一边戏耍着这两个苏军军官取乐。

  徐锐却没有想到,他的狼牙现在却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危机。

  随着徐锐被抓,朱可夫对狼牙也开始不放心起来,他让人把狼牙都骗到了克里姆林宫中的一间地下室,然后砰的一声将门锁上,将整个狼牙大队都关到了地下室内。

  在地下室的大门关上的那一刻,所有狼牙都是一惊,片刻后,他们反应过来,这是苏联人把自己抓起来了。

  “妈的,该死的老毛子,凭什么关咱们!”狼牙中一片混乱。

  钻山豹把叫驴、韩锋叫到一起,口中说道:“看到没,老毛子可是没安好心,弄不好想要整死咱们,咱们得想个办法跑出去。

  叫驴就说:“现在团长和队长都在老毛子的手里,咱们不光要自己逃出去,还要把他们也救出来。”

  “妈的,叫驴,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他妈能不能不吹牛逼,这里是地下室,就一个大铁门,铁门的栅栏比小孩子的手臂都粗,你有什么本事逃出去?”韩锋心烦,说话时也没有好态度。

  叫驴就说:“韩锋,你他妈咋呼什么,跟谁说话呢?没看到正在想办法呢吗?”

  “都别说了!”时小迁的声音响起,只见时小迁来到了铁门前,变戏法儿一样取出一根铁丝,将铁丝弯了弯,伸到了钥匙孔中,时小迁不断的拨弄着。

  半晌,时小迁眼睛一亮,只听“啪”的一声,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了。

  叫驴第一个冲了出去,随后,众队员依次而行,来到了门口,将警卫直接打晕,拖到了一旁。

  钻山豹就说:“一会儿咱们冲出去,千万不要杀人,找到团长和队长,再把他们救出去,只要有团长在,咱们就什么也不用怕。”

  “好。”众人纷纷应了一声,钻山豹这才开了门,带着狼牙溜出了地下通道,进入了克里姆林宫的地面……

  “报告,朱可夫同志,南线的德军进攻异常凶猛,半个小时向前又推进了二百米,别洛博罗多司令员说,再这样下去,他最多再坚持三个小时,德军就能打到克里姆林宫,别洛博罗多说,希望你早做撤离的打算。”费克连科说。

  “我们的增援部队上去了吗?”朱可夫问。

  “已经上去了,两个坦克旅和一个步兵营,可是德军的火力太猛,坦克旅根本挡不住德军的进攻。”

  这一下,朱可夫可是真的慌了,如果被德军打到了克里姆林宫,那莫斯科就完了,别洛博罗夫是怎么搞的,这么多人怎么就挡不住德国人的进攻呢?这么打下去,莫斯科就真的完了,为什么人家徐锐就能打胜,自己手下的这些兵将却不行呢?

  徐锐……

  朱可夫一下子想到了徐锐,对,自己并没有山穷水尽,自己的手中还有徐锐这个王牌。

  可是,徐锐会听自己的调遣吗?难道自己真的要答应徐锐的条件吗?

  朱可夫决定有必要和徐锐谈一谈,只要徐锐肯带兵出征,那么什么都可以谈,只要能保住莫斯科,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想到这儿,朱可夫心中有些悲凉的感觉,苏联是战斗的民族,可是到现在却要去求一个中国人,这真的是太过于无奈。

  此时的徐锐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两个军官在那里进行俯卧撑比赛,谁做的慢了,徐锐就会照着谁的屁股踢上一脚,弄的两个苏军军官浑身是汗,惨叫连连。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费克连科和狄安娜走了进来,刚一进门,看到这场景,费克连科和狄安娜立即吓了一跳,狄安娜就问:“发生了什么情况?”

  徐锐打了个哈欠,口中说道:“没事儿,就是他们两个闲得慌,正在进行俯卧撑比赛。”

  费克连科心念一转,已经明白怎么回事,心说也不怪徐锐,这些保卫部的军官平时做事太过分,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

  心中虽这么想,但费克连科还是说道:“徐锐同志,朱可夫同志想叫你去再谈一谈,就不要让这两个同志比赛了吧。”

  “好吧,你们可以停下。”徐锐说。

  听了徐锐的话,两个军官直接趴到了地上,不断剧烈喘息着,哪里还有力气爬起来。

  徐锐与费克连科来到了朱可夫的办公室,朱可夫一看徐锐来了,脸上早已没有了刚才的愤怒,取而代之的是和颜悦色。

  朱可夫一挥手,费克连科退出了办公室,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刚才我的脾气粗暴了一些,你不要太介意。”

  徐锐一看朱可夫连称呼也由徐锐改成徐锐同志了,显然是想和自己和解,于是说道:“朱可夫同志,我提出的条件没得商量,要想让我和狼牙去打德国人,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朱可夫想了想说:“这事情太大,并不是我所能做得了主的。”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如果你做不了主,那就找可以做主的人和我说这件事。”

  朱可夫一咬牙,口中说道:“好吧,我这就向斯大林同志进行汇报,听听斯大林同志的意见。”

  “好,我在这里等着你。”徐锐心想,朱可夫打自己来,一定是因为战事恶化,这个时候,时间对朱可夫来说是非常宝贵的,他应该不会牺牲自己宝贵的时间来和自己扯皮。

  果然,朱可夫当着徐锐的面,叫通了远在喀山的斯大林电话,然后将这里的事情向斯大林做了汇报。

  喀山,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临时首都所在,斯大林接起了朱可夫的电话,听着朱可夫在电话里不断诉说。

  半晌,斯大林撂下了电话,怒气冲冲的说道:“徐锐真是一个土匪、强盗,让人恶心,竟然在这个时候来要挟自己的盟友,真的是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