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6章 反败为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46章 反败为胜

一发炮弹袭来,整个临时指挥所顿时垮塌,包括沃尔夫冈在内,十几个人被埋在了瓦砾中。

  沃尔夫冈从瓦砾中钻出来,一脸的鲜血,此时,苏军已停止了炮击,德军阵地一片哀鸿遍野。

  “有活的没有!”沃尔夫冈大叫,随后,指挥部活下来的人陆续来到他的身旁。

  沃尔夫冈知道,苏联人再这么炮击下去,自己的部队非得全报销在这里不可,于是沃尔夫冈当即下令全体撤退。

  而就在这时,沃尔夫冈听到一阵远处传来一阵隆隆的马达声,随后,无数的钢铁怪兽出现在50师的身后,沃尔夫冈看着那些远来的钢铁怪兽,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自己一方的坦克前来助战。

  远处的坦克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渐渐的,沃尔夫冈感觉有些不对头,如果是己方的坦克前来增援,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消息?

  坦克越来越近,渐渐由模糊到清晰,沃尔夫冈用望远镜终于看清了坦克的轮廓,下一刻,沃尔夫冈只觉寒彻心扉,他已看清楚,那无数驶来的钢铁怪兽,赫然是一辆辆苏联人的T34坦克!

  “命令库恩的步兵团,立即回头迎击苏联人,快,一定要快!”沃尔夫冈大吼。

  “可是将军,我们与库恩步兵团的联系已经中断,电话线被苏联人的炮火炸断了。”一个参谋喃喃的说。

  “那就骑马去,无论如何,一定要库恩消灭绕到我军后方的苏军坦克!”沃尔冈夫已经红了眼睛,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部队已经陷入了苏联军队的包围中,或不能打破包围,自己的部队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而刚刚从北线传来的消灭,第168步兵师已经全军覆没,据说他们的覆没是因为苏军出分离出了一支装甲突击力量,自己可不能重蹈168团的覆辙。

  此时的沃尔夫冈已看清了对面来袭的坦克,不过有百余辆,如果库恩的步兵团能及时堵上缺口,那么,不但可以消灭这支苏军的装甲部队,而且还可以直接投入反攻,有可能一举拿下克里姆林宫。

  “为了胜利,前进!”

  徐锐坐在装甲指挥车内,不断指挥着坦克和卡车向前推进,远远的看到,德军的步兵开始冲来,两门反坦克炮也被拉上了前线。

  “轰!”

  一门反坦克炮开火,直接命中了一辆坦克,将那辆T34打爆。不过与此同时,至少三辆坦克同时向那门反坦克炮开火,直接将那门反坦克炮炸得支离破碎,炮管飞到了空中,将下面的一个德军士兵直接砸成了肉饼。

  坦克隆隆,片刻后,又干掉了第二门反坦克炮,不断向着德军靠近。

  德军第50师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这支部队,有着敢打硬仗的优良传统,特别是在沃尔夫冈的带领下,人人以为国尽忠为荣,见反坦克炮被击毁,团长库恩中校大吼一声,竟然亲自拿着一捆手榴弹向着坦克冲过去。

  见团长奋不顾身,这些德军士兵一个个大声吼叫着冲向苏军坦克。

  “轰!”

  一声巨响来,一个德军士兵将一捆手榴弹塞到了坦克的履带上,拉响了手榴弹,直接将那坦克炸成了一堆废铁,那德军士兵还没等欢呼出声,就听“嗒嗒嗒”一阵机枪响起,那个德军士兵直接被车载机枪打成了筛子。

  然而德军并不畏惧,这些德军士兵,一个个很勇敢,根本就是悍不畏死,不断拿着手榴弹冲过来,前仆后继,一片打倒,一片又冲上来。

  看到这一幕,徐锐不由暗自点头,自己打了几年的仗,像50师这样拥有着顽强战斗意志与勇敢精神的部队还是很少见到,这样的斗志与战斗力,远胜于日军的精锐部队。

  徐锐知道,今天不免要一场苦战,当即下令所有的坦克车载机枪全部开火,坦克攻击前进。

  一时间,坦克枪声大作,徐锐不断指挥着一辆辆坦克形成交叉火力,用子弹封锁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

  徐锐看到一个德军士兵手中拿着两枚手榴弹向着自己的装甲指挥车冲来,可是没等到跟前,已被车载机枪子弹扫倒,这时,又有两个德军冲上来,这两个德军士兵极为狡猾,选择的进攻路线很是刁钻,往往都是射击的死角。

  不一会儿,这两个德军士兵已到了徐锐所在的装甲指挥车附近,一个德军士兵猛的跃起,向着装甲指挥车冲来。

  “嗒嗒嗒……”车载机枪向着那德军扫射,直接将那德军打倒在地,不过与此同时,另一个德军却从一个易想不到的方位向着装甲指挥车突然发动了攻击。

  徐锐不由一惊,一瞬间他已明白,刚才的德军是故意牺牲自己,吸引装甲指挥车的火力,为自己的战友创造炸毁指挥车的条件。

  眼见徐锐所在的装甲指挥车就要被炸,徐锐看到,那德国兵已将手榴弹握在手中就要扔出,就在这时,那德军士兵的身子却僵在了那里,随后倒下。却是被一颗远来的子弹一击毙命。

  “团长,你还好吗?”无线电通讯设备中,钻山豹的声音传来。

  徐锐就说:“老子好的很,给老子再狠狠的打!”

  “是!”钻山豹的声音嘎然而止,显然,他又发现了新的目标。

  随着车载机枪的不断扫射,德军一片片的被扫倒,鲜血浸红了白色的雪原。而狼牙则潜入了德军的后方,占据了一个个制高点,将有威胁的德军火力点一一扫清。

  库恩中校见自己的部队进攻受阻,身旁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库恩不由红了眼睛,他知道,如果这样下去,苏军的坦克一定会凿穿自己部队的防线,失去了后面的掩护,整个第50师必将全军崩溃。

  想到这儿,库恩看着远处驶来的坦克,取过了一支反坦克步枪,瞄准了远处正在驶来的一辆坦克。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坦克显然也发现了库恩,抢先开炮,直接将库恩炸得飞起来,然后重重落到地上。

  库恩只觉身子一麻,下身竟然再也无法站立,他用手臂支着上身尽力坐起向下身看去,只见自己的两条腿已不知所踪,只有鲜血不断的流淌。

  “啊!”

  库恩惨叫一声,下一刻,一辆坦克向他驶来,径直从库恩仅剩下的半个身子上碾压而过……

  “为了胜利,前进!”徐锐通过车载无线电大吼。

  虽然被击毁了十几辆坦克,但还是有近百辆坦克跟在徐锐的装甲指挥车后面向前飞驰。

  虽然德军个个英勇,但随着库恩的战死,德国人失去了统一指挥,只能人自为战,在坦克不断的进攻下渐渐不支,最终分崩离析。

  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就如同一柄铁锤,最终凿穿了德军的阵形,库恩步兵团最终全线崩溃。

  “库恩是怎么搞的!”看到苏军的坦克在很短时间内就击溃了库恩步兵团的阵形,沃尔夫冈大惊,大骂库恩无用。

  “报告,将军,库恩中校阵亡了。”一个通信兵骑马跑过来向沃尔夫冈报告。

  沃尔夫冈一愣,半晌,挥了挥手,那通信兵退到了一旁。

  “将军,我们要立即与保卢斯将军取得联系,让他派兵来援,否则,50师就全完了。”一个参谋说。

  沃尔夫冈说道:“我早就联系过保卢斯将军了,增援部队赶到最少要半个小时,我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坚持半个小时。”

  “50师有一万七千多人,不就是半个小时吗?一定可以坚持。”那参谋说。

  “已经没有一万七千人了,刚才苏军的炮火最少杀伤了我们三分之一的人马,库恩的团又已经崩溃,现在50师最多也就八、九千人。“

  “将军,外面的苏军已向我军展开全面进攻,我军腹背受敌,快要坚持不住了!”一个通信兵踉踉跄跄跑过来说。

  远处,苏军的喊杀声已隐约可闻,沃尔夫冈知道,情况已万分危急,于是他说道:“命令各部,向苏军发动进攻!”

  “可是将军,这种情况下,我们防守都很困难,还怎么反击?”一个参谋说。

  “所有人,包括非战斗人员,全部投入进攻,从我开始!”沃尔夫冈正了正军帽,取过一把MP40冲锋枪。

  “将军,你是一师之长,怎么能亲身赴险呢?”那参谋说。

  沃尔夫冈说:“当年,我带着一百多人,俘虏了三千法军,靠的就是士兵的英勇,以及我的亲自上阵,现在,情况已这样危急,别人能上战场,难道我就不能上战场吗?”

  “可是将军……”

  “不必再说了,一支军队是否精锐,不但要看武器的精良,训练的严格,还要看是否有一种敢于迎敌而上,不畏艰险的精神,我沃尔夫冈不是一个怕死的人,我要与我的士兵一同战斗,就算是死亡,也无所畏惧!”

  “将军,我们明白了!”那参谋向沃尔夫冈郑重的敬了一记军礼,口中说道:“所有没死的人都集合,保护将军,血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