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7章 生死抉择(继续三更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47章 生死抉择(继续三更求月票)

听到沃尔夫冈的话,所有人都明白,沃尔夫冈才是一个真正的勇士,身为一个将军,竟然带头冲锋,他的精神是值得所有人敬佩的。

  军人的灵魂是什么?不是优良的武器,也不是外表的军容,军人最重要的是一种精神,那种迎难而上,不论对手有多么强大,敢于亮剑的精神,明知不敌而义无反顾,这才是军人最重要的灵魂所在。

  无疑,沃尔夫冈做到了这一点,身为一个将军,沃尔夫冈自己敢于冲上前线,他的部队也以精神顽强,敢于白刃肉搏而著称,是有名的硬骨头部队,虽然此时处于下风,但沃尔夫冈并不放弃。

  在沃尔夫冈看来,宁肯战死,也绝不后撤,这正是这支部队之所以有战斗力的根本所在。一支部队,在建立的伊始,部队的第一任主官会将他的脾气与个性融入并贯穿到这支部队中,形成这个部队的灵魂。

  比如日本的大阪第四师团,灵魂中“爱好和平”的因素在部队组建之初就已种下,并贯穿始终,再比如八路军的一些部队,在红军时期就以能打硬仗、恶仗而闻名,其后虽然变更了多任主官,但部队的精神却一直保持了下去。

  沃尔夫冈的50师在组建之初,沃尔夫冈就将自己那种骁勇、好斗、顽强的精神注入到部队的灵魂中,这也让第50师从骨子里浸透着沃尔夫冈的性格特点。

  在这个师中,军官都是冲锋在前,这也源于沃尔夫冈,所以,沃尔夫冈一个少将师长去冲锋陷阵,谁也没有感到意外,很多人甚至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沃尔夫冈不冲在前面,那就不是沃尔夫冈了。

  而沃尔夫冈的行为也确实鼓起了这支部队的勇气,在沃尔夫冈的带领下,德军第50师开始对苏军发动反冲锋。

  “冲啊!”

  沃尔夫冈一马当先,冲向远处冲来的苏军坦克。

  “冲啊!”在沃尔夫冈的身后,上千德军士兵向着前方猛冲。

  沃尔夫冈看到,苏军的坦克已发现了自己的所在,随后,一排排的坦克炮弹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袭来。

  “轰!”

  “轰轰!”

  一枚枚坦克炮弹在身旁不断爆炸,将身后的德军士兵不断炸倒,然而,沃尔夫冈却没有一丝的惧意,依然拿着冲锋枪冲在最前面。

  “将军!”

  一个卫兵将沃尔夫冈按倒在地,随后,一枚炮弹在沃尔夫冈身旁爆炸,沃尔夫冈爬起来,发现那个卫士的太阳穴被一块弹片击中,已经停止了呼吸。

  沃尔夫冈将这卫兵的遗体放到一旁,拿着冲锋枪再一次向前,口中大叫:“为了德意志,冲啊!”

  “冲啊!”

  上千的德军如潮水般向着对面的坦克杀去。

  此时,德军已进入了对面坦克车载机枪的射程,沃尔夫冈看到,冲在前面的十几辆苏军坦克车载机枪向外喷射出一条条火舌,形成交叉火力,如如一条条带着火焰的鞭子不断抽打在德军士兵的身上,要本没有任何死角。

  “扑扑……”

  一串子弹打在沃尔夫冈的身上,沃尔夫冈全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惜桐风霞

  “将军!”

  几个士兵蹲在沃尔夫冈的身前。

  “我……不行……了……,为了德意志……前进……”沃尔夫冈的目光看向前方,至死,他都没有放下手中的枪。

  德志意之虎沃尔夫冈倒在了冲锋的路上,用生命印证了自己的誓言。

  随着沃尔夫冈倒下,德国人的冲锋最终崩溃,在苏军坦克强大的火力下,德军成片倒下,虽说德军有着顽强的意志,但血肉之躯并不能阻挡钢铁的碾压,在苏军坦克强大火力下不断倒下。

  “为了胜利,前进!”徐锐对着车载无线电通讯设备大吼。

  “乌拉!”

  随后,徐锐听到车载无线电通讯设备中传来一阵高呼。

  就在这时,徐锐收到了别洛博罗多的电报,别洛博罗多的部队已反守为攻,击溃了德军的正面,正在向前攻击前进。

  徐锐大吼一声:“前进!”

  随后,百余辆坦克不断向前推进。

  就在此时,徐锐接到了冷铁锋的消息。

  “老徐,他的后方发现德军增援部队,最少有一个团的兵力!”冷铁锋通过通讯工具说。

  徐锐一听,当即传信给基里连科,让他带着伯力独立团配合别洛博罗多的行动,挡住德军的后退路线,与此同时,徐锐立即命令所有的坦克掉头,迎击德军的援军。

  德军第62步兵师与50师一样,隶属于第6集团军第17军,战斗力与50师不相上下,此时的62师的先头部队,克雷德曼步兵团正在向着50师所在快速推进中。

  克雷德曼上校已经得知了第50师处于危急中,于是不断催促着部下加快前进速度,好在德军都是机械化部队,所有的士兵都坐在卡车内,向着前沿阵地快速推进。

  “上校,前方好像有坦克!”

  克雷德曼坐在最前面的驾驶室内,司机发现前面有坦克的灯光,于是连忙提醒道。

  “应该是我们的坦克。”克雷德曼肯定的说。

  “不要理它们,立即加快前进!”

  卡车与前方的坦克越来越近,这时克雷德曼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头,如果是己方的坦克,为什么要不断向南开呢?难道是从战场上溃逃下来的?

  而就在这时,借着汽车的车灯,克雷德曼终于看清,远处开来的坦克从外形上与德国坦克有很大的不同。

  “那是……苏联人的坦克!”

  克雷德曼刚叫出声,他的汽车就被一枚坦克炮的炮弹掀翻,随后,一声声爆炸响起,将一辆辆德军的汽车掀翻,克雷德曼从侧翻的汽车中爬了出来,用力推了推司机,那司机已然气绝身亡。

  克雷德曼只觉头上湿漉漉的,在头上一摸,只见一股鲜血不断从头上出。

  两只耳朵嗡嗡做响,克雷德曼根本听不清别人在说什么,只见车队已停下来,不断有汽车被炸翻,士兵们到处乱蹿。

  “上校,我们怎么办!”翻手天下

  一个军官跑到克雷德曼面前大声问道。

  “你说什么?”克雷德曼张嘴大叫,耳朵却听不清那军官在说什么。

  “轰!”

  一枚炮弹在克雷德曼身旁爆炸,那军官用力将克雷德曼扑到身下,等克雷德曼爬起来,发才发军官的后背刺着一块巨大的弹片,那军官脸色惨白,身子不断的哆嗦。

  “鲁格!”克雷德曼大叫。

  “上校……我想回家……”军官身子不断抖动着,克雷德曼依旧虽不清军官在说什么,不过他从军官的口型,已判断出军官说的是什么。

  “鲁格,回家……我一定送你回家!”克雷德曼的眼圈儿含着泪。

  这时,那个叫鲁格的军官身子停止了颤抖,已然停止了呼吸。

  “鲁格!”克雷德曼大叫,然而,鲁格却永远无法再回答他。

  克雷德曼的四周,爆炸不断,一辆接一辆的汽车被掀翻,火光中,很多士兵抱头乱蹿,想要寻找一个安全的地带,可是最终,他们却都失望了,这队已没有安全地,只能在炮火中不断的跑来跑去。

  “不要乱!不要乱!摆好队形!”克雷德曼站起来大叫。

  而克雷德曼这一大叫,立即将自己暴露在狼牙狙击手的枪下。

  一幢大楼顶端,钻山豹百无聊赖的看着下方的德军士兵不断到处乱跑,看心情时不时开上一枪,每一枪都能一击毙命。

  这时,站着大叫的克雷德曼引起了钻山豹的兴趣,通过枪上的瞄准镜,钻山豹可以看出,对面的这个德军应该是一个军官,而且军衔还不能低。

  钻山豹终于提起了一点兴致,将枪口对准了克雷德曼。

  “啪!”

  钻山豹一枪击中了克雷德曼的胸口,克雷德曼倒在地上,不断大口的喘息着。

  这时,一个德军看到克雷德曼重伤,立即跑过来想要将他背走,不过一枚狙击枪的子弹准确的击中了这个德军士兵的脑袋。

  另外两个士兵也跑了过来,钻山豹连开两枪,将两个士兵前后爆头。不一会儿的功夫,围绕着克雷德曼,十几具德军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钻山豹心中很是得意,自己故意没有打死克雷德曼,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如此一来,自己才能干掉更多的德军。

  “不要过来!”克雷德曼大叫,这时克雷德曼已明白了对面狙击手的意图,那个隐藏于黑暗中的狙击手之所以留自己一命,为的就是诱杀更多的人,也就是说,自己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诱饵,自己存在的价值只是让对方更多的击杀己方的士兵。

  不能再让人为自己牺牲了。

  克雷德曼从腰间拔出了鲁格08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头。

  “上校,不要啊!”

  克雷德曼看到,远处两个勇敢的士兵见状,大叫着想要冲上来,结果被对面的狙击手直接爆头。

  克雷德曼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这一刻,他隐约中看到了自己的妻子与刚刚成年的儿子,他们正笑着朝自己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