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8章 徐锐的计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48章 徐锐的计划

“亲爱的,我们在等着你。”妻子在自己的耳畔说。

  “父亲,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儿子说。

  “亲爱的,我回来了……”克雷德曼的喃喃自语,这一刻,四周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下来……

  “啪!”

  清脆的枪声响起,克雷德曼停止了呼吸。

  随着克雷德曼的战死,整个前来增援的德军步兵团已经混乱无比,徐锐装甲突击部队的坦克并不太过于靠近,只是在坦克炮的射程之内利用炮火对德军进行攻击,上百辆坦克同时进攻,几乎掀翻了所有的德军汽车。

  克雷德曼的步兵团片刻之后已经全部崩溃。

  击溃了德军的援兵,徐锐再次带着坦克掉头,向着克里姆林宫的方向杀去,一路上摧枯拉朽,将50师的败兵彻底击溃,一个小时,徐锐的坦克部队与别洛博罗多的部队会合,至此,也预示着德军第50师完全溃散,苏军在一夜之间收回了之前几天在南线丢失的全部阵地。南线的危机终于解除。

  徐锐再一次带着冷铁锋回到了克里姆林宫,去见朱可夫。冷铁锋就说:“老徐,这一次咱们打了胜仗,不知道朱可夫会怎么想。“

  徐锐就说:“我就是让朱可夫知道,没有我徐锐,他打不了胜仗,有了我徐锐,他怎么打都可以胜,只有这样,咱们提出的条件才有意义,苏联人才可能去遵守和我们的约定。”

  冷铁锋说:“老徐,下一步你要怎么办?”

  徐锐说:“既然苏联人已经答应了我的全部条件,那就没说的,就全力帮助苏联人击退德国人,老子也不是那种只吃肉不干活的人。”

  当下两个人来到了克里姆林宫的苏军指挥部,见到了费克连科,费克连科连忙将徐锐和铁锋带去作战室去见朱可夫。

  此时的朱可夫,听到南线的德军已被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击溃,苏军又重新夺回失去的阵地后,心中很欣慰,但同时又有一种酸酸的感觉,事实证明,整个苏军中,真正能击败德国人的只有徐锐,一想起徐锐所提出的那些苛刻的条件,朱可夫的心中却很生气,可是生气归生气,除了徐锐外,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能够战胜德军,所以,打掉了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咽。

  此时看到徐锐来了,朱可夫是百感交集,即有高兴的一面,也有生气的一面,最终,他还是收起了自己的脾气,对徐锐说道:“徐锐同志,这一仗你打的很好,很好。”

  朱可夫故意用力重复了一遍“很好”两个字,其中蕴含着太多的情感,徐锐当然听得出来,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现在南线的战局已经稳定,德军一时之间怕是无法再向我们发动进攻,所以,我的意思是,主动出击,一举击退德军对莫斯科的包围,彻底把莫斯科夺回来!”

  朱可夫闻言一振,口中说道:“徐锐同志,你真的有把握能击退围攻莫斯科的德军?”

  徐锐就说:“什么事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有个六、七成的把握就可以去做。”

  朱可夫说:“那你有几成的把握?”

  “六成。”徐锐回答。

  “说说你的计划。”朱可夫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徐锐就说:“我们从德军实力最弱的西线动手,在西线,有我军战斗力最强的第1突击集团军,而相反,德军的部队在西线则是最弱的,德军在西线以没有坦克师的第3装甲集团军为主,只要击破第3装甲集团军,那西线的德军必然崩溃。”

  等击退了西线的德军,我们再把主要精力放到南线两个战线上来,就有可能将南、北两线的德军全部击溃,将德军逐出莫斯科。”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这是一个庞大的计划,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来指挥这场对西线的战事。“

  徐锐就说:“没有问题,我想将装甲突击部队的规模扩大,将所有的坦克都用在西线,利用坦克的突击能力,一举凿穿德军在西线的防御,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将到西线亲自指挥这场战斗。”

  朱可夫就说:“我当然相信你,徐锐同志,我立即将全军所有的坦克都集中起来交给我的装甲突击部队,由你指挥,与此同时,西线库兹涅佐夫的第1突击集团军与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第16集团军将全力配合你的行动,力争一举击破西线德军阵地,将西线的德军赶出莫斯科。”

  徐锐说:“如果我在西线发动进攻,在击溃德军之后,德军南线两线的军队一定会赶来增援,所以,我要求我们的增援部队进展一定要快,我的装甲突击部队在前面打开通路,后面必须占领并巩固两翼的阵地,直至我把德军分割成南北独立的两块,这样一来,德军南线互不联通,有利于我军接下来的各个击破。”

  朱可夫一听,脸上更是扬溢着兴奋的表情,口中说道:“徐锐同志,你放心大胆的去做吧,为了支援你的行动,我将新组建的三个炮兵师全部投入到西线。”

  徐锐听后一乐,口中说道:“要是这样,我又可以多一成把握。”

  朱可夫用力一握徐锐的大手,口中说道:“徐锐同志,西线的战事就以你为主,库兹涅佐夫与罗科索夫斯基全力配合你,你可以随时命令他们的行动。”

  “是!”

  徐锐一点头,与冷铁锋离开了作战指挥室。

  看着徐锐远去的背影,朱可夫心中不由暗想,也许,与徐锐达成的交易,并不似想象中的那么亏本,如果徐锐真的能力挽狂澜,击退莫斯科方向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那么,就算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离开了克里姆林宫,冷铁锋就问徐锐:“老徐,看来朱可夫很相信你,竟然把整个西线都交到了你的手中。”

  徐锐说:“朱可夫必须相信我,而我,也是他能击退德军唯一的希望。”

  “你就这么自信?”冷铁锋说。

  徐锐就说:“老兵,只要有我徐锐在,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冷铁锋问:“需要我们狼牙吗?”

  徐锐说道:“暂时用不到狼牙,在这种大兵团作战中,狼牙的用处很小,为了避免狼牙受到不必要的损失,你们先不要参战。”

  “好,正好让狼牙休息一阵子,这一阵子,兄弟们都很累。”

  “嗯,老兵,你这就带着狼牙回宿营地,好好休息,早晚有用得着你们的时候。”

  “好。”冷铁锋应声而去。

  徐锐来到了克里姆林宫外,带着自己的装甲突击部队来到了莫斯科的西线,此时的西线,虽然德军也处于攻势,但是镇守西线的第1突击集团军库兹涅佐夫部,是苏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所以虽然德军的攻势很猛,但一时之间却很难突破库兹涅佐夫部的防线。

  与此同时,位于二线的罗科索夫斯基的第16集团军也在进行休整,随时准备接应第1突击集团军的战斗。

  当徐锐带领他的装甲突击部队来到西线时,德军的攻势刚刚被打退,库兹涅佐夫正在前指挥部中部署下一阶段的战斗。

  看到徐锐来了,库兹涅佐夫就说:“徐锐同志,你可算来了,我刚刚接到朱可夫同志的命令,我的第1突击集团军一定听从你的指挥,配合你的装甲突击部队行动。”

  徐锐说:“库兹涅佐夫同志,只要我们相互配合,这一次,一定可以将德国人打出莫斯科。”

  “打出莫斯科?”库兹涅佐夫心头一震,现在不光是西线的苏军处于防御态势,其余的南北两线苏军都处于防御中,要想反攻,又谈何容易,所以库兹涅佐夫对徐锐的话持怀疑态度。

  徐锐就说:“这次进攻,将以我的装甲突击部队为主力,你的部队只要配合我就行,另外,我们还有三个炮兵师炮火的协助,想突破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的防线并不难。”

  “那难的是什么?”库兹涅佐夫问。

  “难的是在突破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的阵地后如何巩固阵地,我的装甲突击部队进攻可以,但如果防守,则失去了最大的优势,所以,在我的部队打下阵地后,第1突击集团军必须快速推进,在最短时间内巩固我军夺得的阵地,切断南北两线德军的联系。

  南线两线德军一定会拼命反扑,以打通相互间的交通,所以,第1突击集团军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库兹涅佐夫就说:“第1击集团军共有8个步兵旅、12个滑雪营,一个加农炮团,一个坦克营,那个坦克营早就交给你的装甲突击部队了,12个滑雪营在这段时间的战斗中也基本上都打残了,加农炮团受到了德军的进攻损失惨重,所以可用的只有8个步兵旅,想要依靠这个8个步兵旅就守住阵地,兵力未免单薄了一些。”

  徐锐说:“现在第16集团军正在你的身后休整,进攻之后,第16集团军必须参与进来,协助第1突击集团军守住装甲突击部队打下来的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