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9章 坦克出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49章 坦克出击

库兹涅佐夫说:“如果有第16集团军的增援,我有足够的信心守住新夺取的阵地!”

  徐锐就说:“第16集团军一定会参战。”

  库兹涅佐夫兴奋的搓了搓手,口中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我们一定可以守住阵地,切断南线德军的联系。”

  库兹涅佐夫接着问:“什么时候行动?”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说,要把全军的坦克交给我指挥,现在坦克正在逐渐聚集中,等坦克集中的差不多就可以行动。”

  “好。”库兹涅佐夫一点头。

  随后,徐锐又将自己的攻击路线向库兹涅佐夫说了一遍,徐锐打算从普希金大街一线平推,先将德军的阵形凿穿,然后不断穿插进攻,最终将德军击溃,彻底赶出莫斯科,不过徐锐知道,他的装甲突击部队经过这几天的消耗,只剩下了七十多辆坦克,这点坦克根本不足以驱除德军大股人马。

  所以,徐锐首先一点,必须壮大自己的实力,尽可能的拥有更多的坦克,好在朱可夫答应徐锐,将整个莫斯科的苏军坦克都交给他,现在莫斯科的守军成建制的苏军坦克部队虽不多,但加在一起,也有不小的规模。

  打了一夜,徐锐在库兹涅佐夫的指挥部找了个地方,准备休息一下,虽然外面人来人往,但徐锐倒头便睡,立即进入深度睡眠当中。

  这就是徐锐,需要战斗时,他立即能集中所有的精力投入到战斗,但在战斗间隙,他又总能适时的找到休息的时间与机会,绝不虚度每一秒钟。

  这一觉,徐锐足足睡了三个小时,然后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徐锐立即站起开门,见狄安娜正站在门口。

  徐锐就问:“狄安娜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狄安娜就说:“徐锐同志,现在外面来了很多的装甲部队,他们都要见你。”

  徐锐说:“好,我去看看。”

  徐锐刚要出门,这才记起,自己已经几天没有洗脸了,于是匆匆洗了一把脸,这才来指挥部的门外。

  刚一到门外,就见几个带着坦克帽的军官正在那里聊天,一看一个东方面孔的人走出来,这几个人心知必是徐锐,当下纷纷站好,向徐锐敬礼。

  徐锐听了听这些人的番号,不由喜出望外,这些人的番号足有五个坦克营和四个坦克连,正常的情况下,这些坦克部队的坦克加起来,最少也有二百辆坦克,可是听了这几个主官的介绍,徐锐了解到,他们的部队经过长时间的作战,都有了一定的消耗,这些坦克加起来,也就一百三、四十辆,不过如果加上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那就足足有二百辆坦克。

  更重要的是,这二百辆坦克里面,拥有近百辆苏联最新式的T34坦克,这是徐锐最重要的资本,而根据最新的情况,进攻西线的主要是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以及第6集团军下属第17军298步兵师,徐锐相信,只要击破了第3装甲集团军和298步兵师,一定可以将西线的德军驱逐出莫斯科。女神的修真保镖

  徐锐立即将这些坦克部队与自己的装甲突击部队重新编组,组成了两支纵队,分别由久加诺夫和谢洛夫担任主官。

  二百辆坦克,在苏军后援的坦克未到之前,这已是苏军在前线所有坦克力量的总和,德国方面比苏联也好不了多少,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消耗,德国人在莫斯科前线的坦克也只剩下了几百辆,只不过,德国的坦克都在南、北两线,在西线,很少有坦克的出现,正因为如此,徐锐才将自己的进攻目标选择在了西线。

  徐锐取过地图,不断计算着,从现在的奥金佐沃出发,一直沿铁路线打到斯捷潘科沃,这中间距离不算很长只要自己的攻势够猛,那就一定有取胜的机会,问题是后续部队必须在第一时间巩固已取得的阵地,防止两翼德军的反扑,徐锐相信,以库兹涅佐夫的能力,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此时,情报显示,奥金佐沃正面的是德军第6集团军的298步兵师,在298步兵师旁边是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战斗力最强的205步兵师,后面是330步兵师,第3装甲集团军其余的部队依次配备在后方。

  从这个方面来说,整个德军的防线呈现一种头大脚轻的态势,最强的部队在最前面,而越向后方的部队战斗力越弱。

  也就是说,如果能突破德军第一线阵地,然后一路进攻,那么,德军将很难阻止苏军的进攻,等待他们的,要么被消灭,要么是溃逃。

  看到兵力配备图,徐锐的信心更足,不过,他并没有着急进攻,徐锐还在等着进攻的最后一环,而这最后一环,很快就到来。

  上午九时,朱可夫答应给徐锐的三个炮兵师已全部到位,数百门大炮已枕戈待旦。

  与此同时,二百辆坦克也已完成了编组,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徐锐见差不多了,当即下令炮兵部队开炮,下一刻,数百门大炮发出排山捣海的吼声,无数的炮弹划破苍穹,向着德军的阵地奔袭而去。

  徐锐举起望远镜,看到德军阵地被炸得一片狼藉,心中很是惬意,有这么猛烈的炮火支援,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炮火一直响了二十多分钟,才向前延伸,随后,徐锐进入了装甲指挥车,带着二百辆坦克向着德军阵地猛扑。

  徐锐进攻的方向与路线早已计算好,正好是德军298师与205师的结合部,这个地带,也是德军防御最为薄弱的地方。

  这些天来,德军一直在进攻,也没有想到苏军会发动突然的进攻,一时之间,被炮火彻底炸懵。

  上尉席勒是205步兵师的一个老兵,参加过对波兰和法国的战争,因为英勇善战,所以由一名士兵破格提升为军官,他也是没有经过军校的学习而成为军官的少数幸运儿之一,此时的席勒正在前沿阵地集结队伍,准备着对苏军发动新一轮的进攻。

  部队刚刚集结完毕,远远的就听到上空有一阵阵的呼啸声,席勒抬头向天上看去,下一刻,席勒的脸色变得煞白,经验告诉他,那是敌人的炮弹正在袭来。宅居风水师

  “快卧倒!”

  席勒立即双膝跪地,用手支着上身,张大了嘴巴,做了个标准的防炮姿势。

  “轰!”

  一发炮弹在他的身旁爆炸,几个士兵被炸飞,席勒立即站起身来,跳进了弹坑,席勒知道,两枚炮弹炸在同一位置的机率实在是太小,所以,趴在弹坑里反而是最有效保护自己的方法。

  席勒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士兵正全身趴在地上,气得他冲过去大骂:“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不能全身趴在地上,否则要震死的,就是不听!”

  席勒去拉那士兵,却发现士兵已七窍流血而亡。

  席勒将另一个士兵拉进了弹坑,就在这时,一枚炮弹在席勒的身旁爆炸,席勒被震得飞起来,重重的跌落在地上,满嘴硝烟与泥土的味道。

  很幸运的是,席勒并没有太大的伤,只是下落时被石子擦破了一点皮,席勒再一次爬起,用望远镜看向了远方。

  炮弹渐渐停下来,然而大地却震颤起来,这颤动越来越强,越来越大。

  “席勒上尉,坦克,是苏联人的坦克!”一个有些慌张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席勒一撇嘴,口中说道:“慌什么。”

  席勒再次拿起望远镜看向远方,这一刻,他看到远处雪天相交的尽头,出现一条黑线,这黑线不断向前推进,变成一个个黑点儿,黑点儿越来越大,不断向前方移动着,终于看清了,那是一辆辆钢铁怪兽,正在不断向前滚滚而进。

  “那真的是……苏联人的坦克。”席勒咽了一口唾沫。

  无论在法国还是在波兰,席勒都见识过德军坦克一往无前的气势,然而对手如此大规模的坦克,席勒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一刻,席勒的心跌到了谷底,心说苏联人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坦克了?

  这黑黑的一片,最少也有几百辆坦克,天啊,几百辆坦克,这最少是一个装甲师,甚至是装甲军的规模啊!

  席勒满脑门子黑线,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苏联人的坦克,准备战斗!准备战斗!”

  “是!”

  下一刻,连里的两门反坦克炮被推上了前线,两支反坦克步兵也被架了起来。

  远处的苏军坦克越来越近,发出巨大的咆哮声,天地都为之颤动。

  “轰!”

  两个操纵反坦克炮的炮手一紧张,立即发射了一枚炮弹。

  “是谁开的炮?一群蠢货!”席勒知道,面对着如此之多的苏军坦克,现在开炮,无异于引火烧身,更何况,这两门反坦克炮并没有找到一个好的位置,随时可能被坦克炮干掉。

  “轰!”

  “轰轰!”

  果然,就在德军反坦克炮开炮后不久,远处的苏军坦克迅速发现了德军的两门反坦克炮,于是,无数的炮弹向着德军反坦克炮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