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0章 霍特的诡计(月初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50章 霍特的诡计(月初求月票)

无数的坦克炮弹向着德军的反坦克炮袭来,直接将那两门反坦克炮炸坏,几个操纵反坦克炮的炮手倒在地上不断呻吟,鲜血流了一地。

  席勒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苏军只是第一波攻击,自己的两门反坦克炮就全部被炸毁,两支反坦克步枪也被打掉了一支,这仗还怎么打?

  席勒明白,面对坦克,步枪与冲锋是起不到丝毫作用的,手榴弹也要到了近前才有用处,这么多的坦克,以自己的兵力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苏军进攻的。

  然而席勒却知道,如果自己的连退了,那么整个德军的防线将门户大开,苏军的坦克将一路向前,凿穿德军的阵地,那样的话,整个西线的德军就非常危险。

  “给我接通团部的电话!”席勒叫道。

  “上尉,电话线被炮弹炸断了!”

  虽是寒冬,但席勒的脑袋上却全是汗水,与团部的联系中断,哪此一来自己的部队根本无法挡住苏军的进攻,打下去只能全军覆没。

  席勒一咬牙,做出了决定。

  “命令,所有人撤退。”

  “可是上尉,这么做,阵地失守,整个西线的门户大开,苏联人就可以深入我军腹地……”

  “你没有听明白吗?我让全军撤退!上士,难道你想死在这里吗?”席勒说。

  那上士沉默了,半晌,他凄然一笑,口中说道:“上尉,你可以逃走,但我不能,为了元首,我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掩护你们撤退,否则,我们谁都逃不掉。”

  “阿登纳上士,我不勉强你,你可以带领不想离开的人继续战斗,但我和其他人却是要撤退的。”席勒说。

  阿登纳一点头,口中说道:“我明白,席勒上尉,我们来断后,你们一定要替我们这些死去的人好好活着。”

  席勒很是动容,他没有想到,阿登纳上士竟然有这样的勇气,点了点头,席勒说道:“阿登纳上士,祝你好运。”

  阿登纳立即来到了阵地前大叫道:“士兵们,我需要十个不怕死的人跟我阻挡住苏联人的进攻,愿意留下来的举手!”

  没有人举手,显然,所有人都知道,留下来的,只有死路一条。

  阿登纳就说:“是独生子的离开,兄弟都从军的留下一个,父子都从军的留下一个。”

  如此一来,阿登纳选出了十三个人。

  “我不想死。”一个十八、九岁的士兵见自己被留下,几乎哭出来。

  “还是让我替他留下吧。”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兵从人群中走出来。

  阿登纳指着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兵就说:“基辛格,你年纪大了,又无儿无女,马上离开。”

  老兵基辛格就说:“阿登纳上士,正因为我无儿无女,身无牵挂,死了也无所谓,所以我要留下来。”

  阿登纳看着基辛格,很是感动的说道:“好,那你就留下来!”

  当下,席勒带着余下的百余名士兵离开了阵地,而阿登纳带着十三个士兵阻击苏军的进攻。极品透视小村医

  阿登纳给每个士兵都发了两枚手榴弹,只等苏军的坦克来到近前就冲上去与苏军同归于尽。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苏军的坦克在阵地前却停了下来,随后,一排排的炮弹落下,将阵地犁了个遍。

  基辛格被一发炮弹炸得飞起来,随后重重落到地上,阿登纳连忙跑过去,只见基辛格的两条腿已经齐刷刷被弹片削掉。

  基辛格痛苦的躺在地上,身子不断颤抖,嘴巴也在一张一合,好像要说什么。

  阿登纳爬到了基辛格的身旁,将基辛格抱在怀里,口中说道:“基辛格,你想说什么?”

  基辛格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我……要……回家……了……”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基辛格仿佛远离了冰天雪地的苏联,回到了家乡德国,回到了自己工作的慕尼黑啤酒馆……

  基辛格停止了呼吸,此时的阿登纳,眼中已布满了血丝,轻轻的放下基辛格,阿登纳轻声说道:“基辛格,你先走一步,我一会儿就来陪你!”

  “元首万岁!”

  阿登纳取出两枚手榴弹,猛地向前方冲去,然而下一刻,最少四挺车载机枪同时锁定了阿登纳,车载机枪在片刻间几乎将阿登纳打成了筛子。

  “轰!”

  阿登纳手中的手榴弹被打爆,阿登纳倒了下去,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话,到下面去陪基辛格了……

  见已清除了德军在第一线的抵抗,苏军坦克在徐锐的指挥下撞飞了街垒,不断向前挺进。

  “为了胜利,前进!”徐锐大叫。

  “乌拉!”这是久加诺夫在大吼。

  “乌拉!”这是谢洛夫在咆哮。

  “乌拉!”所有坦克车组成员发出山呼海啸的呐喊声。

  德军西线第3装甲集团军指挥部,霍特正在休息,突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霍特睁开了眼睛,只见格林上校走进来,脸上的表情很严肃,霍特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霍特就问:“格林上校,发生了什么事情?”

  格林说:“根据前线传来的情报,苏军调动了大批的火炮对我军的前沿阵地进行了突然打击,最少有几百门大口径的火炮同时开火,与此同时,苏军一支有几百辆坦克组成的装甲突击部队向我军前沿阵地发动了进攻。

  据最新的消息,苏军的装甲突击部队已突破了我军的前沿阵地,正在向我军的纵深攻击前进,苏军的攻击很猛,他们已经突破了205师的三道防线,即将突破205师最后一道防线,进入330步兵师的阵地。”

  “这是多长时间的事了?”霍特问。

  “这是二十分钟前的事情,以苏军的攻击力来看,330师很难抵挡住他们的进攻。”

  “装甲突击部队,一定又是那支使用凿穿战术的苏军装甲部队!”霍特说。田园佳偶

  格林说:“现已查明,这支装甲突击部队的指挥官名叫徐锐,朱可夫几乎将全莫斯科苏军的装甲部队都交给了徐锐。”

  霍特想了想说:“这个徐锐就是那支狼牙的指挥官吧。”

  “是的。”

  “嗯,他竟然用闪电战的战术来对付我们,真是有趣,我倒觉得,这是一个消灭所有苏军坦克的一个良机。”

  格林眼睛一亮,口中问道:“将军,你有什么计划?”

  霍特就说:“我们一直想要消灭苏军的装甲部队,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苏军将所有的装甲部队都集中到了一起,虽然他们因此有了强大的装甲力量,但却也给了我们一举歼灭苏军装甲部队的良机。”

  “格林上校,苏军的坦克与我军坦克比较起来,你觉得谁优谁劣?”

  格林就说:“当然是我军的坦克更胜一筹,苏军的坦克比较粗糙,无数攻击力与防护力与我军坦克都差了不少。”

  格林一点头,口中说道:“在莫斯科的前线,我军的坦克与苏军坦克的数量谁更多一些呢?”

  “我军的坦克数量多一些。”

  霍特又说:“论起坦克的指挥与作战,是我军好还是苏军好呢?”

  格林说:“我军的装甲部队,经过了与英法两国与波兰的作战,无论是在组织上还是在配合上,都要强上苏军一个档次。”

  “这就是了,苏联人可以将所有的装甲部队集中在一起突击我军,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以牙还牙,用同样的办法来进攻,直至消灭苏军的装甲部队呢?

  只要我军集中优势的装甲部队,一定可以消灭这支苏军的装甲突击部队,到了那时,莫斯科方向的苏军就再也没有什么力量来阻止我军的进攻,我们完全可以一举攻占莫斯科。”

  格林听了霍特的话后说:“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与其让苏军的装甲部队到处兴风作浪,还不如利用这个机会一举将其全部铲除,只是冯.克鲁格将军会同样您的计划吗?”

  “会的,一定会的,这是一举解决莫斯科问题的一个机会,只要我们消灭了苏军全部的坦克和装甲车,那么莫斯科的苏军就同有了再战的能力,我们就可以一举攻占莫斯科。”霍特信心十足的说。

  当下,霍特要通了冯.克鲁格的电话,将自己的作战意图向冯.克鲁格做了汇报,冯.克鲁格立即同意了霍特的请救,将南北两线的几乎所有德军的坦克和装甲车、自行火炮以最快的速度调到了西线,而且为了围歼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霍特还要求205师主动撤出阵地,将苏军的装甲突击部队吸引到330师防御阵地的腹地辽阔地带,在那里进行一场坦克伏击战。

  冯.克鲁格和霍特的命令以最快的速度传达了下去,南北两线的德军装甲车辆立即向着西线而来,准备在开阔地带围歼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而此时的徐锐并不知道德军的最新动向,依旧在率领着部队向着德军205步兵师的最后一道防线攻击前进。

  “德军垮掉了!”久加诺夫的声音通过车载通讯设备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