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1章 愤怒的军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51章 愤怒的军犬

    徐锐向前看了看,在之前的两个小时的时间,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已击破了德军205步兵师的3道防线,这第4道,也是最后一道防线被认为是德军最重要的一道防线,徐锐为此做了大量的准备,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德军近乎于主动放弃了这道防线。



    久加诺夫哈哈大笑,对着车载通讯设备说道:“徐锐同志,德军已被我们吓破了胆,不敢再战。”



    徐锐却说:“久加诺夫同志,我们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但在战术上一定要重视敌人,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头,命令部队,放慢进攻速度。”



    “是!”



    虽然并不认同徐锐的看法,但久加诺夫还是坚决执行徐锐的命令。



    装甲突击部队前进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然而,前方的德军依旧是一触即溃,徐锐越发的感觉到不对头。



    徐锐就对狄安娜说:“我感觉德国人在前面有埋伏。”



    狄安娜就说:“你是不是想多了,我们现在的进攻态势多好,德国人怎么可能有埋伏呢?”



    徐锐就说:“如果德国人是仓促间逃跑的,那么一定会留下大量的武器装备,如果德国人是有预谋的撤退,一定会带好自己的装备,咱们出去看看就会知道。”



    狄安娜说道:“好,我们出去看看。”



    装甲指挥车停下来,徐锐与狄安娜打开仓盖儿,跳下装甲指挥车,向四周一看,果然,德国人虽然撤走了,但显然撤走的很从容,并不是慌乱撤退,而是有组织的撤退,并没有留下什么武器装备。



    狄安娜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口中说道:“徐锐同志,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折回去?”



    徐锐就说:“德国人想在前面伏击咱们,我偏不如他们的愿,立即改道,从旁边另一条道杀过去!”



    “好的。”



    当下,徐锐再次跳上了指挥车,下令所有的坦克和装甲车绕路向前攻击。



    久加诺夫和谢洛夫不解,不过在听到徐锐的解释之后,两个人都不再说什么,在这段时间的战斗中,徐锐在指挥战斗时并没有出现过错误,他们相信,徐锐这一回也不会出现错误。



    坦克隆隆,并不再一线平推,而是绕了个弯,依旧向前推进,在徐锐坦克过后,后面库兹涅佐夫的第1突击集团军立即占领了他们所夺下的阵地,在加固的同时向南北两侧拓宽,不断巩固已取得的阵地。



    与此同时,德国第3集团军的指挥官霍特也接到了徐锐装甲突击部队最近动向的报告。



    “什么?他们绕路了?”霍特大吃一惊。



    格林就说:“如此一来,我们为苏军坦克准备的反坦克地雷就派不上用场了啊。”



    霍特一点头说:“这个徐锐真的很聪明,竟然看穿了我们在前面的埋伏,不过只要他继续向前进攻,那就逃不出我们的手心,命令装甲部队,立即改变原有计划,放弃在塔博洛沃开阔地歼灭苏军装甲部队的计划,将战场转移到奇斯梅纳一带的开阔地,一定要将苏联人的装甲突击部队干掉!”



    “是!”格林应声而去。



    就在格林走后不久,霍特立即着手布置各路来援的装甲师立即向奇斯梅纳开进,霍特计算了自己手头的装甲车与坦克,足有五百余辆,而根据情报显示,苏联人的装甲突击部队最多有二百辆坦克,五百对二百,又有质量上优势,霍特有信心一举将苏军的装甲部队在奇斯梅纳开阔部歼灭。龙魂强少



    奇斯梅纳,位于莫斯科西隅,是一片开阔地,苏军原本在这里布置署了一个师的兵力,但在德军的攻击下,这里很快失守,德军在占领了奇斯梅纳之后并没有太在意,这里也就成为了德国人在莫斯科的后方。



    徐锐的部队一路猛冲猛打,很快来到了奇斯梅纳,前面是一片开阔地,一股巨大的危机感笼罩在徐锐心头。



    徐锐下令部队停止进攻。



    久加诺夫就问:“为什么停止进攻?只要打过了奇斯梅纳,就可以把西线的德国人彻底赶出莫斯科。”



    徐锐说:“如果德国人在前面的开阔地设下埋伏,用坦克或者大炮袭击我们,你说,会有什么结果?”



    久加诺夫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如果徐锐说的话被证实的话,那么,迎接装甲突击部队的只有全军覆没的惨淡结局。



    徐锐说:“我预感,这是德国人的一个局,德国人之所以在前面表现的不堪一击,全是为了在这里伏击我们。”



    “那我们刚才改变路线还有必要吗?”久加诺夫问。



    徐锐说:“当然有必要,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德国人一定在我们前进的路上埋了大量的反坦克地雷,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如果还在刚才的路线前进,就会受到德国人的攻击而进退不得。



    打仗,是要靠地利的,在塔博洛沃战场,德国人就会占据优势,而在奇斯梅纳战场,我们打的就是遭遇战,这样一来,我们就多了两成胜算。”



    “有道理。”久加诺夫说。



    嗡……



    地面不断的颤动起来,这颤动越来越剧烈,大地都仿佛地震了一般。



    是地震了吗?



    当然不是,只见远处出现了一条黑线,随后,这条黑线不断变长、变粗,变成了一个个黑点儿,这些黑点儿开始渐渐变大,终于可以看清了,那是一辆辆德国的3号坦克在不断向前运动。



    与此同时,在装甲突击部队的两翼也发现了德军的装甲部队,德军的装甲部队西、南、北三个方向将苏军的坦克团团包围。



    坦克炮的炮口开始徐徐上扬,不断向苏军的装甲部队逼近。



    “老天,他们最少有四百辆!噢不,是五百辆!”久加诺夫发出一声惊呼。



    “天啊,大多都是3号重型坦克,德国人怕是将整个莫斯科地区的坦克都集中到一起了吧!”谢洛夫也惊呼。



    “徐锐同志,我们快撤退吧,晚了就来不及了!”久加诺夫急得大叫。



    “闭嘴!”徐锐大吼一声,车载通讯设备内变得一片寂静。



    徐锐冷哼一声,心中暗想,终于来了吗?



    今天这一幕,自己早有预料,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德国人这是要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消灭自己的装甲突击部队啊。



    不过与此同时,徐锐的心中又庆幸起来,幸好德国人并没有用大炮主攻,而是用坦克进行主攻,否则,今天这一关自己真就过不了,但是现在,自己却有足够的把握可以战胜对面的德军坦克!



    “叶夫根尼,该你登场了!”徐锐通过车载通讯设备叫道。那双灰绿色的眼睛



    “是!”



    “砰!”



    “砰!”



    数十辆汽车从坦克阵后冲了出来,车门打开,随后,在叶夫根尼少校的带领下,数百名战士每个人牵着一条狗从车上跳下来。



    狄安娜就说:“徐锐同志,你弄这么多的狗做什么?”



    徐锐就说:“这可不是一般的狗,他们都是军犬。”



    “军犬也对付不了德国人的坦克啊。”狄安娜摇头说。



    “你错了,军犬,可以对付坦克。”



    “嗯?”狄安娜一愣,不明白徐锐话中的含义。



    “你自己看!”徐锐指了指那些军犬,直到此时,狄安娜才发现,原来这些军犬的肚子下面都着一个方形的小包。



    “那是什么?”狄安娜问。



    “你猜。”徐锐回答。



    “啊?我哪里猜得到,狗的肚子上绑包包做什么?”狄安娜不解。



    徐锐就说:“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德军的坦克开始向前缓缓移动,炮口越来越低,已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就在这时,苏军阵地突然传来一声哨响,下一刻,数百条军犬猛地冲出,向着德军的坦克奔去。



    德军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直到这些军犬到了近前才引起他们的注意,不过德军也并没以为意,用军犬对付步兵也许会有一点作用,但是对付装甲部队,那根本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难道苏联人真的蠢到以为凭着狗的牙齿就可以咬动坦克吗?



    德国人开始嘲笑起苏联人来。



    “哈哈,这些苏联人真是蠢的可以,竟然用狗来对付坦克,只要咱们的坦克一碾过去,这些狗一条也活不了,咱们晚上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狗肉。”一个德军士兵笑着说。



    “呵呵,我也是迫不及待了,这么多的狗肉,煮成汤,加上佐料,够我们吃上几天了。”另一个德军士兵附和道。



    “嗨,那狗竟然钻到我们的车下面了。”



    “哈哈……”



    “轰!”



    一声巨响传出,那辆坦克爆出一团火焰,几个刚才还在说笑的德国人转眼就见了上帝。



    “嗯?怎么回事?”德军装甲部队的指挥官不由一愣。



    “轰!”



    “轰轰!”



    就在这时,越来越多的坦克传来了爆炸声,一辆接一辆的坦克被炸毁。



    那德军指挥官不由大吃一惊,用望远镜望去,只见一条苏联军犬钻到了一辆坦克下面,用牙一咬肚子下方的引线,下一刻,那炸药将自己和坦克一起炸碎……



    “浑蛋!”德军指挥官爆了一句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