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3章 大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53章 大捷

    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连续冲破了德军的四道防线,向着德军西部最后一道防线斯捷潘科沃。

    在之前的战斗中,苏军的大炮对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起到了很大的支援作用,但斯捷潘科沃距离苏军的控制区已经很远,苏军的大炮并不能达以这个地区,这使得装甲突击部队失去了炮火的掩护,只能靠着自己的能力进行攻击。

    而失去了炮火的制约,德军溃逃的部队在退到阵地后方后终于喘过一口气,他们开始重新集结,准备与装甲突击部队一较高下。

    徐锐用望远镜看了一下前方的德军阵地,大约有数千人在防守,德国人在这里构筑了坚固的防线,阵地前沿最少摆着二十门反坦克炮和几十支反坦克步枪,如果正面进攻,那自己的部队将遭受到重大损失。

    徐锐将久加诺夫叫到了身旁,对他说道:“久加诺夫,你立即带着你的部队从左侧绕过去,从侧翼进攻德国佬。”

    “是!”

    久加诺夫眼中寒芒一闪,跳上了坦克,带着近百辆坦克从附近绕过去。

    与此同时,徐锐带领其余的部队停下来,准备着最后一击。

    已经打了一天的仗,天已擦黑,战士们都有些疲劳,但徐锐知道,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必须一鼓作气凿穿德军最后的阵地,否则德军发动反攻,就可能功亏一篑。

    德军最后一道防线由鲁道夫上校把守,鲁道夫上校毕业于德国陆柏林军事学院,这是德国陆军最高等学府,培养了德军大批的精英人物,苏军防守莫斯科的最高统帅朱可夫在战前也在这所学校学习过。

    鲁道夫在校期间学业优异,犹其以阵地防御最为拿手,所以,德军也将第0师最后的防御阵地交由鲁道夫把守。

    在之前的作战中,因为德军一直处于攻势,所以对于后方的防御,德国人并没有太在意,不过鲁道夫还是做了一些准备,他在阵地前安放了一些拒马桩,想经以此来阻德苏军坦克的进攻,虽然遭到一些同僚的耻笑,认为他多此一举,但鲁道夫还是坚持这样做,而他的作法则给苏军装甲突击部队带来了困难。

    与此同时,鲁道夫还在阵地上修建了机枪巢与炮位,更重要的是,鲁道夫还得到了德军下拨的火箭筒。

    说起来,德军是最早使用火箭筒的国家,只是在这个以战防炮为反坦克主要手段的时代,火箭筒的作用普遍不被各级军官看好。

    但鲁道夫却不同,他敏锐的意识到火箭筒的重要作用,如果好好加以利用的话,那么步兵在面对着坦克时不再没有还手之力。

    鲁道夫通过自己在军内的关系,弄来了几十具火箭筒,有了这几十具火箭筒,再加上反坦克炮和反坦克步枪,鲁道夫的部队形成了强大的反装甲能力,而徐锐通过望远镜也看到了鲁道夫部队具备完备的反坦克系统,所以,徐锐才让部队停止攻击。

    “久加诺夫怎么还没有动静?”谢洛夫说。妃本轻狂之傻王盛宠

    徐锐就说:“德国人的防御阵地很长,久加诺夫想要绕过去怕是要费一些时间,不过只要他发动攻击,我们也立即进攻,两下夹击,德国人就算再厉害,也一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谢洛夫又说:“徐锐同志,这里是莫斯北西部德军的最后一道防线,只要打过了这道防线,整个莫斯科西部的德军就会完全崩溃,我们是不是要趁胜追击,将德军分割包围?”

    徐锐一摇头,口中说道:“就算我们凿穿了德军的西线阵地,但德军依旧拥有强大的兵力,他们随时可以发动反击,如果我们贸然出击,很可能陷入德军的重兵包围中,从而使战局逆转,再说,我们也没有足够的兵力去分割包围德军。”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德军的侧翼突然传来一阵炮声,整个德军的阵式开始骚动。

    “徐锐同志,我已从侧翼向德军发起进攻!”久加诺夫的声音从车载无线电通讯设备中传出。

    “久加诺夫同志,干的漂亮,继续进攻!”徐锐大叫。

    “是!”

    久加诺夫叫道:“同志们,为了苏联,为了胜利,进攻!”

    徐锐对谢洛夫说道:“谢洛夫同志,马上带着他的部队投入到进攻中!”

    “是!”

    谢洛夫应了一声,当下,谢洛夫带着百余辆坦克向着德军的正面阵地发动了进攻。

    此时的德军,侧翼受到了突然进攻,已经陷入混乱之中,再加上谢洛夫带人这么一冲,一下子彻底陷入混乱之中。

    鲁道夫此时心中很是后悔,早知如此,自己就构筑环形阵地,如果构筑了环形阵地,苏联人在这种密度的反坦克火力下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鲁道夫只好组织部队两面迎战,然而这样的结果是,部队陷入更大的混乱之中。

    兵败如山倒,鲁道夫眼看着自己构筑的工事在苏联人的进攻下不断崩塌,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远处,苏联人的坦克与卡车已铺天盖地的袭来,鲁登道夫取过一具火箭筒,对着远处来的坦克就扣动了扳机。

    “咻~”

    一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烟向着前方的苏军坦克袭去。

    “轰!”

    对面正驶来的坦克直接被火箭弹打爆,成为一团燃烧的火球。

    鲁道夫迅速装弹,准备朝第二辆坦克击发,然而此时鲁道夫的动作却引起了苏军坦克的注意,一辆苏军坦克炮火轰过来,直接将鲁道夫炸得浑身是血,倒在地上,手中的火箭筒飞上了天,然后重重的砸在地面。
抗日之金陵屠狼
    鲁道夫身子不断的颤抖,肠子淌在外面,嘴里已经说不出话来,两个卫士慌忙跑过来,其中一个卫士看到鲁道夫这个样子,心知他已经活不了,于是说道:“鲁道夫上校,你有什么想交待的吗?”

    鲁道夫用颤抖的手指了指自己上衣口袋。

    卫士从鲁道夫的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这是一张全家幅,鲁道夫坐在最中央,一个优雅而知性的女人坐在鲁道夫的身旁,在他们的身后,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儿与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儿,一个只有一两岁的婴儿被女人抱在怀中。

    照片上的鲁道夫一身笔挺的军官服,显得英气勃勃,很显然,这是鲁道夫的全家幅,鲁道夫用尽是鲜血的手紧紧的握着这张全家幅,无论如何也不放手,那张照片上已尽是他的血水。

    鲁道夫停眼中充满着不舍,卫兵点了点头,他已明白鲁道夫的心愿,卫兵口中说道:“上校,如果我能活着回到柏林,一定会把这张全家幅交到你家人的手中。”

    听了卫兵这句话,鲁道夫轻吐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已然停止了呼吸。

    卫兵取过这张带血的全家幅,放进自己的口袋中,口中说道:“上校,我一定会把它交给你的家人……”

    卫兵说完,向着鲁道夫的遗体敬了一礼,然后一咬牙,向着远处狂奔……

    “为了胜利,前进!”

    徐锐麾下的装甲部队如两股洪流,顷刻间已杀入德军阵中,搅得德军七零八落,随后,苏军的步兵坐着卡车也猛冲而来,配合坦克收割德军士兵的生命。

    在装甲突击部队的不间断打击下,德军失去了有效的指挥,最终彻底崩溃,三千多德军如潮水般向四周溃散,徐锐的部队也不管他们,带着装甲部队一线平推,德军的坦克此时已是惊弓之鸟,也是四散而走,半个小时后,苏军的装甲突击部队终于完全攻占了德军在莫斯科西部的最后一道防线,解放了斯捷潘科沃。

    至此,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成功的将德军完全逐出了莫斯以西,将围攻莫斯科的德军分成了南北两个孤立的互不联通的部分,从战略上来讲,徐锐的此次行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从这一刻起,苏军已扭转了开战之初的被动局面,对莫斯科的德军转入了局部反攻。

    莫斯科以西的战斗并没有结束,德军却并不甘心失败,南北两部德军在得知苏军占领了莫斯科西部之后,立即对苏军新的战领区展开了强大的攻势,库兹涅佐夫的第1突击集团军一度岌岌可危,不过第16集团军的罗科索夫斯基及时将部队调上来增援,使得第1突击集团军巩固了已夺取的地区,德军在连续进攻受挫之后,只好将兵力又缩回去。

    至此,夺取莫斯科以西地区的战斗终于完全结束,苏军在徐锐的指挥下,夺取了从奥金佐沃到斯捷潘科沃的广大地区,将德军彻底赶出了莫斯科西部地区,由徐锐主导的对莫斯科地区德军进行的大反攻取得了重大胜利。

    斯捷潘科沃,德军的阵地上一片狼藉,硝烟滚滚,阵地上,到处是德军的尸体,被炸毁的武器装备随处可见,徐锐从坦克跳下来,站在了这片满是硝烟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