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5章 余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55章 余波

    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终于凿穿了德军在莫斯科西部的整个防线,而后面库兹涅佐夫的第1突击集团军与罗科索夫斯基的第16集团军及时跟进,终于稳住了整个防线,至此,莫斯科西部地区的德军全部被击溃,苏军势力大张。

    消息传到克里姆林宫,所有人一片欢呼雀跃,几个苏军军官甚至高兴的跳起了欢快的舞蹈,整个作战指挥室内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好了,小伙子们。”朱可夫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看到军官们跳起舞蹈,乐呵呵的说道。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朱可夫说:“小伙子们,今天,我们只是取得了第一个胜利,用不了多久,我们可以取得更多的胜利,我们不光要把德国法西斯赶出莫斯科,还要把他们赶出苏联,直至将他们完全消灭!”

    “乌拉!”众人群情激昂,大声的欢叫着。

    自从德国入侵苏联以来,战场听到的都是失利的消息,难得有一场胜利的消息,而且还是一场大胜的消息传来,这确实足够让人欢欣鼓舞,很多人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朱可夫乐呵呵的看着自己的部下载歌载舞,心很是得意,莫斯科战役终于向着有利于苏联的方向好转,这一切,与自己这个战役总指挥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从一个侧面说明,自己的指挥还是卓有成效的。

    当然,朱可夫忘不了这次进攻作战最大的功臣徐锐,一直以来,自己只是将徐锐当成一个优秀的将领来使用,这一次,自己放手让徐锐去西线大干,完全是把他当成镇守一方的帅才来用,结果出乎意料的好。

    这也说明,徐锐不仅是一个难得的将才,还是一个难得的帅才。

    妈的,怎么这个徐锐干什么都行,简直是一个妖孽。朱可夫想,这样妖孽一样的人物为什么不出现在苏联,而出现在国呢?

    好在徐锐与自己是一条战线,如果是在德国人的阵营里,那简直是不堪设想,那样的话,也许现在莫斯科已经丢了吧。

    这个徐锐,绝对是战役胜向的关键,有他在,只要运用得当,完全可以取得更大的战果,甚至将德国人完全驱逐出莫斯科。

    朱可夫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徐锐,一来给徐锐庆功,二来嘛,则是希望徐锐再接再厉,扩大战果。

    与此同时,朱可夫立即将战报报斯大林,斯大林在接到朱可夫的战报时刚要躺下休息,在接下战报后,斯大林先是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随后是一愣,再次读了一遍。

    斯大林有些不淡定了,强自镇定,下地出了房间,口高叫道:“弗拉西克!”

    弗拉西克连忙快步走过来,问道:“斯大林同志,您有什么吩咐吗?”

    斯大林强自淡定的说:“朱可夫和徐锐刚刚在莫斯科打了一场胜仗,收复了莫斯科的西部地区。”

    弗拉西克说:“斯大林同志,这真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不过您一定要注意身体,您看,您连鞋子都没有穿。”妖精的尾巴之狱血魔神

    斯大林这才注意到,自己没有穿鞋子走出来。

    斯大林不由豪爽的大笑,口说道:“瞧我高兴的,弗拉西克,你去给朱可夫发电报,要他要再接再厉,多打几个胜仗。”

    “是,斯大林同志。”弗拉西克说。

    看到斯大林的笑容,弗拉西克长出一口气,多年的宦海深浮,已养成斯大林喜怒不形于色的脾气,平时很少看到他的笑,特别是在德国法西斯入侵之后,斯大林每天都是阴沉着脸,自己没有见他笑过,很难得,今天斯大林同志这么高兴,这么开心,弗拉西克只觉此时的心情如同皎洁的月光一样美丽。

    “哈哈……”斯大林的笑声不时在卧室响起……

    与苏联方面无高兴相,德国方面却是愁云惨淡,莫斯科西部失守的消息已经传来,冯.克鲁格恼怒无,在这时,他在自己的办公室见到了狼狈不堪的霍特,此时的霍特脸尽是硝烟的痕迹,在苏军的追击之,霍特所乘坐的装甲车几次遇险,最后才堪堪逃出来。

    看着霍特被硝烟熏得黝黑的脸庞,冯.克鲁格眉头紧锁,口说道:“霍特将军,你现在应该在西线的指挥部,而不是在我这里!”

    霍特惭愧的低下了头。

    见霍特这个样子,冯.克鲁格冷哼一声,口说道:“霍特将军,你的部队现在在哪里?”

    霍特说:“我的部队被苏联人分割于南北两部,正在重新编组,相信不用了太长时间,可以重新投入战斗。”

    “重新投入战斗?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的部队一定丢失了所有的重装备,算再重新编组,你拿什么跟苏联人打?”

    霍特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冯.克鲁格说的很对,自己的部队在苏联人装甲突击部队的冲击之下,全线溃退,已丢失了包括数十门大炮大内的几乎所有重型装备。

    冯.克鲁格说:“霍特将军,我已向元首将战况做了汇报,元首很生气,他下令免除你的第3装甲集团军司令职务,你的职务将由其它人代替,现在,你可以回柏林了。”

    听了冯.克鲁格的话,霍特顿时觉得如五雷轰顶,自己从军数十年,好不容易当了集团军司令的职务,现在却一下子被解职,这杀了他都难受。

    在这时,两个军官走了过来,霍特一看,知对方是盖世太保,他说道:“我不过是打了败仗,盖世太保凭什么抓我?”

    “霍特将军,这个你回去与元首去说吧,回柏林的飞机将在两个小时后起飞,现在你可以走了。”冯.克鲁格冷冰冰的说。

    霍特不再说什么,只是在两个盖世太保的押解下,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冯.克鲁格的指挥部。

    霍特走后,冯.克鲁格气得一拳砸在了桌子,口说道:“霍特真是一个蠢货!竟然一战丢了整个莫斯科的西部地区,这样一来,我军在战略很不利,我军在莫斯科的部队被苏联人分割成两个互不相属的部分,处于极为被动。”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

    一旁的古德里安说:“司令官阁下,目前在莫斯科,我军已由攻势转为了守势,而且由于西线的失败,我军处于极为被动,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击破西线的苏军,使战线回到之前的位置,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占领莫斯科。”

    冯.克鲁格说:“古德里安将军,你有把握夺回西线吗?”

    古德里安说:“只要有足够的坦克和大炮,我是有把握夺回西线的。”

    冯.克鲁格问:“你需要多少坦克?”

    古德里安说:“我需要最少六百辆坦克和自行火炮,至于大炮,则是越多越好。”

    冯.克鲁格苦笑,口说道:“别说六百辆坦克,算是六十辆坦克,我都很难给你凑齐。”

    “嗯?”古德里安一愣。

    冯.克鲁格说:“霍特这个蠢货,将所有的装甲部队都调到了西线,结果被苏军消灭了大半,余下的也急需保养与检修,无法投入作战。”

    “要是元首能在短时间内给我们运送大量的坦克和自行火炮,我可以对莫斯科西线发动进攻,如果短时间内无法得到这些坦克和自行火炮,那我对西线也是无能为力。”古德里安说。

    “让保卢斯的第6集团军出击如何?”冯.克鲁格问。

    古德里安苦笑道:“第6集团军虽然锐利,但是缺少突防用的装甲部队,没有装甲部队的配合,他们很难取得大的战果,不过是白白消耗兵力而已。”

    冯.克鲁格一向很信任和尊重古德里安,他是知道古德里安的能力的,既然古德里安都说无法突破苏联人的防线,那一定无法突破,现在看来,莫斯科一线,自己一方只能居于守势了。

    此时的冯.克鲁格觉得莫斯科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其实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案是撤离莫斯科,将主力回撤到斯摩棱斯克,等待后续物资,特别是装甲部队的补充,待战斗力恢复之后再卷土重来,重新威胁莫斯科。

    冯.克鲁格将自己的想法向远在柏林的德国元首用电报陈述了一遍,但却遭到德国元首的坚决反对,德国元首说道:“克鲁格,你必须拿下莫斯科,如果你敢后撤一步,那么你将不再是央集团军群的司令官,我会让别人来取代你拿下莫斯科!”

    冯.克鲁格没有办法,只能瘦驴拉硬屎,咬牙硬撑,只是他实在没有能力恢复原有的战线,于是开始将战斗力最强的第6集团军布署于南北两侧的前沿阵地,准备在得到补充之后再对莫斯科发动进攻。

    由于坦克部队被几乎全歼,德国人在莫斯科城下已经没有了进攻的能力,而苏联军队却依旧拥有着徐锐的装甲突击部队,占据着莫斯科战场的优势……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