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7章 德军反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57章 德军反攻

听了马林科夫的话,徐锐就说:“马林科夫同志,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只要你的装备和人员一到,我的部队将立即投入到进攻中。”

  徐锐与马林科夫的谈话很融洽,马林科夫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满足徐锐的要求,这让徐锐对马林科夫的印象有了不小的改观,觉得马林科夫虽然为人圆滑,但却也是一个做实事的人。

  徐锐突然想起了某位哲人说过的一句话,一些看起来阴险的小人却也是能人,而老实的人很多是无用的人,这句话用在马林科夫身上应该再适合不过。

  徐锐与马林科夫很融洽的结束了此次会谈,两个人一起走出了朱可夫的办公室,随后,马林科夫向朱可夫叮嘱了一番,无非是后续的援兵马上就到,让朱可夫一定要坚持等等。

  马林科夫走后,徐锐就对朱可夫说:“朱可夫同志,以现在我们的实力,不足以向德国人发起新的进攻,所以,我们还要暂时忍耐一下,等马林科夫同志答应的援兵与物资到来之后再发动进攻。”

  朱可夫一听,心知事不可为,也只好同意了徐锐的意见。

  徐锐就说:“凡事都有正反两方面,如果我军不进攻,那么德军就有可能进攻,前线的部队一定要防范德国人可能的进攻,特别是德国人装甲部队的进攻,前线多使用战防炮与火箭筒。”

  朱可夫说:“德国人的装甲部队经过几次打击,已经损失的差不多,有必要防范装甲部队的打击吗?”

  徐锐就说:“还是小心为是,万一德军的装甲部队援兵到了,发动正面攻击,如果没有反装甲武器,我们是要吃大亏的。”

  “好吧。”朱可夫见徐锐坚持,于是同意了徐锐的意见。

  就在一具具火箭筒和的对战防炮下发苏军部队时,德军内部也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而这场风暴的起源就在于,有八百辆坦克被运到了莫斯科前线。

  对于德军来说,这是一批极有战略价值的物资,八百辆坦克将足以改变整个莫斯科的形势。

  冯.克鲁格得到这批坦克的补充后,决定对莫斯科的苏军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进攻,南北对进,争取一举拿下莫斯科!最其码也要夺回被苏联人占去的西线阵地。

  冯.克鲁格决定,将这批坦克中的部分交给战斗力最强的第6集团军,由第6集团军执行进攻莫斯科的任务。

  第6集团军的保卢斯得到命令以后,立即加紧备战,准备一举拿下莫斯科的西线。

  不过此时的保卢斯却感到有些不安,从1935年起,保卢斯开始担任参谋长,他是巴巴罗萨计划的主要策划者之一,赖竭瑙将军去世之后,他被任命为第6集团军总司令。

  保卢斯有严重洁癖,即使在战事最为紧张的时期,他每天都要换几套内衣。保卢斯更像是一名科学家,而不是一名将军,他没能像赖竭瑙一样,成为士兵心目中的英雄,人们经常把他与赖竭瑙比较,这令他十分恼火。

  德国第6集团军经补充后约有二十七万兵力,三千四百门火炮及迫击炮,三百五十辆坦克,一千一百架飞机,而莫斯科西线苏军有第1突击集团军与第16集团军,以及一些附属的其它部队,总兵力约三十万人,两千多门火炮,莫斯科苏军航空兵约有一千架飞机,坦克一百余辆。

  从数量上看,德军还是有一定的优势,但是由于所有兵力都分散在前线,这个优势并无太大意义,很不明显,而且,苏军的后续人员与装备正在源源不向莫斯科运送,使得苏军的力量每天都在增长中,双方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小。

  保卢斯决定,从西侧向莫斯科发动猛攻,二十多万德军部队已做好战斗准备,准备一举攻占苏军在西线的阵地,将德军的南北两条战线重新连接在一起。

  保卢斯希望通过这一仗改变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印象,成为如赖竭瑙那样让所有人都视为英雄的人物。

  在进行了一天的准备之后,德国第6集团军从南北两个方向对莫斯科西部发动了猛烈攻击。

  德军采用步坦协同战术,向着莫斯科的西部发起了如潮水的进攻,保卢斯的第6集团军战斗力的确强悍,雷霆战术犀利异常,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不断向前进攻。

  然而此时的苏军在经过了最初的混乱之后却很快调整过来,由于大量反坦克准备提前下拔,所以,苏军的步兵即使面对着德国人的坦克,也并不再是不堪一击,而是有了足够对抗的资本。

  双方战斗的异常激烈,围绕着每一片街区,每一条街道,每一幢房屋都展开了反复争夺。

  巴甫洛夫少尉带着一个排的士兵守卫着一幢大楼,由于大楼的位置十分重要,德国人已发动了十余次攻击,但却被巴甫洛夫与他的战士所击退。

  巴甫洛夫是一个来自于西伯利亚的战士,从外表上看,巴甫洛夫有些蒙古人种的特征,如果不是有着一身白皮肤,甚至会以为他是一个黄种人。

  事实上,巴甫洛夫有着蒙古人的血统,他的祖先是二百多年前曾是蒙古金帐汗国的一员大将,只不过随着无数代的混血,到了巴甫洛夫这一辈已经成为了一个白人。

  不过巴甫洛夫的骨子里依旧保留着蒙古祖先好勇斗狠的性格,巴甫洛夫得到的任务是守住这座大楼,所以,他就一直在这里守着,誓死不退,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巴甫洛夫率领着部下已打退了德国人的七次进攻。

  巴甫洛夫数了数大楼内的人数,算上他自己,现在还剩下二十八个人,武器则包括九支冲锋枪和十七支莫辛纳甘步枪,以及一挺重机枪,一支手枪,子弹还有不少,巴甫洛夫相信,凭着手中的武器,就算再抵挡德国人四、五个小时也没有问题。

  此时的巴甫洛夫取出了伏特加,猛地喝了一口,这伏特加喝起来并不是太烈,不过后劲儿十足,巴甫洛夫一口酒进去,只觉肚子里热乎乎的,很是舒服,驱走了一身的寒意。

  “巴甫洛夫少尉,让我也喝口酒。”一个士兵走过来说。

  巴甫洛夫将小酒壶递给了士兵,口中说道:“省着点喝,就剩下这些了。”

  那士兵只喝了一小口,就将酒还给了巴甫洛夫。

  “真是好酒。”士兵说。

  巴甫洛夫就说:“这酒是我家自己酿的,在地下放了十年,才有这种味道。”

  “放了十年的好酒?”

  几个战士眼睛纷纷看向了巴甫洛夫手中的酒壶,巴甫洛夫把酒壶向怀里一收,口中说道:“就这么些,一会儿看你们的表现,谁打的好,我就给谁喝。”

  “少尉,德国人摸上来了。”一个声音说道。

  巴甫洛夫连忙从大楼向外面看去,果然,几十个德国兵手持着毛瑟98步枪与MP40冲锋枪向着大楼快速推进中。

  “准备战斗!”

  巴甫洛夫大叫一声,随后,战士们纷纷回到自己的战斗岗位,利用现有的工事与德国人交火。

  半个小时后,德国人进攻再一次被击退,巴甫洛夫放下了手中的莫辛纳甘步枪,回头向身后望去,在刚才的进攻中,又有两个战士战死,不过,德国人在大楼前却留下了二十多具尸体。

  “阿历克赛,你打死了几个人德国人?”巴甫洛夫问自己部下唯一的一名的狙击手,那狙击手就说:“我打死了六个人。”

  “干的不错,阿历克赛,来,喝两口!”巴甫洛夫将酒壶取出来交到了阿历克赛的手中。

  阿历克赛一笑,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酒,舒服的打了一个酒嗝。

  “安东,我干的也不错,一个新兵,第一战参加战斗就打死了两个德国兵,你完全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阿历克赛,让安东也喝一口。”

  “好。”阿历克赛将酒壶扔给了安东。

  安东很是高兴的接过酒壶,然后站起身来喝酒。

  “啪!”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安东的太阳穴迸裂出一股红色的鲜花。

  “狙击手!”巴甫洛夫大叫。

  “砰!”

  一个站在窗前的士兵又被一枪爆头。

  巴甫洛夫就说:“都不要抬头,注意,对面有德国人的狙击手!”

  阿历克赛快速转移了狙击位,然后来到一处对面射击的死角,寻找对方狙击手的踪迹。半晌,阿历克赛终于发现对面一处瓦砾堆有些异常,阿历克赛用枪上的瞄准镜不断的观察,终于发现,在那堆瓦砾的中间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果然是德国人的狙击手。

  阿历克赛快速上了楼梯,然后一路爬到了大楼的顶端,居高临下,在这里,他的视线终于不再受干扰,捕捉到了德国狙击手的踪迹。

  这时,阿历克赛看到下方的德军狙击手要有所动作,显然,他已经发现了自己,阿历克赛抢在德军狙击手之间瞬间击发,将德军狙击手一枪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