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8章 陷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58章 陷阱

阿历克赛回到了刚才所在的屋子,看到巴甫洛夫正看着安东的尸体,脸上一片凄然。

  “安东是我亲自选的兵,是一个好兵的材料,想不到他却牺牲的这么早。“巴甫洛夫声音沉痛的说。

  阿历克赛拍了拍巴甫洛夫的肩膀说道:“把尸体放到一边吧,德国人一会儿就要攻上来。”

  巴甫洛夫让人将安东的尸体抬到一旁,就在这时,远处来一阵嗡嗡声,巴甫洛夫通过窗户向外看去,远处驶来了两辆德国人的坦克,近百德国兵跟在坦克后面,正准备对大楼发动新一轮进攻。

  “火箭筒!”

  巴甫洛夫大叫,随后,一个战士将火箭筒扛过来,几乎与此同时,德国人的坦克炮口已对准了巴甫洛夫所在的楼层。

  “轰~”

  一炮轰来,直接将一处窗口的阵地打得粉碎,虽说这所大楼都是钢筋水泥建筑,但还是有一个战士被炸伤。

  巴甫洛夫异常愤怒,将火箭筒抢过来扛在自己的肩膀,用力扣动了扳机。

  “咻~”

  尾烟冒出,一枚火箭弹向着德军的坦克袭去,正打在德军坦克的侧部,将整个坦克打成了一团火球。

  “轰!”

  几乎与此同时,德军的另一辆坦克也捕捉到了巴甫洛夫所在,对着巴甫洛夫就是一炮。

  巴甫洛夫被炸得向后飞出,重重跌落到地上,半晌,巴甫洛夫爬起来,发现自己的一条腿已是血肉模糊,巴甫洛夫顾不得去包扎,再次扛起了火箭筒,对着德军坦克发射。

  “轰!”

  第二辆德军坦克也被炸毁,德军见失去坦克的掩护,开始徐徐后退,德军的进攻终于再一次被打退。

  直到这时,巴甫洛夫才感到自己腿部的疼痛,咬着牙,用酒清洗了一下伤口,巴甫洛夫用绑带将腿部的伤口包扎好,倚在墙壁上不断喘息。

  巴甫洛夫看到阿历克赛正在一旁寻找着德军目标,不时开上一枪,口中就问道:“阿历克赛,我们打退德国人的几次进攻了?”

  “第九次,我们最少打死了一百多德国人。”阿历克赛说。

  “够本了。”巴甫洛夫取出酒壶想要喝一口,直到此时他才发觉,酒壶里已经没有酒。

  “妈的!”

  巴甫洛夫将酒壶扔到一旁,口中说道:“阿历克赛,好像周围没有枪声。”

  阿历克赛说:“是的,周围的建筑都被德国人占领,就剩下我们所在的这幢大楼还在战斗。”

  “只要我们还在战斗,德国人就无法前进一步!”巴甫洛夫说。

  “是的,这幢大楼是这片街区最高建筑,德国人要想控制这片街区,没别的办法,只有拿下我们所在的这幢大楼才行。”

  “好的很,只要有我巴甫洛夫在,德国人就休想前进一步!”巴甫洛夫的声音是如此的坚定。

  “巴甫洛夫同志,德国人又进攻了!”一个士兵叫道。

  “准备战斗!”

  巴甫洛夫立即来到了窗口掩体处,准备接下来的战斗……东北秘闻之帽儿山水库

  徐锐很舒服的躺在一张大床上呼呼大睡,这一觉,他足足睡了八个小时,徐锐不由一惊,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徐锐看到冷铁锋正站在自己的床前,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徐锐就说:“老兵,有事儿?”

  冷铁锋说:“老徐,德国第6集团军得到了包括装甲部队与人员的补充,从南北两线对莫斯科西部发动了进攻,现在战斗正在激烈进行中。”

  “知道了。”徐锐伸了个懒腰。

  冷铁锋说:“老徐,你不想说点儿什么?”

  徐锐就说:“西线的第1突击集团军是苏军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而第16集团军也打了很多恶仗,也算是身经百战,之前又配备了很多的反坦克装备,有他们在,德国人想要下莫斯科西部是很困难的。”

  “老徐,你对苏联人就这么有信心?”

  徐锐说:“德国第6集团军被咱们打击了几次,士气已衰,再没有之前的气势,而苏联人的补充源源不断,战斗力有所增强,双方的实力差距已不明显,苏联人又是本土作战,士气高涨,我相信,短时间内,他们完全可以挡住德国人的攻势。”

  “那咱们总得干点儿什么吧?”

  “那就泡澡吧。”徐锐说。

  “泡澡?”冷铁锋瞬间无语。

  “是啊,泡澡泡,洗干净,好好休息,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会再次上战场。”

  “好吧。”冷铁锋说。

  一池温水,徐锐舒舒服服的泡在水中,很是惬意。

  冷铁锋就在徐锐的身旁,整个身子都泡在水中,徐锐就对冷铁锋说:“老兵,不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好好放松一下,以后再想这么轻松的泡澡,怕是很难。”

  冷铁锋听徐锐这么一说,才将心放下,泡在水里,只觉浑身无比的舒服。

  冷铁锋就说:“老徐,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徐锐说:“下一步,咱们就要在天上想办法。”

  “天上想办法?”冷铁锋不明白徐锐话中的意思。

  “你很快就会明白了。”徐锐将眼睛闭上,将整个身子潜入了水中……

  克里姆林宫,在保卢斯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之后,朱可夫再一次投入指挥中,不得不承认,第6集团军战斗力是非常惊人的,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第6集团军占领了许多苏军阵地,西线的形势很紧张。

  朱可夫问:“斯潘捷科沃现在的形势怎么样?”

  “斯潘捷科沃现在大部分的建筑已经失守,只有几幢大楼依旧在我们的手中,不过这几幢大楼正好挡住德军的去路,拿不下大楼,德军就无法向前推进。”一个参谋说。

  朱可夫说:“能顶得住吗?”

  “暂时还没有什么问题。”

  “嗯,告诉在那里坚守阵地的同志们,一步也不能退让。”

  “是。”我做医学生的那些年2

  朱可夫问:“徐锐同志在哪里?”

  那参谋说:“刚才打电话问了,好像徐锐同志正在泡澡。”

  朱可夫就说:“什么?都这个时候了,徐锐竟然还在泡澡?”

  “是的,朱可夫同志,徐锐同志说,他泡澡的时候谁也不要打扰他。”

  朱可夫说:“好吧,那就等你洗完澡再说。”

  徐锐这个澡一直洗了两个小时,这才精神饱满的来到了朱可夫的办公室。

  看到徐锐来了,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你可算来了。”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找我有什么事吗?”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德国第6集团军以雷霆战术再次向莫斯科西部发动了攻击,们的部队压力很大。”

  徐锐说:“援兵派了吗?”

  朱可夫说:“我已派第19集团军一部支援西线,不过德国人的进攻很猛烈,这样下去,我怕我们的部队会抵挡不住德军。”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这是个收复莫斯科的好机会。”

  “收复莫斯科?”朱可夫一愣,连忙问徐锐:“为什么这么说?以我们现在的兵力与装备,真的可以全面收复莫斯科吗?”

  徐锐就说:“如果我们利用西线的阵地吸引德军战斗力最强的保卢斯第6集团军全力进攻,在德国集中之后出动飞机袭击德军的后勤补给线,然后对第6集团军展开进攻,那么,第6集团军在没有后勤补给的情锐下只有败退一途,只要第6集团军失败,那我们就可以趁势追击,一举收复整个莫斯科。”

  朱可夫听了徐锐的话就说:“如果我们的士兵挡不住保卢斯的进攻,那么,西线就会失守,而且,我军的飞机在数量上与质量上逊于德军,如果采纳你的意见,我们将冒很大的风险。”

  徐锐就说:“战争就在是冒险,苏德战争初期,德军对苏军的机场进行突然打击,一下子消灭了几千架苏联战斗力,德军的战术,我们也可以拿来使用,我们的飞机可以突袭德军在莫斯科的机场,先消灭附近的德军飞机,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占据空中优势,在空中切断第6集团军的补给,削弱第6集团军的战斗力,同时在空中轰炸德军,争取一举击溃第6集团军。”

  徐锐接着说:“只要我们出其不意,德军在进攻中,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识破我方的战役目地,我们还是很有可能实现战役目标的,这是取得莫斯科战役胜利的一个机会。”

  朱可夫想了良久,不得不说,徐锐的计划是一个大胆而冒险的计划,如果真的成功,那么就可以一举消灭德军战斗力最强的第6集团军,解放莫斯科,当然,如果失败,那莫斯科的形势必将万分危急。

  是破釜沉舟,还是稳扎稳打,朱可夫陷入了两难之中。

  “朱可夫同志,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取得了一次大胜,我们一个集团军十二万人被全歼。”一个走过来说道。

  朱可夫不由一惊,德军的南方集团军群如果击溃了正面的苏军,那么很可能腾出手来对付莫斯科的苏军,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下去,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解决莫斯科的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