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2章 活捉保卢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62章 活捉保卢斯

就在冷铁锋带着狼牙准备袭击德军军火仓库的同时,徐锐带领二十多个狼牙却来到了一处下水道前。

  根据最新情报,保卢斯的指挥部就位于这附近不远的一幢大楼内,徐锐决定带领狼牙活捉保卢斯,打乱第6集团军的指挥,从而为苏军全歼第6集团军创造条件。

  此时的下水道入口,虽是冬天,依然是一股恶臭扑鼻,不过对于狼牙来说,这浓重的恶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狼牙可是进行了无数各种各样的训练,他们甚至可以站在粪池中喝着下午茶,如果有需要,可以二话不说将整个头都浸入粪池,至于这些下水道的恶臭,根本就是小儿科。

  徐锐看了看地图,从这处下水道进入莫斯科的地下管道,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可以摸到保卢斯所在的指挥部,徐锐打开了手电,带着狼牙一路前行,下水道的道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就算有地图,也很容易走错。

  徐锐将六识向外散发出去,不断寻找着通往目的地的道路,在漆黑的下水道内一路前行,也不知过了多久,徐锐突然停下来,一指上方说道:“我们到了。”

  徐锐蹬着下水道的梯子打开了下水道的盖子,只觉一股新鲜的空气扑而而来,徐锐贪婪的猛吸了几口,双手一撑,已从下水道里钻出来。

  只见不远处的一幢大楼戒备森严,天线林立,一看就知是一个大型的指挥部,徐锐知道,那就是自己要找的目标。

  目测了一下距离,徐锐再一次钻回了下水道,二嘎子就问:“团长,怎么样?”

  徐锐说:“德国人的指挥部离这里大约有三百米左右,从这幅下水道的地图上来看,在德国人指挥部所在的大楼边上应该是一个出口,等到了晚上,我们就趁夜色从出口钻出来,只需要十分钟,我们就可以攻占整个大楼。

  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攻占整幢大楼,我们只需要活捉保卢斯,然后把他弄到下水道里,我们就可以完成斩首。”

  “团长,这一段时间,闲得我们都蛋痛,这次终于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余必灿嘿嘿一笑说。

  “先好好休息,吃些东西恢复体力,一会儿好有力气打仗。”徐锐说完,取出一块苏联的大列巴面包啃起来。

  “团长,这么大的味儿,你也能吃得下去?”二嘎子看得直皱眉。

  徐锐说:“一个真正的狼牙,无哪怕是这面包上抹了屎,为了恢复体力,也要吃下去。”

  二嘎子看到狼牙们纷纷取出食物食用,自己也取出了一根香肠,可是鼻子闻着下水道那难闻的恶臭,自己就是咽不下去。

  “二嘎子,看来你还要好好练啊。”叫驴笑话二嘎子。

  二嘎子一听叫驴这话,把眼一闭,将香肠塞进口中……

  恢复了一下体力,徐锐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这个季节的苏联,冬天太阳不到四点就落山,五点钟天已漆黑一片,徐锐见也休息的也差不多了,立即把所有人叫起来,按地图所指示,向着前方移动……裂婚烈爱

  士兵贝克尔与下士舒尔茨一边吸着烟一边聊天。

  贝克尔就说:“这该死的天气,真的能把人冻死。”

  舒尔茨说:“听那些苏联人说,今年的莫斯科特别的冷,连耐寒的苏联人自己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外来人。”

  贝克尔说:“我好怀念家乡,巴伐利亚的冬天要比这里暖和的多,真搞不懂,我们为什么要到这晨来受罪。”

  舒尔茨说:“贝克尔,你这种思想很危险,如果让盖世太保听到,你是要被抓到秘密监狱的。我们来苏联,是为了给德国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为了我们的后代生活的更好。”

  贝克尔并没有回答舒尔茨,舒尔茨就说:“贝克尔,你怎么不说话了?”

  说这话的时候,舒尔茨回过了身去看贝克尔,他惊讶的发现,贝克尔已倒在地上,几乎与此同时,一柄冰冷的匕首割破了自己的喉咙,舒尔茨的眼神渐渐失去了神色,无力的倒在地上。

  二嘎子将匕首上的鲜血在舒尔茨的尸体上一擦,将匕首收了回去,然后向着下水道的入口处低声说道:“一切搞定!”

  下一刻,徐锐带领狼牙纷纷从下水道出口爬出来。

  徐锐一挥手,众人立即向着德军的指挥部摸了过去……

  保卢斯现在是焦头烂额,战斗已进行了几天,可是面对着寸土必争的苏军,第6集团军进展缓慢,此时的保卢斯,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风度,不断焦急的走来走去。

  现在第6集团军的主力都已聚在了一线阵地,如果再无法攻克苏军的阵地,那么,一旦苏军的增援部队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保卢斯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有换内衣,一向有洁癖的保卢斯只觉身上粘粘的,于是走进了卧室,将内衣脱掉,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你好,保卢斯将军。”

  保卢斯一惊,发现一个身着苏式军服的黄种人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这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下水道的气息,让保卢斯根本难以忍受。

  保卢斯大惊失色,自己的卧室没有自己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进来,可是这个苏联军人是怎么进来的呢?

  保卢斯下意识去腰间取手枪,徐锐就说:“保卢斯,不要乱动,否则,我保证在第一时间将他打死,不信你就试试。”

  保卢斯去摸枪的手放了下来,口中说道:“你是什么人?”

  徐锐将桌上水杯中原本为保卢斯准备的咖啡一饮而进,口中说道:“你看我这身装束不就知道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保卢斯问。

  “三层楼并不算高,我用手就可以打开窗户进来。”

  “保卢斯先生,很荣幸的通知你,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俘虏了。”徐锐将水杯放在桌子上,很有礼貌的说。
龙德传
  保卢斯刚要大叫,徐锐就说:“保卢斯先生,不要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不然,我无法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保卢斯听徐锐这话,立即将脑袋耷拉下来。

  徐锐打开了房门,示意保卢斯可以走出去,保卢斯一喜,走出了房门,结果他却发现,作战室内的十几个参谋都低头蹲在地上,几个手持冲锋枪的黄种人将冲锋枪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保卢斯的表情一下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同时他极为惊讶,这些黄种人竟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控制了整个指挥部,连一枪都没有放出,这真是太让人震惊。

  “你们是……狼牙?”保卢斯似乎明白了一些。

  徐锐就说:“很高兴你能猜出我们的来历。”

  保卢斯如霜打的茄子,对于狼牙,他还是有所了解的,狼牙在万军丛中俘虏了冯.博克,那么自然也能俘虏自己,这一仗,自己输的心服口服。

  “保卢斯先生,现在我要求你立即给我的部队打电话,让他们向这个地区集中。”徐锐在地图上指了指,保卢斯一看,那地方,赫然是斯捷潘科沃……

  随着保卢斯命令的发现,德军第6集团军不断向斯捷潘科沃地区集结,二十几万人集中于这一狭小的地区,整个斯捷潘科沃的德军数量异常密集,而苏军这里却一反常态的进行撤退,将自己坚持了几天的阵地拱手交给了德国军队,这让德国人有一种错觉,苏联人已经无法再坚持下去。

  “轰轰!”

  一连串爆炸声响起,却是德军位于斯捷潘科沃后方的油库与军火库被炸毁,一时间,火光冲天,熊熊的火焰在空中不断升腾,仿佛绚烂的妖花,将夜空照得亮如白昼。冷铁锋带着狼牙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将德军建在前沿附近的仓库完全摧毁。

  当看到自己的油库被炸时,德军顿时人心慌慌,没有了油库,意味着坦克与汽车无法再行驶,没有了军火库,则意味着德军再也无法对苏军进行有效的抵抗。

  无数的电话打向第6集团军指挥部,各级军官纷纷要求保卢斯做出下一步的行动命令。可惜现在的保卢斯却早已不在指挥部,他与自己的参谋被徐锐押解着进入了下水道中。

  与此同时,朱可夫接到了冷铁锋与徐锐的电报,在得知两支狼牙都已得手,德军第6集团军大部已进入斯捷潘科沃地区后,朱可夫仰天长笑,他知道,胜利的天秤已向苏军倾斜。

  朱可夫决定,发动莫斯科战役开始后最大的反攻作战,早已准备好的六个集团军数十万人已来到了斯捷潘科沃附近,只需一声令下,就可以向德军发动最猛烈的攻击。

  朱可夫拿起电话,亲自打给炮兵部队,然后说道:“同志们,决战的时候到了,现在我命令你们,所有火炮全部开火,狠狠的打击德国法西斯!”

  苏军炮兵阵地,无数的榴弹弹、加农炮、喀秋莎火箭炮已做好了进攻准备,随着朱可夫一声令下,成千上万的炮弹划过夜空,如流星夜雨,向着斯捷潘科沃地区狂猛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