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8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武藤章是怀着沉重的心神踏上浦口码头的。

是的,武藤章这次前来浦口码头,是奉了杉杉元的命令而来的,他此行的唯一使命就是确保刚刚运抵浦口的这3000吨军需物资能够安全、如期送抵前线,交给正在淮河沿线与中**队交战的第9、第13师团。

这个任务看起来似乎很轻松,不就是3000吨军需物资么,只需一趟军列就可以一次运送到凤阳,剩下的就可以交给第9、第13师团的辎重部队了,毕竟凤阳镇距离蚌埠只有不到五十里,而且处在日军的控制下。

但是,只有武藤章知道,这个任务绝对不轻松。

这次任务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大队!

武藤章坚信小鹿原俊泗说过的一句话,对徐锐,怎么高估都不过分!

想当初在无锡,有谁能想到徐锐能够带着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完成惊天逆袭,一举端掉立花联队的司令部?

想当初在包兴,有谁能想到徐锐能够在暂编七十九师几乎被全歼的前提之下,却竟然带着区区几百号残兵,在包兴镇完成了对伏见宫亲王专列的奇袭?

想当初在南通,有谁能想到徐锐仅凭借不到一个营的兵力,却在南通的江滩上上演了一场惊天的反抢滩战,一举全歼了重藤支队,就连支队长重藤千秋也成了他的俘获,这样的战例简直是世所罕见。

因此,谁又敢肯定,徐锐就不会把黑手伸向这批军需物资?

毕竟,大梅山区跟津浦路的距离太近了,最近处直线距离甚至还不到五十里!

而且,就在几天前,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大队还刚刚奇袭了蒲城,全歼了驻守蒲城的宪兵大队不说,还夺走了囤积在蒲城的上百万斤军粮。导致淮河前线的九万多日军将士险些连饭都吃不上,这样的人物,这样的一支部队,又有谁敢等闲视之?

所以,武藤章才会主动向杉杉元请命,前来浦口负责安保工作。

无论如何,这3000吨军需物资都必须如期、安全送抵淮河前线。

不过。武藤章深知自己能力十分有限,而且他还不熟悉特种作战。而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大队里边,却有一支专门遂行特种作战的小部队,为了应对这个威胁,武藤章专门请了个同样精通特种作战的专家,就是小鹿原俊泗。

当武藤章和小鹿原俊泗踏上浦口码头,饭岛师团的一个步兵大队已经先期抵达,并且对浦口火车站实施了戒严,除了卸货的民夫,任何闲杂人等都不许靠近码头百米以内。若有人胆敢越线,则直接予以击毙。

武藤章的到来十分突然,根本就没有通知浦口各界。

既便是浦口铁路局局长毛朋,也是在十分钟之前才刚刚接到通知。

接到通知之后,毛朋便赶紧带着浦口工段工段长曹贵等铁路局的大小官员,匆匆前来码头上迎接,当毛朋、曹贵他们赶到码头时。武藤章也刚刚从炮艇下来。

“太桑辛苦了,一路辛苦了。”面对日本人,毛朋本能的弯下了腰。

跟在毛朋身后的曹贵还有铁路局的十几个大小官员也跟着点头哈腰。

每个民族都有败类,这些败类总是千方百计的抹黑自己的祖国,贬低自己的同胞,谁要是赞美一下自己的祖国。俨然就是他们的仇人,谁要维护一下同胞,立刻就会遭到他们的攻击谩骂,然后转过头去,他们就去会诡舔西方,比狗都贱。

小鹿原俊泗骨子里是极度瞧不起中国人的,所以压根就没理睬。

武藤章却非常清楚。单凭和族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征服中华民族的,和族要想征服中华民族,就必须学习满族实施以华制华的策略,所以武藤章对中国人相对还算是温和,至少表面上给予了南京维新政府的官员足够的尊重。

“毛桑,不必见外。”武藤章笑着摆了手,又和颜悦色的说道,“我这次前来浦口,乃是受了司令官阁下的委托,前来浦口检查安保工作的,你应该知道,这批军需物资的安全直接关系到淮河战场的成败。”

“哈依,我的明白。”毛朋连连点头哈腰,一边又转身肃手道,“太桑,请这边走,我等已经在站务大楼里准备好了茶水,乃是本地有名的名茶,六安瓜片,请各位太桑赏光,务必要赏光,呵,请这边走。”

武藤章不想太过峻拒毛朋的好意,跟着走了。

不过小鹿原俊泗却没有跟着前往,而是带着随行的两个参谋开始在火车站里巡查,当然他绝没想到,徐锐和他的特战分队已经混了进来,并且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所以小鹿原俊泗的巡查重点,是火车车皮的保卫安排。

伊东玉之介和另一个参谋跟在小鹿原的身后,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小鹿原桑,你真的认为徐锐会动手截夺这批军需物资?”

小鹿原不答反问道:“伊东桑,你认为呢?”

“我认会不太可能。”伊东玉之介道,“因为从以往的战例来看,徐锐是个聪明人,他若是个聪明人就应该知道,截夺这批物资的机会微乎其微。”

小鹿原道:“微乎其微,不等于绝对没有可能,不是吗?”

“哈依。”伊东玉之介顿首道,“不过,我并不认为徐锐会做出这样不明智的选择。”

“不明智?”小鹿原嘿嘿一笑,脸色瞬间变得冷肃,“对于我们来说或许不明智,可是对于徐锐来说却是未必,对于徐锐,永远不要以常人的思维去揣度,否则你会后悔的,因为以往的战例已经充分的证明了这点。”

伊东玉之介狞声道:“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期待?”小鹿原冷冷的说道,“伊东桑,你认为军列的安保已经无懈可击了吗?”

“无懈可击当然谈不上。”伊东玉之介摇头,但是很快话锋一转又道,“但是至少,仅凭大梅山独立大队的实力,绝不可能对军列的安全构成威胁,徐锐若真敢来,必定会在皇军的铜墙铁壁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小鹿原摇头,他可没有伊东玉之介这么乐观。

绕着火车站月台转了两个来回,小鹿原说道:“从目前看,火车站的安保工作已经做得比较到位了,但这只是白天,夜间肯定会有松懈,所以我们特战队的任务,是重点协助宪兵队搞好夜间警戒,严防敌人的渗透。”

伊东玉之介重重顿首道:“明白。”

说话间,小鹿原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窥视他,可回头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只有一大群衣衫褴褛的苦力正聚坐在一起吃饭。

也许自己真紧张过度了,小鹿原自嘲的笑了笑,转身走了。

不远处,看到小鹿原走远,徐锐才长出了口气,刚才真的好险。

徐锐便将头上戴的毡帽往下拉了拉,尽可能的遮住自己的脸孔,同时以眼色示意身后的冷铁锋,冷铁锋也赶紧把毡帽拉低了些。

“老徐,怎么回事?”冷铁锋压低声音问道,“这小鬼子怎么还活着?”

“奇怪,不能够啊,我明明打中了他的心脏!”徐锐也有些困惑,上次在蠡口,他明明击中了这小鬼子的心脏,按道理来说,这小鬼子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可眼前这小鬼子千真万确就是当初那个鬼子,这是咋回事?

冷铁锋道:“难道是另一个鬼子,只是长相差不多?”

“不是。”徐锐却断然道,“就是当初的那个小鬼子。”

“那就是你没有打中心脏。”冷铁锋道,“你打偏了。”

“不可能!我绝对打中他的心脏了。”徐锐断然摇头道,“依我看,这个小鬼子的心脏多半长在了右边,所以才侥幸躲过了一劫。”说完狞笑了一声,又说道,“不过这次,他却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冷铁锋道:“看来从沙桥墩劫走黄守义的,应该就是这个家伙了。”

“多半是。”徐锐道,“看来小鬼子也已组建了特种部队,我们却不能掉以轻心了,这次回大梅山之后,必须加强根据地的安保等级了。”

冷铁锋道:“可现在咱们又该怎么办?有这个小鬼子在,咱们的行动就大受限制,再想摸清楚鬼子军列的保卫安排可就不容易了。”

徐锐默然,有这个小鬼子的特种兵在,他们特战分队的行动的确会受到很大限制,至少他本人和冷铁锋没办法随意行动了,不然,不小心跟对方照面怎么办?这当然不是怕,浦口纵然天罗地网,徐锐也有足够的信心突围,可是这样一来,这次行动就成了打草惊蛇,后面再想截下鬼子的这批军需物资就没可能了。

好半天后,徐锐才道:“看来行动计划必须做出改变了。”

原定计划,是利用装卸工的身份混进浦口火车站,然后找个机会悄悄的潜伏下来,等到夜间没有人时,再窜出来,清查鬼子军列的保卫措施,可现在鬼子的特种兵驻守这里,夜间行动就反而比白天更加危险了。

这可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