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5章 高手对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65章 高手对决

    雷奥带着一支几十人的特种部队袭击了科涅夫火车站,成功的炸毁了堆在车站上的几十门苏军大口径火炮,雷奥心中很得意,这两天,自己的部队接连袭击了苏军以科涅夫火车站为中心的大片地区,取得了极大的成功,雷奥算了一下,光是大炮就被炸了上百门,另外还有几百吨的弹药,上千吨的油料,给了苏军以很大打击。



    此时的雷奥从科涅夫火车站撤出之后并没有返回,在科涅夫火车站,雷奥得到了一个消息,一列载着数百台坦克发动机的列车在不久之后就要驶达莫斯科。



    发动机是坦克的心脏,如果有了这几百台发动机作为更换,莫斯科地区的苏军将军战力大增,反之,如果自己炸毁了这些发动机,那么就可以给苏军以重大打击,所以,雷奥将目标放到了这列即将驶来的运载着发动机的列车上。



    哈特曼上尉就问:“上校,你确定苏联人的列车一定会经过这里?”



    雷奥说:“从在科涅夫车站的列车调度图上看,所有的列车都为这列火车让路,可见这列火车里装载的一定是极为重要的物品,从种种迹象来看,这列火车里装的应该是坦克发动机,还有什么能比坦克发动机更为重要呢?只要我们炸掉了这列火车,苏军必会元气大伤,短时间内,他们的装甲部队就不会有什么作为。”



    哈特曼一点头,这两天,雷奥指挥的行动都取得了很大成功,因此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中积累了很高的威信,所有特种兵都认为,雷奥的指挥能力绝不在奥托之下,其战术策划能力,甚至还要超过奥托,雷奥以自己的行动赢得了所有特种兵的信服与尊重。



    哈特曼心中暗想,既然雷奥说这列火车装载着苏联人的坦克发动机,那就一定不会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远处,传来一阵火车汽笛的叫声,一辆货车呼哧呼哧从东方向着莫斯科驶来。



    雷奥眼睛一亮,他知道,自己的猎物终于要到了,自己手下的特种部队已在前方大桥上埋下了大量的炸药,只要火车一驶过大桥,就会连同车上的坦克发动机一起飞上天。



    雷奥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都注意隐蔽,不要露出什么马脚被苏联人发现。



    火车不断向前飞驰,拉响了汽笛,震得人耳膜生痛。



    就在火车接近大桥的时候,却缓缓停了下来。



    雷奥心头一动,莫非是苏联人发现了什么?



    然而,火车内并没什么异动,就这样静静的停靠在那里,哈特曼就说:“上校,好机会,我们正好冲上去,夺了这辆列车。”



    雷奥却是眉头一皱,他的直觉隐约间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雷奥就说:“先不要着急,看看再说。”



    过了足有两分钟,火车依旧没有行动的迹象,哈特曼有些急了,口中说道:“上校,多好的机会啊,一定是苏联人发现了什么,不敢再前进,如果我们不趁机攻过去,那苏联人的援兵一到,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



    雷奥头脑飞速运转,看了哈特曼一眼,雷奥突然说道:“撤退。”



    “撤?”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雷奥,心说雷奥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错过。



    “上校,你真的要错过……”



    “我说了,撤退!”雷奥打断了哈特曼的话,趴在雪中的身体缓缓向后退却。我的美女董事长老婆



    哈特曼长叹一声,只好与其它的特种队员随着雷奥后退了大约三百米的距离,这时雷奥却停下来,口中说道:“哈特曼,把迫击炮架起来,对着列车攻击。”



    哈特曼完全没有搞明白雷奥是什么意思,不过一门迫击炮,对列车根本不可能有太大的破坏作用,虽然心中这样想的,但哈特曼还是忠诚的执行了雷奥的命令。



    “轰!”



    “轰轰!”



    迫击炮来了个三连发,在火车附近爆炸,随后,只见火车顶端的帆布突然被翻开,足足十节列车,每节列车上方都出现了两挺机枪,一共是二十挺机枪,形成交叉火力,不断向前方开火。



    “有埋伏!”哈特曼大惊,与此同时,内心对雷奥充满了佩服,要不是雷奥未卜先知,自己这一队几十名特种兵,怕是早就中了苏联人的埋伏全军覆没。



    “撤退!”



    雷奥说完转身向远处飞奔,德军特种兵此时已对雷奥佩服的五体投地,纷纷跟在雷奥的身后向前飞奔,渐渐消失在了铁路一侧的丛林中……



    “停止射击!”冷铁锋将手一挥,大叫一声,随后,二十挺机枪都停了下来。



    “不对劲儿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冷铁锋说。



    一旁的徐锐就说:“德军的指挥官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竟然识破了我的诱敌之计。”



    “妈的,白忙活了。”二嘎子气呼呼的说。



    徐锐说:“也不算白忙,这是咱们与德国特种兵换帅之后第一次照面,看来,德国人的进步很大,我们与他们交战怕是没有以前那么容易。”



    “二嘎子,去前面大桥搜搜。“



    “搜啥?”



    “如果我是德军指挥官,一定会在这座大桥安上大量的炸药,用来炸毁列车。”



    二嘎子一听,立即从车上跳了下去,向着前方快速跑去。



    不一会儿,二嘎子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对徐锐说:“团长,你简直神了,大桥底下真绑了不少炸药,还有引线呢,被我用刀给割断了。”



    徐锐一点头,口中说道:“看来,我们的对手真的很难缠啊,我们要重新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看来,我们要重新考虑下一步的计划。”雷奥皱着眉,在丛林里看着远处的列车从容驶过大桥,心中很是郁闷。



    “上校,苏联人真的太狡猾,竟然发现了我们的计划。”哈特曼说。



    “嗯,我们的对手很难缠,竟然给我们设下了这么一个圈套,想要引诱我们上钩,如果有一点大意,我们现在已经被消灭,如果我猜的不错,我们遇到的应该是狼牙。”雷奥说。



    “狼牙?上校,你是说,狼牙已经盯上了我们?”作为一名资深的老兵,一听到狼牙两个字,哈特曼的背脊就直冒冷汗。三国之群芳寻踪



    前一段与狼牙的交手,让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损失惨重,连队长奥托都战死,这给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每个人的心中都留下了阴影,到了谈狼牙色变的程度。



    雷奥就说:“狼牙是厉害,不过,并没有厉害到无法战胜的地步,这一回合,我们并没有吃亏。”



    哈特曼说:“上校,狼牙最厉害的是徐锐,徐锐的强大是你想象不到的,希望我们不要遇到他吧。”



    雷奥却说:“我倒想早些会会徐锐,这个人杀了我的哥哥,我一定要找他报仇!”



    哈特曼却说:“上校,你千万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不然……”



    哈特曼的潜台词就是,你如果有这样的想法,会死的很难看,不过他还算有些情商,这话最终没有说出来。



    雷奥冷冷看了哈特曼一眼,说道:“徐锐,我一定要杀了他……”



    “阿嚏!”



    徐锐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徐锐就说:“怎么感觉有人在念叨我。”



    叫驴就说:“团长,一定是嫂子一个人在家寂寞想你了!”



    徐锐白了叫驴一眼,不过心头却暖暖的,眼前不由闪动着江南的影子,已经来苏联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江南现在什么样了。



    看徐锐有些失神,冷铁锋就说:“老徐,你还真想江南了?”



    徐锐说:“虽然来苏联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可我怎么总觉得像过了一年似的。”



    冷铁锋就说:“是啊,咱们狼牙在异国它乡征战,思乡是难免的。”



    徐锐说:“虽然思乡,但我们却一定要坚持到底,要让狼牙知道,我们所做的每一点努力,都是为了中国的未来的强大,我们的流血牺牲都是有价值的。”



    冷铁锋说:“老徐,这次咱们扑了个空,我们接着要干什么?”



    徐锐说:“老兵,胜负乃兵家常事,这次让德国人跑掉,但咱们早晚能抓到他们,你来看地图,德军特种兵大多沿铁路线活动,最近有一批坦克从喀山运到莫斯科,我估计德国人一定会打这批坦克的主意,我们就再设一个局,这一次,我不信德国人不上当!”



    “德国人真的会来?”冷铁锋问。



    “如果我是雷奥一定会来,不然让这批坦克运到莫斯科,莫斯科的苏军战斗力将大大加强,对德军构成严重的威胁。”



    “老徐,你吃定雷奥了?”



    “战场上情况瞬息万变,雷奥又诡计多端,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吃定他,不过如果我是雷奥,就算明知有陷阱也一定会来。”



    冷铁锋说:“从今天白天的情况来看,雷奥确实是一个不易对付的对手,老徐,咱们一定要小心,不要着了这个雷奥的道。”



    徐锐说:“高手对决,讲究的是先机,现在先机在雷奥的手中,他可以随意选择出手的时机与地点,我们很被动,不过我倒觉得,只有对手相当,才有意思,从今天来看,雷奥是个好对手,这场较量倒是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