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6章 连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66章 连环

    “什么?有一批坦克要运抵莫斯科?”雷奥说。 



    “是的,情报显示,这批坦克足有数十辆,通过火车正在从西伯利亚运往莫斯科,大约在一天后可以运抵莫斯科。”哈特曼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批坦克必须经过科涅夫火车站,我们可以在科涅夫火车站袭击这批坦克,最好能将这批坦克抢走。”



    “科涅夫火车站?我们不是刚刚袭击过那里吗?”哈特曼吃了一惊。



    雷奥说:“正因为刚刚袭击了那里,苏联人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再次袭击科涅夫火车站,所以我们的行动反而会更容易成功。”



    哈特曼说:“也许你说的对,但这样做还是太过于冒险。”



    雷奥笑着说:“哈特曼,我们每天在做的事情不都是在冒险吗?”



    哈特曼说:“如果您下定了决心,那么我会服从您的决定。”



    雷奥说:“人生与打仗一样,都是在赌博,只不过有人赌输了,有人赌赢了,而我,还没有输过……”



    科涅夫火车站,一片忙碌景象,虽然在一天前刚刚受到过德国特种部队的袭击,但是科涅夫火车站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秩序,没有人认为德国人会在两天之内会袭击同一个目标,所以,车站的气氛并不紧张。



    在一任站长柴可夫斯基被打死之后,副站长伊万成为了新一任站长。



    在伊万的组织下,整个车站很快恢复了正常,当然,为了防止德国人的袭击,伊万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守卫车站的一个连战士打起了精神,以免被德国人再次攻进来,但在所有人的心都认为,德国人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次进攻,所以,整个车站外紧内松,气氛还是很松懈的。



    伊万正在紧张的调度,在这时,一个男人走进室内,看到这人时,伊万不由一皱眉问道:“你是什么人?”



    “莫斯科城防司令部,参谋主任,徐锐。”



    “你是徐锐同志?”伊万显然是听说过徐锐的名字,当即大吃一惊,一下子站起来,眼尽是诧异……



    科涅夫火车站外,雷奥与哈特曼手持着望远镜趴在雪地不断观察着火车站的情况。



    “看来苏联人有所防备,竟然派出这么多的岗哨,校,我们还要进儿吗?”哈特曼说。



    雷奥说:“如果没有岗哨,我反而不放心,现在岗这么多,我倒对这次行动信心十足。”



    哈特曼诧异的问:“为什么?”



    雷奥说:“科涅夫刚受到过我们的袭击,如果不增加岗哨,反而很怪,现在增加了岗哨,说明车站并没有什么防备,我们倒是可以进攻,而且你看,苏联人虽然增加了岗哨,但是这些岗哨之间并不紧张,那两个人还在聊天,这表明,苏联人并没有意识到我们会再次袭击科涅夫火车站。”



    “有道理。”哈特曼表示赞同。



    “哈特曼,一会儿你带一队人从左侧进攻,我带一队人从右侧进攻,发起突然进攻,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拿下科涅夫火车站。”



    “校,什么时候发起进攻?”



    “等到运送坦克的火车进站时,我们可以发起进攻,先不要打草惊蛇。”



    “是!”


降魔战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渐渐黑下去,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远处驶来一辆列车,列车装载着一辆辆坦克,不断向火车站靠近,大约几分钟后,火车终于在车站停下来,随后,一辆辆坦克准备卸载,车站乱哄哄的一片,看起来很是混乱。



    雷奥放下了望远镜,哈特曼说:“校,好机会啊,可以行动了吗?”



    雷奥双眉紧皱,口说道:“我总感觉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哈特曼说。



    “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只是有这种感觉,哈特曼,一会儿进攻时一定要小心,万一有什么不对,立即撤退。”



    “是!”



    哈特曼应了一声,随后,带着三十多人人向左侧摸了过去。与此同时,雷奥从车站右侧摸了过去。



    哈特曼的进攻很顺利,飞快的干掉了两个哨兵,随后,哈特曼带着人长驱直入,杀入了车站,远处正在卸车的苏联工作人员与士兵却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全都一哄而散,落荒而逃。



    哈特曼来到了列车前,口说道:“去把坦克开下来,这回咱们可是立下了大功!”



    “是!”



    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成员都受过驾驶坦克的训练,当下两个队员从跳板蹬了火车车厢,拉开了坦克外面的帆布……



    “尉,快看!”一个队员大叫,哈特曼向那辆“坦克”看去,这才发现,这辆坦克竟然是木头制成的冒牌货。



    “嗯?怎么会这样?”哈特曼大惊。



    这时,第二个队员也拉开了另一辆坦克外面罩着的帆布,结果发现,这同样是一辆假坦克。



    “不好,当了!”哈特曼一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怕是了苏联人的计。



    下一刻,无数的枪声从车站四面八方传来,杀声四起。



    哈特曼心知了苏联人的埋伏,看到附近车站的房屋,打算占领房屋进行抵抗,哈特曼当即率领特种部队向着车站所在房屋猛扑。



    “嗒嗒嗒……”



    无数的枪声从车站的各个房间内传出,只一瞬间,将哈特曼手下的特种兵撂倒了一半儿,哈特曼连忙躲到一根石柱后面,这一刻,他清楚的看到,从车站的房屋内,最少有十几挺轻机枪在同时开火。



    “快撤!”哈特曼一边大叫,一边指挥着残余的德国特种兵纷纷钻进了火车底下,利用月台做掩护一边射击一边撤退。



    在这时,火车后面爆发出一阵“乌拉!”的叫声,最少有一百多人向着哈特曼的队员冲来。



    哈特曼已陷入绝望,好在这时苏军的阵势一乱,却是雷奥带着人杀到,一番恶战之后,雷奥趁着夜色,终于成功将哈特曼所部救出,钻入了车站附近的一片松树林。



    哈特曼不断喘息着,看看身旁的队员,出发时的三十多人只剩下了六个人,而且还个个带伤。



    哈特曼用感激的眼神看向了雷奥,口说道:“校,这次多亏你,不然我……”



    雷奥打断了哈特曼的话,口说道:“这次是我的失误,我没有想到,苏联人会料到我们的行动,从而设计了这个陷阱,以至于受到这么大损失。”



    哈特曼说:“校,苏联人太狡猾,竟然早有准备,看来我们以后一定要小心。”娼门庶色



    雷奥说:“是啊,苏联人一定有布局的高手在,怕又是那个徐锐在搞鬼。”



    哈特曼说道:“校,徐锐狡诈多端,真是可恶。”



    雷奥说:“这没有什么,这次失败了,我们下次一定可以再赢回来。”



    “朗格,苏联人追来没有?”哈特曼叫了一声。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哈特曼与雷奥对视了一眼,猛的向着前方奔,来到了一株大松树前,只见那大松下,一具德国兵的尸体倒在雪地,他的喉咙已被匕首割断,鲜血将地面的白雪染红了一片。



    哈特曼半手指放在了朗格的动脉前,口说道:“还有体温,死亡时间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雷奥说:“朗格的身手在特种部队算是出类拔萃的,可是竟然连声音都没发出被杀死,只能说明,杀他的人绝对要高出他许多,看来我们这次遇到对手了。”



    “一定是狼牙!”哈特曼叫道。



    “嗯。”雷奥一点头,口说道:“让所有人都注意警戒,我们的敌人在附近!”



    “啊!”



    “啪!”



    一声惨叫传出,随后枪声响起,枪声响起之处,距雷奥与哈特曼只有十几米的距离,雷奥与哈特曼迅速打出手枪,向着枪声响起处迅猛狂奔。



    下一刻,他们来到了那枪声发出处,只见一个德国特种兵倒在地,喉咙已被匕首割断,那枪声,却是特种兵临死前扣动了扳机发出。



    “混蛋!”



    雷奥眼神一寒,心已经明白,狼牙一定极为擅长丛林作战,这是将自己的部队当成了猎物,想要逐一进行捕杀。



    “想分而击之,哼!”雷奥当即下令,所有人立即向自己所在处集,全力戒备,不要分开行动,以免被敌人有机可趁。



    四十几个德国特种兵聚在一起,一个军官说:“校,我们已经……”



    “啪!”



    那说话的军官被一枪爆头。



    “嗒嗒嗒……”



    接下来,密集的枪声从四周响起,德军特咱兵纷纷弹。



    “嗒嗒嗒……”



    加特林机枪发出疯狂的吼叫,密集的子弹将几个德国特种兵同时打成了筛子。



    “轰!”



    “轰轰!”



    F1柠檬手雷在人群爆炸,给了德国特种兵以巨大的杀伤。



    雷奥眼神一扫,一瞬间已经判断出,四周最少有三、四十人在同时开火,特别是那挺加特林,火力异常凶猛,如此高密度的枪声,自己的队员损失惨重,不断有人被击倒地。



    雷奥倒吸一口凉气,他终于明白,从一开始,自己陷入了对手的连环计……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