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7章 行尸走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67章 行尸走肉

徐锐心中有些小得意,自己精心设计了这场骗局,为的就是赚德国特种部队入瓮,从种种迹象来看,德国特种部队的队长雷奥,很可能就在这支特种兵分队中。

  现在,德国人终于进入丛林,进入了狼牙早已布好的陷阱中,看到德国特种兵一个接一个被打倒,徐锐下令,必须全歼这股德军特种兵,不能让一个人漏网,徐锐真的有些迫不及待,见见这个叫雷奥的对手。

  二十分钟后,枪声终于停止,三十多个德国特种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丛林中,狼牙们不断在人群中搜索,看看有没有活下来的敌人。

  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引起了徐锐的注意,徐锐走过去,一脚踩在那尸体的小腿上,那“尸体”惨叫一声,一下坐了起来,原来这个德军特种兵竟然是在装死。

  徐锐冷哼一声,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然后让人把这德军特种兵押到自己的身前。

  “你叫什么名字?“徐锐问。

  德国兵并不回答,只是闭着眼睛。

  徐锐就说:“你可以不回答,我也不会杀死你,不过,你将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冰原做苦役,直到你累死、冻死、饿死。”

  “我叫尤利安。”那德国兵终于开了口。

  “你们这次行动的首领是谁?”

  “雷奥。”

  “你是说,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新任队长雷奥?他现在在哪里?”徐锐问。

  “他已经逃走,你们是永远抓不到他的。”尤利安说。

  “能不能抓到是我是的事。“

  徐锐一挥手,两个狼牙带走了尤利安。

  徐锐面沉似水,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可是依旧让雷奥逃走,这个雷奥,逃命倒是有一套本事,下次再想抓到他怕是不容易。

  不过这一次干掉了六十多个德国特种兵,总算出了一口恶气,这一仗算是打了个翻身仗。

  冷铁锋就说:“老徐,上一次被德国特种部队逃走,心里这个憋屈,这回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徐锐就说:“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德国特种兵还会出来骚扰后勤,我们只有再打两个这样的仗,才能扭转现在被动的局面,还有,那个雷奥,真的是一个比奥托还难缠的对手……”

  接下来的几天,狼牙以铁路线为中心,四处出击,不断设伏,打得德国特种兵损失惨重,再加上苏军加强了后勤补给线的防御,德军特种部队的行动再也占不到便宜,自身反而不断受损,雷奥见状,只好下令特种部队暂停了对苏军后勤补给线的破坏。

  至此,狼牙保卫后勤线的战役取得了成功,苏军大量的物资通过铁路和公路,源源不断进入莫斯科,苏军的实力一点点壮大,劣势也在一点点的缩小。

  不过就在此时,德国党卫军骷髅师来到了莫斯科前线,党卫军骷髅师,是党卫军中最为精锐的部队,每个人都是德国元首最忠诚的信徒,他们拥有最精锐的武器,最严格的训练,最铁血的作风,由德国元首最狂热忠诚的信徒组成,纵横苏联,从无败绩。潮汐进化

  随着党卫军骷髅师的到来,德军的进攻活跃起来,党卫军骷髅师连续破了苏军在南线的三道防线,直逼莫斯科城下,德军再一次扳回了主动权,至此,莫斯科再一次乌云压顶,危机重重。

  朱可夫再一次陷入困境之中,苦苦思索破局的办法,这一次,他又想到了徐锐,无形中,朱可夫渐渐对徐锐形成了依赖感,似乎每一仗如果少了徐锐,就失去了必胜的信心。

  当徐锐站在朱可夫面前的时候,朱可夫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朱可夫开口问道:“徐锐同志,党卫军骷髅师太过凶猛,已经连续冲垮了我军三道防线,我已派出最得力的第1突击集团军前去阻击,不过骷髅师的攻势很猛,再这样下去,莫斯科迟早不保,必须想个办法应对才行。”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你还记得从喀山来到莫斯科时我和你进行的兵棋推演吗?”

  朱可夫说:“记得。”

  徐锐说道:“之前的战斗,虽然有所波折,但总体上,还是按照我们兵棋推演的步骤顺利的进行,现在德国人聚集重兵于莫斯科城下,他们的后方一定很空虚,这个时候,如果我们能够袭击德军后勤补给基地斯摩棱斯克,杀他个人仰马翻,那德国人一定会从莫斯科前线抽调兵力回防。

  如此一来,就可以减轻莫斯科战场的正面压力,莫斯科的危局自解。”

  “好办法。”朱可夫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徐锐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现在的危局,徐锐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你是不是想用狼牙去袭扰斯摩棱斯克?”朱可夫问。

  “是的,现在的斯摩棱斯克,只有少部分德军,其余的部队都是苏兰、罗马尼亚、西班牙与立陶宛、拉脱维亚的仆从军,甚至还有一部分俄罗斯解放军,他们的战斗力与德国军队相比差距很大,所以,我对这次的任务有充分的信心,一定可以把德国人的一部分主力调回来,减轻德军对莫斯科的压力!”

  朱可夫苦笑说:“徐锐同志,这样的任务,除了狼牙,也没有别的部队可以完成,祝你马到成功!”

  “请放心,我一定会完成任务。”徐锐点头说……

  斯摩棱斯克,德军在占领了这座城市之后,就将这里变成了德军的后勤补给基地,德军中央集团军的后勤物资大多储存在这里。

  由于德军中央集团军主力都集中在莫斯科的附近,所以保卫斯摩棱斯克的只有德军一个正规步兵团,不过几千人,力量过于单薄,为了弥补兵力上的不足,德军中央集团军总司令冯.克鲁格不得已将苏兰等国的仆从军以及俄罗斯解放军的大部分兵力都放到了斯摩棱斯克附近,这些仆从军的人数达到十几万人,整个斯摩棱斯克已经成为了一座大兵营,到处都是操着不同语言的大兵。

  斯摩棱斯克的一座仓库外,两个俄罗斯解放军的士兵正在一起聊天。

  上士伊戈尔说:“尼基塔,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战极通天

  一等兵尼基塔说:“我家里有两个妹妹,父亲和母亲,还有一个等着我回去的未婚妻。”

  伊戈尔说:“你真的很幸福,竟然有这么多的亲人。”

  尼基塔却说:“我真的幸福吗?我他妈是世界上最惨的人。”

  伊戈尔问:“怎么这么说呢?”

  尼基塔就说:“我们这样的人,有家也不能归,还连累了家里的亲人受苦,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死在哪里,你说,这还不算惨吗?”

  伊戈尔默然,他与尼基塔本来是红军的士兵,后来在基辅战役中被俘,在战俘营里受尽了折磨,后来,德国人成立了俄罗斯解放军,要从俘虏中选兵,为了活下去,两个人都报名加入了俄罗斯解放军。

  虽然生命保住了,但在苏联人的眼中,他们两个是叛徒,他们在家中的亲人也会受到连累,而在德国人的眼中,他们不过是一群送死的炮灰,一群软骨头,德国人根本就没有真正信任过他们,哪怕是在战争最紧张的时候,俄罗斯解放军也只是负责一些后勤工作,德国人根本不敢把他们派到战场上,生怕他们反水。

  所以,这些投靠德国人的俄罗斯解放军过得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日子,完全就没有归属感。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好好站岗,不要出了差错。”

  彼得上校从一旁走过来。

  看彼得走来,伊戈尔与尼基塔连忙站直了身子不敢说话,直到彼得走远,两个人又聊起来。

  “他也是苏联人,怎么这么死心塌地为德国人卖命?”尼基塔说。

  伊戈尔就说:“彼得可是皇族。”

  “皇族?”尼基塔吃惊的问。

  “是啊,彼得的祖父是上一任沙皇的叔叔,所以,彼得是皇族,后来,沙皇倒台,彼得为了活命就逃到了西伯利亚,在那里参加了白卫军,但白卫军后来被红军打败,于是彼得就逃到了上海,靠着给中国人打工过日子。

  直到战争爆发,彼得在中国听说德国人在打苏联,于是主动从中国上海来到苏联,加入了俄罗斯解放军,因为他出身高贵,所以虽然没有什么军事才能,但还是被德国人任命为上校。”伊戈尔说。

  “无耻的叛徒!”尼基塔说。

  “他是叛徒,我们又是什么呢?”伊戈尔反问。

  尼基塔无语,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真的好后悔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和其他人一起死在战俘营,这样最起码不连累家人,不需看彼得这种人的脸色生活。”尼基塔说。

  伊戈尔就说:“尼基塔,可不能乱说话,要是这话被德国人或者别有用心的人听到,我们两个可是都要掉脑袋的。”

  尼基塔与伊戈尔对视一眼,两个人全都陷入沉默中,内心充满了迷茫,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完全如行尸走肉,活一天算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