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4章 轴形攻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74章 轴形攻势

徐锐接着想,罗马尼亚人的战斗力应该高于意大利人,与西班牙在伯仲之间,难点就在于西面的芬兰军队,徐锐与芬兰军队是交过手的,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很强,不比德国人差多少。

  不过芬兰全国也只有几万军队,能来到苏联的不会超过一万人,再分到三个战场上,在斯摩棱斯克的芬兰军队最多也就是一个团的样子。

  不过这一个团的战斗力应该很强,所以,徐锐并不准备动他们,他决定让战斗力最强的科西金带着一营坐镇中央,防御西面的芬兰军队,与此同时,徐锐则带领着其余的全部人马,叶戈尔的团已由两千多人减员到了不到千人,不过徐锐在他的部队里又编入了一千多苏军战俘,如此一来,叶戈尔团有两千多人,全部跟随徐锐行动。

  保尔、莫洛夫的部队与狄安娜的女兵营也跟随自己行动。

  苏军战俘除了一千多人补充了叶戈尔团之后,其余的两千多人编成了一个团,由苏军战俘中军衔最高的萨芬上校担任团长。

  如此一来,与徐锐一起行动的部队就达到了五千余人。

  冷铁锋就问:“老徐,外面的各国军队加起来最少有五、六万人,咱们只有五千人,你这一仗你打算怎么打?”

  徐锐就说:“这些德国的仆从军人数虽多,但却没有战斗的勇气,只知固守而不知相互支援配合,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消灭了意大利与西班牙军队,其余的军队也不足为虑,所以,我打算采取轴形攻击方式。”

  “轴形攻击?”冷铁锋一皱眉。

  徐锐就说:“老兵,你见到过钟表吧。”

  “见过啊。”冷铁锋说。

  徐锐说:“如果说科西金的一营是轴点,其余部队就是指针,然后自南向东,再向北不断推进,等扫平了东面的罗马尼亚军队与北面的俄罗斯解放军,我们再最后解决西面的芬兰军队,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各个击破,荡平整个斯摩棱斯克。”

  “是个好办法,如此一来,我们的兵力虽少,但在同一时间只能面对一部分敌人,敌人的兵力上的优势就无法发挥。”

  徐锐说:“是的,不过这种战法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我们必须具备强大的突击能力,能够突破敌人的防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一路穷追猛打,直至将所有敌人消灭,然后再集中所有力量对付芬兰部队。”

  “老徐,你有多大把握?”冷铁锋问。

  徐锐说:“本来这个计划是无法实施的,但是在得到萨芬这些老兵的加入后,我有七成把握可以成功。”

  萨芬和他的老兵都是苏联原来的常备军士兵,拥有很强的战斗力,比现在苏联新组建的补充兵战斗力要强很多,用这些苏联老兵对付仆从军,徐锐信心十足。

  徐锐一直信奉兵在精而不在多,没有士气的乌合之众,人数再多,也是给对手添人头数,在战争中,起决定因素的永远是少数老兵。

  很幸运,徐锐的部队中有很多这样的老兵,包括科西金、保尔、莫洛夫、萨芬的部队都拥有着极强的战斗力,他们就是徐锐的底气。重生在六零年代

  当下,徐锐带领部队一线展开,当先向守卫斯摩棱斯克东部的罗马尼亚军发动了攻击。

  罗马尼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站在了德国一方,因为当权者的愚蠢,站错了队,所以在一战后国家利益受到很大损害。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罗马尼亚又站在了德国一方,成为了德国的仆从国,派了不少军队来到苏联,在莫斯科方向,就有近两万之众,组成一个加强师,由亚伯拉罕将军率领。

  亚伯拉罕将军是罗马尼亚军中元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是一个少校,带领着一个营一战俘虏了英军一个师,从此名声鹊起,成为罗马尼亚民族英雄。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亚伯拉罕解甲归田,在家赋闲了一段时间,后来又被重新启用,一步步成为将军,德国入侵苏联后,罗马尼亚紧随德国进入了苏联,其中亚伯拉罕带领一个加强师近两万人,跟随德国中央集团军群行动,驻守在斯摩棱斯克。

  虽然是曾经的民族英雄,但现在的亚伯拉罕却没有了年青时的意气风发,有些暮气沉沉。对于来到苏联,他是持排斥态度的,他认为罗马尼亚跟着德国进攻苏联是没有希望的,一定会给罗马尼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然而,身为军人,他又不得不尊从上级的命令,这让他常常陷入内心的矛盾中。

  德军的攻势在莫斯科受阻后,亚伯拉罕感觉到,战争的态势已经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变化,再这样打下去,不但德国人要完蛋,怕是罗马尼亚也要跟着完蛋。

  但是,亚伯拉罕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就算明知前方是死路一条,他也只能走下去。

  此时的亚伯拉罕已经得到了意大利人与西班牙人战败的消息,亚伯拉罕不由大吃一惊,意大利有三万军队,西班牙师战斗力要强于意大利军队,怎么在一夜之间就会都失败了呢?

  这时,一个让亚伯拉罕更震惊的消息传来,镇守中部地区的德军团全军覆没。

  亚伯拉罕只觉脑子嗡的一声,德军团是整个斯摩棱斯克防御体系的中坚,如果他们被消灭,那么意味着,整个斯摩棱斯克都有被占领的危险。

  “立即命令所有人进入战斗岗位,准备战斗!“亚伯拉罕说。

  “将军,我们能守得住吗?”一个军官问。

  亚伯拉罕久久没有做声,苏联人的攻势如此凌厉,自己对于抵挡住苏军的进攻真的一点把握也没有,现在,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

  “乌拉!”

  徐锐的部队开始以顺时针的方向对德军进行扫荡,五千苏军士兵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声,保尔将从意大利人那里缴获的几门意大利炮推出来,对着罗马尼亚的军营就是一通猛轰,将自己憋在心中的闷气全都发泄出来。

  炮击过后,苏军向罗马尼亚军营发动了冲锋,此时的罗马尼亚军队混乱无比,亚伯拉罕只好亲自来到一线阵地指挥,下令部队严防死守。阎判

  夜色中,萨芬用望远镜看向远处的罗马尼亚军阵地,双眉紧皱。

  在一天之前,萨芬还只是德国人的战俘,而现在,他又变成了红军的团长,萨芬此时的心情很亢奋,想着在战场上证明自己。

  罗马尼亚军队的火力很猛,萨芬让人冲了几次,但结果都是无功而返,不过萨芬并没有气馁,他发现一个想象,罗马尼亚人只知死守,而不知出击,如此一来,自己完全可以从容部署。

  萨芬打仗非常勇猛,,见罗马尼亚军抵抗强烈,于是他选出二百名军官和士官,成立了军官敢死队,由自己亲自带领,准备向罗马尼亚军队阵地发动决死进攻。

  萨芬看了看身后的二百名军官和士官,心中有些小得意,整支敢死队全部配备了德国的MP40冲锋枪,每人又带了两枚手榴弹,萨芬就说:“同志们,我们终于可以再一次为国征战,就让敌人的鲜血洗涮我们在战俘营所受的屈辱,苏联万岁!”

  “乌拉!”

  众人齐声高呼。

  “为了胜利,前进!”萨芬一跃而出,如一只凶猛的野兽向着罗马尼亚军阵地迅猛冲击。

  “前进!”

  二百勇士跟在萨芬的身后向着罗马尼亚军阵地冲杀,不断逼近。

  “扔手榴弹!”萨芬大吼,虽然这些苏军士兵经过了战俘营的生活,身体有些虚弱,但手榴弹扔个三十来米还是可以的,随后,数百枚手榴弹落入德军阵中。

  面对着萨芬与二百勇士如野兽般的亡命冲杀,罗马尼亚军队终于崩溃,前线的士兵纷纷扔下武器抱头鼠蹿。

  “回去!都给我回去!”

  亚伯拉罕大叫,亲手枪毙了几个后退的士兵,但是这并没有起到作用,罗马尼亚军队在苏联人的追击下,依旧如潮水一般向后退去。

  远处,苏联的追兵已可以看见,亚伯拉罕知道,这一次,自己真的败了,虽然早有预料,但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亚伯拉罕并不想成为苏联人的俘虏,于是,他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亚伯拉罕倒在地上,鲜血将地面的白雪浸湿了一片……

  当听到萨芬带领部队击溃罗马尼亚人的抵抗,顺利向前突击时,徐锐终于长出一口气,终于击败了罗马尼亚人,接下来,就该论到俄罗斯解放军。

  这支俄罗斯解放军,可是由弗拉索夫这个苏联最大的叛徒领导的武装,一想到前几天弗拉索夫还在与自己一起并肩战斗,而现在却成为了对手,徐锐心下唏嘘不已。

  弗拉索夫绝对是一个军事上的人才,可惜意志不坚,做了软骨头,投降了德国人,无论如何,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