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4章 空战王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84章 空战王牌

徐锐就说:“先只这些就够了,稍后,狼牙会空降到特维尔,而我则会带领空军夺取特维尔上空的制空权。”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一切就交给你了,只要能拖住德国人三天,你就是大功一件!”

  徐锐说:“朱可夫同志,你就放心吧,我徐锐啥时候说过的话没实现过?你要信不着我和狼牙的话可以让别人去。”

  徐锐心中在想,朱可夫真是啰嗦,磨磨叽叽。

  朱可夫不好意思的一笑,口中说道:“徐锐同志,这个任务除了你和狼牙,别人根本无法完成,你就能者多劳吧。”

  徐锐就说:“朱可夫同志,请你下命令吧,我还要带着飞机去轰炸德军在博洛戈耶的前进机场,以夺取特维尔上空的制空权。”

  “徐锐同志,多保重。”朱可夫立即向徐锐敬了个军礼。

  徐锐离开了克里姆林宫,向着莫斯科机场而来。

  此时的莫斯科机场上,到处是飞机,上百架苏联飞机的飞行员整齐的排列在机场在大厅内整装待发,看到徐锐到来,所有人都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徐锐。

  这些飞行员,有很多曾经追随过徐锐争夺莫斯科的制空权,而徐锐在空战中多次施展英曼麦回旋的绝技完全折服了他们,这些飞行员平时一个个目中无人,眼高于顶,但却也佩服真正有本事的人,徐锐用自己的技术与能力完全折服了这些天之骄子,这使得徐锐的大名几乎传遍了整个前线苏联空军。

  当看到徐锐走进来时,这些飞行员站成数排,齐齐向徐锐敬礼,以表达自己内心对徐锐的敬仰之情。

  徐锐却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说道:“各战斗机大队立即起飞,最终目标,博洛戈耶!”

  徐锐这话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一个战斗机飞行员便说:“徐锐同志,我们的战机航程很近,根本无法到达博洛戈耶,再说,我们不是去保卫特维尔的吗?为什么要去更远的博洛戈耶呢?”

  徐锐就说:“我们中间只需转场两次,应该可以到达博洛戈耶,之所以进攻博洛戈耶,是因为,德军的前进机场一定设在博洛戈耶,如果我们偷袭博洛戈耶成功,那么,就可以一举歼灭德军的空中力量,夺取特维尔至博洛戈耶一线的制空权。”

  听了徐锐的解释,所有人都恍然大悟,确实如此,德国人要想进攻特维尔,一定会把前进机场设在博洛戈耶,这样一来,只要干掉了博洛戈耶的德军战机,那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夺取特维尔上空的制空权。

  当下,徐锐登上了一架YAK-1战斗机率先起飞,随后,一架接一架的飞机腾空而起,跟在徐锐飞机的身后,向着博洛戈耶的方向飞去。

  飞机在中途加了在备用机场降落一次,加了油之后来到特维尔,在特维尔,所有飞机都将油料加满,然后向着博洛戈耶的方向飞去……花都最强主宰

  博洛戈耶机场,一片忙碌的景象,徐锐没有猜错,德军的前进机场就坐落在这里,大约三、四十架战斗机与三十多架轰炸机都聚集于博洛戈耶机场。

  此时的机场,不时有飞机起飞和降落,大多是德军派出的侦察机,而轰炸机则在战斗机的掩护下时不时会出动去轰炸维特尔,以给维特尔的苏军造成心理压力。

  哈特曼上尉是第三飞行大队的大队长,也是德军王牌飞行员,在此前的空战中,哈特曼则击落过一百二十架苏军战机。

  哈特曼的心愿是击落一百五十架苏军战斗机,从而成为德国飞行员王牌中的王牌。哈特曼在第一次上天时就击落了苏军的伊尔-2强击机,最多的时候,他一天出动4次,击落5架拉-5歼击机,此时德军击落敌机的纪录是由莫德斯创造的击落敌机100架,所以,哈特曼的目标是要超过莫德斯,而他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就击落了敌机一百二十架,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德国空军英雄,是货真价实的王牌。

  此时的哈特曼得到了消息,一批苏军飞机正在向博洛戈耶飞来,很可能是轰炸德军在博洛戈耶的机场,哈特曼立即奉命驾驶着自己那架BF109升空迎敌,与他一起行动的还有三十多架德军战斗机。

  哈特曼已经得知消息,这次来袭击的苏军最少有三、四十架飞机,不过哈特曼相信,只要有自己在,一定可以战胜苏联空军,取得这场空战的胜利。

  相较于其它兵种,战斗机飞行员算是二战中最干净的群体,尽管一对一公平作战的观念在此时早已过时,但空战依然是以飞行员个人的空战技巧、战术策略以及战斗精神决定胜负的遭遇战,类似于中世纪的骑士精神。

  这种骑士作战方式在陆战和海战中消失殆尽,但战斗机飞行员们却保有了这种骑士遗风,未曾沾染现代战争的残忍与屠杀的群体。

  特别是德国的飞行员,他们的空军司令戈林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王牌飞行员,抱有老派的空战骑士精神,他教育自己的飞行员要战斗得光荣,绝对禁止射击跳伞的敌方飞行员,藐视运输机飞行员,正因为如此,德国空军保持了骑士精神,但是却拥有着糟糕透顶的空运能力,这大大削弱了德军的战斗力。

  当然,由于飞行员据有这种高贵的品质,所以德国元首一共颁发了27枚德国最高战功勋章——钻石双剑橡木骑士铁十字勋章,有12枚颁发给了空军,得主中有9位是战斗机王牌飞行员,其中就有金发骑士哈特曼。

  不过对于哈特曼来说,他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成为一名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就好。

  哈特曼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所以被称为金发骑士,俊朗的外表与优异的战绩,使他成为了德国的全民偶像。

  当哈特曼得知苏军来袭时,他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感到兴奋,他预感到,自己击落一百五十架敌军飞机的计划就要成功,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在他的身后,德国的另一个王牌飞行员巴克霍恩少校正在不断追赶自己的击落敌机记录。爱情终远嫁

  巴克霍恩上战场的首次就击落了敌机,四个月后,他已击落了十架苏军飞机,又过了一个月,他击落的敌机数猛增到一百架,也就是说,他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击落了九十架飞机,这是一个让人极为惊讶的数字,一个月中,平均每天都要三架敌机,这样的效率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哈特曼知道,如果自己想成为德国空军第一王牌,必须要愈越巴克霍恩这坐大山,而多参加战斗成了自己超越巴克霍恩的唯一途径。

  所以,当听说敌机来袭的时候,哈特曼反而很兴奋,他觉得,这是拉开自己与巴克霍恩击落敌机数的一个良机。

  哈特曼驾驶着自己的那架BF109战斗机一飞冲天,向着苏军飞机迎去,远远的,他发现,一队苏军战斗机出现在前方……

  苏军战机在特维尔加油后,徐锐将战斗机成了三波,第一波由苏联飞行员阔日杜布大尉带领,阔日杜布是一个极为出色的飞行员,不过能加空战的机会却是第一次,这主要是因为,他在歼击机学校的成绩过于优异,这使得阔日杜布成为同期学员中的佼佼者,正因为如此,毕业后的他被留校任教,而他的同学都飞到了歼击机中队。

  阔日杜布很不服气,多次表示要走上战场,在校领导的多次工作下,他才安定下来,不过他从来没有放弃成为一名优秀飞机员的梦想,一面培养新学员,一面精雕细酌自己的驾驶技术,一面不断研究新的战术。

  随着苏军飞行员在开战初期大量损失,苏军不断大力扩充战斗部队飞行员队伍,阔日杜布终于实现了上天作战的愿望,这一次,他跟随徐锐,前往博洛戈耶作战。

  阔日杜布心中很是兴奋,飞在了战斗机编队的最前方,远远的,他看到地面高炮发现了自己,然后一连串火光与爆炸的烟雾在四周蔓延,阔日杜布感到很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空战,也首次体会到了在地面永远也体会不到的紧张与恐惧,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力一加油,向着前方飞去。

  就在这时远处,一片黑压压的德国战斗机出现,阔日杜布顿时呼吸急促,手上全是汗水,他只觉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空战技术与动作要领一下子忘得干干净净。

  一架、两架、三架……足足六架BF109咬住了他的飞机,显然,这些飞机的飞行员可能看出来他是个新手,想捡个便宜,六架德军战斗机不断向阔日杜布发动攻势,阔日杜布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处于极为危险的境地,他迅速冷静下来,将全身心都投入到了战斗中。

  一个桶滚,阔日杜布躲开了向他战机射来的子弹,又了个侧滚,咬住了一架德军飞机的尾巴,随后按住了扳机,一下子就打光了全部子弹,将德军飞机击落,虽然距离德军飞机较远,但还是有几发命中,一架BF109战斗机冒着浓烟坠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