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6章 空中王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86章 空中王牌

哈特曼立即咬住了徐锐的飞机,双方纠缠在一起,时而你攻击我,时而我攻击你,根本无法分出高下,两个人驾驶着飞机不断向上拉起,以尽快降低自己的速度获得高度转向后俯冲咬住对方,在目前的情况下,高度决定着空战最后的成败。

  双方不断做着水平机动,被咬时拉起,让对方冲过去,而比对方快时,则利用速度占领有利位置。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空战,交战的双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飞行员,两个人令人眼花缭乱的空战技巧让所有飞行员都震惊万分,什么英曼麦回旋、斤斗、桶滚、横滚、侧滚,水平移动……

  两个人的战斗完全是一场表演的盛宴,让其他的飞行员叹为观止,很多飞行员甚至忘记了战斗,这一对王牌飞行员的空战已成为了整个战场的焦点,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半斤八两,针尖儿对上了麦芒。

  看到徐锐与哈特曼的空战,很多飞行员不由在想,老天,原来空战是可以这样打的。

  徐锐与哈特曼打着打着,竟然也起了惺惺相惜之感,这一刻,两个人都感到,对面这个人就是自己这一生的对手,一世之敌。

  哈特曼就想,自己的BF109飞机性能应该是苏军的YAK—1性能之上,按理说自己占着优势,可是竟然拿对面这个黄皮肤的苏军飞行员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一种可能,这个黄皮肤的苏军飞行员其空战技巧绝不在自己之下。

  怎么苏军中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王牌飞行员?刚刚那架打光了子弹的苏军飞机硬生生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而这架飞机的驾驶员更牛,竟然与自己打了个平分秋色,不分上下,自己原以为凭借高超的技术,可以横扫整个苏军空中,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大意,苏军中并不缺乏真正的空战高手,只是自己之前没有遇到而已。

  就在徐锐与哈特曼不断缠斗之时,其余的苏军战机与德军战机之间的战斗也开始分出胜负。

  虽然德军飞行员在战斗飞行经验上要强于苏军飞行员,但是俗话说的好,蚂蚁多了咬死大象,五十多架苏军战斗机还是对三十多架德军战机形成了围攻之势,而就在这时,本来被德军驱逐的二十多架残余苏军飞机也飞了回来,如此一来,七、八十架苏军战斗机对德军飞机展开了围攻,基本上都是两、三架打一架。

  好虎架不住群狼,在苏军战机的围攻下,不断有德军战机被击落,哈特曼一看要遭,再也无心与徐锐缠斗下去,开始指挥德军战机突围。

  “追,不要让他们逃了!”徐锐大叫。

  突围中,徐锐看到,又有十几架德军战机被苏军战斗机击落,如此一来,德军战斗机只有包括哈特曼在内的八架逃了回去。

  徐锐得势不让人,立即下令展开追击,德军飞机一路飞到了博洛戈耶的上空,想利用德军88毫米高射炮对付苏军战机,而苏军战机也追到了博洛戈耶,面对着德军的高射炮,苏军战机拉高了飞行高度,依旧穷追不舍。邪妃有毒:至尊三小姐

  哈特曼一见无法在机场降落,只后向远处飞去。

  就在徐锐带领大部分战机与德军血战时,苏军第三波战机与轰炸机早已绕道飞临博洛戈耶机场,只见博洛戈耶机场上,停留着的二十多架德军轰炸机正在不断起逃走,苏军飞机立即对德军的轰炸机进行追击。

  德军的轰炸机失去了战斗机的掩护,最后全都沦为了苏军战斗机的靶子,地面的被轰炸机摧毁,而飞上来的也被一架架不断击落,只有两架德军轰炸机与一架侦察机趁乱逃走,余下的二十七架轰炸机与五架侦察机被全部击毁,至此,苏军飞机在博洛戈耶上空的空战大获全胜,一共消灭了五十多架德军飞机,而自己只损失了不到三十架。

  经此一役,苏军终于夺得了博洛戈耶至特维尔一线战场上的制空权,这为徐锐下一步保卫特维尔创造了条件。

  特维尔,又叫加里宁,是苏联加里宁州的首府,这里由苏军加里宁方面军负责守卫,加里宁方面军是为统一指挥从西北方向掩护莫斯科的部队而组建。辖西方面军右翼第22、第29、第30、第31集团军。

  最危险的时候,特维尔受到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与北方集团军群两方面的威胁,现在中央集团军群虽然后撤,但北方集团军群占领了列宁格勒,特维尔面临着德国北方集团军群的强大压力。

  由于前一段时间保卫莫斯科的需要,特维尔的第30、31集团军全部抽调去保卫莫斯科,如此一来,加里宁方面军只剩下第22、29两个集团军,而这两个集团军分布在广大的区域之内,保卫特维尔的只有一个师的兵力,苏军的编制,师的人数不多,只有八、九千人的样子,此时,加里宁方面军分散在四周的部队正在向特维尔增援,只是苏联地域广大,短时间内他们不可能赶到特维尔。

  所以,徐锐面临着很严峻的考验,虽说朱可夫将整个特维尔交给了自己,但特维尔的兵力与武器装备与德军相比处于绝对的劣势。

  好在之前的空战,苏联空军已取得了特维尔上空的制空权,如此一来,日子才好过一些。

  徐锐当然不过错过利用制空权的机会,当即下令苏军轰炸机对正在向特维尔进军的德军装甲部队进行轰炸,由于飞机的轰炸,德军前进的速度有所减缓,

  徐锐在一番激烈的空战之后下了飞机,到了机场的房间内,一边喝水,一边说道:“那个飞机受伤后依然飞回来的飞行员在哪里?让他来见我。”

  不一会儿,阔日杜布来到了徐锐的面前,他向徐锐敬了一礼,口中说道:“徐锐同志,阔日杜布向你报到。”

  徐锐看向阔日杜布,这是一个健壮的小伙子,大脸庞,脸上线条棱角分明,看起来特别英武。

  徐锐就说:“小伙子,能在哈特曼的飞机下逃出来,你真的厉害,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徐锐同志,我叫阔日杜布。”富妻盈门

  “扑!”

  徐锐喝到嘴里的水直接喷出来,洒了阔日杜布一身。

  阔日杜布很纳闷的看着徐锐,心说徐锐同志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听到自己的名字竟然激动成这个样子。

  “捡到宝了!”

  徐锐心中很兴奋,怪不得这家伙能从世界第一飞行员哈特曼手中逃出一条命,原来他竟然是盟军第一飞行员阔日杜布啊!

  徐锐依稀记得一篇资料上记载着,阔日杜布是盟军第一飞行员,他在短短的时间内击落了六十多架德国飞机,由此成为苏联的空中英雄,最为重要的是,阔日杜布一次也没有被击落过,要知道,就算是世界第一飞行员哈特曼,也被击落过很多次,可是阔日杜布竟然一次也没有被击落过,这简单是太过骇人听闻。

  好像后来阔日杜布还带领苏联一个师的空军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空战,为了保护他,斯大林曾亲自下令,不许他再驾机参加空战。

  这样一个传奇飞行员,现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虽说他此时的职务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大尉,但是徐锐却知道,此人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在无意间发现这么个宝贝,徐锐很高兴,他知道,这个阔日杜布只要好好培养,未来一定是一个传奇人物。

  想到这儿徐锐就说:“阔日是杜布同志,今天你的表现很好,我很高兴能有你这样好的飞行员。”

  阔日杜布老脸一红,口中说道:“徐锐同志,今天是我第一次空战,由于经验不足,差点儿被德国人的飞落,能活着回来实在是侥幸。”

  徐说就说:“阔日杜布,你知道吗?今天追击你的人是德国第一王牌飞行员哈特曼,他可是一个传奇性人物,能从他的攻击下活下来,阔日杜布,你足以自傲了。

  第一次空战就能遇到哈特曼还活下来,同时击落了一架德军战斗机,阔日杜布,你真的很了不起。”

  “徐锐同志,你说我的对手是德军中那个有名的黑色魔鬼?”

  “黑色魔鬼只是我们的飞行员给他的绰号,他真正的绰号是金发骑士。”徐锐说。

  听徐锐这么一说,阔日杜布原本已经快丧失的信心立即又找回来,他终于如释重负,不再怀疑自己的能力。

  “阔日杜布,接下来,我将集中精力于地面作战,空中的作战,我想全都交给你指挥。”

  阔日杜布一听有些傻眼,口中说道:“徐锐同志,我只是一个空军的新人,我怕我胜任不了这份工作。”

  徐锐就说:“我看人一向很准,我知道你一定能行,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干吧。”

  阔日杜布向徐锐投以感激的目光,他只是一个空军新人,徐锐却将特维尔的空军都交给了自己,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啊,同时,这也是对自己来说,是一个绝佳的上位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