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8章 棋逢对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88章 棋逢对手

当曼施坦因听说徐锐正在特维尔指挥作战时,立即说道:“命令博洛戈耶的部队,加强防备,以防徐锐的狼牙部队偷袭和骚扰。”

  身旁的一个军官说道:“将军,徐锐的部队怎么可能跑到博洛戈耶?”

  曼施坦因就说:“我分析过徐锐的作战方法,他行军打仗从来不拘一格,擅长偷袭敌方的后勤补给,从而造成前线供给困难,最后赢得战争的胜利,我料定,徐锐一定会派他的狼牙去博洛戈耶捣乱,我们不得不防。”

  “如果真是狼牙的话,那么我们怕是没有能对付他们的部队。”那军官说。

  曼施坦因就说:“整个德国军队中,也只有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可以与狼牙一较高下,立即向上方请示,调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到博洛戈耶!”

  “是!”

  曼施坦因在得知徐锐在特维尔之后,立即修订了自己的计划,原本直取特维尔的计划被他取消,曼施坦因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步兵组成,由正面向特维尔攻击前进,一路由装甲部队组成,充分发挥装甲师的机动性,向纵深迂回到特维尔的后面,切断徐锐的补给线,然后从特维尔的背后发动突然袭击。

  与此同时,曼施坦因要求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一部分立即空降至特维尔身后,配合自己大部队的行动。

  曼施坦因的这几招很是毒辣,招招命中特维尔的要害,这也是曼施坦因的一贯风格,曼施坦因相信,如果是一般的苏军将领,在自己的这一套组合拳下,一定守不住特维尔,不过现在他面前的对手是徐锐,曼施坦因有一咱预感,这一次,也许并不像以前那么轻松。

  与此同时,特维尔的徐锐接到了飞机侦察的报告,德军的先头部队并没有向特维尔开进,而是突然消失了踪迹,不过另外大约两个师的部队正在从大路向特维尔进军。

  徐锐大吃一惊,德军的先头部队可是整整一个装甲师,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了呢?

  徐锐立即取过地图,与切里舍夫等军官看向了特维尔附近的地图,半晌,徐锐就说:“曼施坦因不可能放弃特维尔,可是他的部队却突然消失,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曼施坦因放弃了大路,从小路迂回特维尔。”

  切里舍夫就说:“曼施坦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放弃大路?难道他不想在最短时间内攻占特维尔吗?”

  “会不会是为了躲避我们的飞机轰炸?”一个军官说道。

  徐锐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军掌握了制空权,可是现在天气不好,天空能见度很低,轰炸机作用有限,曼施坦因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而改变行军路线。”

  切里舍夫问:“那曼施坦因到底去了哪里,他想要干什么?”

  徐锐突然眼睛中精芒一闪,口中说道:“我知道了!”

  “徐锐同志,你知道什么?”切里舍夫问。

  徐锐就说:“好个曼施坦因,他一定是让步兵从正面进攻特维尔,而自己却带着装甲师采取大迂回战术,绕到特维尔的背后,切断我们的补给线,然后突然袭击,如此一来,就可以一举攻占特维尔,曼施坦因打的好算盘!”迷糊甜妻:总裁大人轻轻爱

  “原来如此!”包括切里舍夫在内,所有人听了徐锐的话后这才恍然大悟。

  切里舍夫就说:“徐锐同志,幸亏有你来,否则我们根本无法识破曼施坦因的计划,真是好险啊!”

  一个军官就说:“识破了曼施坦因的计划又能怎样?我们只有一个师的兵力,完全没有办法破解曼施坦因的大迂回,大纵深包抄战术。”

  徐锐就说:“那可不一定,狼牙应该还没有离开,给我接机场,让冷铁锋和我通话!”

  还真让徐锐猜对了,此时的冷铁锋刚刚到达机场,并没有登上飞机,一听徐锐让自己接电话,冷铁锋不敢怠慢,取过了电话,口中问道:“老徐,有什么要紧的事,我这都快上飞机了。”

  就听徐锐在电话里说:“老兵,现在出现一个紧急情况,曼施坦因带着装甲师很可能绕到了我军的背后,采取大迂回战术,想要一举吃掉特维尔,狼牙任务有变,一部分继续执行任务到博洛戈耶去,另一部分要到特维尔去,找到曼施坦因的部队,并全力阻止德军的前进。”

  “明白!”

  冷铁锋放下了电话,立即将狼牙分成两组,自己带着一半的狼牙依旧前往博洛戈耶,按原计划进行破坏和袭扰活动,另一部分在韩锋和钻山豹的带领下立即到特维尔城以南,寻找曼施坦因部队的行踪,并尽量拖住曼施坦因的队伍。

  曼施坦因与徐锐斗智斗勇,徐锐也意识到,曼施坦因绝不是浪得虚名,果然是一个极为优秀的将领,与他交战,自己不能有丝毫大意,否则必然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徐锐与很多日军和德军的将领斗过法,哪怕是日军名将山下奉文都没有给徐锐带来如此大的压力,然而,曼施坦因不过露了几手,徐锐就已感觉到很大压力,徐锐心中暗想,曼施坦因,绝对是自己遇到过的最棘手的敌人!

  此时的曼施坦因与徐锐也有相同的感觉,这两年的战争,曼施坦因还从来没有失败过,无论是波兰军队还是苏联军队,在曼施坦因的面前都是那么不堪一击,然而这一次却是不同,徐锐给了曼施坦因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不过曼施坦因却愈加的兴奋,他觉得,能与一个与自己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对手相斗,也是一种乐趣……

  嗡……

  两架运输机划破了沉寂,随后,一朵朵洁白的伞花坠落于地,熟练的收伞,四、五十个伞兵身着白色伪装服来到了事先预定好的集结地,整齐的排列成两排。

  雷奥看着自己的士兵,面沉似水。

  自从上次莫斯科郊外火车站被徐锐算计之后,雷奥和他的勃兰登堡特战部队已经很久没有出动。重生凤舞九天

  就如同受伤的狼一样,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在屡经大败后损失惨重,不断舔食着自己的伤口。

  由于屡次被狼牙打败,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已引起德军内部的广泛质疑,很多人都认为,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存在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而这支部队却消耗了德国大量的资源,培养一个特种兵的费用,甚至可以培养几十个普通的士兵。

  而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现在已扩充到了师一级的编制,消耗了大量的财物与人力,与此同时,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士兵多由各部队的精英抽调组成,这也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为了部队继续存在下去,雷奥只好做出了妥协,从自己部队抽调了一些精英,让给了其他部队,这才平息了军中的怨言。

  不过如此一来,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却损失了一大批优秀的队员,整个队伍又连遭失败,被缩编成团一级的建制,这让雷奥很恼火,然而,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一次,曼施坦因给了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于是雷奥兵分两路,一路前往博洛戈耶去阻击狼牙,一路却由自己亲自带领,来到了特维尔的南部,准备里应外合,配合曼施坦因的部队占领特维尔。

  “前面就是巴夫大桥,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占领巴夫大桥,为后续部队开辟道路。”雷奥说。

  “克洛泽,你带几个人去侦察一下,看看情况如何?”雷奥说。

  一个金发的男子一点头,带着两个队员换上了苏军的军装,向着前方走去。

  巴夫大桥,位于特维尔以南,是连接特维尔与莫斯科的交通要道,要想从南部进入特维尔,必须要经过巴夫大桥。

  普加诺夫少尉带着一个排的士兵守卫在巴夫大桥旁,普加诺夫刚刚得到上级的命令,说是德国人很可能来夺桥,普加诺夫如果看到德军士兵,立即炸毁大桥,不能让德军从桥上通过。

  不过普加诺夫并不以为然,德军应该是北面才对,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南面呢?指挥官根本就是不懂情况乱指挥。

  虽然很不以为意,普加诺夫还是奉命在桥上安装了大量的炸药,然后就站在桥旁,拿起手中的酒壶喝起酒来。

  “少尉,有火儿吗?”一个身着上尉军装的男子走过来,普加乔夫向那上尉敬了一礼,然后把火柴递了过去。

  “少尉,这么冷的天,德国人远着呢,干嘛还守在这里?”上尉问。

  普加乔夫一听,气呼呼的说道:“是啊,新来的参谋主任徐锐说什么德军可能夺取大桥,让我们全力戒备,你也看到啊,德国人远在北面,这里怎么可能有德国人呢?这个徐锐主任,人人都说他厉害,我看也不过如此。”

  那上尉就说:“可不是吗?这么冷的天还让你们在这里值勤,这不是折腾人吗?”

  听了上尉的话,普加诺夫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