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9章 巴夫大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89章 巴夫大桥

    “上尉,你是哪个部分的,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生?”普加诺夫问。



    那上尉笑着说:“我刚刚从莫斯科调到这里,眼生也是正常。”



    普加诺夫就说:“上尉,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那上尉就说:“我奉切里舍夫同志的命令,前来帮助你们守住大桥,不要让德国人有机可趁。”



    普加诺夫一听就乐了,口中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一起,一定可以守住大桥,我已经在大桥下埋了几百公斤炸药,随时准备炸桥,到时看我眼色行事。”



    上尉一点头,身后数十个士兵纷纷上了大桥,在不知不觉中,纷纷走到苏军士兵的身旁,他们每个人都不说话,但眼睛里却透着一丝怪异的笑。



    普加诺夫就问:“上尉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上尉笑着说:“我叫雷奥。”



    普加诺夫说:“雷奥?好像不是斯拉夫人的名字,听起来反而有点像德国人的名字。”



    “因为,我就是德国人。”雷奥嘴角现出一抹阴冷的笑。



    没等普加诺夫反应过来,雷奥猛的拔出匕首,一刀刺穿了普加诺夫的心脏,普加诺夫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几乎与此同时,桥上的德军士兵同时动手,三十多个苏军战士猝不及防,纷纷中刀倒地,片刻后,三十多具尸体已倒在地上,而德军特种兵,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



    雷奥扫视了一下地面的苏军尸体,口中说道:“把所有的苏军尸体都处理干净,拆掉桥底的炸药。”



    “是!”



    看着队员们忙碌的身影,雷奥露出一抹笑,巴夫大桥的攻占,意味着,通往特维尔的公路已被彻底打开,德军攻占特维尔已成了时间问题……



    “豹子,前面就是巴夫大桥了,只要炸了巴夫大桥,那德国人的装甲部队就无法进入特维尔。”韩锋说。



    “还好,我们总算来的及时。”钻山豹说。



    韩锋就说:“我先去看看,这帮家伙怎么还不炸桥,万一德国人来了怎么办?”



    韩锋说完,让钻山豹他们先原地休息,自己则向着巴夫大桥走去。



    韩锋来到了巴夫大桥的桥头,两个士兵拦住了他,一个士兵就说:“这里就要打仗,马上退回去。”



    韩锋就说:“德国人都快来了,你们怎么还不炸桥?”



    一个士兵就说:“我们并没有接到炸桥的命令。”



    韩锋一听就火了,说道:“你们要是不炸桥就给老子滚蛋,老子自己炸。”



    “怎么回事?”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后,一个上尉军官向韩锋走过来。



    韩锋就说:“你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吧,我命令你们立即炸桥。”



    那上尉就是一笑,说道:“我并没有接到要炸桥的命令,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听你的?”



    韩锋就说:“听说过狼牙吧,老子就是狼牙的人!”



    “狼牙?”


我的电脑我的未来
    那上尉眼睛一亮,口中说道:“我听说过狼牙,不过你怎么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呢?”



    韩锋就是一笑,口中说道:“就凭我的拳头!“



    韩锋猛的一拳向那上尉猛袭过去,那上尉向身侧一闪,竟然躲过了这一拳。



    韩锋不由吃了一惊,自己这一拳很快,一般人绝对躲不过去,可是对面这个上尉竟然毫发无损,可见,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高手。



    韩锋心中很是不服,看来这个苏军军官是个练家子,不过再厉害,又怎么是自己的对手?想到这儿,韩锋心中不由起了好胜心,一拳紧似一拳,一拳快似一拳向那上尉袭去。



    一旁的几个士兵就要动手,韩锋一看那几个士兵的动作,显然都是经过严格近身格斗训练的,心中更是吃了一惊,心说几个守桥的士兵,怎么会这样训练有素?



    心中一乱,拳头就慢了几分,那上尉突然间反守为攻,向着韩锋袭去,一拳打在韩锋的胸口,韩锋只觉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下一刻,韩锋突然间意识到,这几个士兵长的都是蓝眼金发高鼻梁,并不似普通苏联人,反倒类似于德国人。



    “抓住他!”那上尉突然冒出一句,韩锋虽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但却明显可以听出,上尉说的不是俄语,而是德语。



    “靠,遇到德国人了!”



    韩锋一下子意识到,巴夫大桥一定被这些穿着苏军军服的德国人占领了。



    “快跑!”



    此时的韩锋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眼看着几个德国兵向自己扑来,韩锋就地一滚,一枚F1手雷扔到地上,然后拼命向后跑。



    “轰……”



    身后传来一声爆炸,随后,冲锋枪与步枪向着韩锋开火。



    韩锋只觉后背一痛,一枚步枪子弹已击中了韩锋的后背,要不是韩锋穿着防弹衣,只这一枪,韩锋已经性命不保。



    韩锋被子弹的冲击波震得一时间动弹不得,眼见就要被后面的几个德国兵抓住,韩锋心说坏了,看来今天无法逃出去,一想到自己成为第一个被活捉的狼牙,韩锋心中就无比的憋屈。



    “我抓到他了!”



    一个德国兵来到韩锋身后,兴奋的大叫。



    “砰!”



    一声枪响,德国兵的额头出现一个大洞,白的脑浆与红的血从中流出,德国兵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韩锋这才缓过一口气,抬头向前看去,只见钻山豹和几个战士一边开枪一边向前冲来。



    韩锋一用力,就地一滚,已躲过了身后的子弹,身体向前一跃,就地接一个前滚翻,成功的来到了钻山豹的前面。



    韩锋这才松了口气,口中说道:“豹子,你来的真及时,不然老子一定被抓!”



    钻山豹就说:“一会儿再说,先撤回去!”



    当下,钻山豹等人掩护着韩锋向后撤退,终于钻入一片丛林中,成功的脱离险境。



    见德国人没有追来,韩锋与钻山豹长出一口气,韩锋就说:“豹子,你咋知道我这里会有危险?”妖道,要姑娘不?



    钻山豹就说:“巴夫大桥现在还没有炸,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所以带几个人来接应你一下,想不到来的正巧。”



    韩锋就说:“豹子,看到没,德国人已经占了巴夫大桥,我刚和那伙德国兵交过手,很厉害,应该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



    钻山豹就说:“又碰到这群鬼,妈的,干他们!”



    韩锋说:“我们的任务是找到并袭拢德军主力,不能与他们纠缠,而且,这些国特种兵有三十多人,与我们兵力相当,又占据了地利优势,短时间内,狼牙还真不好战胜他们,弄不好还会有损失。”



    “德国人占领了巴夫大桥,摆明了是想从巴夫大桥通过,从后面袭击特维尔,我们必须炸毁巴夫大桥!”钻山豹说。



    “炸毁大桥并不一定非要与德国特种兵正面硬撼,现在我们掌握了空中优势,完全可以用飞机轰炸,把大桥炸毁。”韩锋说。



    “有道理,那咱们立即把想法向团长汇报。”



    “好。”钻山豹点了点头,立即通过电台联系徐锐,将情况向徐锐进行汇报。



    徐锐一听,立即同意了韩锋的作战计划,叫空军轰炸巴夫大桥。



    半个小时后,三十多架轰炸机飞临巴夫大桥上空,随后,对着巴夫大桥开始俯冲轰炸,直至将大桥摧毁,飞机这才扬长而去。



    此时的雷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没有想到,苏联人竟然不按套路出牌,并不进行地面进攻,而是使用空中力量炸毁了巴夫大桥,要不是自己跑得快,已经被炸死在大桥上。



    “队长,大桥被炸毁了,怎么办?”克洛泽问道。



    雷奥手下有四个得力助手,分别是哈特曼、克洛泽、克劳堔与施罗德,其中,哈特曼因为受了伤,所以回到德国担任训练新队员的工作,克劳堔与施罗德则留在博洛戈耶,准备对付狼牙,所以,他的身边只剩下了克洛泽。



    雷奥冷冷一笑,对克洛泽说:“大桥是被炸毁了,可是我们的装甲部队一样可以通过前面的河道,到达特维尔。”



    克洛泽一喜,看着前面的河道,一瞬间反应过来,兴奋的大笑……



    炸毁了巴夫大桥,韩锋与钻山豹都松了一口气,两个人聊起来,韩锋就说:“豹子,炸了大桥,德国人的装甲部队过不来,咱们也算完成了任务。”



    钻山豹就说:“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完成任务,真是没有一点难度,不如咱们过河去找找德国人的晦气。”



    “大桥都炸了,咱们过河都……”韩锋猛的眼睛一瞪,瞳孔迅速收缩。



    “怎么了?”钻山豹问。



    韩锋苦笑一声,口中说道:“豹子,怕是我们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钻山豹不解。



    韩锋就说:“现在是冬天,苏联的冬天滴水成冰,水下的冰足有一米厚,这么厚的冰,德国人的装甲部队完全可以从冰面过河,而不需要什么巴夫大桥!”



    “妈的,忘了这个碴,要不让飞机再炸一次?”



    “这河道这么长,飞机不能定点轰炸,效果不一定太好,而且飞机刚飞走,重新加油再来轰炸,怕是从时间上来不及。”



    “嗡……”就在这时,对岸响起一阵坦克马达的轰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