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3章 德军斩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93章 德军斩首

当看到老人不愿意离开家园,准备战斗到底时,徐锐下命令,这里的居民,只要愿意留下,不论老人还是孩子,都发给他们武器。

  不一会儿,足有上千民民出来领武器,这些居民有的已年过六旬,有的十来岁的孩子还没有枪高,几个粗壮的苏联大妈也嚷嚷着要枪,苏军直接满足了她们的愿意。

  看到这一幕,徐锐很感慨,不愧是战斗民族,连妇女和孩子都要参加战斗。虽然他们并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可是对于缺少兵力的苏军来说,却是一个有益的臂助。

  整个特维尔的南部都忙碌起来,士兵和百姓开始用石块、砖头堵住窗口,一个个简易的工事就此形成,只等德国人的到来。

  谢尔盖老汉并不愿意离开,在徐锐的帮助下,他得到了一支枪,能用枪来保卫自己的家园,谢尔盖很高兴,他只有十岁的小孙子小谢尔盖也留了下来,准备给谢尔盖运送子弹和手榴弹,这一老一少,成为特维尔百姓的一个缩影。

  “小谢尔盖,你为什么不走?”老谢尔盖问。

  小谢尔盖就说:“爷爷,我要保卫我们的家。”

  “好样的。”老谢尔盖哈哈一笑,然后说道:“不愧是我谢尔盖的孙子,咱们今天一定要把德国人赶出去!”

  老谢尔盖是一个老兵,年青时参加过沙俄的很多对外战争,拥有着坚强的意志,脾气倔强,他不但没有劝自己的孙子离开,反而认为孙子有自己的影子,心中很开心。

  不过特维尔的大多数人却并不如老谢尔盖这么乐观,每个人都知道,这里要进行一场巷战,谁也说不好,自己能否看到明天的日出。

  与此同时,正在向特维尔前进的曼施坦因只觉右眼皮一跳,不知为什么,心中倒有了一丝丝不安。

  “特维尔还有多远?”曼施坦因问道。

  “将军,前方就是特维尔,距我们只有不到两公里。”一个军官答道。

  “看到苏联人的阻击阵地了吗?”曼施坦因又问。

  “没有看到,好像苏联人在城外并没有设置阻击阵地。”

  “什么?”

  曼施坦因原本微眯的双眼猛的睁开,闪烁着点点精光。

  曼施坦因再一次看向了地图,可是,地图上并没有显示特维尔附近有什么险要的地形,徐锐为什么不在特维尔外阻击呢?难道他要看着自己的装甲部队开进特维尔?

  思索片刻,曼施坦因的瞳孔迅速收缩了一下。

  “巷战!徐锐一定是要打巷战!”

  曼施坦因猜中了徐锐的想法,不过,他却无法猜到结果,如果徐锐和苏军一定要打巷战的话,那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太好办法。

  更重要的是,巷战中,装甲部队的威力将被极大的削弱,速度上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只能分散进行战斗,如此一来,必然陷入一场苦战中,短时间内想夺取特维尔的计划必然落空,而苏联人只需要一天时间,援兵就可以到达,到时,自己的装甲部队孤军深入,必然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

  然而,最让曼施坦因无奈的是,自己明明看透了徐锐的布置,可是却无法破解,如果徐锐真的想要进行城市巷战的话,曼施坦因的装甲部队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

  曼施坦因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自己还是小看了徐锐,小看了特维尔的守军,现在自己只能硬着头皮打一场巷战,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自己一天之中必须取胜,否则,苏军的援军一到,那一切成果都将化为乌有。

  到底是战还是撤退,曼施坦因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赌一把,如果北线的步兵师能及时赶到,合三个师的兵力,还有有机会一举攻占特维尔的。

  想到这儿,曼施坦因一咬牙,决定赌一把,如果真的赌输了,大不了撤退,赌赢了,那通往莫斯科的门户将大开,北方集团军群就可以长驱直入,杀向莫斯科。

  “命令,全速前进,进攻特维尔!”

  “是!”

  半个小时之后,整个特维尔已是硝烟弥漫,德军的装甲部队冲入了特维尔后,与苏军逐屋争夺,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整个特维尔的北部完全被笼罩其间。

  与此同此,韩锋与钻山豹则带着狼牙袭击了德军后方的一个运输车队,干掉了德军六、七十辆运输油料的汽车,一把火将这些油料全部烧掉,随后,狼牙坐着缴获的两辆德军欧宝闪电汽车,向着特维尔城快速驶来,准备加入到特维尔的巷战中。

  几个小时后,韩锋与钻山豹所乘坐的汽车来到了特维尔,一行人迅速占领制高点,开始了对德军的攻击,也就在这时,雷奥也带着勃兰登堡特战队加入了特维尔的战斗中。

  看到德军与苏军正在进行激烈的巷战,雷奥眉头一皱,取出地图,指着城中心的一处建筑说道:“有消息称,苏军的指挥部就位于这处大楼中,只要打掉了苏军的指挥部,那么苏军群龙无首,曼施坦因将军一定可以攻占特维尔。”

  雷奥冷冷一哼,立即带领士兵向着切里舍夫所在的城防司令部行去。

  特维尔城防司令部,一片忙碌,切里舍夫正不断发布着一个个命令,不得不说,切里舍夫是一个称职的师长,所发布的命令并没有大的漏洞。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激烈的冲锋枪声,切里舍夫一惊,口中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啪!啪!”

  一楼的玻璃瞬间被打破,随后,几枚手榴弹从窗户外面扔了进来。

  “轰!轰!”

  两声爆炸声响,一片硝烟弥漫,随后,十几个德国特种兵从四面八方冲进了切里舍夫的指挥室,枪声响个不停。

  两分钟后,枪声停止,地面上到处是苏军的尸体,切里舍夫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身体不断抖动。

  “队长,这个应该是苏军的指挥官。”一个士兵指着切里舍夫说。

  雷奥来到切里舍夫面前,口中用俄语说道:“命令你的部队立即投降,我可以给你治疗,让你活下去。”

  切里舍夫咧嘴一笑,红色的血水从他的嘴角滴落,他向着雷奥招了招手,示意雷奥俯下身子。

  雷奥立即蹲了下去,脸上带着一丝冷冷的笑意看着切里舍夫。

  “呸!”

  切里舍夫一口带的唾沫吐在了雷奥的脸上,随后,脸上现出一抹得意的笑意。

  雷奥的嘴角抽动了几下,那带血的唾沫留在他的脸上,给人一种诡异的觉,雷奥意识到,自己被这个重伤的苏联人所侮辱,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屈辱感涌上心头。

  “找死!”

  雷奥将手伸出,一把捏在切里舍夫的喉咙处。

  “卡巴!”

  一声轻脆的响声传来,切里舍夫的喉咙被雷奥捏得粉碎。

  雷奥用手抹了一把脸上带血的唾沫,然后摘下了白色的手套扔在一旁,一股怒火在他的心底熊熊燃烧。

  “把所有的俘虏通通杀掉!”雷奥说。

  每个特种部队的队员心头都是一震,杀俘虏的事情,他们虽然常干,但是雷奥却从来没有干过,在每个人的印象中,雷奥是一个正统的德国军人,并不嗜杀,想不到今天雷奥队长竟然也露出了他锋利的獠牙。

  十几个苏军俘虏排成一排站在墙前,随后,几支德军冲锋枪喷射出火舌,将他们全部打倒在地。

  至此,苏军城防司令部被雷奥完全揣掉,雷奥斩首成功。

  雷奥立即让人用电台通知曼施坦因:我已斩首成功,苏军的指挥机关已被我全歼!

  “雷奥干得漂亮!”

  特维尔城外一间民房内,曼施坦因接到雷奥的电报后,眼神中出现一抹神采,心中有了一丝欣慰,虽然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在莫斯科战役中的表现并不好,一度让人怀疑特种作战的重要性,但是曼施坦因却敏锐的察觉到,特种部队的作战模式将成为未来战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当别人都对勃兰登堡失去信心的时候,曼施坦因却坚信,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在未来的战争中一定有自己的特殊地位。

  正因为如此,他才将雷奥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调到了北线战场,只从今天这一战来看,他们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这让曼施坦因感到很高兴。

  既然苏军的指挥机关被端掉了,那特维尔的苏军将变得群龙无首,无法统一协调指挥,自己只要再加一把力,多几个战术变化,改变一下进攻的节奏,一定可以打乱苏军的部署,夺得特维尔城。

  想到这儿,曼施坦因立即下令预备队立即进行穿插,将特维尔城分割成互不相属的两个部分,以利于对苏军分割,在心理上打击苏军,最终迫使苏军放弃巷战,退出特维尔。

  此时的曼施坦因很明白,如果是打巷战的话,一天两天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为了赶在苏军增援部队来到之前,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战斗,就必须把苏军赶出特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