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5章 战斗民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95章 战斗民族

    老谢尔盖哈哈大笑,不断开枪,只要哪个德军一露头,必然被他击中,德军并不放弃,但是这石屋的位置极佳,又居高临下,德军一时间被压制,无法攻上来,几个德军向着石屋扔出手榴弹,手榴弹在石屋旁爆炸,对石屋没有一点破坏,老谢尔盖的枪声依旧响个不停。

    一旁的小谢尔盖将一枚枚手榴弹和子弹送到了窗口交给老谢尔盖,见德军停止了进攻,老谢尔盖这才停止射击,用手轻抚着小谢尔盖说:“我的孙子,看到你爷爷是怎么打这些德国鬼子的吗?”

    小谢尔盖就说:“爷爷,我长大了也要像你一样,成为一名勇敢的战士。”

    老谢尔盖笑着点了点头,小谢尔盖是个孤儿,从小就被自己抚养长大,自己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之所以让小谢尔盖留下来,是因为老谢尔盖知道,除了自己,小谢尔盖没有亲人,在战争年代,很难找到人去收养他,与其冻饿而死,还不如跟着自己拼一拼。

    现在看来,小谢尔盖真的像极了自己,英勇,无畏,老谢尔盖心中感到很欣慰,他觉得,只要加以时日,小谢尔盖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

    正想着,远处的德国人又有了动作,他们搬来了两门迫击炮,对着石屋就是一通乱炸。

    炮弹准确的落在屋顶,碎石横飞,屋顶轰然垮塌,将老谢尔盖与小谢尔盖埋在了下面。

    十几个德国兵见石屋被炸塌,这才爬起冲过去,随后,他们在瓦砾堆中看到了老谢尔盖的尸体。

    几个德国兵无比惊诧,这个杀了他们七、八个士兵的顽固敌人,竟然是一个垂垂老者,就在几个德国兵看着围着尸体的时候,那尸体竟然动了一下,几个德国兵吓得连忙后退了两步,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从老人的尸体后面爬了出来。

    很显然,在屋子倒塌的那一瞬,老人将孩子护在了自己的身下,他自己却被掉下的屋顶砸死,那孩子却活了下来。

    几个德国兵看着这个孩子,不知道要如何对待他,一个德国兵缓缓将枪举了起来,对准了孩子的额头,就在这时,那孩子却笑起来。

    几个德国兵很是诧异的看着孩子,心想这孩子是不是吓傻了,为什么不哭,反而在笑呢?就在这时,一股青烟在孩子的屁股下面升起,一个眼尖的德国兵一瞬间已经看明白,那孩子的屁股底下坐着一个小篮子,那小篮子里,赫然放着手雷和子弹。

    “不!”那德国兵大叫一声。

    “轰!”

    小谢尔盖与十几个德国兵同时倒在地上,一切都安静下来,只有那袅袅的青烟在空中不断升腾……

    远处,残存下来的德国兵看着这让人震惊的一幕,半晌无语,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座抵抗如此激烈,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拿下来的房子,里面竟然只有一个老人与孩子在坚守。

    更没有人想到,这孩子竟然选择了与敌人同归于尽,这一刻,这些德国兵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战斗民族,什么是一个民族不屈的脊梁。

    德军沉默无语,不过与此同时,每个人都在想着一个问题,这样的民族,这样的国家,真的可以征服吗……

    徐锐此时正坐在一座民房中的临时指挥部中,朱可夫已经来电,援兵再有半天就可以到达,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自己必然赢得特维尔保卫战的胜利。钱夫请慢用

    不过徐锐并没有放松,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曼施坦因是德军最厉害的指挥官,与这样的对手交战,不能有一丝的大意,否则,必然会吞下失败的苦果。

    电话铃声一个接着一个,整个特维尔的战事很紧张,苏德双方都是寸土不让。

    徐锐正看着地图,猛然间,心头没来由的一阵颤动,徐锐不由一惊,这种感觉很不好,每次有危险来临的时候,徐锐总会有这种感觉,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德军攻势受挫,援兵即将到来,又有什么危险呢?

    难道……

    徐锐六识散发开去,周围的一切顿时尽入脑海,猛然间,徐锐的六识停在了窗口处,那里,一个苏军士兵正举起步枪从窗外瞄向自己。

    “是德国人的特种部队!”

    徐锐一瞬间将身子向下弯去,几乎就在弯腰的同时,徐锐清楚的看到,一枚子弹击中自己原来所在的位置,就差那么毫厘,自己就成了枪下之鬼。

    徐锐从腰间拔出红星手枪,对着窗口处连开三枪,只见一个人影一瞬间倒下,徐锐立即冲了出去,却见那人影又爬起来,向着远处飞奔。

    这家伙穿了防弹衣!

    徐锐知道自己的子弹绝不会落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家伙穿了防弹衣。

    “给我枪!”徐锐大叫。

    一个战士将步枪扔给了徐锐,徐锐立即单膝跪地,三点一线,啪的一声扣动了扳机。

    “啪!”

    子弹穿透钢盔,一枪爆头,然而在子弹爆头的前一刻,那个暗杀徐锐的德军却扣动了信号枪,下一刻,一枚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

    看着这红色信号弹,徐锐脸色一变,他知道,从种种迹象上看,这个德军一定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人,他是在招呼同伴,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大队人马很快就会袭来。

    “徐锐同志,你现在很危险,我们应该撤离这里。”一个军官说。

    徐锐摇了摇头,口中说道:“德国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指挥部,他们很快就会来,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斤两!”

    “徐锐同志,千万不能大意,这股德军的特种部队已成功斩首了切里舍夫同志,如果你再有失,那特维尔就完了。”

    徐锐却正色说道:“能杀得了我徐锐的人,还没从娘胎里生出来呢!德国人不来则已,如果来了,那就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队长,快看,红色信号弹!”一个特种兵指着空中的红色信号弹叫起来。

    雷奥一看那信号弹,心头一喜,口中说道:“徐锐的位置终于找到了,立即通知各小组,立即向信号弹升起处聚集,干掉徐锐!”剑逆仙途

    “是!”

    那德军特种兵立即用步话机通知各个小组,于是,一个个德军特种部队小组向着徐锐所在的指挥部快速聚集。

    雷奥带着几个特种兵赶到了徐锐的指挥部外围,远远的,雷奥用望远镜看向了指挥部所在的二层小楼,发现里面只亮着一盏昏黄的小灯,灯下似乎坐着几个人。

    雷奥两眼微眯,从背后取出一支毛瑟98K狙击步枪,通过步枪上的瞄准镜仔细观察,结果他却发现,里面的人坐在一个视野的死角处,只露出小半个身子。

    雷奥眉头一皱,狙杀徐锐的计划瞬间搁浅,只好耐着性子等下去,可是让他无比沮丧的是,里面的人一直坐在射击的死角里,根本就不出来,这时,包括克洛泽在内,各小组成员陆续到达,雷奥见自己的身边已聚了三十多个特种兵,立即改变作战计划,下令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外淹护,一部分与他一同,袭击徐锐的指挥部。

    雷奥做了个手势,十几个特种兵跟在他的身后,悄悄潜到了房子的窗下,只听屋里正放着广播,广播中,斯大林正在发表演说,一阵阵的掌声不时传出。

    雷奥伸出三个手指,示意三、二、一,然后猛得一撞房门,将一枚手榴弹扔进了屋中,下一刻,两支冲锋枪同时隔着窗户对着室内一通狂扫。

    十几秒后,雷奥做了个停止射击的手势,所有人都停下来,冲进了室内,下一刻,雷奥的瞳孔迅速收缩,他惊讶的发现,室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那半露在椅子外的身体,竟然是两个身着军装的假人儿。

    “不好,中计了,快撤!”雷奥大叫。

    “轰轰!”

    两枚F1柠檬手雷从窗户扔进了室内,随后,一连串的波波莎冲锋枪声响个不停,打得室内的雷奥和德国特种兵抬不起头来。

    “怎么回事?我们外面的人为什么不开枪?”克洛泽说。

    雷奥就说:“我们中计了,剩下的人一定出了事,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雷奥猜的不错,就在雷奥他们对室内进行袭击的同时,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如同两个幽灵,神不知鬼不觉中已干掉了十几个掩护的德国特种兵。

    看到雷奥中了自己的埋伏,徐锐心中很是得意,取过大喇叭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只要缴枪投降,我可以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然而里面的人并没有投降,而是不断向外扫射,阻止苏军的进攻。

    徐锐眉头一皱,这些德军真的很顽强,不过今天落到了自己的手中,怕是插翅难逃。

    想到这儿,徐锐说道:“把迫击炮给我抬过来!”

    “轰!轰轰!”

    三门迫击炮对着指挥部来了个三连发,,打得整个房子彻底崩塌,成了一堆瓦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