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6章 虚实之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96章 虚实之间

    徐锐一挥手,迫击炮停止了发射,徐锐脸上现出一丝得意,德国特种兵竟然要斩首自己,到最后却赔了夫人又折兵,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打自己的主意。



    几个士兵向着已是废墟的指挥部走过去,想要看看情况,就在这时,两条人影自废墟中暴起,连开数枪,将三个士兵同时打倒,然后如离弦之箭向远处飞奔。



    “快开枪!”一个军官大叫,随后,无数的子弹如雨点般向着两个人影射去。



    “队长,快走!”



    克洛泽大叫一声,挡在雷奥的身后,张开手臂,将子弹全都挡了下来。



    雷奥吃了一惊,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儿女情长时候,自己不能让克洛泽和其他的队员白白牺牲。



    想到这儿,雷奥一个加速,向着远处的黑夜之中跑去。



    “妈的,想跑!”徐锐看到这一幕立即冲了上去,刚跑到一半儿,徐锐只觉脚下一滞,低头向下看去,却是克洛泽并没有立即死去,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死死的抱住自己的大腿,鲜血不断从他的口中流出。



    “妈的!”



    徐锐一脚踢在了克洛泽的胸口,克洛泽的胸口卡巴一声,肋骨全断,然而,他依旧死死的抱住徐锐的大腿不放。



    “放手!”徐锐连着踢了十几脚,克洛泽的胸口已被鲜血浸透,肋骨插入了内脏中,已经停止了呼吸,然而直到他死,也没有放开徐锐的脚。



    最后徐锐无奈,只好取出匕首,将克洛泽的两只手整个切了下来,又将手指一根根切下,这才算是摆脱了克洛泽的纠缠,然而此时,雷奥却已经跑得没有了踪影。



    徐锐叹了口气,刚才这个人称呼逃跑的人为队长,显然,逃跑的人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队长雷奥,这个雷奥的命真大,几次三番从自己的手中跑掉,倒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同时徐锐也感到很费解,刚才的屋子塌下来,别人都砸死了,怎么偏偏雷奥跑出来,徐锐来到了废墟旁,看着雷奥爬出的地方,一下子全明白了,雷奥手下的那些特种兵,在房屋倒塌的那一瞬,用自己的生命为雷奥挡住了掉下来的砖石,从而为雷奥的逃走赢得了机会。



    再看看旁边那具为雷奥牺牲的克洛泽的尸体,徐锐心中很有感触,这些德国的特种部队并不怕死,个个视死如归,他们不愧是世界上第一支真正的特种部队,这种意志力与牺牲精神,与狼牙相比也毫不逊色。



    这真的是一支可怕的对手,要不是自己的情况特殊,能够训练出更加精锐的狼牙,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绝对是一支无敌的存在。



    不过再一想,这样一支精锐之师,却被自己屡屡打得满地找牙,自己倒是足以自傲。



    可惜,为了诱歼德军的特种部队,指挥部再一次被摧毁,接下来的战斗,自己只能用电台来指挥。



    徐锐立即换了一处民房做指挥部,就地指挥特维尔的战事,不久之后,他就得到了一个消息,德军的两个步兵师已赶到了特维尔的北部,正在向特维尔发动攻击。



    形势顿时紧张起来,如此一来,德军就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以三个师的兵力同时对付苏军一个师的兵力,而且德军的步兵师建制很大,几乎是苏军的两倍,战场上的兵力达到了四比一,情况极为危险。三国开超市



    好在南线的地势比较特殊,一次只能摆开两个团从正面进攻,而守军则有一个团外加一个由警察民兵组成的团,再加上狼牙相助,所以,终于将局势稳住。



    此时的特维尔,已完全成为一个大战场,到处是枪炮声,喊杀声与爆炸声此起彼伏。



    曼施坦因已经得到了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中计,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他的脸色铁青,心中却在想,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是一个精锐的劲旅,可是为什么一遇到徐锐,每战必输呢?



    只能说,这个徐锐真的太厉害了,自己明明猜中了他的想法,不断做出各种应变,可是他只一个巷战的应对,就将自己的所有招法都化解于无形。



    曼施坦因从来没有遇到过如徐锐这样难缠的对手,他觉得徐锐就像是一条八爪鱼,可以看得到,但就是抓不到住他的要害,让自己根本没有下手之处。



    “将军,我军背后发现苏军援军的先头部队。”一个军官说道。



    曼施坦因脸色很难看,苏军的援军已经到达,自己在短时间内又不可能夺下特维尔城,再打下去的话,不但夺不下城池,自己的部队必将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曼施坦因是一个很顽强的人,但却并不固执,他清楚的意识到,如果不及时撤退,他的部队将陷入更大的困境中。



    “现在,为了避免陷入更大的困境,我们必须立即撤出战斗!”曼施坦因说。



    权衡利弊,曼施坦因最终决定,所有部队撤出战斗,退回博洛戈耶城。



    德军开始撤退,由于撤退的很突然,所以,丢下了大量的物资,徐锐一见这种情况,心知曼施坦因要逃,此时,徐锐已得到了援军即将到达的消息,徐锐长出一口气,特维尔终于得以保全,自己终于成功的拖住并击退了曼施坦因,他立即将情况向朱可夫进行了汇报。



    不一会儿,朱可夫来电,要徐锐立即出兵追击曼施坦因,最大程度的消灭德军。



    徐锐眉头一皱,曼施坦因并不是普通的将领,就算是撤退也不会无防备,此时出兵,必然会受到损失。



    徐锐本待不理朱可夫的命令,可是朱可夫却连续发了三封电报,要徐锐立即追击。



    可是就在这时,徐锐接到了报告,自己手下的三个团长竟然都接到了朱可夫要求追击的命令,三个团长不敢违令,立即出去追击曼施坦因。



    徐锐气得一跺脚,如果曼施坦因连追兵都不防备的话,就不配称为名将,这三个团长,此去必然受损,可惜,现在徐锐已无法指挥这三个团,他实际上已被架空。



    徐锐只好命令由警察和民兵改编的团,死守防线,不得出击,随时准备阻击敌人的反扑。



    事情真的让徐锐料中,曼施坦因看似撤退的慌乱,实则只是给苏军一个诱饵,他故意丢弃了大量的物资,就是引诱苏军追击,而他则在撤退中设下埋伏,很不幸,苏军的三个团中了德军的埋伏。安逸窝



    “嗒嗒嗒……”



    苏军正在向前追击,猛然受到德军的突然打击。



    “轰轰!”



    重机枪与迫击炮不断怒吼,打得苏军成片倒下。



    直到此时,苏军才意识到,中了德军的计,可是在德军的第一波攻击中,苏军的建制就已被打乱,士兵到处乱跑,有的甚至在雪地中挖坑,以使自己有个藏身之处。



    在德军的四下围攻之下,苏军损失惨重,三个团都损失了大半,最后勉强冲开一个口子,狼狈逃回特维尔。



    曼施坦因一看计谋得逞,立即下令全线追击,一定要赶到苏军大部队到达之前占领特维尔。



    然而就在这时,特维尔方向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数十门大炮对着追击的德军发出怒吼,随后,无数的人流向着德军杀出。



    曼施坦因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一幕,口中说道:“特维尔的苏军一共只有一个师,全在这里,哪里又有这么多的人?一定是苏军的援兵到了,立即撤退!”



    当下,德军再一次向后撤退,不过与上一次不同的是,德军这一次却是真的撤退。



    “同志们,冲啊!”



    徐锐带着士兵不断向前冲锋,一路上,前方溃退下来的苏军士兵纷纷加入,在苏军的强大攻势下,德军狼狈不堪,丢弃了大量的军械物资,向着博洛戈耶方向而逃。



    而就在这时,徐锐却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停止了追击。



    很多人不解,一个军官就问徐锐:“徐锐同志,我们现在形势一片大好,为什么不趁胜追击,扩大战果呢?”



    徐锐就说:“曼施坦因之所以撤退,是因为看到我们出击,误以为我们的援兵已到,如果我们再追下去的话,曼施坦因就会从我们出击的人数上判断出我们的兵力虚实,所以,我们必须在没有被看穿之前停止追击,把三个团的溃兵接应回去,固守特维尔,以待援军真正到达。”



    “原来是这样。”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对徐锐投以敬佩的眼神,心说徐锐同志真是厉害,这行军打仗的本事,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当下,徐锐接应回了出击部队,快速撤回了特维尔,重新组织了防线,整个特维尔城的战线终于又稳定下来。



    此时的曼施坦因却感觉有些不对,口中问道:“苏军有没有继续追击?”



    一个军官说道:“苏军撤了回去。”



    曼施坦因眉头一挑,一拍脑门儿,长叹一声说:“遭了,我们又上了徐锐的当!”



    “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军官问。



    曼施坦因苦笑道:“苏军的援兵主力并没有赶到,徐锐这是虚晃一枪,为的是接应特维尔出击的部队回城,我们都被他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