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7章 冷枪冷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397章 冷枪冷炮

    曼施坦因说:“我们都被徐锐骗了。”

    一个上校就问:“我们怎么被骗了呢?”

    曼施坦因说:“苏军的增援部队并没有到来,徐锐刚才不过是为了接应出击的部队回城,这才虚张声势。”

    “那我们现在就追击吧。”上校说。

    “晚了。”曼施坦因叹了口气。

    “晚了?”那上校有些有明白的看向曼施坦因。

    曼施坦因就说:“徐锐已将苏军的主力接应回了特维尔城,想来他们一定形成了防线,这个时候进攻,我们不过是重蹈覆辙而已,而且这个时候,以时间来推算,苏军的主力应该快到了,我们现在只能撤退。”

    “哎,可惜了一次这么好的机会。”上校叹息说。

    曼施坦因一点头,口中说道:“是啊,徐锐真的太狡猾了,连我都中了他的计。”

    上校说道:“中国有句老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徐锐虽然厉害,可是依然不是您的对手,否则也不可能中计,三个团的主力差一点儿被全部消灭。”

    曼施坦因眼神有些迷茫的说:“这也正是让我费解的地方,以徐锐的能力,应该不至于犯下这么大的错误才是,也许,真的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那上校问。

    曼施坦因苦笑道:“还能怎么办?苏军的主力已经赶到,北方集团军群的兵力是三个集团军群中最少的,根本不足以对苏军主力发动进攻,能维持现在的战线已经很难得了,接下来,我们一定要守住博洛戈耶,将战线维持在博洛戈耶一线。”

    “中央集团军群现在已经无力进攻,我们北方集团军群也无力进攻,那这场战争我们岂不是丧失了进攻的能力?”上校说。

    “不,虽然中央集团军群和北方集团军群暂时都失去了进攻能力,但是南方集团军群却势头很好,隆美尔将军的部队已经占领了高加索的油田与南方的克里米亚岛,占据了苏联的粮仓,虽然一时之间无法北上,但只要消化了这些占领区的资源,德国的实力必然大增,对苏联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那未来战局的发展……”

    曼施坦因说:“未来的几个月内,我军无力进攻,苏军也无力反攻,怕是要陷入一场持久的僵持中,现在的德国和苏联,就如同两只受伤的老虎,都在舔拭自己的伤口,谁能先缓过这口气,谁就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希望第三帝国能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哎,可惜,莫斯科城下的大好局面变成了这个样子。”上校也是长叹一声,低下头去。

    曼施坦因猜的没错,就在德军撤离不久之后,苏军的先头部队就进入了特维尔,至此,特维尔保卫战以苏联的胜利而结束。

    就在这时,徐锐接到了朱可夫的电报,在电报中,朱可夫承认由于自己的指挥失误而使特维尔陷入危险境地,他恳请徐锐留在特维尔,负责实际指挥特维尔一线未来的战事。

    徐锐想了想,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特维尔一线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的战事,自己如果留下来,也不会有什么事,这一段时间,自己真的太累了,来到苏联两个月的时间,自己打了无数的仗,殚精竭虑,一直没有好好的休息,现在,终于可以安生一阵子。想到这儿,徐锐愉快的接受了朱可夫的命令。重生之丫鬟跃候门

    鉴于徐锐的特殊身份,特维尔的城防司令由库兹涅佐夫担任,但事实上,徐锐却以参谋主任的身份行使主要职权。

    虽说特维尔保卫战以苏军的胜利而结束,但德军北方集团军群并未受创,实力犹存,渐渐又回到了特维尔北部,与苏军对峙。而苏军一时之间也无力发起新的进攻,双方都在养精蓄锐,时刻警惕着对方的行动,捕捉着一瞬即失的战机。

    双方一时间在特维尔处于冷战状态,这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双方依旧都没有动作。

    特维尔,徐锐与库兹涅佐夫站在地图前,徐锐就说:“德军这一段时间很老实啊,得敲打敲打他们,活动一下筋骨。”

    库兹涅佐夫就说:“徐锐同志,你又有什么新的点子?”

    徐锐就说:“我决定开始一个冷枪冷炮活动,让城外的德军吃不下,睡不香,时间一长,德军的士气必然大大下降。”

    库滋涅佐夫就说:“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们部队中有很多的狙击手,正好拿德国人练练手。“

    徐锐说道:“库滋涅佐夫同志,要说起冷枪冷炮,可是我们狼牙的强项。”

    “徐锐同志,你们狼牙是厉害,但红军的狙击手也并不逊色。”

    “嘿,库滋涅佐夫同志,你如果不服气,我们可以打个赌如何?”徐锐说。

    库兹涅佐夫就问:“赌什么?”

    徐锐说道:“我们就赌是红军用冷枪冷炮打死的德军多,还是狼牙打死的德军多。”

    库兹涅佐夫说:“你们狼牙加起来不过八十来人儿,我们红军不占你们便宜,这样,就凑个整,我们也派出八十名狙击手,咱们比试一下,十天之中,谁打死的德军多。”

    徐锐就说:“这样,我给你的人数加一倍,红军出二百名狙击手与我们狼牙比试。”

    库兹涅佐夫就说:“好,我也知道狼牙厉害,那就占这个便宜,我们出二百人与狼牙比试。”

    徐锐就说:“咱们赌点儿什么采头?”

    库兹涅佐夫说:“我看你那条大狼狗不错,你要是输了,就把那条大狼狗送给我。”

    徐锐说:“大王是狼牙的一员,是我的朋友,并不是宠物,我无权把它送给你。”

    库兹涅佐夫就说:“徐锐同志,我听说你从中国来苏联时带来了两瓶茅台酒,你要是输了,这两瓶茅台酒就归我了。”

    徐锐点了点头,口中说道:“你要是输了,就送给我十瓶伏特加。”

    “成交。”库兹涅佐夫说。

    徐锐与库滋涅佐夫一合计,决定进行一场狙击比赛,让狼牙和苏联红军比一比,到底谁打死的德军多。随后,整个特维尔外的阵地就热闹起来,枪声与迫击炮的爆炸声不时响起。上将的宠婚计划[娱乐圈]

    山鸡手持着一支莫辛纳甘狙击步枪,躲在一块隐蔽的大石后,瞄准了远处的德军阵地,那阵地上,一个德军哨兵正在悠闲的吸着烟,一脸的轻松。

    “啪!”

    山鸡扣动扳机,眼见着子弹射入那德军哨兵的脑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山鸡看到远处的德军顿时乱成一团,几个士兵冲出来,要搬走那哨兵的尸体,山鸡不断扣动扳机,连着三枪打死了三个德军士兵,随后,再也没有人赶来收尸体,那四具尸体就这么倒在地上,一阵风雪吹来,被埋在了风雪之下。

    山鸡满意的在小罐子里放下了四枚黄豆粒,然后悄悄来到了另一处狙击阵地。

    阵地上,苏军开始的冷枪冷炮运动在持续进行,一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各部队纷纷汇报战果,苏军二百名狙击手击毙了四百多名德国兵,而狼牙则击毙了将近三百名德国兵,第一天的比赛,苏军完胜。

    冷铁锋急得不行,口中说道:“老徐,这样可不行,咱们不是输定了吗?”

    徐锐就说:“老兵,急什么,比赛才刚刚开始。”

    冷铁锋就说:“狼牙才八十人,而苏军的狙击手有二百人,咱们在人数上太吃亏。”

    徐锐还是那句话:“比赛才刚刚开始,你急什么,不过是第一天而已,还有九天的时间,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好吧。”冷铁锋一看徐锐那沉稳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之中,库兹涅佐夫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第一天的比赛,苏军狙击手大胜狼牙,让他赚足了面子,库兹涅佐夫一想到再过几天就可以让徐锐把上好的茅台送给自己,心里说不出的惬意。

    “呵呵,难得徐锐同志也有失误的时候,看来,这一次,自己是赢定了。”

    就在这时,徐锐走进了库兹涅佐夫的办公室。

    一看徐锐进来,库兹涅佐夫脸上不由写满了笑意,口中说道:“徐锐同志,今天同志们打的都非常好,加起来足足消灭了德军七百多人,真是旗开得胜啊。”

    徐锐就说:“是啊,看来,冷枪冷炮的战法还是很有效果的,我们完全可以零敲碎打,积小胜为大胜,杀伤德军的有生力量。”

    库兹涅佐夫又说:“徐锐同志,和你的赌约不过是一个玩笑,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徐锐嘿嘿一笑,口中说道:“库兹涅佐夫同志,不过刚刚过去了一天,一切都言之过早,等十天期满,咱们再算最后的战绩。”

    库兹涅佐夫就说:“好啊,徐锐同志,到时你可要愿赌服输啊。”

    徐锐就说:“库兹涅佐夫同志,愿赌服输的是你。”

    库兹涅佐夫笑了笑说:“徐锐同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这么有信心,也好,那我们就十天之后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