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1章 浸血病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01章 浸血病房

夜幕对于普通部队来说,也许是一天战斗的终结,但对于特种部队来说,却只是战斗的开始。

  虽然白天吃了大亏,但是雷奥并没有灰心,与克劳堔商量了一下,雷奥决定不与徐锐做意气之争,余下的二百多特种兵趁着夜色分七路,向着苏军后方的特维尔出击,尽最大可能杀伤苏军,至于狼牙,雷奥相信,如果自己的部队在苏军后方把声势闹大,狼牙必然回防,到时,自己就埋伏在狼牙回援的必经之路,一举歼灭狼牙。为即将到来的元首献上一份厚礼。

  雷奥的这个计划很简单,但却很实用,抓住了狼牙的七寸,如果他的特种部队在特维尔真的搞出大声势,狼牙是一定会回防的,这就叫攻其必救。

  与此同时,徐锐和冷铁锋却也酝酿着自己的计划。

  根据最新情报显示,德国元首对中央集团军群与北方集团军群的作战效果很不满意,所以乘坐飞机要来到特维尔前线视察。

  为了德国元首的安全,德军几乎将所有的战斗机都抽调到了苏德战场的北线,一时之间,北线战场满天都是德军的飞机,在很短的时间内,制空权再一次落到德军的手中。

  在战斗机夺取制空权后,德军的轰炸机不断出动,对特维尔附近的苏军阵地进行了狂轰滥炸,苏军的伤亡急剧增加。

  冷铁锋决定将注意力从德军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身上转移,与德军的特种部队相比,徐锐对德国元首抱有更大的兴趣。

  所以,事实上,徐锐早已将狼牙撤回了特维尔,一个巨大的惊世计划已在酝酿之中。

  特维尔,城防司令部,徐锐在自己的办公室若有所思,微眯着眼睛,半晌,徐锐将眼睛徐徐睁开,一缕杀气从他的眼眸之中迸发而出。

  德国元首将要抵达特维尔,这将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如果干掉了德国元首,那么这场战争都有可能结束,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大的!

  徐锐决定,刺杀德国元首,当然,徐锐知道,德国元首身旁一定警卫林立,高手如云,自己如果去刺杀,必定难度极大,而最大的难度,就是德军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要想干掉德国元首,必先干掉勃兰登堡特种部队。

  徐锐判断,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一定会夜袭特维尔,以此来调动狼牙,既然这样,徐锐决定将计就计,在特维尔一举歼灭勃兰登堡特种部队。

  徐锐分析,德军攻击的目标无外乎城防司令部,火车站,军营等重要地点,所以,他叫来了库兹涅佐夫,让库兹涅佐夫加强防备。

  而与此同时,徐锐刚将狼牙的主要力量都集中在了城防司令部的周围,准备在这里全歼来犯的德军特种兵。

  夜色如墨,天上乌云笼罩,连一点星光也看不到,城防司令部内却灯火通明。

  不远处的一幢废弃的三层小楼楼顶,雷奥手持着望远镜不断观察着城防司令部的情况。

  雷奥已是第二次进入特维尔城,第一次进城是在特维尔攻防战期间,那一战,雷奥的部下全军覆没,连得力助手克洛泽也战死,那一战,让雷奥的特种部队元气大伤。

  虽然相隔时间不长,但雷奥再一次进入了特维尔城,在他的身后,是一队三十多人的德军特种兵分队。

  “队长,情况怎么样?”一个上尉问。

  雷奥说:“有问题。”

  “什么问题?我怎么没有注意到?”那上尉诧异的说。

  雷奥说道:“表面上城防司令部里一切如常,但我可以感觉到,这里面暗藏着一丝杀气。”

  “杀气?”

  “嗯,看到对面那个楼角了吗?那里是一个绝佳的狙击点,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个狙击点里一定藏着狙击手,还有那栋平房的二楼窗口,只要在那里放置一挺机枪,就可以控制整个城防司令部的正面,还有城防司令部前的那个机枪巢,表面上看里面的人员很松懈,可实际上,那几个机枪射手都没有离开机枪巢三米,只要一有动静,就可以立即开枪,与上二楼窗口形成交叉火力。”

  “队长,要是这么说,还真是很危险。”上尉点头说。

  “看来苏军有了防备,这次行动取消。”雷奥说。

  “队长,那我们下一步去哪里?”

  “医院。”

  “医院?”上尉不由一愣。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苏军在重要地点一定都有防备,比如车站、军营、仓库,不过,医院应该是一个死点,我们到医院去碰碰运气。”

  “好。”上尉一点头,跟在雷奥的后面向着特维尔医院所在行去。

  与此同时,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在特维尔城展开了破袭活动,对兵营、警察局、仓库、车站进行攻击,一时间,枪声与爆炸声此起彼伏,不过由于苏军有了准备,所以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收获甚微。

  此时的雷奥带着人来到了医院外面,观察了一下医院的动静,雷奥一笑,口中说道:“没有防备,我们可以大干一场。”

  上尉就说:“队长,苏军伤员是潜在的威胁,这些伤员伤好之后的战斗力比新兵强上太多,现在就干掉他们,确实可以打击苏军的战争潜力。”

  雷奥嘴一撇,口中说道:“杀几个伤兵算什么,我们将整座医院里的活人全部干掉。”

  “什么?队长,医生和护士可是非战斗人员,杀掉他们是违反《日内瓦公约》的行为。”上尉吃惊的说。

  雷奥说:“可是他们却可以救活苏军的伤员,只有干掉他们,才能打击苏军的士气与战争潜力。”

  上尉和身后的特种兵听后,纷纷赞同雷奥的想法。

  雷奥点燃了一根香烟,吸了一口,叼着烟向着医院的大门走去。

  “你是哪个部队的?”门口的两个哨兵拦住了雷奥,雷奥微微一笑,眯着眼将烟蒂扔到地上,下一刻,两个特种部队队员已绕到两个哨兵的身后,手起刀落,干净利落的干掉了两个哨兵。

  雷奥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大步向着医院门内走去,随后,三十多个如狼似虎的德国特种兵冲进了医院。

  医院第一层,几个妇女护士正在走廊中走着,雷奥一挥手,几个特种兵蹿上去,一刀一个,干净利落的将几个女护士全部干掉,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就在这时,一个小护士从病房中走出来,看到几个士兵提着不断向下滴血的匕首向自己走来,吓得尖叫一声。

  “扑!”

  一个德军特种兵用力将匕首一掷,正中这小护士的咽喉,那特种兵快步上前,将匕首拔了出来,如泉的鲜血顿时喷了他一脸。

  这德军特种兵连血都不抹一把,抄起匕首直接冲进了病房,病房内,躺着四个苏军伤兵,这些伤兵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那特种兵已经手起刀落,一刀一个将四个伤兵全部解决,随后,出了门,向着下一处病房走去……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在空气中弥漫,这气味儿越来越浓,鲜血已浸透了整个走廊的地面,每走一步,地上就留下一个带血的脚印。

  这是一场血腥的屠杀,然而,这些德国兵并没有任何心慈手软,对于他们来说,杀人不过是如同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此时的城防司令部一片灯火通明,此时,城中的很多重要目标却受到了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攻击。虽然收获不大,但却也给特维尔城带来了不小的混乱。

  此时的徐锐却眉头紧皱,自己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城中的重要目标几乎都受到了德军特种兵的攻击,只有自己所在的城防司令部没有受到攻击,这很不正常,因为城防司令部是整个特维尔最重要的机构,最有价值的战略目标,可偏偏这里没有受到攻击,一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想了想,徐锐不由脱口而出道:“坏了!”

  冷铁锋就问:“老徐,怎么了?”

  徐锐就说:“老兵,雷奥一定是看穿了城防司令部有埋伏,所以才放弃了攻击。”

  “有道理,可是老徐,敌暗我明,如果雷奥不进攻城防司令部,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德国特种部队没有攻击城防司令部,一定会攻击其它的地点,他们会攻击哪里呢?”

  冷铁锋就说:“所有的仓库、车站、兵营都加强了戒备,德国人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可是老兵,我们漏掉了一个地方。”

  冷铁锋就问:“我们漏掉了哪里?”

  徐锐说:“医院和警察局。”

  “我们的医院是军民两用医院,攻打民用设施可是违反《日内瓦公约》的,至于警察局,我们的警察都是武装警察,还是有一些抵抗力的。”

  徐锐就说:“老兵,你真的相信什么《日内瓦公约》吗?无论是日本还是德国,压根儿就没把《日内瓦公约》当回事儿,否则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惨案发生,至于警察,你觉得这些非职业军人能挡得住德军的特种部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