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2章 生死存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02章 生死存亡

徐锐对冷铁锋说:“坏了,德国人怕是去进攻医院和民警局。”

  冷铁锋说这不是违反《日内瓦公约》吗?

  徐锐说:“德国人和日本人一样,压根儿就没把《日内瓦公约》当回事儿。”

  冷铁锋说:“我亲自去医院一趟。”

  徐锐叹了口气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一个军官走进徐锐的房间,口中说道:“徐锐同志,德国特种部队袭击了医院,整个医院五十多医生护士,四百多伤兵无一生还。”

  室内顿时陷入一片死一样的寂静,随后,徐锐站起,两眼中透出愤怒的光芒。德国人竟然连手无寸铁的医生和护士都杀,真的是连一点底线都没有。

  徐锐说:“老兵,我们立即去民警局!”

  “不是医院被袭了吗?”

  “医院被袭后,德国人一定去袭击民警局,希望我们还来得及。”

  “好,我这就去集合队伍。”冷铁锋说。

  “不行,狼牙不能动。”徐锐说。

  冷铁锋问:“为什么?”

  徐锐就说:“如果我们动了狼牙去救民警局,那正中雷奥的心意,雷奥很可能会反过来袭击城防司令部,到那时,我们就会一败涂地。”

  冷铁锋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个雷奥太狡诈!”

  徐锐说:“我可以感觉到,雷奥的指挥能力和谋略方面绝对在奥托之上,他配得上成为狼牙的对手。”

  “老兵,没时间多说,你和我立即带人去民警局!”

  “好!”

  徐锐当即与冷铁锋带着一个连的苏军士兵坐着汽车向着民警局而去,远远的就见到民警局火光冲天,枪声不断。

  徐锐心急如焚,心知自己还是来晚了一步,不一会儿,汽车到了民警局,只见民警局的门口横七竖八倒着十几具苏联民警的尸体,整个民警局已成为一片火海。

  “哎,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冷铁锋叹息说。

  “立即回城防司令部!”徐锐说。

  “老徐,你是说,德国人下一个目标就是城防司令部?”

  徐锐说:“如果我们不出动,德国人永远也不会攻打城防司令部,但我们现在离开,城防司令部空虚,雷奥一定会趁虚而入。”

  “老徐,你是说,你是故意引德国人进攻城防司令部?”冷铁锋问。

  “不错,城防司令部,就是我们与雷奥的决战之地!”

  徐锐说完,与冷铁锋上了车,汽车呼啸,向着城防司令部的方向疾驰。

  刚刚开到半路,远远的听到城防司令部方向枪声大作,徐锐嘿嘿一笑,他知道,这一次雷奥还是没有逃出自己的算计,整个狼牙现在都在城防司令部,如果雷奥胆敢进攻,一定会付出血的代价……

  特维尔城防司令部,机枪巢旁,两个士兵正在百无聊赖的聊天,黑暗中,两声毛瑟98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两个苏军士兵同时倒在地上。

  三十多个德国特种兵一拥而上,向城防司令部发动了突然袭击。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嗒嗒嗒……”

  德军特种兵每个人都持持着MP40冲锋枪,一路不断扫射,用强大的火力将城防司令部守军的火力完全压制,不断前进,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已经打破了守军的防御,眼见就要冲入指挥部内。

  然而下一刻,四盏探照灯同时从四周亮起,整个城防司令部前被照得分毫毕现。

  “嗒嗒嗒……”

  无数的子弹从四面八方向着德军特种兵同时射去,在第一波攻击中,足有一半儿德国特种兵倒在地上。

  “队长,我们上当了!”一个上尉叫道。

  “撤退!”雷奥大叫。

  “撤不了,我们四周都是苏军!”

  “老天,他们的火力太猛了!”

  “我命令,立好冲进城防司令部!”雷奥大叫。

  在目前的情况下,雷奥知道,必须冲进城防司令部内,以城防司令部为依托,才有可能突围。

  随后,雷奥连开数枪,将几盏探照灯通通打碎。

  随着探照灯的破碎,四周狼牙的火力精准度大为下降,利用这个机会,雷奥与十几个残余的德军特种兵不顾一切冲入了城防司令部中。

  此时的城防司令部,由于事先已预知德军的进攻,所以并没有几个人,雷奥带着德军特种兵冲进来之后立即打碎屋内的灯泡,很快清除了楼内的几个苏军,然后依托着城防司令部的墙壁负隅顽抗。

  此时的室内一片漆黑,那不时向外喷吐的枪口焰看起来是如此的刺眼。

  当徐锐带人从远处赶回时,叫驴跑过来说:“团长,德国人的特种兵被我们消灭了大半,余下的全在屋里!”

  徐锐一点头,取过一个大喇叭,口中用纯正的德语说道:“雷奥,老子知道你一定在里面,今天就是狼牙与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最后的决战,雷奥,等着受死吧!”

  叫驴就说:“团长,你这么一说,德国人怕是要顽抗到底。”

  徐锐说:“我们之间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雷奥既然敢来,那就别想活着回去!”

  “进攻!”

  就在这时,库兹涅佐夫也赶到了徐锐的身旁,库兹涅佐夫大手一挥,立即组织部队进攻。

  下一刻,上百苏军向着城防司令部发起了如潮水般的进攻。

  “嗒嗒嗒……”

  “轰!”

  城防司令部内的枪声响个不停,德军在很短的时间就设好了狙击位与机枪位,打得进攻的苏军尸横遍野。

  眼见自己的部下一片片倒下,库滋涅佐夫的眼睛红了,口中说道:“徐锐同志,我们必须将他们全部消灭!”

  徐锐就说:“司令员同志,请继续进攻,掩护我的行动!”

  “好!”

  随后,徐锐就说:“叫驴,让东北虎火力压制,井上千代子、朝比奈舞,和我冲进去!”

  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一点头,立即跟在徐锐的身后。
邪王宠妻:倾汉蛊王妃
  东北虎举着加特林机枪,对着城防司令部内德军的几个火力点立即开火,一瞬间,子弹如雨点一般倾泄在德军的阵中,打得德军火力为之一缩,随后,三条人影如三道鬼魅一般,一瞬间已冲出去,片刻后,已消失在城防司令部的门口。

  城防司令部之中,漆黑一片,一个德军特种兵躲在角落里不断喘息,外面的加特林机枪火力太猛,将所有的德军都压制得喘不上气来。

  加特林机枪的吼叫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才停止,这个德军特种兵才喘过一口气,对着窗外正在进攻的苏军就是一梭子子弹。

  “扑!”

  只觉脖子一凉,德军特种兵倒在地上,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喉咙被一柄尖利的匕首划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个德军特种兵看到,一个如鬼魅一般的白影从身前一闪而逝,接下来,他便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徐锐与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潜入了黑暗的城防司令部中,每当有德军的枪口焰亮起,他们就会潜过去,将刚才还在射击的德军特种兵干掉。

  片刻之间,就有六、七个德军特种兵被干掉,德军的枪声已变得异常稀疏,雷奥发觉了室内的诡异气氛,黑暗中,立即将六识散发,随后,他的六识已捕捉到黑暗中徐锐的所在,徐锐竟然就在自己身后只有不到十米的地方。

  “嗒嗒嗒……”

  雷奥转身对着徐锐所在之处就是一梭子。

  然而下一刻,徐锐的气息竟然凭空消息,雷奥再一次将六识散发,接下来,他的身子一颤,他的六识发现,徐锐竟然不知何时蹿到了自己头上的房梁上。

  雷奥刚要向上方开枪,下一刻,徐锐已一跃而下,手中的匕首直刺雷奥的后背。

  雷奥一闪身躲开了徐锐这一击,徐锐就地一滚,已欺身而上,手中的匕首直刺雷奥,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中,枪已失去了作用,雷奥也拔出了战术匕首,在黑暗中对着徐锐展开了反击。

  黑暗中,两个人打斗在一起,徐锐手中的匕首想要切开雷奥的喉咙,可是雷奥竟然施展了一记中国武术中的大擒拿手,推向徐锐的手腕。

  徐锐立即变招,身子向后一撤,手中的匕首却向着雷奥掷了出去。

  铛!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匕首扎在雷奥的身上,雷奥却丝没有受到影响,徐锐不由吃了一惊,显然,雷奥一定是穿了防弹服。

  下一刻,雷奥已经欺身而上,一记巴西柔术的动作,两腿夹住徐锐的身子,竟然锁住了答徐锐的身体。

  徐锐只觉呼吸一阵急促,雷奥这一锁几乎将他的肋骨夹断,完全无法呼吸。

  雷奥用力一拉徐锐的手臂,倒在地上用双腿紧紧的锁住徐锐的身子,徐锐只觉胸口无比的憋闷,一股混浊的气流在胸中不断回荡,意识已开始模糊。

  雷奥则满脸是笑,还没有人能从自己的这一锁中脱身,只要能杀了徐锐,就算是这支特种兵全军覆没,自己也是赚了!

  雷奥一咬牙,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两腿上,想要锁死徐锐。

  此时的井上千代子与朝比奈舞已上了二楼追杀剩余的德军特种兵,一楼大厅内发生的事并不知晓,她们不知道,徐锐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