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7章 阅兵刺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07章 阅兵刺杀

    博洛戈耶,曼施坦因正在进行着阅兵的准备工作,一队队士兵正在进行紧张的队列队形训练,与此同时,曼施坦因在几个军官的陪同下视察安保工作。



    在每一个可疑的位置,曼施坦因都安排了狙击手,曼施坦因相信,在自己的布置下,整个阅兵式完全没有遗漏的死角。



    此时的曼施坦因心中是忐忑不安的,冥冥中,曼施坦因有种预感,在这次阅兵式上,也许会出现自己预想不到的事情。



    曼施坦因指了指刚刚搭建起来的观礼台说:“把观礼台仔细搜索一遍,不要有死角。”



    “是!”



    曼施坦因看了一眼观礼台,匆匆向着远处走去……



    夜色如墨,徐锐与冷铁锋、叫驴、韩锋、二嘎子相互依靠在地下通道中不断搓手。



    “团长,太冷了,要不咱们上去,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叫驴说。



    “我的六识刚才已经观察过,这上面有不少的德军,现在出去还不是时候。”徐锐说。



    “叫驴,忍着点儿。”冷铁锋说。



    明天就是阅兵式,徐锐与狼牙小分队在白天的时候进入了秘道,只是因为外面德军众多,几个人一直躲在秘道里没有出去。



    又过了半个小时,几个人被冻得脸色有些惨白,徐锐再一次将六识放出,不断感知着地道上方的事物。



    半晌,徐锐说道:“可以出去了。”



    当下,几个人在徐锐的率领下,从一个秘道口爬出来。



    地图上显示,这个秘道出口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医院的后院儿,几个人爬了出来,并没有发现什么人,这才松了口气。



    此时的五个,每个人都穿着一身德军的军服,其中徐锐穿着一件德军的少校军装,背着毛瑟98步枪,步行穿过了医院。



    由于怕被外人认出来,所以徐锐特意将帽檐向下压了压,好在一路并没有遇到什么盘问,一行五人出了医院后径直向着阅兵式所在的广场而来。



    博洛戈耶城市广场,虽是深夜,但是依旧有巡逻队不时走来走去,徐锐站在广场附近,不断用笔记录着广场四周可以利用的地势,可能的狙击点,随后一挥手,带着冷铁锋四人向着广场的观礼台而去。



    “站住,哪个部队的?”一支德国巡逻队拦住了徐锐。



    黑暗中,双方只能隐约看到对方的身影。



    徐锐用纯正的德语回答道:“我们奉曼施坦因将军的命令,来检查观礼台是否有可疑物品。”



    对面的德国军官就说:“曼施坦因将军太过小心,白天刚刚检查完观礼台,现在又要检查。”



    “将军说,明天就是阅兵式,不能有一点大意。”徐锐说。



    “去吧。”那德军军官一挥手,就要带人向着远处而去。



    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刚要离开,就听远处的军官大叫一声:“等等!”[兄弟战争]偏执



    这一声让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二嘎子就想去摸枪,徐锐却低声说:“不要轻举妄动。”



    徐锐将头转了过去问道:“有什么事吗?”



    那军官就说道:“有烟没?”



    徐锐将一要香烟递了过去。



    “谢谢。”那军官接过香烟,这才转身而去,这回却是真的走了。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徐锐看巡逻队走远,立即取过定时炸弹,安装在了观礼台的主位下方,徐锐估算了一下,这枚炸弹爆炸的威力足以将整个观礼台炸得粉碎,见大功告成,徐锐这才带着狼牙小分队离开。



    就在徐锐离开不久,不远处的一处二层小楼顶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狙击手站了起来,对着步话机说道:“鱼已上钩……”



    徐锐一行五人再一次来到了广场附近一处僻静的角落里,众人弹冠相庆。



    徐锐却是一皱眉,口中说道:“我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老徐,怎么了?”冷铁锋问。



    徐锐就说:“你们不觉得,我们的行动太过顺利了吗?”



    经徐锐这么一说,冷铁锋四人也感觉有些不太对头,是啊,按理说,德国人明天就要阅兵了,广场的守卫不应该这样松懈才对,怎么这么容易就得手了呢?



    “也许是德国人没有想到会有人潜进来破坏吧。”叫驴说。



    徐锐却说:“但也有一种可能,这是德国人给咱们设的一个局。”



    “德国人设的局?那他们为什么设这个局呢?”冷铁锋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按理说,德国人不应该用自己元首来做诱饵的,万一出了事,代价太大。”徐锐说。



    “是啊,老徐,你一定是多疑了。”冷铁锋说。



    “希望我是多疑吧。”徐锐皱着眉,不断思索着,如果这不是德国人设的局最好,如果德国人设的一个局,那么他们图的是什么呢?用元首的安危为代价来引诱狼牙上钩,这未免太过于冒险,难道真的是自己多疑了……



    虽然心有疑虑,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管这是不是德国人设的一个局,明天的行动必须进行,斩首德国元首的计划不能放弃。



    “老兵,那个三楼窗户是一个绝佳的狙击位,你上去看看,如果有德国狙击手在那里就干掉他们,如果没有……”



    “没有怎么样?”



    “正常的情况下,这么绝佳的狙击位置德国人必然会掌控起来,如果没有德国的狙击手,说明这次阅兵是一个圈套。”



    “圈套?德国人摆这么大的阵仗只是为了设一个圈套,他们想干什么?”



    “也许是冲着我们狼牙来的,希望我不是多疑吧。”



    冷铁锋一点头,立即从背后摸向了那个狙击点,片刻之后,冷铁锋通过步话机对徐锐说:“老徐,这里确实有一个德军的狙击手,已被我搞定。”HP 铁骨



    徐锐当即与几个狼牙进入了三楼,虽然不能升火,但在这楼内,总算舒服温暖了许多,徐锐示意众人好好休息,明天,也许将是决定整个苏德战争命运的一天……



    四月十五,虽然冰雪没有消融,但天气已不似冬季那么寒冷,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暖意,连原本灰蒙蒙的天也变得瓦蓝瓦蓝。



    博洛戈耶的大街上,到处是德军士兵的身影,他们组成了一个个长长的队伍,来到广场外的大路,他们穿着整齐干净的军装,气势逼人,一看就知是精锐之师。



    德国元首坐在观礼席上,在他的身旁,包括古德里安和冯勒布在内的德国高级将领分坐左右,每个人都穿着正装,看起来气度不凡,让所有人仰视,心生敬仰之心。



    观礼台下,上万德军整装待发,随着一声令下,一队队阵容整齐,威武雄壮的德军从观礼台下经过,踢着整齐的德式正步,发出山呼海啸的呐喊声,气势如虹。



    几队德军方队过后,一队由被俘苏军组成的方队走过来,这个方队人数众多,足有上千人,走在最前面的苏军都是军官,很多人的胸前都悬挂着奖章与纪念章,他们穿着干净整齐的军服,神情有此落寞,如行尸走肉般从广场上经过。



    当被俘苏军方队经过广场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些战俘的身上,德国元首满脸是笑,很是得意,到目前为止,整个阅兵式进行的很顺利,圆满的达到了提振士气的目的。



    广场附近的小楼内,徐锐与冷铁锋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徐锐钢牙一咬,口中说道:“老兵,引爆炸弹!”



    冷铁锋却是一皱眉,口中说道:“怎么不响?炸弹已经到了引爆的时间,可是却迟迟没有动静,怕是出了什么意外。”



    徐锐就说:“看来第一套方案有变,立即启动备用方案。”



    冷铁锋一点头,说道:“老徐,我去执行吧。”



    徐锐摇了摇头说:“还是由我去执行。”



    徐锐取过一支毛瑟98K狙击步枪,调整了一下持枪角度,瞄向了远处的德国元首,徐锐计算了一下,从自己所在到德国元首的位置,足有一千五百多米,这已是毛瑟98K步枪射程所能达到的极限,从这个距离射击,子弹的运行轨迹已不是直线,而是一条曲线,命中目标的概率是不大。



    徐锐测了一下风速与风向,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然后将眼睛贴住瞄准镜,调整了一下呼吸。



    从瞄准镜里看到,德国元首正在向下方行进中的德军方队挥手示意,徐锐屏住呼吸,眼神一凝,下一刻,徐锐的手指已经扣动了扳机。



    “啪!”



    一枚子弹从枪管喷发而出,向着前方飞去,然而就在这时,德国元首竟然扭过头去与身旁的一个军官交谈,那军官将头凑了过来,这一枪正中那军官的额头,下一刻,军官的额头出现一个大洞,白色的脑浆与红色的血液喷发而出。



    徐锐看到,远处的观礼台一片混乱,德国元首在众人的簇拥下不断向四处张望。



    “不能让他逃了!”



    徐锐再次深吸一口气,瞄准了德国元首所在的方位。



    德国元首站了起来,在众人的簇拥下准备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