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8章 风声鹤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08章 风声鹤唳

    啪!



    徐锐再次扣动扳机,这一枪他并没有瞄准德国元首,而是量出了前量距,这一枪,徐锐并没有把握,然而,他必须拼一拼。



    幸运的是,这一枪正中德国元首的脑袋,下一刻,德国元首倒了下去。下一刻,观礼台上顿时如同炸了锅一样。



    “噢,我的天!”



    “元首被打死了!”



    眼见着观礼台上已乱成一团,德军开始寻找子弹射来的方向,最终,他们将目标锁定了徐锐所在的大楼。



    无数的德国士兵向着狼牙小分队所在的小楼冲来,与此同时,观礼台上的混乱也达到了极致,德国元首的尸体被抬出来放到地上,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德国元首已经完了……



    德国人如潮水般向着徐锐所在的小楼冲来,当德国元首中枪的那一刻,曼施坦因的脑袋嗡的一声,如同打了一道炸雷,曼施坦因知道,如果德国元首真的被刺杀,那自己的军事生涯也就到了尽头。



    当看到德国元首尸体被打下观礼台时,曼施坦因身子晃了两晃,口中大叫道:“抓刺客!”



    当德国兵冲入小楼时,见到小楼内早已人去楼空,只是倒着十几具德国兵的尸体,这其中甚至还有两个狙击手,不过他们已经被匕首干掉,看尸体,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刺客杀了楼内的士兵,占据了整个楼房。”一个军官说道。



    曼施坦因此时也走过来,口中问道:“人呢?”



    “将军,人已经跑了。”那军官说。



    “跑不了,立即下令,全城戒严,展开大搜捕,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刺客逃走!”



    “是……”



    就在曼施坦因下令展开全城大搜捕时,徐锐与他的狼牙小分队已向着最近处,位于医院的秘道口快速奔去。



    五个人冲向医院,医院门口的两个卫兵立即拦住去路,口中大叫:“干什么的?”



    啪啪!



    徐锐二话不说,从腰间取出手枪,对着德国卫兵就是两枪。



    打死了两个德国哨兵,医院里顿时乱成一团,徐锐带领狼牙小分队冲进了医院,徐锐大叫:“有苏联奸细,谁也不要出来!”



    徐锐的话起了作用,医院内顿时安静下来,利用这个机会,徐锐带领狼牙小分队来到了后院的秘道口。



    刚刚打开秘道口,后面的德国士兵就已经追上来,一边大叫一边向狼牙开枪。



    叫驴扔过去一枚柠檬手雷,随着手雷一时爆炸响起,硝烟弥漫,徐锐和狼牙已消失在秘道口中……



    “人都哪里去了?”



    远处,大队的德军已经冲过来,却不见徐锐和狼牙的踪影。



    一个德国军官就说:“这附近一定有秘道,快给我搜!”



    “是!”



    德军立即搜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德军叫道:“长官,这里有秘道!”我是赢家



    那军官走过来,见那士兵将一个秘道口上的石板打开,低头仔细去看。



    “轰!”



    一枚诡雷立即爆炸,将那德国军官与秘道口的几个士兵炸得飞出去。



    硝烟散尽,余下的德国兵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发现秘道口已经被炸塌。



    “一定还有其它的秘道口,立即给我搜!”一个德国军官大叫……



    曼施坦因满脸黑线,元首被刺杀,自己这个负责元首安保工作的人要负主要责任,恐怕自己不但无法在军中任职,还要上军事法庭,甚至还要牵连家人。



    想到这儿,曼施坦因取出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准备自尽,而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抓住了曼施坦因拿枪的手。



    曼施坦因回头一看,却原来是古德里安。



    古德里安对曼施坦因说道:“将军,你要干什么?”



    曼施坦因叹了口气说:“元首被刺杀,我难辞其咎,只能自杀向国人谢罪。”



    古德里安就低声说道:“元首没有死。”



    “可是我明明看到他……”



    “那是个替身。”古德里安说。



    听了古德里安的话,曼施坦因长长的出了一口,心说这他妈也太吓人了。



    “曼施坦因将军,我早就预料到狼牙会来刺杀元首,所以事先做了准备,这些狼牙真的很厉害,竟然在观礼台安装了炸药,还好被我们的人事先拆掉,不然今天损失可就大了。”



    曼施坦因就问:“既然你事先知道狼牙要来刺杀元首,为什么不想办法抓到狼牙呢?”



    古德里安说:“我就是要让狼牙干掉假元首,给狼牙和苏联人造成一种元首已被刺身死,我方混乱的假象,以此来麻痹苏联人,如果能抓到并干掉这些狼牙最好不过,如果实在抓不到也不必沮丧,这一回合,我们是赢定了。”



    曼施坦因一瞬间已想通了其中的关窍,原来,这次阅兵,竟然是古德里安设的一个局,动这么大的阵仗来设这个局,看来,古德里安其志不小。



    古德里安就说:“曼施坦因将军,你将抓刺客的事交待一下别人,马上整顿部队,做好后撤的准备。



    “后撤?”曼施坦因想了想,已明白了古德里安的用意,口中说道:“我这就去组织部队。”



    看着曼施坦因离去的背影,古德里安的嘴角现出一抹笑意,一切都很顺利,现在就看能不能抓到来刺杀的狼牙,如果能将狼牙消灭,那将再好不过……



    徐锐一行人进入了秘道,不断向前移动,冷铁锋就说:“德国人应该已经发现了秘道,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前面的秘道口出去。”



    “团长,德国元首都被我们杀了,怕是德国人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得想个办法离开博洛戈耶。”二嘎子说。



    “二嘎子,团长的脑子转得比火车轮子都快,还用得着你提醒?”叫驴说。



    徐锐就说:“前面就是秘道口,大家不要出声音,跟我出去。”第一惯宠:霸道BOSS吃上瘾



    轻轻的向前一推,一扇石门应声而开,随后,徐锐探出头去,见四下无人,才与狼牙小分队从石门中钻出来,关上石门,众人发现,这石门原来是一处狭窄小巷的墙壁,这小巷只有一米多宽,竟然是个死胡同。



    一行人在徐锐的带领下向外走去,徐锐看到,不远处的街道上,一队队的德国兵不断穿行,夜色中,几个德国兵向着徐锐所在的小巷走来。



    只听一个声音说:“鲁伊尔,这是条死巷,不可能有人。”



    另一个声音说道:“上峰下了命令,必须搜索每一个死角,不能让刺客逃走。”



    “鲁伊尔,你真的是太谨慎了,好吧,我们就和你看看。”几个德国兵一边说话一边进入了小巷中。



    徐锐向冷铁锋等人使了个眼色,几个人的双腿在两侧的墙壁上一蹬,双手一用力,纷纷攀到了小巷的顶端,等几个德国军人进入小巷,到了几人的下方之时,徐锐从上方猛地跃下,扭断了后面那个德国兵的脖子。



    随后,冷铁锋等人纷纷行动,很顺利的干掉了进入小巷中的六、七个德国兵。



    “走!”



    徐锐一挥手,一行五人来到了小巷口,看到小巷口的不远处停着一辆欧宝闪电汽车,汽车前方有两个德国兵正在吸烟。



    徐锐一看,顿时有了主意,示意几个人不要轻举妄动,向着汽车走了过去。



    “什么人?”一个士兵看到徐锐走出来,立即大叫起来。



    “兄弟,借了火儿。”徐锐低着头,有纯正的德语说道。



    那士兵一听徐锐的口音,终于放下心来,口中说道:“你是哪个部分的,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



    “我是警卫营的。”



    “警卫营?哪个警卫营……”那两个士兵感觉哪里不对,向着徐锐看去,下一刻,徐锐已来到两人的近前,将头抬了起来。



    “黄种人!”



    两个德军士兵立即意识到不对,德军是清一色的白种人,只有苏军中有一少部分黄种人的存在,这人竟然是黄种人,很可能是苏军的奸细。



    两个德军士兵立即要去取枪,可是徐锐已到了他们的近前,微一抖手,匕首倒提于手中,用力连挥两下,两个德军士兵手捂着被切断了喉管的脖子,瞪大了双眼,几乎同时倒了下去。



    徐锐立即做了个手势,冷铁锋四人从小巷里飞奔而出,协助徐锐将两具尸体扔到了一处隐蔽的角落里,随后上了汽车。



    徐锐取出地图,辨认了一下方位,博洛戈耶城市不大,这里已处于博洛戈耶的外围,只要再向前开出三公里左右,就可以离开博洛戈耶市区,进入郊区,而苏军游击队则在郊区接应自己一行人。



    冷铁锋启动了汽车,向着远处驶去,由于怕德军察觉,所以冷铁锋并不敢快开,一路上,只见大批的德军在进行搜捕,好在这辆军车并没有引起德军部队的注意,就这样堂而皇之的从德军的大部队中穿行而过,向着城外驶去。



    “停车!”远处,一座小桥旁,德军岗哨大声叫着,而就在这时,汽车的后面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声,随后,大批的德军从后面追了过来,目标正是徐锐所在的汽车,显然,徐锐等人已经暴露了行踪,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一时间,徐锐和狼牙小分队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