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2章 替罪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12章 替罪羊

    华西列夫斯基立即向朱可夫汇报了情况,朱可夫却说:“华西列夫斯基同志,这是不可能的,德国人已失去了进攻的能力,一定是你的情报有误。”



    “朱可夫同志,我已反复确认,德国人确实已从两翼向我方面军发动进攻,而且德军的进展很快,有大批的装甲部队参与到进攻,我军随时有被合围的危险。”



    朱可夫听了一惊,他不由想起了西南方面军几十万人在基辅被合围的惨剧,同样的事情不能再次发生。



    朱可夫就说道:“华西列夫斯基同志,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那么必须立即撤离列宁格勒,以免被德国人合围。”



    “是!”华西列夫斯基应了一声。



    朱可夫放下了电话,一股不好的预感笼罩心头,德国人大踏步的后退,难道真的有什么阴谋不成?



    也就在这时,朱可夫接到了铁木辛哥的电话,铁木辛哥说,在克里米亚和高加索一带,苏军遇到了德军强大的反击,损失惨重,德军正在不断向前攻击前进,苏军根本无法抵抗。



    与此同时,驻守斯摩棱斯克的苏军打来电话,在斯摩棱斯克外围,发现不明数量的德军。



    一瞬间,朱可夫有些焦头烂额,德国人这是怎么了?他们不是在内部争权夺利吗?这个时候应该是他们最为虚弱的时候,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强大?



    “报告,朱可夫同志,德国元表了演说,声称在一个月之内,要消灭苏联军队主力!”一个军官说道。



    “德国元首?不是已经被刺杀了吗?现在的德国元首是谁?”朱可夫问。



    那军官说道:“德国元首并没有死,他在电台发表了演说。”



    “不可能!德国元首已被狼牙刺杀,他不可能活下来!”朱可夫说。



    “可是朱可夫同志,确实是德国元首的声音,这点并不会错。”



    “会不会录播?”



    “不会,德国元首在演说中所说的情况都是最近刚刚发生,也就是说,德国元首根本就没有死。”



    “德国元首没有死,那在博洛戈耶阅兵式上死的是谁?”朱可夫问。



    “朱可夫同志,现在看来,阅兵式上被狼牙击毙的,很可能是德国元首的替身。”



    冷汗从朱可夫的额头滴落,德国元首并没有死,那德国人在前一段时间为什么大踏步后退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德国人精心布下了一个陷阱,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德国人早已准备多时,想要将苏军一网打尽。



    朱可夫知道,这一次,不光自己,整个苏联都上了德国人的当,必须立即撤退,否则,苏军必然遭受灭顶之灾。



    朱可夫立即给华西列夫斯基、铁木辛哥打电话,告诉他们立即撤退。女神重生爱上我



    华西列夫斯基与铁木辛哥忠诚的执行了朱可夫的命令,不过却有些为时已晚,各个战线上的苏军都遭到了德军疯狂的反扑,苏军损失惨重,被打的不断后退。



    在列宁格勒,华西列夫斯基指挥着部队费尽九牛二战之力终于成功突围,但突围后,加里宁方面军已由战役前的五十万人锐减少到二十五万人。



    在克里米亚,德军占领了整个克里米亚,铁木辛哥只能率部在斯大林格勒一线苦苦支撑,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苏军士兵在德军的炮击与飞机轰炸中死去,战斗异常残酷。



    在中部的斯摩棱斯克,德军主力骷髅师、维京师等部队一举攻克了斯摩棱斯克,几乎切断了苏军的后路,苏军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通了从斯摩棱斯克通往莫斯科的道路,退回到了莫斯科,却遭受了重大损失,足足损失了三十万人。



    德国的骷髅师与维京师等部队立即追击,向莫斯科一线发动进攻,幸好朱可夫有所准备,一路上不断阻击德军,迟滞德军的进攻势头,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终于还是瓦解了德军的攻势,使德军开始后撤。



    整个苏德战场一片混乱,德军突然之间发动了大举反攻,大胆使用穿插战术,将一支支落后的苏军部队整营、整团、甚至整师的包围,最后消灭,苏军一片哀鸿遍野,出现了一场波及各条战线的大溃败,蒙受了巨大损失。



    要不是朱可夫等将领苦苦支撑,整个苏德战场就已完全崩溃。



    喀山,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临时首都所在,斯大林本来打算将首都迁回莫斯科,可是随着战事的急剧恶化,斯大林只能放弃了迁都的打算。



    此时的斯大林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从容气度,脾气暴躁,前几天战场的局面还是一片大好,可是转眼之间,整个苏联战场的北、中、南三线的苏军都出现了溃败的情况,战局不断恶化,这是斯大林所不能容忍的。



    “斯大林同志,朱可夫同志回报说,莫斯科一线的德军已停止了进攻,开始向斯摩棱斯克后撤,莫斯科短时间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马林科夫说。



    “知道了。“斯大林用力吸了一口烟斗,冷冷的说。



    “斯大林同志,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有些轻敌冒进,这几个月来取得的主动权一下子都化为乌有,德军重新占据了战场上的主动权。”马林科夫说。



    斯大林就说:“有德国元首确切的消息了吗?”



    马林科夫回答道:“已经有了,根据最新情报,在博洛戈耶被刺杀的是德国元首的替身,德国元首依旧完好,已回到了柏林,最近还出席了柏林庆祝苏德战场大胜的大游行。”



    “可恶!”斯大林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变得铁青,随后说道:“这么说来,这次德军的行动,是一场阴谋,目的就引诱我军出击,最后消灭我军的有生力量!”



    “斯大林同志,现在看来,应该是这样的,在德国人的这波进攻中,我们足足损失了一百万有经验的军官和士兵。”马林科夫表情沉痛的说。



    “可恶!”凰舞天下之盗墓皇后



    斯大林重重将烟斗拍在桌子上,然后说道:“这一切都是徐锐和狼牙引出来的,如果不是他们要斩首德国元首,也不会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



    马林科夫一怔,心知斯大林这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来寻找替罪羊,在目前的这种局面下,用徐锐这个外人来做这个替罪羊确实是再好不过。



    想到这儿,马林科夫附和道:“斯大林同志,一切事情的源头都来自于徐锐和他的狼牙,如果他们不去刺杀德国元首,我们就不会中德国人的奸计,一定要惩罚徐锐。”



    斯大林就说:“惩罚是必要的,不过鉴于徐锐同志之前做出的贡献,也可以弥补一些他的过错,同时考虑到中苏两国的关系,重罚虽然不必要,但轻罚还是必须的。”



    “斯大林同志,徐锐是个有着狭隘的民族心理,一切行动都以中国利益为中心,这样的人是不会把苏联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把他留在苏联很不合适,不如把徐锐赶回中国去。”



    斯大林说道:“这个提议很好,如果换成一般人,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一定要军法从事,但徐锐的功劳很大,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正好功过相抵,我们苏联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解决,也不需要他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就让他回中国算了。”



    “好的,斯大林同志,我这就把您的指示通知徐锐,让他收拾一下滚出苏联去!”马林科夫说道。



    马林科夫离开了斯大林的办公室,斯大林的表情很严峻,这次失败,身为苏联的最高长官,斯大林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为了维持自己在苏联军民心中的形象,必须有一个替罪羊来承担这场大败带来的后果,徐锐是一个外人,自然是最理想的推卸责任的对象。



    斯大林喃喃自语道:“徐锐啊徐锐,这次,也就不能怪我了……”



    “什么?把徐锐赶回中国?这是谁提出的建议?”朱可夫在电话里咆哮着,朱可夫当然知道徐锐的价值,如果徐锐继续担任自己的参谋主任,那么这场大溃败是可能避免的,可是正是因为领导人的私欲和狭隘的民族自尊心,将徐锐排除在了这场战役的指挥层外,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大溃败。



    朱可夫正想重新启用徐锐来扭转战局,可是这个时候,却传来了上级要把徐锐赶回国的消息。



    “朱可夫同志,这是斯大林同志与军委会的命令,你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但必须无条件执行。”马林科夫在电话里说。



    朱可夫就说:“斯大林同志这样做是不对的,没有徐锐的参与,我苏联人民将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赢得这场战争,我要和斯大林同志直接通话!”



    马林科夫在电话里就说:“斯大林同志决心已下,朱可夫同志,你就不要去烦斯大林同志了。”



    啪!



    马林科夫挂断了电话,朱可夫拿着还在嘟嘟做响的电话筒只能仰天长叹,看来,斯大林已打定了主意,一切已经不可更改,这场溃败,本来没有徐锐什么事,可是现在,徐锐和他的狼牙却成了替罪羊,天理何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