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3章 最后一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13章 最后一次

    此时的徐锐,也听说了苏军在战场上大溃败的消息,冷铁锋就说:“老徐,你一离开指挥位置,苏军就打败仗,看来,苏联人还是离不开你的,你就要再次被重用了。”

    徐锐却说:“重用?这一次我们怕是要卷铺盖卷儿滚蛋了。”

    冷铁锋就说:“这怎么可能?”

    徐锐就说:“老兵,你看着吧,如果我估计的不差,消息很快就会传来。”

    两人正说间,库兹涅佐夫走进了徐锐所在的房间。

    库兹涅佐夫就说:“徐锐同志,我刚刚得到了朱可夫同志打来的电话。”

    “嗯。”徐锐应了一声。

    库兹涅佐夫接着说道:“朱可夫同志说,希望你和狼牙立即飞赴莫斯科,有要事和你商量。”

    徐锐就问:“没有别的了?”

    库兹涅佐夫叹了口气说:“朱可夫同志电话里还说,斯大林同志已做出了决定,让你和狼牙离开苏联。”

    “什么?”冷铁锋一听这话就急了,口中说道:“凭什么你们打了败仗反而要赶走我们?”

    库兹涅佐夫沉默,半晌后口中说道:“有些事情,并不是我这个级别的人所能决定的,徐锐同志,希望你能体谅我的苦衷。”

    徐锐就说:“库兹涅佐夫,我知道这事与你无关,既然苏联人想让我们走,我们也不会赖在这里,我们这就回莫斯科,然后转道回国。”

    库兹涅佐夫长叹一声,口中说道:“徐锐同志,飞机我已给你和狼牙准备好了,无论如何,我们个人之间永远是朋友,希望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徐锐就说:“库兹涅佐夫,别那么伤感,我们以后一定还会见面的。”

    库兹涅佐夫走后,冷铁锋就问:“老徐,你怎么知道斯大林要赶我们离开?”

    徐锐就说:“斯大林这一仗打赢了还好,如果打输了,他一定会打替罪羊,我们不是苏联人,正是替罪羊最好的人选,让我们当替罪羊,不会影响苏联的军心与士气。”

    冷铁锋一听,大骂斯大林不讲信义。

    徐锐就说:“老兵,在政治家的眼中,是没有信义可言的,有的只有利益。”

    冷铁锋当即把狼牙召集起来,将斯大林让狼牙回国的消息说了一遍,狼牙一下子炸了锅。

    叫驴就说:“妈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正好老子不想给苏联人打仗了,回去更好!”

    余必灿也说:“苏联人卸磨杀驴,没安好心,竟然让咱们给他们战败背黑锅,就算他们求着老子留下,老子也绝不在这儿多呆一分钟!”

    徐锐就说:“都闭嘴,吵吵啥?咱们在苏联也呆了这么长时间,苏联人赶咱们走,咱们求之不得,咱们回去打鬼子不比在这里打德国人强?”影帝他从星际来

    徐锐这么一说,谁都不敢再说话。

    当下徐锐与冷铁锋离开了军营,上了飞机,向着莫斯科飞去。

    飞机在空中飞行了几个小时,终于来到了莫斯科,刚下飞机,徐锐吃了一惊,他看到,朱可夫竟然亲自在机场迎接自己。

    徐锐来到朱可夫的面前,口中说道:“朱可夫同志,你怎么来了?”

    朱可夫叹了一口气,口中说道:“徐锐同志,你受委屈了。”

    徐锐嘿嘿一笑,口中说道:“老子背黑锅没啥,正好想回家看看,这样更好。”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不要说气话,我了解你,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是我们的不对。”

    徐锐并没有说什么,朱可夫却说:“徐锐同志,我会据理力争,把你和狼牙留下,苏德战争真的需要你。”

    徐锐却说:“朱可夫同志,多谢你的信任,不过,这苏德战争我也打够了,狼牙们出来这么长时间,都很想家,我们也是该到了回家的时候。”

    朱可夫说:“徐锐同志,你要回家也可以,不过在回去之前,还要帮我一个忙。”

    “朱可夫同志,咱们总算也朋友一场,你说来我听听。”

    朱可夫就说:“斯大林同志虽然让你离开,但并没有指定日期,我想让你留下来帮我打这最后一仗。”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出于我们个人之间的友谊,我可以考虑。”徐锐说。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我答应你的军火都已经运到了延安,只凭这一点,我想也值得你帮我一次。”

    徐锐就说:“好,我徐锐也不是矫情的人,朱可夫同志,我就帮你一次,不过却只能是最后一次,否则斯大林同志对你也会不满意。”

    朱可夫就说:“徐锐同志,现在苏联战场上的形势很严峻,德国人从南、北、中三个方向都对苏联红军发动了反攻,我军在各个战线上都处境艰难,现在,德军已占领了斯摩棱斯克,对莫斯科虎视眈眈,必须击退德国人对莫斯科的进攻。”

    徐锐就说:“德军虽然兵分三路,但是真正威胁最大的一路却只是在南线。”

    “南线?”朱可夫不由一愣,不明白徐锐话中的意思。

    徐锐分析说:“北线的德军,一共有二十多个师,三十多万人,经过之前的大战,虽然消灭了大量的红军,但北线德军本身也消耗巨大,现在能使用的后力,以我的估计,不过超过二十万人,在德军的补充来到之前,他们是很难恢复到原有兵力与实力的,而华西列夫斯斯的部队虽然损失惨重,但还有二十多万人,进攻不足,防守有余,所以,北线的华西列夫斯基大将只要固守特维尔一线,一定可以挡住德军的进攻。”

    “那中路呢?中路的德军可是有一百多万大军,德军最为精锐的骷髅师与维京师都在中路,兵锋直指莫斯科,我觉得这是对苏联最大的威胁。”摄魂王妃

    徐锐却说:“我的观点不同,中路的德军虽有一百多万,但苏联红军的数量却比德军要多,而且,苏联红军的重武器多数都装备在中路,所以,中路苏军的战斗力是很强大的,与德国人相比完全不落下风,短时间内,德国人想从斯摩棱斯克出发攻陷莫斯科是不可能实现的,反倒是南线,现在铁木辛哥元帅与德军正在斯大林格勒一线拉锯,如果斯大林格勒一旦失守,那么德军就可以长驱直入,进攻莫斯科,到那个时候,德军两路夹攻莫斯科,莫斯科就真的危在旦夕。”

    听了徐锐的话,朱可夫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如徐锐所说,那莫斯科真的就危在旦夕。想到这儿,朱可夫的额头不由冒出一阵细密的冷汗。

    “徐锐同志,如何化解这场危机呢?”

    徐锐说:“要调派大量的兵力进入南线的斯大林格勒战场,支持铁木辛哥元帅,确保斯大林格勒不失,同时吸引德军大量部队增援斯大林格勒,苏军就可以利用斯大林格勒,与德军寸土必争,争取消耗德军的有生力量,然后调集部队展开反攻,消灭南线德军的主力,解除南线德军的威胁。”

    “那中线怎么办?德军怕是不会那么老实让我们抽调兵力。”朱可夫说。

    徐锐就说:“所以,苏军要在莫斯科附近打上一仗,把德国人打痛,让他们不敢露头,如此,才可放心从中线抽调兵力。”

    “在莫斯科附近打一仗?”

    “对,德国最厉害的是骷髅师与维京师,骷髅师是党卫队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而维京师虽是雇佣军,但对德国却极为忠诚,战斗力强悍,这两个师的装备都是德军最好的,如果我们能重创这两个师其中的一个,那一定可以打怕德国人,让他们短时间内不敢出击。”

    “有道理,徐锐同志,你能不能帮我指挥这次战役?”朱可夫说。

    徐锐就说:“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但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然后,我就要遵从斯大林同志的命令回国。”

    “徐锐同志,我欠你一个人情。”

    徐锐说:“能让朱可夫同志欠我一个人情,我真的荣幸之至。”

    徐锐知道,事实上,朱可夫是瞒着斯大林邀请自己指挥这次战斗,如果被斯大林知道了的话,一定会训斥朱可夫,如果这一仗万一再打败,不光自己,连朱可夫都会受到斯大林的惩罚,不过徐锐却还是答应下来。

    真正的原因,也并不是徐锐说的为了让朱可夫欠自己一个人情,徐锐知道,如果朱可夫打输了这一仗,那么苏军中路被突破,莫斯科将会失守,到那时,整个苏联都有亡国的危险,这并不符合世界反法西斯战线的利益,也不符合中国的利益,所以,徐锐一定要帮苏联这最后一次,把德国法西斯击退,稳住苏军的各条战线,也只有这样,苏军才能和德军长期相持下去,不至于被德国灭国。

    也只有苏联顶住德国的进攻,那么战争的形势才会稳定,否则,一旦苏联亡国,大批的德国兵很可能会到达中国,到那时的话,德国人与日本人联手对付中国,那中国的灭亡只不过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