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9章 兵临海参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19章 兵临海参崴

兴凯湖,水光潋滟,白波拍岸,巨大的湖面给人一种大海的波澜壮阔感。

  兴凯湖中国一方岸边,一字排开摆放着三十多只木船。

  哗啦……

  一条大白鱼跃出水面。

  啪!

  那鱼刚跃出水面,就被一柄鱼叉插在身上。

  “呦西……三浦君,你不愧是渔民出身,这么一会儿就捕了四、五条大白鱼,真是有一套!”几个鬼子兵在一边开心的大笑。

  三浦次郎上士得意的将白鱼从鱼叉上拔下来扔到地面,口中说道:“这兴凯湖的水比东京湾的水要清很多,鱼也要好捕的多,咱们也尝尝这兴凯湖大白鱼的味道。”

  三浦次郎扔下了鱼叉,与看管渡船的几个鬼子兵燃烧起了篝火,将行军锅里倒上水,将处理后的鱼扔到锅里清蒸起来,不一会儿,一股鱼香已沁入每个人的鼻孔。

  三浦次郎和几个鬼子围着锅,三浦次郎低下头,在汤里放了些盐,然后用刺刀去扎鱼。

  等三浦次郎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四周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三浦次郎一愣,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几个战友已经倒在地上,下一刻,只觉后颈一痛,三浦次郎看到,一柄长长的刺刀从后面穿透了自己的脖颈,血液如同泉水一样从自己的喉咙处激射而出,接下来,三浦次郎的视线不断模糊,陷入了黑暗中……

  钻山豹和吴寒、王强三人出现在了大锅旁,钻山豹就说:“这鱼真香啊,小鬼子的手艺不错,吃完了再干活儿。”

  吴寒就说:“豹子,不会误事吧。”

  钻山豹说:“误事个屁,听我的没错!”

  钻山豹三人奉了冷铁锋的命令到兴凯湖中国一侧侦察,这三个家伙完成任务后闲得蛋痛,顺手夺了日本人的渡船。

  三人立即胃口大开,每人都吃了一条白鱼,这才打着饱嗝取过几桶汽油,把汽油洒在船上,霎时间,火光冲天而起,三人这才坐着船扬长而去。

  钻山豹三人回到兴凯湖的对岸,冷铁锋一见面,就黑着脸把他们三人骂了一顿,原来冷铁锋在湖的另一侧见对岸火起,知道一定是这三个小子又惹了祸。

  钻山豹就说:“队长,你别急啊,我们烧了日本人三十多条渡船,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冷铁锋就说:“谁让你们擅自行动的?要是引来的鬼子的报复怎么办?”

  话音刚落,只见天上飞来了十几架日本人的轰炸机,对着苏军的工事一通狂轰滥炸,好在不久后飞行大队的伊16和伊15战机起飞迎击,将日本人的轰炸机驱离,一切才平静下来。

  冷铁锋就说:“看到了吧,这都是你们惹来的好事。”

  钻山豹搔了搔头说:“队长,看来俺们把鬼子惹毛了,不然鬼子也不会动这么大的干戈。”

  冷铁锋说:“你们侦察的情况怎么样了?”

  “队长,根据我们侦察,对面有鬼子一个师团的兵力,正在从密山县城向兴凯湖集结,鬼子到处在搜集渡船,看样子,很快就要动手。”大宋阴谋家

  “嗯,这个情报很重要,看来,鬼子真的决定从兴凯湖方面进攻,咱们这么多天也没有白忙,也是到了与鬼子较量一下的时候了,妈的,几个月没打鬼子,手都痒了。”冷铁锋说。

  日军集结重兵于兴凯湖一线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海参崴,作战指挥室内,萨武什金对徐锐说:“徐锐同志,你真是料事如神,日本人真的选择从兴凯湖一线进攻,要不是这一段时间我们修了一些工事,日本人完全可能直接从兴凯湖打过来。”

  徐锐就说:“从老兵传来的情报看,鬼子在兴凯湖附近大约集结了两万人,也就是一个师团的兵力,如果我没料错的话,这应该是鬼子的先遣师团,如果我们能趁着鬼子主力没来之前歼灭或重创鬼子这个师团,那么,就可以坚定我军守住滨海边疆区的信心,削弱鬼子的斗志,如此,对我方后续粉碎鬼子的进攻有着极大的帮助。”

  萨武什金听了徐锐的话,深知此战意义重大,就问道:“徐锐同志,这一仗应该怎么打?”

  徐锐就说:“鬼子一定从水路进攻,而他们能用的船只并不多,我根据狼牙传回来的情报计算了一下,鬼子一次只能运过来不到两千人的兵力,如果鬼子进攻最好,我军只要守住滩头的工事,就可以大量杀伤鬼子,如果鬼子选择巩固滩头阵地,那就比较麻烦,我军必须主动出击,一定要摧毁鬼子的渡船,以使鬼子援兵无法到达,从而为全歼登陆的鬼子创造条件,进而重创鬼子。”

  徐锐接着说:“我军在兴凯湖一线有三个师的部队,大约两万多人,允许鬼子登陆的总人数一定不能超过一万人,这样一来,我军就会一直占据兵力上的优势,如果鬼子登陆人数一旦超过了一万人,那么我军很难在短时间内消灭鬼子,歼灭战变成了持久战和消耗战,就会得不偿失,而且我军本钱小,与鬼子也耗不起。”

  萨武什金说:“这个想法很好,完全可以实施,不过具体的细节还要斟酌一下。”

  徐锐就说:“萨武什金同志,兴凯湖的战事就要打响了,一定要有一个得力人去主持,,由冷铁锋去做他的参谋,按预定计划行事,一定可以重创日军。”

  萨武什金说:“也好,切列夫同志,我军在兴凯湖方向的三个师各不统属,这一次,怕是只有你亲自去一趟了。”

  切列夫就说:“有徐锐同志的计划,有冷铁锋同志的相助,我一定会打好这一仗。”

  正说话间,一个参谋快步走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报告司令员同志,海面上发现日本人军舰!”

  “什么?”徐锐和萨武什金对视了一眼,想不到日本人这么快动手,而且还是从海上来袭。

  “鬼子来的好快啊。”萨武什金一咬牙,对切列夫说:“切列夫同志,日本鬼子的海军已经来袭,兴凯湖那边应该很快就要打响,那里缺少主事的人,你必须在最短时间赶到兴凯湖。”

  切列夫就说:“司令员同志,我这就出发,海参崴就交给你和徐锐同志了,一切为了胜利!”九转狂医

  “一切为了胜利!”

  切列夫驱车向着兴凯湖而去,萨武什金就对徐锐说:“徐锐同志,我们到海边要塞去看一看情况。”

  “好。”徐锐二话不说,与萨武什金驱车向海边要塞而去……

  一望无垠的蓝色大海,以铃木号巡洋舰为旗舰的日军联合舰队第五特混舰队不断向海参崴逼近。

  铃木号,标准排水量11200吨,经改装后排水量达到12400吨,全长200米,宽20米,有大型锅炉8台,航速36节,装有三年式双联装20.3CM/50倍口径主炮十门,40倍口径12.7CM口径高射八门,25MM口径高射炮八门,13MM口径机枪四挺,61CM口径鱼雷发射管十二门,水上侦察机三架,舰员930人,建造于横须驾海军工厂。

  铃木号最初建造时计划只是八千吨级的轻型巡洋舰,但日本人却瞒天过海,将其变成了重巡洋舰,并成为了联合舰队第五特混舰队的旗舰。

  太平洋战争已经爆发,第五特混舰队原本的任务是南下支援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作战,但因为山下奉文的申请,日军大本营决定,暂时将第五特混舰队留下来,配合山下奉文进攻海参崴,等打下了海参崴之后再南下太平洋。

  此时,第五特混舰队司令小泽中将正站在铃木号的甲板上看着远方,望远镜中,海参崴巨大的轮廓已然隐约可见。

  小泽中将放下了望远镜笑了笑,对参谋长武田平赖说:“南部君,看来,我们的对手已经有了防备啊。”

  武田平赖说道:“司令官阁下,苏联人就算有防备,也无法阻挡我军前进的步伐,拿下海参崴的功劳,是属于我们海军的!”

  “武田君,我就喜欢你这自信的样子,确实有你的祖先武田信雄遗风。”

  听小泽这么说,武田平赖一脸的骄傲,他一直以自己是日本战国时的战神武田信雄后裔而引以为傲,曾立誓重振武田家族的荣耀,此时,武田平赖因为战功而成为了一名大佐,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一定会成为一名将军,重振家族。

  小泽问:“武田君,知道我们的军舰为什么叫铃木号吗?”

  武田平赖就说:“这是以松太岛(库页岛)中部向南流的铃木川命名。”

  “不错,铃木号与库页岛和滨海边疆州有很深的渊源,由它带领着舰队夺取海参崴再适合不过。”

  “司令官阁下,我认为无须铃木号开炮,只需要我带领几艘驱逐舰就可以打下海参崴的海防要塞,全歼孱弱的苏联太平洋舰队。”

  小泽哈哈一笑,口中说道:“武田君,你愿意做这个先锋吗?”

  武田平赖大喜,连忙说:“希望司令官阁下给我这个建立功勋的机会!”

  “很好,武田君,我将吉良号与云浪号、速浪号、狂风号四艘驱逐舰交给你指挥,组成第一分队,前去试探一下驻海参崴的苏联太平洋舰队的底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