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0章 第五特混舰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20章 第五特混舰队

    “一、二、三、四……”

    “最前面是四艘驱逐舰,后面跟着一艘重型巡洋舰,一艘扫雷艇,六艘鱼雷艇,一艘数千吨的大型运兵船,三艘驱逐舰……”

    徐锐放下了望远镜,面色有些凝重。

    萨武什金也放下了望远镜,口中说道:“日本鬼子的军舰正在不断寻觅战机,你看前面那四艘驱逐舰,排成一字长蛇阵,像是要吃人的样子,太嚣张了。”

    “司令员同志,日本人的军舰向前移动了,已经进入要塞大炮的射程!”要塞司令说。

    “立即开炮!给我狠狠的打!”萨武什金叫道。

    “是!”

    随着萨武什金的一声令下,六十多门要塞大炮对着海面上的四艘日本驱逐舰不断轰击,日本的驱逐舰也不断向要塞开炮,双方打的硝烟四起,足足打了半个小时,却都没有受到什么损失。

    徐锐眉头一皱,口中说道:“不对,萨武什金同志,立即命令停止开炮。”

    萨武什金就问:“怎么回事?”

    徐锐就说:“你有没有注意到,日本鬼子的军舰只是在岸炮射程的边缘地区移动,有时甚至还退到射程之外?”

    萨武什金拿起望远镜仔细一看,果然如徐锐所说。

    “上当了,日本鬼子的军舰这是在试探我们的虚实啊!”萨武什金说。

    徐锐一点头,口中说道:“刚才的攻击,让我们的炮位已经全部暴露,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日本人一定会找到炮位射击的死角并加以利用。”

    萨武什金就说:“日本人真会这么狡猾?”

    徐锐一笑,口中说道:“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日军驱逐舰狂风号的甲板上,武田平赖的脸上现出一抹得意的笑,这些苏联人真的太蠢了,自己不过是一次试探,他们就将所有的底牌都露出来,从苏联人炮击的方位来看,他们的岸炮在两侧是有死角的,如果自己加以利用这两个死角,必然可以一举攻入海参崴港口内部,甚至建立滩头阵地,如此的话,海参崴的海上防御线很可能崩溃。

    想到这儿,武田平赖立即下令吉良号与云浪号从海参崴左侧的死角驶入,狂风与速浪号随后跟进。

    果然,苏联人岸炮的炮弹虽然依旧在身旁不断爆炸,但却始终无法真正威胁到日舰的安全。

    吉良号在海面上横冲直撞,耀武扬威。

    “轰!”

    正在高速行进中的吉良号舰桥突然爆起一团巨大的火球,整个舰体不断向左侧倾斜,大量的海水涌入,水兵们纷纷跳水,然而,水中到处都燃烧的燃油,将跳水的水兵无情的吞噬,最终,吉良号沉入了海底……

    “报告,吉良号撞上水雷沉没了!”狂风号上,有士兵来报。

    “我看到了。”武田平赖面无表情的说。

    对于武田平赖来说,吉良号只是一舰一千多吨级的小型驱逐舰,用它做前锋去探路,本身就有些让吉良号以身试险的味道。深渊神座

    吉良号的沉没使武田平赖知道,这个所谓的岸炮射击死角,很可能是苏联人布下的诱饵,为的就是吸引更多的日本军舰自己去撞水雷。

    “哼,想以水雷阻止皇军的进攻吗?”武田平赖冷哼一声,立即呼叫跟在舰队后面的扫雷艇前来扫雷。

    随着一枚枚水雷被排除,武田平赖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排除了水雷,自己的第一分队将直插海参崴,如果能一举攻克海参崴,必然是一件奇功。

    当最后一枚水雷排除之后,武田平赖立即让士兵发出旗语,准备从排除水雷后的通道进入海参崴,而就在这时,海参崴方向出现几个小黑点儿,这几个小黑点儿越来越大,不断向着武田平赖的第一分队接近。

    武田平赖举起望远镜,从望远镜里,他清晰的看到,那几个小黑点儿,竟然是五艘苏军的炮艇。

    武田平赖不由大笑,难道苏联人想凭借这五艘小炮艇对抗自己的三艘驱逐舰吗?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命令,速浪号、云浪号、狂风号,排成一型阵向敌舰发动攻击!”

    “哈依!”

    当下,武田平赖所在的狂风号、速浪号与云浪号一字排开,向着前方不断推进,远处苏军太平洋舰队的五艘炮艇如离弦之箭,向着三艘日舰迎了上去。

    片刻之后,交战双方纠缠到了一起,两艘苏军炮艇围住狂风号不断进攻,另外两艘则围着速浪号进攻,余下的一艘炮艇则缠住云浪号。

    “轰!轰轰!”

    双方大炮不断轰击,苏军的炮艇虽小,但是机动灵活,一边不断移动,一边向着日舰奋力开炮,打得日舰不断中炮。

    “轰!”

    一艘炮弹打在了日舰狂风号的船弦上,狂风号猛的一晃,武田平赖差点儿倒在地上。

    “八嘎,连几支小炮艇都对付不了,立即集中所有火力把苏联人的炮艇干掉!”

    “大佐,苏联人的炮艇太近了,我军的大炮火力虽强,但只能远距离射击,在近距离内只是摆设。”

    武田平赖向外看去,果然,苏军的炮艇向着自己所在的狂风号不断逼近,已然近在咫尺。

    “苏联人想干什么?”武田平赖大吃一惊,这样近的距离内,双方的大炮都失去了作用,苏联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大佐,苏联人要跳梆夺船!”一个军官大声叫道。

    武田平赖向前看去,果然看到苏联人将踏板搭在了船弦上,几个苏军士兵手持着波波莎冲锋枪,一边从踏板上向着自己所在的船只冲来。

    “快把他们赶回去!”武田平赖叫道。

    下一刻,十几个鬼子水手向着踏板冲过去,苏军手中的波波莎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最前面的苏军只是一扣动扳机,子弹就将六、七个鬼子全部扫倒,不过那苏军再开枪时,子弹却已打空。

    “八嘎!”

    武田平赖从腰间拔出了武士刀,向着那苏军冲了过去,一刀将那苏军士兵斩为两段,鲜血将他完全浸红。颤栗之源

    这时第二个苏军手持着波波莎冲上来,武田平赖将手中的武士刀一掷,锋利的武士刀直接将那苏军士兵从前胸贯穿,那苏军倒在地上。

    利用这个空隙,武田平赖来到了踏板前,用力将踏板一掀,扔到了海中。

    “万岁!”

    见武田平赖如此英勇,鬼子水手也都鼓足勇气冲上来,在武田平赖的指挥下不断射击,虽然苏军大多使用波波莎,火力强劲,但日军死战不退,苏军见寡不敌众,只好将炮艇掉转方向,向着海参崴方向逃走。

    与此同时,日舰与其余的炮艇也分出高下,日舰仗着船体大,火力猛,打得苏军炮艇一艘沉没,两艘重伤,冒着滚滚的浓烟逃跑。

    一身是血的武田平赖哈哈大笑,口中狰狞的说道:“给我追,击沉它们!”

    三艘驱逐舰立即向着逃走的四艘苏联炮艇追去。

    “轰!轰轰!”

    一团团巨浪冲天而起,鬼子军舰不知不觉中已进入了苏军要塞大炮的射程之中,苏军万炮齐发,打得山崩地裂。

    “轰!”

    一枚苏军的炮弹打在狂风号上,霎时间火光冲天,一门副炮与十几个士兵当场被炸死,船体冒起了浓烟。

    “大佐,不能再追了!”一个军官叫道。

    “撤退!”

    武田平赖立即让士兵用旗语指挥,三艘军舰快速驶离了要塞炮的射程之外,再一次在外海游弋。

    铃木号上,小泽中将通过望远镜已将此次海战的过程尽收眼底,己方的四艘驱逐舰虽被水雷炸沉了一艘,被炮艇击伤了一艘,但却干掉了一艘苏军炮艇,重伤两艘,最重要的是,武田平赖通过这次行动,摸清了苏军要塞大炮的射程。

    苏军要塞大炮的火力虽然凶猛,但是因为大炮的生产年代有些久远,所以射程普遍不远,还没有自己的舰炮射得远,所以,铃木号完全可以利用舰炮射程上的优势对要塞进行打击。

    另外,武田平赖还弄清了一件事,那就是苏军的太平洋舰队现在很孱弱,弱到只有几艘近海炮艇可以出战,对自己的舰队完全构不成威胁,而海参崴要塞大炮的射程是有死角的,自己的舰队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死角进入海参崴,抢滩登陆。

    就在这时,一身是血的武田平赖走进了小泽中将所在的作战室,武田平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口中说道:“小泽中将,让您失望了。”

    小泽中将却说:“武田君,你的任务本来就是打探一下海参崴苏军的虚实,你已经很好的完成了这个任务,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吧。”

    “哈依!”武田受到了小泽中将的鼓励,原本紧崩的面孔这才舒缓下来。

    小泽当即下令,铃木号的十门二百毫米主炮立即对海参崴沿海要塞进行不间断进攻,与此同时,小泽让武田带领着六艘驱逐舰掩护着一艘八千吨级的大型运兵船从苏军要塞炮火的死角潜入海参崴,小泽已决定,一战而夺下海参崴海防要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