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2章 伤亡惨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22章 伤亡惨重

兴凯湖中国一侧不远,日军第28师团前线临时指挥部。第28师团长纳见敏郎与参谋长井上春之正站在地图前,指指点点正在讨论。

  井上春之就说:“将军,永野大佐已传来情报,我军在对岸登陆的滩头阵地遇到苏军顽强抵抗,伤亡惨重,第一批登陆的第89大队与107大队伤亡大半,算上伤员也只剩下不到三百人,河边少佐阵亡,加藤少佐重伤。永野大佐正在组织力量向前突击,但前景并不乐观,急需炮火支援。”

  纳见敏郎说:“兴凯湖南北有一百多公里长,远超我军炮火射程,炮火支援他们是不可能的,这样,让飞机助战,轰炸苏军工事。”

  井上春之说:“我军飞机从机场到战场之间往返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苏军的工事很隐蔽,外面都有伪装,我们的飞机很难捕捉到工事的踪影。”

  纳见敏郎就说:“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井上春之就说:“也许火箭筒进攻工事有用些。”

  纳见敏郎说:“那就把库存的火箭筒统统提出来,用来攻击苏军的工事。”

  井上春之接着说:“将军,这种抢滩登陆作战没有任何可以取巧的地方,现在我们只能用生命开辟前进的通道。”

  纳见敏郎就说:“井上君,下一批次陆登,我亲自去指挥。”

  井上春之一咬牙说道:“将军,你需要总揽全局,下一批次,还是我去吧。”

  纳见敏郎很是满意的看了井上春之一眼,不到万不得已,师团长级别的军官是不可能亲临前线的,而井上春之这种参谋长在前线指挥却有先例,刚才自己不过是将井上春之一军,井上春之倒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有他在前线坐阵指挥,自己也可以安下心来……

  兴凯湖南岸一处高地,切列夫的前敌指挥部就坐落在这里,冷铁锋对切列夫说:“现在战局的发展完全在我控制之中,我军已基本全歼了第一波次进攻的两千鬼子,不过第二波次的日军明显加强了指挥,开始向我军相对较薄弱的偏东方攻击。”

  切列夫看了一眼地图后问:“能顶得住吗?”

  冷铁锋就说:“鬼子对我军工事的坚固度准备不足,现在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估计,下一波次的鬼子应该会带上一些攻坚的武器,比如火箭筒,所以,我军真正的考验应该是在鬼子下个波次的进攻。”

  切列夫说:“很好,现在看,一切尽在我们的预想之中,就看接下来纳见敏郎该如可应对。”

  “传我的命令,前线工事内的守军一定要寸土必争,不能放一个日本鬼子进来!”

  “是!”

  交战双方的指挥官在斗智斗勇,而交战双方的战斗也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永野大佐纠集了一千多人,开始向着偏东方向的苏军阵地进攻,准备撕开一个口子,然而在这里,永野大佐却遇到了顽强的抵抗,特别是前面苏军工事中那挺DSHK重机枪,给了己方步兵巨大的杀伤。

  永野大佐就大叫道:“掷弹筒!”

  两个鬼子兵将掷弹筒支在地上,瞄了瞄方位,瞬间击发。顽妻有令:将军大人快回家

  下一刻,掷弹筒发出的榴弹像长了眼睛一般飞进了苏军的工事中。

  “轰!”

  一声爆炸声从苏军的工事中传来。

  鬼子不愧是久经训练的精兵,掷弹筒打的极准,竟然从苏军的射击孔钻进了工事,随后爆炸。

  看到榴弹准确命中目标,日军立即欢呼雀跃。

  “板载!”

  日军发出一场呐喊,从地上爬起来向着工事冲去。然而下一刻,那刚刚被炸的工事中突然再一次喷出一串长长的火舌,将冲在前面的几十个鬼子兵全部打倒在地。

  “怎么回事?这个工事不是被掷弹筒炸了吗?怎么还能开枪?”永野大佐叫道。

  “大佐,苏联人使用的是DSHK重机枪,机枪的前面有挡板,可以防止子弹与榴弹的碎片,刚才射进去的榴弹应该是遇到挡板爆炸了。”一个军官说道。

  “八嘎!”

  永野大佐愤怒的将拳头砸在了地上。在没有重火力的情况下,苏军的DSHK重机枪就如同一头无法阻挡的野兽,不断抽打着日军士兵。

  永野大佐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他这才吃惊的发现,跟随自己冲锋的一千多士兵,到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五百人的样子,只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自己的部队竟然损失了一半儿。

  冷汗从永野大佐的额头不断滴落,他终于意识到,再这样打下去,等待所有人的只能是死路一条……

  梅德科夫往地上连吐了几口尽是灰尘的唾沫,只觉得嘴里好受了许多。

  “刚才自己正在射击的时候,日本鬼子的一枚榴弹击中了梅德科夫正在射击的DSHK重机枪,在正常的情况下,梅德科夫一定已被炸死,不过幸运的是,他使用的DSHK重机枪的挡板挡住了榴弹爆炸的碎片,不过爆炸的气浪还是将他掀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身旁的一个战友却很是倒霉,被一块崩出来的弹片击中了额头,一股股的血从额头的血洞中涌出。

  梅德科夫很快就清醒过来,往地上吐了两口带着泥土的口水,口中大叫道:“快上子弹,日本鬼子要进攻了!”

  两个幸存下来的士兵立即取来了一串供弹链安放在了那挺DSHK得机枪上,梅德科夫大吼一声,扣动机枪扳机向前扫射。

  此时的日本鬼子正在冲锋,被射过来的机枪子弹一下子扫倒了几十个。

  “啊!”一个日本鬼子惨叫一声,一只手臂被打飞。

  “扑通!”

  一个日本鬼子被一枚子弹打掉了半个脑袋,身子倒在地上,却依然保持着向前冲锋的姿势。

  “啊!”一个正在向前冲锋的日本鬼子低下头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胸口被打穿,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洞,自己的心脏已被打碎,那日本鬼子身子一晃,栽倒在地。

  “日本鬼子,来吧!”梅得科夫一边大叫,一边射击,身后的两个苏军士兵不断将装好的弹链安装在机枪上。嫡女恶妃

  直到所有站着的日本鬼子全部倒下,前面再也没有一个活人的时候,梅德科夫才无力的坐在地上。

  “上士,才过去三个多小时,我们最少打死了四百多日本鬼子。”一个苏军士兵说道。

  梅德科夫就说:“战斗不过刚刚开始,我们的弹药还充足吗?”

  “很充足,以这个节奏,我们就算再打上一天一夜也可以坚持下来。”那苏军士兵向后一指工事附近储存弹药的区域说道。

  “好,那就大干一场!”梅德科夫眼中闪过一抹寒意……

  永野大佐不断祈祷着天照大神能够帮助自己在这场近乎于屠杀的战斗中活下来,而他的天照大神似乎对永野的祈祷并不太感兴趣,永野被一枚DSHK重机枪的子弹击中,左臂直接被打飞,他痛得不断大叫,好在永野大佐的卫士立即跑过来,将他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背到滩头。

  永野大佐倒在滩头上,大口喘着粗气,四周不时传来一阵阵的呻吟与惨叫声,永野向四周看去,见滩头处倒着三、四百失去了战斗力的伤兵。

  永野无奈的叹了口气,从自己登滩到现在,不过刚刚过去一个多小时,而自己带来的两千人却已损失近半,虽然也拿下了几个小碉堡,但总体上进展不大,依旧被困在滩头阵地寸步难移。

  这样发展下去,第三波抢滩的部队要是不配备重武器的话,一定会重复自己部队的经历,如果不将苏军在南岸的工事一一摧毁,会产生巨大的伤亡。

  想到这儿,永野大佐吃力的说:“给师团长发报,就说我军伤亡惨重,请求重武器支援。”

  永野说完之后倒在地上,此时已是盛夏,炎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海滩上的温度足有三十多度,永野觉得很难受,他听到身旁的一个断了腿的重伤员不断惨叫,永野就叫道:“八嘎牙路,大日本帝国军人死都不怕,受伤算得了什么?”

  “水……我要水……”一个头部中弹的重伤员喃喃的说。

  这时,永野的卫士将水取来,永野一口气喝了半壶水,然后看了一眼那个重伤员说:“把剩下的水给他喝。”

  卫士用水去喂那重伤员,那重伤员喝了口水,身子却是一颤,挣扎了半天,就再也不动了。

  永野一惊,这时一个军士爬过来,口中说道:“快死的人喉咙处都会堵上很多粘痰,中间留有一个小孔,你云喂他水喝,水正好将这个小孔堵上,人无法呼吸,自然很快就会死去。”

  “原来是这样。”永野点了点头,吩咐道:“不要轻易给这些重伤员大量饮水。”

  “大佐,你快看,那是什么?”永野的卫士叫起来。

  永野抬头向远处的湖面看去,只见无数密密麻麻的黑点儿正向岸边驶来。

  “是我们的援兵到了!”永野干瘪的嘴唇咧开,一脸笑意,与此同时,鬼子第28师团参谋长井上春之面色凝重,他知道,自己成功与否,将决定抢滩登陆能否最后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