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4章 乌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24章 乌拉

    海参崴,要塞附近的一处工事内。 



    徐锐和萨武什金看着远处的海面,萨武什金面色凝重,口说道:“日本鬼子好狡猾,一边利用大炮在射程的优势对我军要塞攻击,一边却又派出军舰从我方要塞炮台射击死角准备溜进来。”



    徐锐说:“小鬼子已经摸清了我方的虚实,知道我军的太平洋舰队很孱弱,所以敢这样直接杀进来,真是目无人,狂妄自大!”



    萨武什金说:“现在海面的水雷已被鬼子海军排除,他们选择的行进路线又是要塞大炮射击的死角,太平洋舰队的炮艇根本无法出击,否则必然会被日本鬼子的大炮击沉,这可怎么办?”



    徐锐说:“鬼子最大的威胁并不是这六艘驱逐舰与铃木号重巡洋舰。”



    萨武什金纳闷的问:“那是什么?”



    徐锐说:“鬼子要想占领海参崴,只靠海军是不行的,必须有步兵的协助,海军算再厉害,也无法把船开岸来吧,所以鬼子真正的威胁,是那艘运兵船。”



    “运兵船?”萨武什金再一次拿起了望远镜,然后说道:“这艘运兵船很大,最少也有七、八千吨级。”



    “嗯,一艘这么大的运兵船一次应该可以投送四、五千人,也是一个加强联队的编制。”徐锐说。



    “海参崴一共只有六千步兵,如果让这艘船靠岸,那么将对海参崴构成巨大的威胁。”萨武什金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徐锐说:“所以,我们不能让这艘运兵船靠岸,最好击沉它。”



    “可是这艘运兵船在我军要塞炮火的死角,我军根本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打击,而我军太平洋舰队的小炮艇打这么大的运兵船根本无济于事,更何况日本鬼子在外围还有六艘驱逐舰护航,我军的炮艇根本凑不到旁边。”萨武什金有些泄气的说。



    徐锐说:“萨武什金同志,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的太平洋舰队还有一件大杀器吗?”



    “你是说……那艘-3潜艇?”萨武什金一下子回过味儿来。



    “不错,是那艘潜艇,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潜艇发射鱼雷干掉鬼子的运兵船,如果运气好的话,把铃木号重巡洋舰一起干掉!”



    “好,命令克鲁申科司令,-3潜艇立即出击,击沉日本鬼子的运兵船!”萨武什金说。



    “是!”



    随身副官立即要通了太平洋舰队的电话,然而电话的克鲁申科却说-3号潜艇的制氧系统出了问题,一次只能提供一个小时的氧气,无法参加战斗。



    “混蛋,怎么平时不出问题,偏偏在这关键的时候出问题!”萨武什金气得大骂起来。



    徐锐说:“一个小时的氧气足够了,可以出击。”



    结果电话里的克鲁申科却又说:“-3号潜艇的成员拒绝艇作战,他们认为在没有氧气保障的情况下进入潜艇是一种无视生命的行为。”



    “克鲁申科,你这个舰队司令是怎么当的,难道连你的部下都无法说服吗?”萨武什金厉声质问。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克鲁申科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胆小鬼!”萨武什金气的大骂。穿越异世发迹史



    如果潜艇不能出击,那么日军的运兵船可能顺利抢滩登陆,如此,对于海参崴将是灭顶之灾,然而,萨武什金一时间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让我去看看潜艇。”说话的是徐锐。



    萨武什金看着除锐,连克鲁申科这个舰队司令都对自己的部下束手无策,他不相信徐锐会有什么好办法。



    “除锐同志,也许我们可以想想其它的办法。”萨武什金说。



    “没时间了,萨武什金同志,鬼子的军舰已经出动,再晚来不及了!”徐锐说。



    “好吧,徐锐同志,一切交给你了。”萨武什金说。



    “萨武什金同志,立即派出炮舰阻止日舰前进,为我争取时间。”



    “好!”萨武什金应了一声,立即给克鲁申科打电话,要他的炮艇马出击,克鲁申科当即表示,舰队以必死之志迎击日舰,他将亲自登炮艇指挥这场战斗。



    萨武什金很有感触,太平洋舰队的五艘炮艇,在之前的海战被击沉了一艘,还有两艘重伤,无法参加战斗,克鲁申科竟然要带着仅有的两只炮艇参加海战,这绝对是一种找死的行为,然而明知是死,克鲁申科依然义无反顾,登炮艇,战斗在最前沿,这足以体现这位将军的对国家的忠诚与坚强的意志。



    “克鲁申科,我为刚才的话向你道歉,你不是胆小鬼,你是一个真正的勇士。”萨武什金说。



    “司令员同志,为了胜利,我别无选择。”克鲁申科的声音自电话嘎然而止。



    徐锐对克鲁申科的行为也很感动,他不敢再耽误时间,立即驱车赶往潜艇所在的船坞……



    克鲁申科率领两只炮艇出海,挡在了日本军舰前进的道路。



    日军驱逐舰立即开火,占据了火力的绝对优势,克鲁申科站在炮艇的船头,不断大声指挥着开炮。



    “轰!”



    一发炮弹在克鲁申科旁边爆炸,激起巨大的水浪,溅了克鲁申科一身。



    克鲁申科手把着船头的护栏丝毫不动,口大叫道:“开炮!”



    “轰!”



    又是一发炮弹袭来,正炮艇前方,炮艇出现一个大洞,已经开始漏水,大炮也被炸毁。



    “司令员同志,船快不行了,快弃船吧!”一个军官说道。



    “轰!”



    在这时,身旁的另一艘炮艇被日舰击了弹药库,弹药发生殉爆,整个炮艇顷刻间化为一团火球,倾覆在大海之。



    “司令员同志,快弃船,再晚来不及了!”那军官再次大叫。



    此时,克鲁申科所在的炮艇船体受了重伤,已丧失了继续战斗的能力,克鲁申科看了一眼炮艇的十几个船员,口说道:“达瓦西里(同志们),我们要为潜艇争取更多的时间,为了最后的胜利,我决心牺牲自己,撞击日军的运兵船,然后引爆艇的弹药,与运兵船同归于尽!你们想走的马离开,我决不拦着。”



    十几个官兵谁也没有动,只是看着克鲁申科,一个战士说:“司令员,我们与你一同战斗到底,和日舰同归于尽!”EXO许我们下一个十年



    克鲁申科眼现出一抹感动,他朗声说道:“同志们,为了民族,为了胜利,乌拉!”



    “乌拉!”



    十几个官兵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克鲁申科亲自驾驶着重伤的炮艇向着日军运兵船撞去。



    “天啊,那艘苏联炮艇疯了!”运兵船的甲板,船长高桥治看到那受了重伤的苏联炮艇正不顾一切向着自己的军舰冲来,吓得面如土色,福井丸号运兵船虽然有八千吨级,但却是商船改编而来,船并没有什么武器装备,根本无力阻挡炮艇的撞击,真要被炮艇撞击并引爆艇炮弹的话,福井丸号算不沉也会重伤。



    “快给武田大佐打旗语,让他来救我们!”高桥治大叫。



    此时的武田平赖也已发现了克鲁申科的炮艇,立即大叫道:“快开炮击沉它!”



    “大佐,炮艇的速度太快了,与我们这么近,我们的大炮已失去作用。”一个军官说。



    武田平赖一咬牙,口说道:“立即冲过去,挡在福井丸号的前面,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苏联人的炮艇撞到福井丸号!”



    “哈依!”



    武田平赖所在的驱逐舰立即高速行驶,成功的在炮艇到达之前挡在了福井丸号的前方。



    “射击!”



    武田平赖大叫,百水兵站在船舷和甲板向炮艇射击,打的炮艇火星四射。



    一枚子弹击了正在开船的克鲁申科,一股血水自克鲁申科的胸口冒出,看到挡在前面的驱逐舰,克鲁申科强自支撑着身体,驾驶着炮艇向着挡在前方的驱逐舰撞去。



    “乌拉!”



    克鲁申科生命的最后一刻,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



    “乌拉!”



    十几个官兵齐声呐喊!



    “乌拉!”



    炮艇撞击到驱逐舰的那一刻,一个苏联水手大叫一声,随后引爆了炮艇的弹药库。



    “轰!”



    下一刻,整个炮艇化为一团燃烧的火球,挡在炮艇前面的驱逐舰,无数的水兵在爆炸声葬身火海,更有不少人跌落到海,整个驱逐舰不断向下沉没……



    海参崴潜艇船坞外,几十个潜艇成员正懒散的坐在一旁,艇长苏马罗科夫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达瓦西里(同志们),我们必须立即出战,否则海参崴一旦被日本人攻破,那我们都会成日本人的俘虏。”



    一个士说道:“少校,潜艇的制氧系统现在出现问题,一旦我们下潜,里面的氧气只够使用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还包括我们出海与返航的时间,算我们冒险出海,我们可用于战斗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十分钟,如果一旦被敌舰发现追踪,那么我们算不被敌舰炸沉,也会因缺气而死在这大海里,您这是用我们的生命在赌博!”



    “不错,我们是用命在赌!”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后,徐锐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bk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