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5章 击沉福井丸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25章 击沉福井丸号

海参崴潜艇所在港口处,几十个潜艇成员正懒散的坐在一旁,艇长苏马罗科夫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达瓦西里(同志们),我们必须立即出战,否则海参崴一旦被日本人攻破,那我们就都会成日本人的俘虏。”

  一个上士说道:“少校,潜艇的制氧系统现在出现问题,一旦我们下潜,里面的氧气只够使用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还包括我们出海与返航的时间,就算我们冒险出海,我们可用于战斗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十分钟,如果一旦被敌舰发现追踪,那么我们就算不被敌舰炸沉,也会因缺气而死在这大海里,您这是用我们的生命在赌博!”

  “不错,我们就是用命在赌!”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后,徐锐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集合!”徐锐大吼一声,士兵们面面相觑,不过看到徐锐身上穿的上校军装时,还是很快集合在一起。

  徐锐就说:“我是远东方面军参谋主任徐锐,我命令你们,立即进入潜艇与日舰作战!”

  士兵们听了徐锐的话却动也不动,有的人眯着眼,有的人低着头,有的人将头别到了一旁。

  徐锐说:“就在我来的时候,你们的上级,太平洋舰队司令员克鲁申科同志带着两艘炮艇迎击日本人的六艘驱逐舰,他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给潜艇赢得出击的时间。”

  听了徐锐的话,所有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诧异的神情,显然,他们没有想到,克鲁申科会带头出海与敌交战,这些水兵自然明白,用两艘小炮艇去对付六艘大型驱逐舰,这与找死也没有什么分别。想到这儿,所有人都低下头去,脸上满是羞愧。

  “我还要告诉你们的是,就在我下车的时候,我看到海面上的战斗已经结束,克鲁申科将军所在的炮艇与一艘日军驱逐舰同归于尽,在那种情况下,我相信,没有人能活着回来。”

  水手们的头愈发低沉,

  “我瞧不起你们!”徐锐说。

  “如果你们能够出击,那克鲁申科根本不需要牺牲自己来争取时间,如果不是你们贪生怕死,很多人都不需要死去,可是,就因为你们的懦弱、无能、怯懦,让包括克鲁申科将军在内的很多优秀将士不得不战死沙场,你们就是一群刽子手!”

  克鲁申科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官,深得军心,他的死,对这些水兵的心理触动很大,很多人都在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徐锐又说:“苏联的军法是很严格的,我记得一位大将因为畏敌逃跑,最后他与另外六位将军一同被枪决,将军如此,更何况士兵,你们的行为最后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因为懦弱而被枪决,要想活下去,你们只有用行动来洗刷自己所犯的过错。”

  徐锐接着说:“当然,你们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像一个男人一样去战斗,击退敌人的进攻,这条路虽然危险,但总算还有活下来的希望,而且,就算是死,你们的家人也会为你们而感到自豪与骄傲,你们将会成为改变战局的英雄。”

  徐锐的话说到这里,已经再明白不过,这些水兵要么因为怯战和贻误战机而被枪决,要么去战斗,战斗虽然危险,但总算还有活着的希望,而且就算是死了,也是个英雄,家人会受到国家的优待。棺娘子

  水兵们纷纷将头抬起,这是一个很好选的选择题,他们已经做好了选择。

  “徐锐同志,我们愿意出征,击退日本军舰!”战士们纷纷表示。

  徐锐说道:“那还等什么?立即上舰,出海!狠狠去打日本鬼子!”

  水手们纷纷各司其职,登上了潜艇,看到这一幕,潜艇的艇长苏马罗科夫不由看得呆了,自己苦口婆心说了半天,水手们一个听自己的都没有,可是人家徐锐一出马,立竿见影,所有人都听从指挥,这个徐锐可真是太厉害了。

  “苏马罗科夫同志,我们也上潜艇。”徐锐说。

  “徐锐同志,你也要上艇?”苏马罗科夫吃了一惊。

  徐锐就说:“我要亲自带你们去打日本人,给克鲁申科同志他们报仇!”

  “好!”苏马罗科夫应了一声,与徐锐一前一后钻进了潜艇。

  看到徐锐也进了潜艇,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潜艇的制氧系统出了问题,下潜后只能维持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还要战斗,还要返航,生还的可能性很小,可是就在这种情况下,徐锐还是进了潜艇,与他们同生共死,这让这些艇员都很感动,一个个更加坚定了为国献身的决心。

  潜艇驶出港口,徐锐就叫道:“立即下潜!”

  随着一阵阵隆隆作响,潜艇庞大的艇身不断下潜,最终消失在了水平面以下。

  “徐锐同志,前面发现目标!”

  前行了不久之后,苏马罗科夫通过潜望镜看向了上方的海面说道。

  徐锐也来到了潜望镜前,看了看海面上的情况,只见五艘驱逐舰簇拥着一艘巨大的运兵船正不断向前开进。

  徐锐冷哼一声,口中说道:“准备鱼雷发射……”

  武田平赖所在的狂风号驱逐舰被苏军的炮艇撞个正着,苏军随即引爆了弹药库,弹药库的爆炸给了狂风号致命的一击,狂风号的侧弦船体被炸开了一个大洞,大股的海水不断涌入,眼见就要沉没。

  武田平赖立即冲出了船仓,来到了军舰的甲板上,只见许多水手正在抢救生圈和救生艇,武田平赖扒开了其他人,抢着跳上了救生艇,也不管自己部下的死活,立即向身旁的速浪号驱逐舰划了过去。

  好不容易登上了浪速号,武田平赖松了口气,向远处看去,自己原来所在的狂风号已经沉没,船上的二百多官兵只有少部分人得救,大多被大海所吞噬。

  武田平赖一咬牙,立即指挥着舰队继续前进,由于要塞炮台射击的死角不大,刚好只能容纳一艘军舰通过,所以,武田平赖将队形改成了一字长蛇阵,前面是两艘驱逐舰,后面是三艘驱护舰,运兵船就在中央,向着海参崴的岸边驶来。死神的恋爱笔记

  武田平赖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样下去,只需要二十分钟,运兵船就可以在海参崴的海滩登陆,到时,五千海军陆战队员就可以配合着舰队攻克海参崴。

  一想到可以抢到陆军前面攻克海参崴,武田平赖就更加高兴,心说陆军这帮无用的家伙,现在还被阻挡在兴凯湖一线,攻下海参崴的荣耀必然是非海军莫属,这一次,大本营内的海军一方又可以在陆军面前扬眉吐气。

  日军之中,向来有海陆之争,这是倒幕运动胜利后就形成的格局,海军与陆军军官很多都深陷其中,都想将对方踏在脚下,连武田平赖这样的中高级军官也不能摆脱这种惯性思维,海军军官都以抢在陆军面前立下战功为荣。

  看到自己抢在了陆军前面,运兵船即将登陆,武田平赖心中很高兴,这一仗打下来,只要能顺利拿下海参崴,估计自己可以直接晋升为将军了吧。想到这儿,武田平赖更是高兴。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整个军舰都跟着颤了两颤,武田平赖吃了一惊,立即走出船仓,来到了甲板上,只见不远处的运兵船火光冲天,无数的惨叫声传来,不断有水手从船上跳入大海,然后被巨大的海浪所吞没……

  武田平赖只觉脑子嗡的一声,福井丸号被炸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田大佐,侧面发现苏联人的潜艇!”身后一个军官叫道。

  潜艇?苏联人竟然有潜艇?这下可坏了,自己还是太大意了,没有预计到苏联人竟然有潜艇。

  “不好,福井丸号可是装载着五千海军陆战队员,如果沉没了,那五千海军陆战队员岂不是要喂鱼?”

  想到这儿,武田平赖一边命令五艘驱逐舰向苏军潜艇所在之处炮击,一边命令军舰迅速救援福井丸号上的士兵。

  轰!

  福井丸又中了一枚鱼雷,下沉的速度大大加快,大量的海水不断涌入船仓,十几分钟后,福井丸号终于沉没在了海参崴港口前,五千日军海军陆战队员,全部随船体沉入大海。

  “八嘎!苏联人的潜艇在哪里?立即将它击沉!”武田平赖气得大叫。

  “大佐阁下,苏联人的潜艇消失了踪迹,很可能向铃木号运动。”

  “什么?铃木号?不!一定要拦住苏军的潜艇,立即回援铃木号!”

  “哈依!”

  铃木号上,小泽中将已得到福井丸号被苏军潜艇炸毁沉没的消息。

  小泽中将大吃一惊,自己的特混舰队缺少反潜武器,如果遇到了潜艇,那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是苏联人的活靶子,该死的苏联人,情报上不是说他们的太平洋舰队主力都离开了吗?怎么这里还留了潜艇?

  “将军,前方发现苏军潜艇!”一个军官大叫。

  小泽身子一颤,口中说道:“立即调头转向,同时联系武田平赖,就说第五特混舰队立即驶离海参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