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6章 深海幽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26章 深海幽灵

    “将军,我们就这样离开了?”

    “福井丸号运兵船已经沉没,我们在这里留下去已经没有意义,更何况苏联人在这里埋伏了潜艇,我们随时都可能成为苏军潜艇的靶子,我们必须离开,海参崴就交给陆军那些混蛋吧。”

    小泽中将知道,自己的船只并没有装载足够对付潜艇用的深水炸弹,遇到潜艇只有躲的份儿,当即下令第五特混舰队驶离海参崴港口……

    与此同时,徐锐通过潜望镜看到铃木号要逃跑,口中大叫道:“追上去,炸沉铃木号!”

    “徐锐同志,已经过去四十分钟,我们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二十分钟内我们不能潜出水面,那么就会都死在这里。”苏马罗科夫艇长说。

    徐锐已经注意到艇内的空气已变得浑浊无比,每个人都喘着粗气,显然,仓内的氧气已快耗尽。

    不过徐锐却一咬牙说道:“铃木号是日本舰队的旗舰,也是万吨级的重巡洋舰,只要能击沉它,鬼子海军就会彻底失败,那我们就算把潜艇搭进去也值得!”

    所有人都看向了徐锐,显然,在潜艇的氧气只能维持二十分钟的情况下,徐锐还要追击铃木号,完全是想与敌人同归于尽。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沉默。

    “二十分钟,足够我们追上铃木号击沉它,然后我们就浮上水面换气。”徐锐说。

    “好吧,徐锐同志,如果你下了决心,那我们立即执行你的命令。”苏马罗科夫艇长说。

    “把速度加到最快,一定要在五分钟之内追击到鱼雷攻击范围之内。”

    “是!”

    潜艇不断前进,已然开到极限,五分钟后,铃木号已进入鱼雷的射程,徐锐当即下令上浮至水平面附近,准备攻击铃木号。

    随着一阵巨大的响动,C-3号潜艇不断上浮,潜望镜最终露出水面。

    “稳住,瞄准!”徐锐不断指挥。

    也就在这时,远处的铃木号已经发现了C-3号潜艇所在,一排排的炮弹向着潜艇袭来。

    “轰!”

    “轰!”

    一枚枚炮弹在潜艇周围爆炸。

    徐锐叫道:“不要怕,稳住,瞄准!”

    “徐锐同志,鱼雷准备完毕!”有军官叫道。

    “发射!”徐锐大叫一声。

    “嗖……”

    下一刻,一枚鱼雷从鱼雷发射管一跃而出,划过一道白色的水浪,向着铃木号巡洋舰狂飙。

    “轰!”

    鱼雷击中了铃木号巡洋舰的侧面护板,露出一个大洞,大股的海水涌进铃木号巡洋舰,徐锐从潜望镜中可以看到,受了重创的铃木号一片人仰马翻,不少水兵将救生圈扔到了海中,然后纵身跳海。

    徐锐又看了一下,他发现,被鱼雷击中的铃木号不足以沉没,必须再发射一枚鱼雷才行,想到这儿,徐锐就说:“准备发射鱼雷!”我本张狂:狂妻倾天下

    “徐锐同志……氧气只够使用……十五分钟!”一个军官喘着粗气说,此时潜艇内的空气已经浑浊到了极点,每个人都在剧烈喘息。

    徐锐并没有理睬那个军官,只是说:“鱼雷准备!”

    “放!”

    鱼雷再一次跃出,向着铃木号而去,片刻后,就只轰的一声巨响,铃木号再次发生爆炸,船身严重倾斜。

    就在这时,武田平赖带着几艘驱逐舰返回,向着C-3号一边开炮一边围过来。

    “轰!”

    “轰轰!”

    一枚枚炮弹在潜艇周围爆炸,驱逐舰迅速抵近,作为巡洋舰的带刀护卫,这几艘驱逐舰都配有对付潜艇的深水炸弹,一时间,一枚枚深水炸弹向着下方倾泄而下。

    “快下潜!”徐锐大叫。

    “可是徐锐同志……氧气只够维持十分钟了,再下潜,我们都要被闷死。”苏马罗科夫艇长说。

    “下潜!”

    徐锐寒声说道。

    “宁可闷死,也不能被日本鬼子击沉,下潜!”苏马罗科夫一咬牙,潜艇再一次下潜。

    此时的潜艇内,空气无比浑浊,每个人都大口喘息着,气温急剧上升,环境恶劣到极点,不过随着潜艇的下潜,鬼子深水炸弹与炮火的威胁也渐渐消除。

    “向回开!”徐锐吃力的说道。

    潜艇向着海参崴所在的方向驶去,苏马罗科夫就说:“徐锐同志,潜艇向的上浮装置也出现问题了,现在就算想上浮也不行,看来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徐锐却问:“现在下潜深度是多少?”

    “四十五米。”

    徐锐说道:“现在应该已脱离鬼子军舰的包围了,咱们从鱼雷发射管出去,也许还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好主意!”苏马罗科夫兴奋的说。

    “快到鱼雷发射管去!”苏马罗科夫叫道。

    当下苏马罗科夫与徐锐带领艇员来到了鱼管发射处,战士们一个个进入鱼雷发射管,然后苏马罗科夫将战士们纷纷从鱼雷发射管发射出去,几分钟后,艇内的氧气几乎耗尽,仓内的温度已飙升到了六十多度。

    送走了最后一批战士,徐锐对苏马罗科夫说:“你进去,我送你出去!”

    苏马罗科夫知道,如果徐锐留在最后,那么无人操纵鱼雷发射管,徐锐是必死无疑,徐锐这是将生的机会留给自己。

    苏马罗科夫不断喘息着说:“徐锐……同志……我是艇长,就算是死,也不能离开自己的潜艇,这是军人的职责……你快走!”

    “不,你……先走!”徐锐说。

    “徐锐同志……请将这最后的荣耀留给我这个艇长吧……”苏马罗科夫凄然一笑,徐锐从苏马罗科夫的眼神中,看到了他的必死之志。呆萌仙妻嫁到:夫君慢点跑

    徐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苏马罗科夫敬了一记庄严的军礼。

    “还有一分钟……徐锐同志……快走……“苏马罗科夫叫道。

    徐锐一点头,随后将附近的一些钣子、锤子别在自己的腰间,进入了鱼雷发射管。

    “徐锐同志……来世再见……”

    苏马罗科夫眼前一黑,已然倒在地上,下一刻,潜艇完全停止运行,向着大海深处下沉……

    徐锐用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鱼雷发射管被发射出来,下一刻,一股无比巨大的海水压强压在徐锐的身上,徐锐只觉身子要向下坠去,他奋力向上潜了两米,然后扔掉了腰间的钣子,又向上潜了两米,扔掉了腰间的锤子。

    徐锐知道,如果自己上潜过快的话,那么体内巨大的压强变化,将在极短的时间内使自己的内脏破裂,那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他耐心的一点点上潜,每上潜一点儿,适应了水的压力后,再向上潜几米。

    如此断断续续,足足有一分钟时间,徐锐上潜了大约二十五、六米,徐锐体内的这口气已经无法再憋住,完全到了极限,他将身上所有的铁器全都扔掉,下一刻,徐锐快速上升,只觉耳膈嗡的一声,如同爆炸一般,徐锐眼前一黑,已然失去了意识……

    等徐锐再醒过来时,他看到自己正浮在海面上,手里抓着最后时刻从一旁捡来的木板。徐锐大口的喘着粗气,只觉身体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向着四周的海面看去,在自己的身后,铃木号冒着滚滚的浓烟正在不断下沉,无数的鬼子水手跳到水中,海面上却到处是黑色的油污,在海水表面不断燃烧,很多水手掉进油污中被烧成了焦碳,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看样子,铃木号的沉没只是时间的问题。几艘鬼子军舰正在向着铃木号驶去进行救援,不过他们却不敢过分靠近那片油污区,只是将几艘救生艇接应上船,至于大部分跳海的水手,只能任其自生自灭。

    徐锐向前方看去,大约两海里左右就是海参崴港口,四周一片寂静,徐锐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活人,向前奋力游了一会儿,他看看到水面漂过一具尸体,那是一具潜艇水手的尸体,很显然,这个水手并没有活下来,从海底快速上升使体内产生的巨大压强差让他内脏破裂而死。

    徐锐心中有些难受,看来,刚才从鱼雷管出来的水手,有很多已死去,也不知有几个人还活着。

    趁着自己还有力气,一定要游到对岸去,自己不能死!

    想到这儿,徐锐扒在木板上,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向着海边游去……

    此时的海参崴岸边要塞内外,看着鬼子的运兵船与铃木号巡洋舰先后遭受重创,苏军已是欢声雷动。

    萨武什金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激动的说道:“徐锐同志真的很有本事,不但说服了这些潜艇水手出海,而且还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这一次,他又立了大功!”

    “司令员,看样子,铃木号重巡洋舰沉没只是时间的问题,这一次海参崴海战,我们打了一个大胜仗。”萨武什金的副官说。

    萨武什金就说:“这一仗的功劳,主是要归功于徐锐同志,要不是他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海参崴怕是已经失陷。”

    “司令员,你快看,日本鬼子的军舰已经向远处开去,看样子是要撤退,咱们真的胜利了!”萨武什金的副官说……